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故伎重演
作者: 歌小白章节字数:96557万

他不就是想给她冠上他的王妃的头衔,不让凤阑绝选中她吗?还真够狡猾的。

他原本以为,那一次一定死定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死,当他醒来时,鸾儿就那么映入他的眼中。

所以,他原本是打算事后找个机会,将上官凌雨解决掉的。虽然那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光明磊落,但是却是最好的结果。

那个侍卫被她笑的莫名其妙,这个时候,她听到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很伤心,或者很生气吗?为何,她竟然会笑呢?

“皇兄?”只是蓝岚却是一脸急切的喊着,皇兄何必对凤忆希这么做。

她真的不敢相信,她都把话说出这个份上了,他竟然还要如此的坚持,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对,王妃是最美的,难怪王爷那么喜欢王妃呀。”另外有人附和着说道。

“呵呵。”凤阑绝微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声,突然微微靠近她的耳边,略带暧昧地说道,“叶寒说,他给你服下解药已经有五天了,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所以,我们可以。”

“云端,这就算是我们迟来的洞房吧。”凤阑绝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一脸轻柔的望着她,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爱意。

“随便选一本书,让我们两人在同样的时间里来记,谁记的最多,谁就是最后的胜者。”上官云端这才说出她的比法,这种方法的确够直接。

而房间内除了那丫头,更看不到其它的人。

凤月国离不开这些大臣,凤阑锐想要这个皇上做的安稳,自然也离不开这些大臣,而且如今的凤阑锐还是以一副仁慈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更不可能会对她们怎么样。

先前是没有机会,如今听到蓝岚的话,便想要借机羞辱上官云端。

凤阑绝此刻正端着桌上的酒杯,微微的摇着,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没有人看到他握着酒杯的手,在慢慢的收紧中,而在听到夜如梦的话时,他的眸子明显的一沉。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是呀,古人道,人靠衣装,看来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呀,云儿穿上这件嫁衣,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漂亮了很多。”老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轻声说道,只是,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表扬上官云端的。

很快,夜无痕便走了过来,只是,夜无痕却并非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正是那个身份极为特别的秦思柔。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上官云端微微转向她,轻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僵,选择了放手,成全了她?

“那是你定的,本王可没答应。”夜无痕的眼角都没有抬一下,说出的话,更是让皇上气结。

阁院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摆设极为的简单,也有些陈旧。

对,他既然喜欢,就要说清楚,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

凤忆希愣住,直直地望向他的眸子中再次漫过几分错愕,但是却也更多了几分失望,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以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哼,真是好笑,她凤忆希从来就不是那种心口不一的人。她心中是怎么想的,就会怎么说。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侍卫便松了手,那丫头瞬间如同一堆烂泥般的瘫在了地上,急急的喘着气,似乎是从阎王殿里转了一回。

“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呀,那人不仅仅毁了臣妾,也毁了王爷,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狠毒的,皇上一定要查清这件事呀。”李贵妃这才附和着夜无志的话说道,一脸的委屈,还带着几分呜咽。

既然已经不管她的事了,她还是先回去,要不然?

“先带她下去吧……”皇上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是一脸的厌恶,极为嫌恶的摆了摆手。

说真的,她对于这宫斗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刚刚的事情,上官云端也不算有什么危险,所以,暗中的侍卫并没有现身,不过两人去都得到了消息。

能吗?

正在她暗暗思索间,便听着众人离开的脚步声,她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她在下面,李妈她们就在上面,一个柜子之隔,她们却救不了她。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首先映入她的眸子的,便是那张一脸着急,一脸担心,而带着几分欣喜的微微放大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

“喂,你,你去哪儿?”只是,叶寒却突然的拦在了她的面前,有些着急地问道。

凤阑绝微怔,微微的抬起脸,直直地望向她,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心灵相通,本王那一刻感觉到,你就在那儿。在喊本王。”

原本一直直直地望着前方的太上皇,突然的转眸,直直地望向了凤阑锐,眸子中也猛然的多了一股,可以将人瞬间的穿透的锐利,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凤阑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本太皇用摄魂术,控制了本太上皇,让本太皇下旨传位给你。”

