当前位置:首页 > 浮若年华故人笑 > 第44章:名垂青史

第44章:名垂青史

浮若年华故人笑 | 作者:时之乐弦| 更新时间:2019-09-02

对滕青山而言,《幽月枪典》也就最后一个,虚丹、实丹、金丹的转化过程,值得学习。

“师傅,我研究《烈火枪诀》,创出《烈火五式》,如今,在研究将《烈火五式》融合为一,化为单单一招枪法!弟子认为,这一招,使用炽热特『性』先天真元施展,威力更大。”滕青山说道。

对蛮荒、北海这些地方,滕青山都是有着好奇的。

滕青山哭笑不得。

“还真厚!”滕青山随意地翻了开去。

单膝跪下奉茶!

滕青山心中惊叹。

滕青山完全能想象,赤鳞兽蜕变时崩裂旧的鳞甲皮,从其中爬出来。

咻!

滕青山只来得及左手抓住轮回枪,而右臂化游龙,以形意十二形龙型来勉强抵挡,那强劲有力的右臂瞬间如滑溜的蟒蛇,拳头、手臂和那龙尾猛地碰击。

“吼~~”愤怒地赤鳞兽猛地撞开那山石,也跟了过来。

同样的如影随形枪法!

滕青山也是一跃而起,那堪比神兵利器的左手猛地刺入山石,猛地一抓借力,整个人再度跃起十余丈高,这攀爬高山,滕青山明显比司马庆要快,腾跃高度也更高,仅仅三次腾跃,到了山中央。滕青山就追上了司马庆。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统领大人!”岩浆湖湖岸上,关绿等一群人惊呼起来。

“老二,咱们走!”一名老者猛地一个铁板桥,躲过一刀,随后脚下猛地一蹬,便旋转着朝岩浆湖湖边飞去。短短几个呼吸时间,这名老者身上已经中刀了。他这还是运气好的。运气差的,就惨了。

光头壮汉脸『色』大变,人在半空立即一个旋转,可刚转身,他眼角就发现一道幻影『射』来。

“黑白二长老、滕青山他们五个人,都是名声在外,不过那个银发老头,什么人物,竟然也能和他们斗的不相上下。”第六十九章 孽畜!!!

可是,普通武者得了也保不住。

“嗯?”冀鸿看着他。

极短时间,混『乱』的局势得到了控制。

“滚开!”吴越一声咆哮,猛地一挥刀,他所飞的方向武者们立即暴退,吴越直接一个翻滚,而后盘膝落地,同时抓起自己右脚。只见那右脚的鞋子早就燃烧掉了,而右脚的皮肉也烧地通红,鲜血淋漓,隐隐还看到脚趾骨。

“最起码过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惊,立即朝岩浆湖看去,只见岩浆湖中央,那长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灵果’,此刻正隐隐发出一阵阵红光,时而红,时而黑,每一次变幻,都有一次热气澎湃开。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

“师伯祖!”关绿低声道。

“是青湖岛的!快逃!”对方一群人,其中一人猛地一声大喊,顿时那群人毫不犹豫落荒而逃!

“不过也好。”滕青山心底暗喜,“到时候鱼龙混杂,我更好下手。以我的手段,在一片混『乱』下,弄到黑火灵根,十拿九稳。”

一片漆黑。

噗!

“滕都统,那其实是水气!”精瘦汉子嘴里说着。

原本计划就是在这个地方逃的。

滕青山淡漠道:“那就打断他的腿!如果跟你们生死相搏,那就无需留手了!”

“走,我们回去。”古世友吩咐道,随即古世友低头看看自己的一双手掌,手掌泛红,血珠渗透出来。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带着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细寻找着。

忽然,滕青山回忆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鳞幼兽,那赤鳞幼兽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从山崖上往下跳。

魏苍龙冷笑一声:“司马峰,虽然只是小门派门主,可毕竟八十多岁,在剑法上浸『淫』六七十年,就是无血你,怕都难赢这司马峰。滕青山?看着吧!“

“蓬!”长枪枪头近距离砸在那重剑上。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能在《地榜》中排前十,还是残废,这人天赋、毅力,绝对可以说是可怕。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赤鳞幼兽?

不过滕青山肯定一点——赤鳞幼兽没吃到黑火灵果,是不会离开它的老巢的。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都统!”杜洪问道,“这黑火灵果,对我归元宗关系重大,这事情是否禀报给宗内?”杜洪看着滕青山脸『色』。

一闪,人就被吞掉了?

