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鱼龙混杂
作者: 歌小白章节字数:96557万

“是啊,这点我倒是很欣慰,以后我只希望……安安能健健康康的就好。”唐心若的女儿如今已经五岁,也就是说,离那个人的离开已经有五年了。

这话说得……意思是容析元不该在这里陪老婆,该去抓歹徒。

尤歌温柔地蹭着他的颈脖,软糯的声音在嘟哝:“别生气啦……”

詹琦就很机灵,左思右想的觉得尤歌难不成是跟刚那个男人早就认识吗?可是想想又好像不太可能……尤歌不像是有钱人,怎么会认识那种宛如男神的人物?

尤歌自己倒了点酒,只有杯子的三分之一那么多,喝下去之后就不再倒了。

容析元魅惑的笑容里含着试探:“怎么样?好喝吗?”

“容析元……哈哈哈……果真是后生可畏,看来,咱们尤歌有这个朋友,将来宝瑞也能沾光啊!哈哈哈……”

尤歌点点头,转身从另一个方向出了酒店,可人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总是会忍不住去想……容析元有什么急事走了?是公事还是私事?是去见什么人呢?

很少人的婚礼是可以有孩子相伴的,这也算是今天的一大亮点。龙凤胎太抢眼,瞬间萌化了全场,没人会不喜欢这俩孩子。

她是一个在时间长廊中迷路的人,在遇到他之前,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仿佛岁月早就停顿在了十年前。可是现在,她却期待着时间能永远这样不要溜走……

“真对不起,鹅肝也没有了。”服务生的脸已经笑不出来。

“所以说嘛……”许炎长臂一伸,搭在尤歌肩膀上,邪气地挑眉眨眼:“咱俩是同类,俗称的很般配。”

才什么?后边那半句不用说了,容析元懂。

何家,对她来说,吸引力竟不如此时身在的别墅了。

“……”许炎一愣,还来得及拒绝,老爸已经手快地将饭盒接过来了。

容析元在得知老爷子的决定时,很难相信,可事实便是如此,只不过因为老人得了胃癌,所以提前让位了,而所有人才知道,老爷子对容析元的苛刻那都是假象,实际上是对容析元的考验和磨砺,为了就是最终将孙儿推上至高的位置。

回到这个出生的地方,尤歌才算有了归宿的感觉,不同的是,她以前住在瑞麟山庄,没有朋友,只有郑皓月那个狠毒的女人。可现在,她有了朋友,有了孩子,还有容析元……还有香香那一大群狗狗。

曾经郑皓月将首饰的一部分拿去做慈善拍卖,尤歌当时也赌了一把,将项链拿去拍卖,结果不出所料,整套首饰都是容析元拍到。

尤歌几乎整个人都贴在玻璃窗上了,水灵灵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专家手里的戒指,她真恨不得能钻进去看啊……这是一次难得的观察机会,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想放过。

居然是真钻?一众哗然,全都齐刷刷看向那个贵妇,只有她才是一脸不信。

尤歌还是照常上班,只是她都会在店里,制作部那边也不去了,不会有太多工作压力,轻轻松松地工作。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尤歌积累了很多固定的老客户,那些人都是她的资源和财富,每个月都会收到客户的表扬信感谢信,即使在她大肚子的时候,客户的好评也没有减少过,反而还有了上升的趋势。

被这么一群可爱的小东西围着,确实是件很幸福的事,尤歌时常在想,等宝宝出世之后,狗狗们肯定会很兴奋,会像保姆似的对待她的宝宝。尤其是香香,现在已经很凶悍了,只要被香香盯着,连容析元都不能随意摸尤歌的肚子。

容析元惊骇的表情望着翎姐的肚子,大手摸上去,果然……再看她哭成这样,没反驳就是默认了。可是,翎姐为什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线索中断,赌王正在气头上,容析元和许炎再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义。赌王承诺说会尽快查到凶手,他们只好回隆青市等消息了。

尤歌情绪激动,四肢并用又掐又捶又踢,还带咬的,但还是无法挣脱开他。

郑皓月闻言,姣美的容颜也蒙上了一层阴霾。

容析元将车停下,这才一脸凝重地望着后座上的小身影。她已经睡着了,这心该有多大才能在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的车里入睡?或许因为她不会像成年人那么思考,所以她对他,不曾设防。

彭楝是谁?这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名字一旦提起,就会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浪。

像触电似的弹开,尤歌愤懑地瞪着他:“你回来了就睡觉,别骚扰我!”

