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开花结果
作者: 歌小白章节字数:96557万

他喊了两声,二老爷昏死过去,无人回答他。

------题外话------

“爷爷还年轻。”谢墨含握住忠勇侯有些干枯的手。

“魅族不是早就灭亡了吗?”谢芳华犹自气怒地瞪着藏锋,“据说魅族是一个小国,别说南秦江山和北齐江山,就是我们谢氏的十之一二大小都赶不上。能有这么大重要?宗师莫不是在无名山的活死人地狱待久了?思维都糊涂了?”

“若是拿了魅族秘术,宗师真的放过谢氏?放过我?”谢芳华

第二日,大雨依然不停。

谢芳华脸发红,抬眼,见天已经黑了,她小声说,“窗帘。”

今日上墙者:墨古涵烟,lv3,解元[2015—01—02]“阿情是不是做饭也这样啊!”

她和云澜哥哥联手,暂且是表面上抹平了柳氏和柳妃迫害秦钰的证据。但是京中的库部,丢失的那一批重量土火药怎么办是否有办法在皇上彻查库部之时,给填补上

左相夫人更是提着心担心秦浩荒唐。

“说起来,谢英兄和夫人也死去十几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快。”右相盯着谢芳华眉眼,看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谢芳华却不以为意。

燕亭又后退了一步,身子不停地轻颤起来。

“父王,我没胡闹,说的是事实而已。”燕亭站直身子,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一副轻狂姿态,高傲地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当做没做过,做错了,自然不能推脱责任,也不能让别人代替我顶替责任,这可是父王您从小就教导过我的。”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包裹住也不过是一瞬间,霞光骤然从透顶消失,两道红色的光芒,分成两道,进了秦铮和谢芳华的心口。

谢芳华对侍画、侍墨道,“下车看看。”

“走吧!一会儿公子看你待得久了该出来了。”听言搓着手催促。

谢芳华见他连外衣都懒得脱,不过她才不给他动手脱,为他落下帘帐,扯过杯子盖上,转身走了出去。

听言立即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秦铮立即让开了身。

燕亭没想到秦铮这么好说话,拍拍他肩膀,“好兄弟,你可真给面子。”话落,他往里面扔了几根柴火,一下子将火苗压死了,他顿时傻眼,问秦铮,“怎么办?”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听言立即应声去了。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谢芳华脚步一顿。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看来还得回来福楼一趟!”秦铮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扫了一圈哭成一片的姑子,正如金燕所说,十多个人,又扫了一眼废墟,问道,“这房屋是什么时候榻的?”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出了御书房后,李沐清笑了笑,抬步向宫外走去。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她顿时纳闷,“你真不知道?”

“她得到的消息倒很快,一起去吧。”秦铮颔首。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以前谁理会荥阳郑氏了别说郑孝扬了。”秦铮道。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秦铮看了守门人一眼,没说话。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谢芳华没说话。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英亲王妃点头。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55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