“一个庄子,一家连一家,夜里如果再有很多人盯着。无声无息带走人,就是高手,怕也难做到。”滕青山说道,“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歇息。你们就好好呆在这,我夜里,去那大金庄好好探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么黑『色』怪物。”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秦狼兄,加上你,今天来这的武者,有二十八个了。不过啊……”段侯嘻嘻一笑,“大多数实力很一般,像那几个废材,加起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段侯指向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六名看似凶狠的汉子。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今夜,大家再撑着,好好巡视。”白发老者说道。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那强壮的四蹄,宛如狮子的四蹄,只是这四蹄同样覆盖着鳞片,而那四蹄中都有着锋利的利爪。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那金家族长连说道:“这位大人,咱们金家庄这一个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那怪物给吃掉的。二娃幸亏没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则,当天也要被吃掉。”

滕青山也不隐瞒:“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速度激增,一下子将我甩掉了。”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就在这时候——

荒野中,滕青山飞速追着。

“孟田,受死!”滕青山一声大喝。

面对这仿佛能刺破天际的凌厉一枪,那孟田只是看似随意的朝下方劈出一刀。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条屋顶大梁上。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杀滕青山,而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所以不到生死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气磅礴的凌厉枪法,也让孟田真的没其他办法。

云来客栈!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哼!”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骑着赤血马上,滕青山冷声喝斥道,“凡是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任何人都没资格抢掠!你们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胆敢来抢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我,归元宗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都统!今天就在这说了,你们今天敢抢掠货物,那……你们帮派半月之内,将灰飞烟灭!”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

车队缓缓行进在官道上,七八十名护卫骑兵加上二十余名黑甲军军士,护卫着货物前进,一路上没有任何强盗土匪胆敢抢掠。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他们不敢杀我和孩子,可毁掉或者抢夺掉我的货物,却还是敢的。”朱崇石眉头一皱,“如果货物被抢夺走,那等到十年期满,我成为家主的可能『性』估计只有两成。”

“哼,担心什么。”这中年人哼了声,“叁石客栈,地图上肯定有,九少爷就是在海外呆上几年。可毕竟是富家少爷。就是天黑多赶上十几里路,熬到咱们这,也很正常的。就是九少爷没过来,咱们也一样可以赶过去动手!”

“是,是。”大当家连应着,同时他仔细思索着哪里还能凑银子,急得冷汗滚滚。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收钱?”旁边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没资格收青山的钱啊。青山他现在可是都统,按照军职等级,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级!”无论是官府还是黑甲军,都是归元宗控制的。

滕青山正带领麾下二十余人行进在军营内的道上,旁边诸葛云、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一名赤『裸』着上半身的光头汉子走出堂屋,他的胸口有着两道狰狞的伤疤,此刻,他不满地看向这精瘦独眼男子:“小四,你说有肥羊?一般事情,让手下兄弟们做就是。”

表哥的实力,自己最清楚,赢不了百夫长中的翘楚,可是中上层次,还是有的。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枪法吗?”诸葛元洪说道。

……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是!”

……

……

“嗯,青山,我听你的。”滕青虎有些期待。

没法子……

“停!”杜洪一声令下。

“你们都统呢?”杨柯疑『惑』道。

当即五百名军士在统一调配下,分到四家酒楼中去。

“我们回来啦!”滕青虎老远便兴奋喊起来,“开门,开门!”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啊,吃个午饭就走?”

冀鸿目光一扫五人,洪声道,“滕青山!”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你白崎也是黑甲军的一条好汉,不就是断了一条腿,断了一条胳膊吗?”冀鸿喝斥道,“就是我归元宗历史上‘柳天血’先辈祖师,他双臂尽皆残废。可是就靠着一双腿,甚至于创出‘灵蛇腿法’,名列《天榜》,名震天下!”

冀鸿看了一眼白崎,暗自摇头,他这个徒孙,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没有过什么大的挫折。九州大地上整天有着杀戮,残废的不计其数,真正能以残废之身,还创出威名的。少之又少,能成功的无一不是毅力坚毅之人。

冀鸿冷漠道:“在矿区驻守的事情上,宗内一贯条规森严!这胡童通外贼,即使他是城卫队大队长也没用。传令下去,江宁郡境内通缉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当场杀死胡童的,赏银千两以及我归元宗人级秘籍一本!”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原来,偷盗紫金出去的方法,不止一种。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他上身衣服也被他撕裂,只见他的左臂此刻也变得乌黑、膨胀。

大腿和左臂整个被割断开来!

废物?

