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便是人间好时节 第66章:万无一失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安家白粥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088

    连载(字)

85088位书友共同开启《便是人间好时节》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万无一失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安家白粥 85088 2019-09-02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王锦凌风度翩翩拾阶而上,优雅缓慢,仪态万方。

凤轻尘还在生王锦凌的气,进来后也不说话,只站在一侧,看王锦凌与九皇叔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不是,不是什么?太子,你真让皇叔失望,东陵的太子身体可以不好,可连气势都没有,那就不配坐在太子的位置上。”

“滚,滚出去,这是我们的家,你们这群强盗。”

幸亏凤离族财大气粗,留下来的东西够多,不然这些人肯定会活活饿死在雪地里。

“你用这么损的招,不怕明微公主和皇后气极之下,做出什么不利于你的事吗?”这几乎是把人扫地出门了,普通人都咽不下这口气,更不提明微公主了。

豆豆的拳头,与曲惜花的指甲相撞,崩发出“嗤嗤……”的火花。

有一个太医私下说道,幸亏凤轻尘命大,有孙思行这个擅长医治外伤的大夫在府上,不然凤轻尘就算没有被刺客杀死,也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凤轻尘勉强打起精神听着,大部分的事情凤轻尘都知道,而有关机密的问题,翟东明却是半句不提。

九皇叔往前一步,就看到一条五彩斑斓的花蛇,花蛇有两个头,扁扁地脑袋看上去奇丑无比。不等九皇叔走第二步,那条花蛇就朝九皇叔飞来。

他见识过那条双头扁蛇的速度,这些小花蛇虽然没有双头,可也是扁头蛇,相必速度也不会慢到哪里去。

九皇叔飞快地往前一步,剑尖却往下划,蛇群感受到危险,再加上内力的震动,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

南陵锦凡此时还在岛上,他让人把小船推了出来,可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在等,他要等九皇叔正式登岛,去拿陆家财富时才敢走。

那些投降的人,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海盗这么有人情味,居然还给他准备吃的和衣服?

“东陵要出兵?”凤轻尘惊讶的问道。

在征得思行的同意后,思行暂时留在军中,暂代军医一职,凌默自愿留下保护思行,在司丞找到合适的军医后,负责护送思行回去。

“琉璃,我要琉璃推窗。”这个时候还没有玻璃,琉璃的透明度算高了,而凤轻尘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做出玻璃。

然后,凤轻尘无语了。

“胡太医说得没错,民女也怕药效太过霸道,小皇子受不了,皇上您看要给小皇子用芭吗?”好吧,凤轻尘承认自己卑鄙了,和这些太医一样了,把决策权推给皇上。

今天他出城是临时之举,根本没有安排护卫,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车上还有一个,可以治他大哥眼疾的凤轻尘呢,可不能有闪失。

没想到,这手术刀片没有用在再次救人上,而是用在防身上了,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小宝贝,接下来我们去哪?”凤离清歌低头看着凤谨,美丽的面容满是哀泣,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凤离清歌努力将凤谨抱紧一点,生怕他着凉。

整座冰峰都塌了,凤轻尘真担心他们三人会被冰峰压死。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东陵人以为她只是晃子,却不知她才是真正的主事者,高调、傲慢又如何,只有这样她行事才方便。

这也是她不愿意见九皇叔的原因之一,每次在人前见九皇叔她都要行跪拜礼。

这样的氛围九皇叔并不讨厌,他虽无法融入进去,但冷眼旁观却不是什么难事。

“去,把沈若叫来。”

敏夫人坐在椅子上,神情傲慢地打量着九皇叔与凤轻尘三人,完全没有当日柔弱委屈的模样,让凤轻尘一度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大哥,我觉得殊言先生肯定没有大公子有才学,如果我们能请到大公子就好了。”镜月双眼就差冒桃花了,脸颊依旧通红、眉目却不是怒意,而是含情。

“爷?”太监颤抖的问道。

王锦凌来了,玄医谷更热闹了,九皇叔周身的气息更寒了,看王锦凌的眼神,就像是冷刀子在飞。

和谷主得人寒暄过后,王锦凌无视九皇叔的冷眼,委婉的表示,想去看看轻尘,谷主被王锦凌的笑闪花了眼,主动表示,要给王锦凌带路。

“我可以照顾好师父。”孙思行弱弱开口,被谷主大嗓门否决了:“乖乖呆在玄医谷,药圃那茬草药该收了,收了草药后,顺便炮制一下。”

结果谷主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凤轻尘给他台阶下,谷主那叫一个郁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表示存在感后,又高傲的道:“反正你们也不需要我,我不去了。”

“好,既然文杭这么说,凤姐姐就试一试。”

解剖,是医术不是妖术,以后见着她开膛破肚,这些人的接受力也会高一些。

和玄医谷谷主一样,进了手术室,赤炼水和郭保济就被手术室的干净、整洁、明亮给吸引了,当然最吸引他们的,还是在和兔子做搏斗的孙思行。

“凤轻尘?”