“嗯,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唐虞梅这几天几乎是寸步不离容析元的房间,照顾得无微不至。不了解的人还真会觉得唐虞梅是个伟大的母亲。

&n

唐虞梅无时无刻不在打击着他的信心,每天都会嘲笑他,提醒他该死心了,不该对尤歌还抱有幻想,说尤歌不会来找他的。

何炬这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就是那个西班牙女郎,这是何家公开的秘密,大家心照不宣。他等了这么多年才能将她接回来,为了给她一个名分,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尤歌穿着深蓝色修身衬衣,衬着她白皙的肤色,清丽脱俗而又不失稳重大气,从进来开始,她就没胆怯过,勇敢地面对这个凶狠而精明的婆婆,她眼中的坚定说明了,她来这里的是有目的的。

刚一开门,眼前人影晃动,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叫,来人这手里的东西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这就是你的老婆?进来就不声不响的,不懂向长辈问安吗?”容老爷子板着脸,威仪十足,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可这态度也确实是有压人的嫌疑。

尤歌和容析元还牵着手,两夫妻首次这么站在同一阵线上面对眼前这一帮“家人”。

之前的平静,原来都只是虚假的表象,暗地里汹涌着可怕的浪潮,注定要在某个特殊的时刻将人拍晕。

“混蛋,每次你都用强!”

璇宝贝缩了缩脖子,肉嘟嘟的小脸露出一点害羞,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容析元,犹豫不决的,最后还是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还有卤蛋?嗯……不错……”

郑皓月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但她似乎脸色不太好,一坐下来就连续喝了两杯酒……白的。

许炎满以为就今天一次,可没想到,接连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只要他上班,她就会送便当盒来。

站在街头,苏慕冉的心情格外失落,鼻头有点酸酸的,好像胸口堵着什么东西。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女子似乎很惊讶,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样x光般的眼神,她觉得很唐突。

许炎赞同她的说法,同时也很欣赏她勇气可嘉,不枉费四年对她的治疗与精心栽培。可以说,他足以担当她的人生导师。

容析元手里正拿着肉干喂狗,闻言,抬眸望去,微微蹙着眉头:“什么事?”

“看,郑皓月来了!”赫枫指指门口。

两人就这样走了,身后那位混血男士只能眼睁睁看着,颇有几分不甘啊,东方女人在他眼中一向都是鸡肋,脸蛋不够立体,身材不够火辣,气质不如西方女人那么大气。这是他以前的印象,但今晚有些不同了,他对东方女人的印象发生了一点改观,都是因为尤歌……

尤歌感觉脑子不够使了,是她猜想的,果真没错,那……这最少300颗,该是多少钱?

解决了担忧,尤歌就跟许炎商量着晚上吃什么,买什么菜。

这是……尤歌突然呆住,眼前的屋子,不是当年那间佣人房吗?她就是在这里成为了他的女人!

尤歌眼神里那种信任,让他隐隐感到心悸……信任吗?对她来说,信任如此简单?

“不行,容先生吩咐过,你必须等他忙完之后才可以见,否则,他会不高兴,一气之下说不定就不会见你了,你是想要惹他生气吗?”

冯奎狠厉地横着两个手下,不耐地说:“你们最好老实点,现在最要紧是将人带到地方,中途不能出任何差错,不是你们享乐的时候。别说老子太正经,老子是不想晚上收不到钱!要找女人,你们拿到钱了去找什么样的不行?现在,谁给老子添乱谁就滚蛋!”

短短六个字,唯有沈兆才明白当中的血腥的意味。不仅是要尤歌活着,还要那个绑架尤歌的人也活着……活着来承受容析元的惩罚!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br />????这一天,整个城市都被容析元翻了个遍,巨额悬赏也随之出炉,谁能找到尤歌,谁就能从容析元手里拿到千万奖金!

这种担忧和浓浓的思念,一直以来都是尤歌心里的结,现在人就在别墅附近,相隔不到两百米,深刻的想念,就越来越不可控制了,在身体里肆意冲撞着,她需要用太大的毅力才能压制自己不要冲动。

如果不是因为环境不允许,他们早就跳起来欢呼雀跃了。

容析元的手指摩挲着她光洁细滑的肌肤,双唇在她唇上粘着:“乖,你不是还没恢复么,医生说了你需要休息几天的,你真的确定自己可以了?”

&

听说两人要出去看电影,双方的家长可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

忍……还是得忍!尤歌强忍着心中奔腾的怒火,紧紧咬着牙没有说话……其实她这两天都在强撑着上班,受到容析元的影响,状态太差,她在工作上一不小心就犯了低级错误,她知道自己不对,她不辩解为自己找理由,她接受上司的批评。她是这么想,可老巫婆是咄咄逼人啊。

“儿子,你们在做什么呢?”霍律师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惊了两个拥抱的人。

久而久之,多几次,这家里就仿佛真的多出了一个人,如果龙晓晓一个星期不来,这别墅里就好像缺了点什么,空荡荡的。

这别墅里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成为孩子们的游乐场,热闹非凡,喜庆融洽。

憋着声音出了病房,苏慕冉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不动了,用力掰着他的手,企图从他的铁爪中挣脱出来。

“我……我顶多也是亲了你一下,可你却扯掉我的扣子,你……你不是*是什么?就算我喜欢你,你也不能对我耍*!”