再后来,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在意的仍就是二夫人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而且他现在也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很显然是中了别人的计了,刚刚他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想要掩饰也来不及了。

“小晚,你?”那个男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特别是在对上二夫人一脸的愤恨时,身子更是愈加的绷紧。

丞相的脸色瞬间的变了颜色,阴冷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与慌乱,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证,只怕,只是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那些女人都已经死了。

丞相这次肯定要遭殃了,谁让他偏偏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怎么,皇上不会连这都听不懂吧?”凤阑绝的唇角微扯,不答反问,略略带笑地声音中,却是带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看到她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无奈,突然紧紧的揽住她,微微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端,还在想她的话吗?”

“我相信你。”她慢慢的颠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柔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他的这句毫不犹豫的话,以及那种当人不让的自信,让上官云端完全的明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之深。

凤阑绝揽着她,不急不慢的向外走去,而那些人,一个一个自始直终都没有再敢动过,包括那强抢百姓的恶霸——张大旺。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不过,这几天她一直很少吃东西,有时候看到东西恶心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药,虽然,她的饮食都是由博太医检查过的,她还有些不放心。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但是,嫁了就是嫁了,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你却嫁了没多久,便被休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嫁给绝王?”那个女子再次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少了些许刚刚的底气。

这些女人,只怕是被欺负,被压迫惯了,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只能默默的伤心留泪?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那些百姓,那般积极的捐款的。

当时,她倒是并没有多心,但是现在想想,却是忍不住的担心。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看到远处那些侍卫时,心中微沉,这样的戒备,可见那人是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上官云端跟凤忆希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的戒备,她们便也不用再躲闪了。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凤阑绝陪着她一直玩到天黑才回了城。

凤阑绝的眉角微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本王今天玩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王爷,丞相大人说,在福龙客栈等王爷,直到等到王爷去为止。”站在王府外的一个男子,见凤阑绝要进去,不由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很显然,他就是丞相大人派来的。

“都离开了吗?”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突然沉声问道。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她的身体,这几天,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是肚子似乎还真的如同怀孕了一样,慢慢的变大了一些。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毕竟,对于一个高手而言,要在远处,将那待放的弓弩中的针射出,也并非难事。

不得不说,隐还真是太了解凤阑绝了,凤阑绝刚刚只是说了一句,谁说那丫头已经死了,当时在暗处的隐便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所以当凤阑绝让所有的侍卫离开后,他便将素容带来了。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那人不仅清楚她心中的想法,竟然还这般清楚她的尺寸,此刻的上官云端有的就不仅仅是惊心了……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而上官凌雨的死,只怕会让爹爹更加的心痛,爹爹只怕承认不住那么多了。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有。”夜无痕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的附和着她的意思说道,“府中刚好养了几只又大又凶狠的狗。”

众人也只当是凤忆希害怕错过了成亲的日子,所以都没有太过在意,毕竟绝王都说的成亲的日子可以延缓,而如今将军府中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上官云端在这个时候也的确不适合离开。

她的心中便更多了几分心疼。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他不确定,此刻她眼中的痴迷是真的痴迷,还是装出来的。

上官凌雨对上夜无痕唇角那丝冷笑,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害怕,再次怒声道,“夜无痕,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恶魔,你折磨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算什么男人。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他那唇角的笑似乎更深了几分,只是,那说出的话却是更加的残忍了几分。

“雨儿,爹爹对你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云儿的病,所以才会特别的爱护她一些,爹爹不知道,就因为这个,会让你妒忌成这个样子。”上官傲天微微的垂下眸子,心疼中似乎多了几分愧疚,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

“那云儿就多谢老夫人对云儿的关心与爱护了。”上官云端一仍平静,公事公办般的淡淡的说道,不给老夫人任何的开口求情的机会。

“本王的决定,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再次狠声说道,今天就由他在做这个恶人,她们要恨,就让她们来恨他,将来,她们要报复要来找他,而不是去找云儿与凤阑绝。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她记得流萧跟她说过,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体内中毒太久。

也就是说,这丫头的死,不见的就真的跟那个侍卫有关,也有可能是她体内的毒发作做致。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排那个侍卫?