想要她死的人太多了,皇后一个,东陵子洛一个,还有她在城门口打伤的那什么严公子。

他怎么会来,而且还带着大队人马,他是为自己而来的?

凤轻尘一脸忐忑,连大气都不喘。

“恩,我们不会有事的。”崔小亭和王小生,虚弱地说道。

“奶宝他们带的粮食,已经到了极限,他们再不出来,就会活活饿死在那里。”凤轻尘很担心,心心念念的草原,也要排在后面。

暗卫甲心情大好,哼着小调走出去,把皇上寝宫的暗卫撤了回来。

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明明两人还抱在一起,可却没有一点暧昧的气氛,完全是一副要把对方吞进肚子的气势。

她知道九皇叔,一定会因她这个未婚夫的存在而生气,可这事又不能怨她,暄少奇又不是她定下来的,他们定下婚约时,她还没有出生,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凤轻尘不提他都忘了,暄少奇这人有多固执。十八年,因凤轻尘母亲一句话,暄少奇等了凤轻尘十八年,如果没有找到凤轻尘,还会一直等下去年。

如果,如果他没有暂时失去自由,他根本不会把什么暄少奇放在眼中,他会光明正大的来凤府,高傲的像暄少奇宣布:凤轻尘是本王的女人。

他忘了,暄少奇不是秦宝儿,不是那个一受打击,就要死要活的人,凤轻尘不存在甩不掉他的可能。

越解释越凌乱!

他们这点人,如何和大军打。

九皇叔站在原地不动,凤轻尘从他身边走过,飞扬的裙摆,从九皇叔的衣摆上滑过,凤轻尘没有察觉。

“是吗?”老者明显不信,九皇叔也不怕,只道:“不信,前辈大可以去查。只是不知道,前辈问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主修心脑外科不错,但在古代她最不想接的就是心脑外科相关的病人,一个不好,病人就会死在手术台上。

所以,她活下来了!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是最好的,可偏偏他们没有健康,当健康被凤轻尘捧到他们面前时,那一刻他愿意用全部去交换。

“我不取你的性命,因为你还有用。别妄想耍花招,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九卿一脸厌恶,手中的剑随手一指,便落在玄情的眉心:“九州地图在哪?”

“哼,你能找到这里,就能找到回去的路。凤轻尘,本王讨厌愚蠢的女人,也讨厌太过聪明的女人。”东陵九明显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了,走人的意味相当的明显。

“这个我知道,我没想让你多加人,我只希望你少太医院一个名额,怎么说也是医治我,我云家多一个大夫进去也不为过吧。”柿子挑软地捏,云潇不敢打九皇叔和王锦凌那个名额的主意,只好打太医院的主意了,横竖太医院有两个名额。

九皇叔见凤轻尘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正欲再开口,却看到有下人往这里走,九皇叔只好暂时打住。

不是他不想而不能,他的身体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1;148471591054062力,强出风头的结果就是病发。

“好好好!”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殿下呀殿下,你这是何必,老头拼着丢命的风险,就为了帮你整这位公子,可这公子根本不在乎,不仅如此你还被惦记上了,殿下,你自求多福吧,老头只能帮你到这了。”

就算凤轻尘会信,他也不想说,这笔账他会找西陵天宇算。

“嘭……”的一声响起,凤轻尘趴倒了下来,身下是一具小小的、软软的尸体。

苏文清咬牙上前,就准备拉开凤轻尘。

她今天算是认识王锦凌了,这个男人骨子里的霸道与狂妄不亚于九皇叔,只是他比九皇叔还会装。这些人世家子弟、权贵男子,哪一个又会将真面目表露在人前。

“小声点,开门让我进去。”蓝九卿的声音透着一股虚弱,如果不是这样,他哪里会敲门,早就破门而入了。

“姑娘,您今天是梳发,还是挽髻?”春绘作为四美婢之首,大胆的寻问。

“快,救人要紧,宣太医。”东陵子洛比太子更快一步道,那样子好像他才是众人的头,明摆着就是要压太子一筹。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凤轻尘不知蜥蜴人所想,她只是尽一个大夫的职责,将蜥蜴人受伤的地方清理干将,给他上药包扎。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要说不舍得那是肯定的,可她拿在手上能做什么?

