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若年华故人笑 > 第52章:苦心孤诣

第52章:苦心孤诣

浮若年华故人笑 | 作者:时之乐弦|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下面有水”李建山怀疑地问。

暖暖入梦:大神……其实吧,游戏是虚拟的,谁又不认识谁,你说对吧!所以……就算是笑柄也是没有关系的,笑着笑着就习惯了……你说对吧!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了下剑眉,鹰眸轻倪了眼颜若晞后冷然的问道:“周期多长?”

龙尧宸一听,顿时冷了脸,只听他冷哼一声,说道:“夏以沫,还真不能对你有一点儿好!”

“咦,你喜欢在毫无遮掩的地方露营?”龙尧宸一副煞有其事轻咦。

乔治的眉头猛然紧蹙,“他有家人!”

龙天霖嘴角勾了抹邪佞的痞笑,幽幽说道:“这么见外?哪次你变成流浪猫的时候,不是我来捡你的?”

听着龙天霖认真的话,夏以沫看着他,渐渐的,眼底隐现出一抹希望的光芒,此刻的她,已经顾忌不到自己是不是与虎谋皮,只是好似在溺水里抓住了一根浮木……

龙尧宸微微蹙了眉凝了眸光,可是,他没有动,也没有说什么。最终,夏以沫转头,拿过手机,本来想直接关机了,可是,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猛然间红了眼眶……

“哥……”龙天霖声音拖了老长,有丝抱怨,“我会有分寸。”

莫忻然看着中年女人紧紧的皱了眉,打开纸条……上面无非就是中年女人说的话,她拧着眉,心里有着酸涩翻涌而出,一脸气愤的从包里拿出钱包,看也没有看的抓出一些塞到女人的手里,“这个房子留着,里面的任何东西也不许动……”见中年女人两眼冒了贪婪的色差,她一脸厌恶的说道,“如果里面有什么东西少了,我不会放过你!”

莫忻然眸光凌厉的看着秘书,顿时将秘书看的心惊,“我要见他!”不是命令,也不是强迫,只是表明她的想法,可是,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秘书有着无比的压迫感。

夜风很冷,就像刀子一样的划过顾浩然的脸颊,掀起了他细碎的短发,露出他饱满的额头,黑暗中,好似有道半指长的伤口在额前发根出若隐若现。

“如果我不放呢?”龙天霖挑了眉,冷冷疑问。

龙尧宸勾唇,他轻倪了眼夏以沫,缓缓说道:“希望你能坚持你所想的。”

话落,龙尧宸微微示意,刑越领会的让开,目送着龙天霖和夏以沫的离开……

龙尧宸轻挑了眉角,缓缓说道:“不好!”

也是,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伺候别人?!

方才,让秦枫带山狐过来,他暗示了乐乐手势,乐乐聪颖的当时就开口去分散了劫匪的注意力,他和夏以沫匆匆一瞥,二人仿佛根本不需要言语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秦枫带山狐到,劫匪甲乙,他控制较远的劫匪乙,防止他直接枪击炸弹,沫沫只要在同时防止劫匪甲引爆,那么,整个局面将都会在xk的控制之内……

“龙尧宸,我是不是要死了……”夏以沫痛吟着,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疼的好像要死了,她不知道伤口到底有多深,可是,就是觉得比她训练的时候的任何一次的受伤都要疼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疼了,人就容易脆弱,她的鼻子酸酸的,声音也变的软糯了起来,“阿宸,我好疼……”

“也是!”宋美娜笑笑,喝了口红酒,眸光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视里的龙尧宸,“各自找各自的人是最好不过了,宸少这样的男人,夏以沫恐怕没有那么大的嘴来吃!”

经理没由来的脸上顿变,也顾不得龙天霖,急忙就奔到厨房内,然后就看到一个拿着水管子的厨师助理一脸惊恐的看着众人,而地上躺着那杯乐乐喝的果汁的杯子的碎片,那杯子里的橙汁被水管冲出的水冲刷四散,如今,就算想要化验维c是不是超标,也已经没有了办法。

宋冉冉嘟了嘴,“我想要……”暗暗咬牙,“我想要嫂子给我设计一套宴会穿的礼服!”比起这会儿在哥这里丢脸,也比在回头宴会上丢脸的好。前些天在宴会上的脸一定要在这次挣回来,证明她并不是真的在哥面前不受宠。

乐乐走了上前,牵起夏以沫的手,仰起小脑袋,“妈咪,你的选择,就是乐乐的选择……”

“因为……”慕子骞开口。

订婚仪式不如正式结婚时那么多繁缛节,但是,却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环节。在龙岛历年来不成为的规矩上,一旦订婚,那女方将会是不变的主母!