“小,小姐……还是先……”月儿也不由的愣住,一脸错愕的望着上官云端,王爷让小姐过去,小姐不马上过去,要是王爷怪罪下来,“好饿,好饿,我要吃东西。”上官云端一脸恼怒的打断了月儿的话,极为无理的吼道。

“你就是要打我。”上官云端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手再次快速的扬起,摔在了她的另一边脸颊上。

“你这架子倒是不小,本王都请不动你了?!”过了片刻,夜无痕出现在翠菊院,未进房间,他冰冷而危险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只是,这次却更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而凤忆希似乎对上官云端很有信心,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兴奋的光亮,暗暗的为上官云端加油。

上官云端仍就继续背着,仍就流畅,眼看就要赶到刚刚篮岚背的地方了。

此刻,她的心中那不断的膨胀的恨,都快要让她炸开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却随即多了几分异样的轻笑,她以为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那般的与众不同,这样的话,只怕也只有她敢说的出口。

凤阑绝也是微愣了一下,随即眉角微挑,或者别人会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或者以为她说的只是空话,但是他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她,她的生活,的确是由她自己做主的,否则,他以前就不会那么担心她会不答应嫁他了。

看来,那人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云端,所以,他更要把云端带在身边。

说的跟真的似的。

上官云端的唇角多了几分轻笑,成亲已经是早晚的事情,早点或者晚点都没什么了。

这就说明,她已经完全的信任他了。

只是,那些抬轿子的人,却突然的感觉到一股猛然升起的冷意,似乎还带着几分杀意。

“小姐,怎么不喝了。”月儿看到上官云端突然停了下来,不由的问道,声音但还算平和,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一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狠毒,而且,更没有想到,这上官凌雨竟然隐藏的这么深,不得懂武功,还懂的易容。

上官云端也没有多问,只是任由着他带着她向前走去。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呜。”上官云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因为那突然的疼痛,本能的张开了唇,他的舌便快速的趁虚而入,深入,不断的加深着这个吻。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她现在的脸上可是没有那层浓妆的掩饰,而是一脸丑到极点的雀斑,他怎么一点异样的反应都没有。

上官云端很识相的没有开口,还微微的垂下了眸子。想着让他说几句,发完了火,应该说没事了。

她早就猜到李贵妃可能会诬陷她,所以在离开前,将那茶水全部换掉了。

他有时候,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真诚吗?

他的表情十分的认真,声音中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但是人家根本就不是来提亲的,而只不过是来找个地方坐的。

他的话语刻意的在角度两字上加重的语气,虽然众人不明白他那角度到底好在哪儿,但是,既然他那么说了,皇上也不好勉强了。

而夜无痕此刻的意思,明显的是想让她回去,而且还给足了她面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休书那回事。

上官傲天虽然惊讶,却也暗暗着急,生怕她惹怒了王爷,在这样的场合,在这样的情形,若是她惹怒了王爷,就算王爷不计较,皇上也不会放过云儿呀。

说话间,突然走到了她的面前,手臂很自然的揽向她的腰,一脸轻笑地说道,“走吧,时辰不早了,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本王的云端儿真是体贴。”只是,上官云端这边还在暗暗庆幸呢,却突然听到他那略略含笑的声音再次传来。

555555那里面可还藏着一些极为稀有的药物呀。

很显然是皇上有些等不及了。

“母后,梦儿不甘心,气死梦儿了。”夜如梦的怒火自然也敢向着凤阑绝发做,只能对着身边的皇后抱怨道。

“可是梦儿气不过,看看她那傻样子,凭什么得到绝王的宠爱,母后,你想个办法让她出丑,到时候绝王厌恶她,肯定就不会再选她了。”夜如梦一脸阴狠地说道。

太上皇说过,现在,还不是让凤阑绝登位的最好时机,便说明,有些事情,就连太上皇都没有完全的摆平,完全的准备好。

二皇子想要玩阴的,她会奉陪到底,绝对会让得不偿失。

“不可能,今天是他成亲的日子,已经够他忙的了,他不可能发现我们的。”二皇子也小声的说道,若是平时,这么多的事情,他肯定瞒不住凤阑绝,但是今天不一样,只不过心中还是担心被灌醉,会误了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55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