九皇叔盯着凤轻尘的脸,想要从凤轻尘眼中看出什么,可凤轻尘很快就放下这件事,问起九皇叔进宫的事:“进情进展的如何?”

“可是,我以前也压过你?”凤轻尘身子一软,回吻九皇叔,1;148471591054062九皇叔稍稍放松警戒,可就在此时,凤轻尘抽出手,在九皇叔背后一点:“刚学会的,拿你试验一下。”

当然,萌宝想到自己之前闯得祸,她也不敢乱跑,只敢悄悄地跟在师兄身后,可是皇陵的路错综复杂,不熟悉的人真得很容易迷路,萌宝走着走着就发现她迷路了。

这一刻,他做到了!

伤口包扎好后,孙思行很不客气地将人赶走:“好了,世子爷,苏公子,我师父需要静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侍女来做,两位慢走,思行不送了……”

林大人,我凤府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从不缺银子,我徒弟要女人,还需要自己动手,只要我徒弟想要,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找不到。还会去奸污那么一个不入流侯府小姐嘛,那候府千金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份,都配不上我家徒弟,哪点值得我徒弟动手了。

佟珏看暄少奇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突然有些同情他,遇上她们家小姐,这少宫主什么的,注定要悲剧。

“九皇叔,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嘛,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你要不到。你自己不也说不过是一个女罢了,为何事到临头,你却没有按自己所说的做呢?九皇叔,侄儿真得不明白。”

门口,有四个护卫侯在那里,东陵子洛一出去,指着左侧二人道:“你们二人守在这里,替本王照看九皇叔。”

“你就骗我吧,早晚有一天,拆穿你的骗局,把你踹下床。”凤轻尘带着几分睡意,声音没有往日的冷清,软软糯糯的,听的人心里痒痒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虽然有天子剑在手,却不懂驯蛟的手法,这两条蛟根本没有被他驯服,只是碍于天子剑,无法施展全力,要是反咬他们一口,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可这并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九皇叔和暄少奇,在人手上吃了一个很大的亏。鬼王有这么多手下,两人交手后,鬼王可以调息,九皇叔却不行。

东陵皇城内,还有比凤轻尘的别院,更安全的地方吗?473这不公平,本姑娘输得起

“浩亭,我记住了。”凤轻尘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个叫浩亭的少年很不一般。

“豆豆……”凤轻尘脸色大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拼命伸手,想要出去,可冰墙内的吸力实在太子,他们根本无力抗争。

至于那一身湿淋淋的衣服,还是赶紧换掉的好,别说夜叶本身就有伤,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也受不了,九皇叔真狠,不过,她喜欢。

左岸缓缓抬头,琉璃般的眸子与凤轻尘对上,一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果然,做人不能太心软,也不能太文艺。

孙夫人吸了口气:“我明白了。好在到老爷这一代就结束了,我们的儿子不用重复先人的路。”

所以,在决定替凤轻尘纹上凤离印记时,孙正道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凤轻尘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对他们来说可是极大的损失,同时亦说明他和步惊云的失职,九卿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个。

一波波人冲上前,又一波波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往前冲,有几个身手厉害的,好不容易爬上梯子,眼见就要上城头,守城的人梯子一掀,连人带梯子笔直摔下来,直接摔得脑袋开花。

“投降要趁早,投降还有这么多规矩?”别说战场上的士兵一头雾水了,就是在后方的云潇与王七,听到前方一声高过一声的劝降,也忍不住竖起耳朵。

罢了,看在你连命都可以交给本王,本王就信你一回。

他怕蓝九卿成为步惊云第二,为一个女人折腰。

在养病的期间,她没有隐瞒自己会医术的事,毕竟在路上找大夫不方便。她的伤后期就是自己医治的,也替紫情十二人做过一个全身检查,并针对她们的问题,给了足够的药。

而最可气的还是,这样的事,要发生在别人身上,那些清流大儒必要批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德行有损一类,可发生在王锦凌身上,那群人众口一词,说这是风流雅事,是可以载入史册的美谈……

“没有的事,义父你要相信我。”奶宝连忙保证,可随即话锋一转:“只是……”

“只是什么?”王锦凌就知道,奶宝还有后招在等着他。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道疤嘛,在脚心上也看不到,不会影响你选驸马。”皇后娘娘头痛的要死,却又不得耐心的哄女儿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