她拼命的活着,拼命的在等着他……她就像是个傻子一样的一直在等着,可是,她到底在等着什么?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除了只是知道他是阿湛,剩下的一无所知!

*

“是!”电话里,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

“是你!”龙天霖轻轻的应了声,顺势浅尝了口红酒,随意的问道:“找我有事?!”

冷冽抬眸,眸光变得深谙到沉戾,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他缓缓说道:“传出话,我要和他连线!”

“这次特殊兵的暗杀,恐怕目的就是阻止您接着查下去,亦或者……”秦枫顿了顿,看着龙尧宸布满阴霾的脸,不由得紧张的吞咽了下,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

兰姨在送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龙尧宸这样一幅别扭而沉郁的样子,不由得浅笑的摇摇头,故意问道:“宸少,要不……我来吧?”

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这次发烧,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

因为夏以沫的眼睛的些微特殊性,当时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只能用了向晚的,由于特殊情况,给向晚找到捐赠者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也就造就了她如今弱视的现状,这样的情况不是看不好,但是,几率却小……

“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的工作了,”龙天霖起身,“回头,我会拜访你们所长的,至于你们今年的业绩奖金,我预测,应该是很可观的。”

夏以沫的脸不停变换着颜色,她握紧了叉子,完全对乐乐的问题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嗯!”龙尧宸应了声,然后在夏以沫微微怔愣下,将她的盘子拿过,将自己面前的盘子放到了她的面前,随即一副无事人一样优的吃了起来。

明明应该不开心,明明应该抗拒的,可是,为什么……此刻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幕贪婪而奢望的希望停顿在此刻?

龙尧宸看着乐乐的小脸因为不懂大人间的谈话,却又明白好像气氛很凝结的嘟成了包子脸,他手指背过轻轻滑动了下乐乐细嫩的脸颊,做安抚状,薄唇轻启的悠悠说道:“不介意……顾州长和曾小姐也一起吃个饭吧。”

“我也给你把牛奶温了……”夏以沫喏喏的说道。

他从来没有问过乐乐的爸爸到底是谁,这……已经不重要,他们不要沫沫和乐乐,他要,沫沫和乐乐将是他辈子最重要的守护!

“没有……”兰姨有些生气的说道,“那丫头,除了每周会发个邮件回来,就没有音信了……说什么学业忙!你说,刚刚开了画展,说什么遇到一个什么什么教授的要收她为徒,非要跟着去……女孩子家的,那么本事没人要!”

“嗯。”小麦应声,又亲了下兰姨,“兰姨,晚安。”

兰姨走了后,小麦就去了夏以沫的房间,夏以沫也一直在等她,苏沐风没有办法拉琴了,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打击,潜意识里,她觉得都是她造成的。

“小麦姐,”夏以沫有些心里毛毛的,“是不是……你知道为什么了?”

“恐怕……”小麦抿了嘴,“spark的心结是你。”

躺在床上,夏以沫没有睡意,脑子不停的充斥着和龙尧宸抵死缠绵和她站在门口听到那**声音的情景,顿时,胃里翻腾了起来。

小混混冷笑的扯了下嘴角,脸上有着不耐烦的说道:“你不管你爸的死活……那你就随便喽!”

夏以沫躺靠在沙发上,目光却落在礼单上面,突然,她觉得这样的红变的刺目。

褚旼给乐乐讲着龙家人的义务和龙家人的权利,乐乐听的很认真,最后,仿佛也不在好奇,只是和褚旼问东问西的,显露出一个孩子的天性……

夏以沫苦涩一笑,“还能有什么收获?”她目光看向远方,“他不要我,自然有人要我,不是吗?”