“早上就走了,现在都正午时分了,我们怎么追的上。”刘和叹息道。

可是,没有一个苦工知道。

那些兵卫们也惊呆了,都统大人那可是黑甲军这一营人马的首领啊。立即有两个兵卫极速跑向战马所在的地方,而其他兵卫们立即帮忙,将白崎背着,朝山上跑去。

“青山老弟,咱们在暗中看的事,最好别说出去。虽然不是大事,可追究起来,也是麻烦不断。”田单说道。

当兵卫将残废昏『迷』的白崎,背到山上的时候。整个矿区都沸腾了,所有黑甲军军士们都震惊了。

转眼,滕青山他们来到铁连山矿区也一个多月了。

滕青山连抓起旁边的轮回枪,闭上眼睛,同时右手抓着枪杆,左手抓着枪身,先是一回拉枪杆,而后再猛然一个推送,滕青山体内内劲便灌入了这轮回枪,只见轮回枪的枪头朝前方急速刺出。

“大家小心点,别被大树给砸喽!”滕青山大笑一声,随即就是一记飞踹,顿时这棵大树轰然朝滕青山前方倒去,早有准备的黑甲军军士们都让到一边去。

滕青山一眼看到正在说话的汉子,这汉子手心中正有着一些碎紫金粒子,滕青山眉头一皱说道:“八个人的紫金,怎么都到你手里了?”

“大人!”

心中有鬼,当然越想越怀疑。

施展出轻功,白崎仿佛一阵风迅速的靠近那李老三。

“什么人!”那体型高大肥胖的壮汉,一手持着一根粗壮的黑『色』铁锏,怒喝道。

……

可白崎真正实力,还是极强的。

那董延盯着那二胖尸体,全身微微发颤,随即转头盯向那白崎,双目也隐隐泛红,低沉道:“叔,你带大胖走!”说着,他整个人竟然冲向那白崎,从一开始就躲在远处,施飞刀的董延,竟然飞速靠近!第二十八章 暗中跟踪

“嗯!”白崎都统哼了声。

一下子就留意到,那中年汉子留下的两个脚印,虽然说,那两个脚印紧接着就被后面一个苦工给毁掉了。可白崎记得清清楚楚。

那中年汉子心中有鬼,在远处的白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令中年汉子心中紧张:“难道那个黑甲军的大人发现了?不可能,从外表绝对看不出来。呼……总算不盯着我看了,估计那个黑甲军大人物,刚才是走神了吧!”

不管怎样,这中年汉子已经无路可退。

滕青山没觉得多高兴,白崎这种隐忍,也令滕青山心中提高了警惕。

“下一个!”胡童喊道。

顿时,那名中年汉子到了胡同面前,外衣早就解开,里面只有破旧的汗衫,明显没藏东西。胡童按照过程,仔细搜索了一遍,外衣、裤子、鞋子、头发、体内等等,全部查探一个遍,都没有。

即使是城卫军大队长,胡童面对这个年轻人,想到对方的事迹,都感到心里隐隐发寒。

“嗯,放心,青山他肯定赢,你们看着好了。”

面对这一招,滕青山却笑了。

“出枪啊!”白崎都统恼怒暴喝道,同时手中的长枪直接一个横扫。

“看我这招。”滕青山笑着,终于出手了!

白崎猛地一拍旁边一棵大树,这才借力翻身站起来,他黑『色』劲装胸口已经破了,『露』出了里面白『色』内衣。白崎有些狼狈,恶狠狠盯着远处的滕青山:“好快的枪,没先到这滕青山竟然还有这等绝妙的枪法。”

“咻!”

“刚才我还没看清,都统大人长枪就飞起来了。”

周围军士们议论纷纷。

“这座铁连山,可是咱们归元宗最大的宝贝!就是那‘青湖岛’,都眼馋这一座宝山,不过眼馋也没用,这宝山是在咱们江宁郡境内。”五大百夫长中年纪最大的杜洪,赞道,“这山里面,可都藏着金子啊。”

“紫金矿?”滕青山询问道,“那是什么?”

可是,一旦出岔子,那是你失责,要受罚!

“青山兄弟还真够狠。”田单等四名百夫长都暗笑。

周围不少黑甲军军士都眼睛发亮看着这一幕。

这黑甲军军士们是以每一百人队为单位,有序的前进。第一百人队是在最前面,而第五百人队是在最后面。军士们是需要按照秩序前进,可是五名百夫长和都统,却可以在队伍的前后、周围巡视。

“我老远就看到那些强盗在追杀那老头和少年,对我而言,也就随意出手,不需要多耗力气。而对那老头、少年,却是小命得以保全。我何乐不为呢?”滕青山骑着青鬃踏雪马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