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便是人间好时节 第79章:义正词严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安家白粥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088

    连载(字)

85088位书友共同开启《便是人间好时节》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义正词严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安家白粥 85088 2019-09-02

而此时的她们好像也猜到了什么,都默默的流着眼泪,与司马良进行着这无言的拥抱。

怕吵醒病床上的小家伙,裴淼心特意走到病房外去接起。

当晚回到学校以后她就拾掇出这几年买过的最漂亮的衣服,她想那男人或许是喜欢她的,有些喜欢她的,不然他不会一见面就问了她的名字,还要约她吃早餐。

裴淼心点头冲他笑笑,却总觉得这男人的目光似乎从他们初见面开始就有些不对。

用了六年都捂不热的男人的心,她早就不想捂了,真是累了。

结果,这资深秘书进来后话还没有说完,大办公桌前的男人已经不悦道:“交给朱副总裁。”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人皖瑜她爸妈在北京给你们把日子都看好了,就下个月的月初,什么订婚啊都不用了,直接结婚。所以这不,我带皖瑜上街买新媳妇的衣服,人心里惦记的可都是你……”

“什么什么?”

裴淼心收回有些涣散的心神,皱眉望着面前的女人,“如果你今天要见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讽刺和威胁我,那么,我走了。”

“什么叫野种啊?”

曲耀阳一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刚才让芽芽害怕了,吓到你是爸爸不对,芽芽,对不起,你原谅爸爸好吗?现在的情况或许看起来太坏,可是爸爸爱芽芽,也爱芽芽的妈妈,如果芽芽的妈妈要把你带走的话,爸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所以如果刚才伤害到你,爸爸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吗?”

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原先放在他同夏芷柔那个小家书房第一格书柜里的茶色件袋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裴淼心听着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护士。”

……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如果,他真的只有芽芽的话,那他现在的那个家对于他来说又算什么?

“怎么现在又认识我了吗?!”他冷笑出声,抬手用力扣上她的唇瓣用力去揩,“刚才你不是很了不起吗?怎么现在才觉得你认识我啊?!”

裴淼心咬唇,“也许是那时候,我还没有从前一段被背叛过的感情里边走出来,所以当我……当我在酒店里边撞见你跟汤蜜……我以为,其实你可以不用跟我一起离开,所以留下一张纸条……”

所以那时候她也总以为,她是有机会的。

夏芷柔嘲讽地笑了半天,“你有什么好抱歉的,你插足进我跟耀阳之间的感情,而我又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婚姻,我同你说,裴淼心,我们之间的帐永远都算不完的,永远不!要不是你的突然出现,好好地走了那么多年你还要回来,我就不会受刺激听了那几个人的嗦摆,去同卓太太她们做这些事情,我是被她们害了的!”

实在是说不动裴母,裴淼心又确实是想两个孩子想得发慌。

他随意拿起那本杂志看了看,内页上极大一张照片,展示着梁冠东此次在拍卖展上成功竞得的一枚粉钻。那枚粉钻价值连城,且举世无双,且梁冠东的二太太傅雪贻的生日就在端午前后。于是杂志记者果断猜测,这枚价值连城的粉钻究竟会被哪位设计师拿下,制作成珠宝首饰以后送到二太太的手上。

这时候裴淼心抬手揩过唇角血渍,迷蒙着一双大眼怒目,“那你就别再做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曲耀阳我现在还怀着孩子!”

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

裴淼心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犟的脾气,摇着头道:“不行,你喝了酒就不能开车,酒驾是犯法的,更何况我如果现在让你开车出去,你要真发生了点什么,那就真是害人害己。”

还是那套,她留给他的,从来就不曾更换。

苏晓自是急得跳脚,自己的车还在这摆着,她也不可能不管它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坐在旁边跑车里的男人一阵轻笑,然后开车跟上,“喂,我说的就是你。我们见过,我以为你记得,没想到年纪轻轻记性这么不好,我开车载你你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你要是不上车的话,别说面试,待会成落汤鸡的可就是我们俩了!”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冲她摇了摇头,“你妈没有欺负我,只是我也不喜欢你们联合起来算计我。”

“妈!你快来劝劝嫂嫂,让她不要走好不好?呜呜……是你跟我说了这样他们的关系就会变好,可是哪里变好了么,我不要嫂嫂走,不要她走,呜呜……”

曲市长冲她点了点头,“淼心你继续吃吧!你妈她那个人就是这样,子恒出车祸进了医院,她看着着急又帮不上忙,已经留了婉婉在那边照看着,我们上楼换件衣服还要过去,你就在家里等着,等耀阳回来了问问他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好吧!”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哈!我勾引了你?我承认自己曾经是很想要那么做,那是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想勾引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他倒完酒,将酒瓶往她身前的茶几上一放,这才学着她的模样盘腿坐在地毯上面。

他说:“这酒是好酒,是我刚刚着手开始经营葡萄酒庄园时,熬过了好几年的秋冬,最后用第三批出产的葡萄酿造而成,放在橡木桶里沉淀了十年,最近才做成成品运回国内。”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大部分的事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到时候张太太可有空过来参加吗?”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曲家请的私人护士匆忙从屋外进来,看到这边的情况便赶忙上前查看境况。奶奶咳嗽那几声似乎耗费了大半的精力,待到护士终于将她照顾妥当,这才扶了她在床上躺下。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密码门锁打开,他一眼就望见站在水吧里头,正光着两只小脚丫,拿着水杯惊恐地望着他的小女人。

“你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的想想,妈妈怎么会害你的!你现在就是脑子不清醒了,跟你爸一样的白眼狼!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这个家的,可是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回报我的?你现在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曲婉婉在门内恸哭出声:“我知道您跟爸爸都有自己的打算或是自己看中的人,可是你们已经摆布过我大哥的一生,害他到现在都没得到幸福,难道也想这样对我么!最多,最多我毕业以后同嘉轩一块离开a市,离开这里以后我就不算是曲市长的女儿,我们全都靠自己,不要家里的一分钱,我们全靠自己白手起家行不行?”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裴淼心只好将她一把拉到跟前,“芽芽,你以前不是这样,以前麻麻跟你说什么话你都会听,现在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她轻笑转头看他,“你妈没有让我受委屈,就算有,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行行行,可是曲太太我可跟你说了,这次的货保准跟以往的不同,刚好四五个月大,新鲜着呢!你回去以后快点给我打电话确定,你要是不要,我们就先吃了……”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嘿!曲婉婉!”

她哭着扭头不去理他,那男人却似乎得脸了一般,继续去骂:“被打的人都没哭,你哭什么东西!被人说两句就受不住,你就只有这点出息!”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裴淼心仰头看了看车窗外、夜色里,裴家旧时住过的房子。引了裴母下车时才道:“嗯,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娘家,所以这次,我也想要妈妈把我从这里嫁出去。”

他在跟她说赡养费……同是一个圈子、一个商场里混的,他明明就知道裴家现在到底拮据成了什么样子,这间屋里的一包方面或是一颗蛋对于她来说都有多么珍贵,可他临了还要这样害她伤心?

“我会跟芷柔结婚,同样,你也会有你的将来,而你的将来不关我的事情!”他显然已经为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题不耐烦到微怒了。

夏母赶忙快步上前,“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砰”的一声,夏之韵直接就夺门而出了。

回头,是好友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到了这屋子里来,正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冲他打招呼,“嗨,耀阳,我来了。”

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一直都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