龙尧宸垂眸划开手机屏幕,发现上面竟然有二十多通未接来电,除了秦枫的一个,剩下的都来自一个没有记录名字的号码,但是,龙尧宸却一眼就认出,这个是夏以沫的。

猛然,龙尧宸犀利的眸光看向了兰姨,兰姨一下子就将到嘴的话给吞咽了进去。

莫忻然抱着被夏以沫剪短了花径的风信子登上了去齐亚岛的飞机,一路上,她都怔怔的看着只剩下绿叶的风信子,暗暗出神……

站在冷冽母亲的墓碑前,虽然知道她害死的人是爸爸和大姨,可是,依旧对她有着恨意……只是这样的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忘却的。也许,在不想离开冷冽的时候,这样的恨只是用来告诉自己,不要更加的去爱他的根本罢了……

**

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夏以沫死死的瞪着眼睛,牙齿咬住了嘴唇……终于,她没有办法在待下去,甚至,就连进去探个究竟的勇气都没有,就算她是和龙尧宸宣过誓的夫妻,就算她可以……可是,她凭什么?

sophia大酒店。

“我喝醉了,我上来休息,可是,你却跟了进来……”宋美娜眼睛渐渐泛红,“我不知道,但是,我那会儿已经意识不清楚了……”

既然说放手,他就必须要放的彻底,只要对然然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留恋,冷冽一定会将她推进万劫不复之地……手在冷冽和莫忻然出了餐厅的那刻缓缓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放进了嘴里的东西此刻形同嚼蜡。

一股热流夹杂在雨水中在脸颊上蜿蜒而下,莫忻然咬咬唇,气愤的就将高跟鞋甩了出去,光着脚在雨中一拐一拐的继续往前走。

大眼睛倪了眼手里的枪,握了握,小麦利索的别到了后腰,随即又挂档飞快驶去……

夏以沫哪里有心思听他在那里解释,她颤抖着手想要打开车门,可是,车门打不开。星光下,从车缝里溢出的血触目惊心。

夏以沫僵楞在原地,她的手上是从车门上沾染到的血迹,她痴楞楞的看着龙尧宸那僵硬的脸部线条,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狠戾的话冰冷的传来,夏以沫偏头呆滞的看着地面,渐渐抿了嘴,眼帘更是不受控制的不停扇动着。不是因为脸上的痛,也不是因为彭宇阳的话,而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悲伤和来自龙尧宸眸光里的恨!

龙尧宸双手抄在裤兜里立在车旁,刑越在一旁和医院的人联系,听到里面的回复,微微蹙了下眉后挂断电话,然后恭敬的对龙尧宸说道:“夏小姐在病房里并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七层的护士有人看到,说是从楼梯间离开的……”

“这,这不太好吧?”

没有了挤压力,腰臀部顿时轻松了不少,莫忻然凝眉看向冷冽,冷冽却已经看向窗外。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我上次给你说过,不要找她麻烦,你记不住?”冷冽在沙发上坐下,视线上抬,“纯儿,从头开始,你就应该明白,我对你只是利用。”

“咦,你分析的有道理……”夏以沫点着头,很是赞同,但是,转念一想,“那你……”

顾浩然在办公室内看着已经没有了人影的门外,嘴角噙笑的轻叹了下。

蓝影疑惑的看着她,而与此同时,阳光打在了她们的侧方的龙天霖的身上……光线投射到沙滩上,印上了一道落寞的影子!

而方才拦着她的两个男人的胳膊上都中了枪,两枪,一前一后的射入了两个人胳膊肘上,不用看,那两个人的胳膊从此后废了!

龙尧宸鹰眸轻眯了下,墨瞳只是随着夏以沫的背影移动着,他看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哀戚,那刻,只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想要将这里的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扔到地狱去,而她那刻脸上悲戚的笑容,和挣脱他的手的决绝,更加让他这样的想法提升到了一个顶点。

龙天霖看看左右,暗暗怒骂了声,一把拉了夏以沫的手就往饮食城走去,边走边抱怨的说道:“等下一定做个有毒的毒死你,叫你怀疑我,哼!”

“宸少,”刑越看看左右,“我们是不是又找错了方向?”

龙尧宸微蹙了眉,沉沉的说道:“她没有往回家的路上走,依照她那简单的神经,肯定是顺拐。”

刑越听了,暗暗咧嘴,对于龙尧宸这样了解夏以沫微微咋舌的同时开口说出了事实:“可是……没有夏小姐的影子。”

夏以沫嘴角扯了扯,明显的对这样的一盘面有着太多的保留的嫌弃,她看看龙天霖,手里拿着的叉子久久的下不去手,心里思忖着自己刚刚说饿了绝对是个绝对的错误。

“噗!”

看到她这样,苏沐风突然笑了,也没有了方才那点点的窘迫了,撇嘴扬眉的说道:“是你自己看wing的海报出神,还赖我?”

相比颜若晞,夏以沫此刻上身t恤、下身牛仔短裤,一双板鞋……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个大学生呢。

苏沐风回头,看着夏以沫微红的眼眶,眸底闪过一抹伤痛,随即被笑容掩盖,“你要相信我的天分!”

龙尧宸听的很认真,龙帝国这次要落成的,全世界最大型的游乐城由于设计理念的统筹,会侵占到属于绯夜一旁准备要弄休息区的地界,这会严重影响到他最初要在齐亚岛落成一家全方位赌城的想法。

龙天霖有些无谓的说着,虽然他很希望落成那家游乐城,但是,龙家人做事是有底线的,就算是兄弟,有些事情也是没得商量的,如果一个人做事没有底线,估计,那就不是龙家人……自然,他该争取的争取,拿不到,也是情理之中。

今天这场轮盘赌局在顾俊青离开后落下帷幕,龙尧宸从开始不受国字脸待见到这会儿国字脸一副点头哈腰的,“呵呵,没有想到兄弟也是高手啊。”

夏以沫边哭边听着,也没有对龙尧宸的话深层次的想,哭了好一会儿,就在路过的人议论的声音和“训斥”龙尧宸的声音中停止,适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竟是有许多人看热闹般的围着,顿时,她脸“唰”的一下红了,滚烫的不得了。

一家开始自荐,接下来的几家也纷纷开始说着自己的优势,从头到尾,没有龙天霖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些人为了这个项目不停的争着,他抬手抿了口酒,辛辣的酒气在嘴间蔓延,他轻倪着在灯光下泛着淡淡金光的酒,嘴角勾着他那不变的痞笑,透着危险的气息。

刑越开着车一路往飞龙百货驶去,他偷偷的从后视镜倪了眼龙尧宸,此刻龙尧宸的一派平静,可是,那眸光却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为了夏以沫,还是夫人!

而就在龙尧宸到了七层的时候,扶梯附近的店铺站了许多人,而他在上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侧方往下走的慕子骞和飞龙的高管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七层的某个位置,天性的敏锐,龙尧宸感觉,笑笑和夏以沫就在这个楼层。

龙天霖的身型很高,完全将夏以沫挡住,可是,龙尧宸的位置却能看到她一丝的眼角,虽然几乎无法扑捉她的表情,但他却不用想的,就好似将夏以沫此刻的表情都清晰的勾勒在了脑海。

突然,肩膀上的大掌微微用了力,夏以沫转头看去,龙天霖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后,轻倪了米小兰手上的衣服一眼,冷漠的说道:“虽然这件衣服是次品,可是,你作为副店长没有及时发现后处理,按照规矩,人事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夏以沫在看到龙尧宸的时候,脸瞬间就白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被抓现行了的感觉。

何况……依照天霖的性子,绝对不会这样帮一个人。

她和天霖可以那么轻松的相处,对他……就只有害怕吗?

“我……”夏以沫呼吸有些沉重,她害怕的咬了唇。

夏以沫刚刚对付米小兰的气势一点儿都没有了,在龙尧宸面前,她永远像只受惊的兔子,就算偶尔忘记了害怕,贪婪龙尧宸身上片刻的温柔,随之,也会带来更多的心里迫力。

冷冽手里的动作微滞了下,随即又落笔在件上签上了名字,淡漠的说道:“通知各部门总监以上高管,半个小时后开会……”

“殿下……”沈麟的表情十分担忧,“下午的会能请求推迟到明天吗?”

“阿冽,”冷轶轻叹一声,“晚上会给你留位置,不管你来不来。”

夏以沫努力的想要挣开眼睛,可是,眼前的一片血红色让她陷入犹如火焰般的地狱里,她不能动,甚至,呼吸都微弱的几乎没有,可是,身为母亲那天生的任性却让她坚强的不让自己惧怕:“不……不要……求,求你……求你不要……拿走我的……我的孩子!”

顾浩然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雾霾的天气,他那儒中透着刚毅的脸就和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这次,也许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乐乐听了,顿时赞同的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