许炎对约会没兴趣,但鉴于赌约,他还是懒洋洋地回应:“在哪里约?看电影还是喝咖啡?”

“呵呵,你是害怕我,所以不要我进去,你不是胆小是什么?”女孩略带挑衅的目光,粉红的脸蛋上,绯红的两朵红云却出卖了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苏慕冉很失望,亮亮的眸子暗淡了下去。被人这么骂脑残,她怎么可能没感觉?太难受了,何况这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苏慕冉冲着他的背影做鬼脸,露出了她那颗小小的可爱的小虎牙。

尤歌脸蛋绯红,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又何尝不想他呢,在分别的日子里,她熬得那么辛苦,现在他回来了,失而复得,她不应该再那么矜持和害羞,应该尽情释放自己,在他面前,就当个盛开的小女人吧。

月色如水,清凉怡人,两人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夜晚的舒爽,走着走着,也不知是谁先开口的,这话就打开了,之前的尴尬也自然消减。

“你现在有空吗?出来一下,案子有进展了,需要跟你沟通。”霍骏琰说话简单干脆,直接报出了在什么地点碰头。

容析元挣脱了两个大男人的手掌,跑进了客厅,没见到人,却听前边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惊叫,是尤歌!

沉醉在爱情里又加上有一对龙凤胎宝宝,这样的幸福却是能有效降低男人的智商,变得有点呆傻了,但也更让人感觉亲切了。

原本这些事,容析元都可以不必自己亲自来做,但他就是这样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为了预防再出现被掉包的情况,他只有辛苦一点,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得了,这“吃肉”又被他解读成另外的含义了。

可今天她才总算明白,一切都是因为他所面对的人不同。

尤歌不再追问,她知道沈兆对容析元的忠心,不太可能会背叛容析元,说出这么重要的秘密。

尤歌不由得轻叹……看来她是不会知道了,容析元一定将这件事守口如瓶。

沈兆偷瞄着内后视镜里尤歌的表情,一边心里憋着笑意……她不是不在乎少爷,她只是表面上不表现出来而已。或者她不想让少爷知道,所以小心翼翼地隐藏着,却不知,她无论变得多聪明,本质不会变的,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怎么骗得了人?

...只有冲动而没有智慧的行为叫做莽夫。而尤歌显然是有头脑的人,即使此刻有着热血沸腾的内心,她也会强制分出一股理智来冷静地思考。

尤歌当然不会真的让许炎为她买首饰,但她懂得体谅别人对她的关心。

这下就热闹了,有人马上就提出质疑问尤歌:“你手里是什么珠?”

就是这一枚南洋金珠18k金镶钻戒指,成为了此刻无数双眼睛盯着的宝贝。

连锁反应出来了,不只是首饰珠宝,还有

容析元更是两眼放光,熊熊燃烧的火焰顷刻间有了燎原之势。

尤歌在旁边静静看着,见到容炳雄父子这副嘴脸,她只觉得嫌恶,假得让人作呕。

罢了罢了,看来今晚注定得麻烦霍骏琰送了。

难道是认识的?

霍骏琰是旁观者清,一看这情景就知道在上演什么戏码,这是学长和学妹久别重逢,并且这位学长显然对龙晓晓有着浓厚的兴趣,只是不知道龙晓晓脸红的原因是否代表她喜欢这个叫卓毅的男人?

“我回屋自己洗!”

“你屋里的水电已经关了,没我的允许,佣人不会开。”

而香香这只比熊犬果然是没有辜负这种狗类的高智商,听到容析元的话,看到冯奎,香香顿时有了反应,抬起了小脑袋,爪子在箱子壁上挠着,嘴里发出汪汪的叫声。

郑皓月情绪激动,冲上去抓着冯奎的衣领嘶喊:“你们不是人!尤歌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绑架她,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想要钱就冲我来啊!我有的是钱,你们为什么要伤害尤歌,她是我姐姐和姐夫唯一的女儿,如果她真有什么闪失,你们……全都要偿命!”

容析元回家很晚,又是忙碌了一天,看到尤歌在等他,看到她隆起的肚子,他的心会莫名的踏实和温暖。

丢下这句话,容析元果然快速去了浴室,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尤歌不知道容析元这种决心是基于什么,上次他和许炎去澳门欲要带走马胜吉,结果却是等来马胜吉死亡的消息,这件事,何宏森还欠他们一个交代,现在又是唐虞梅的事,何宏森这次还要拒交的话,容析元第一个不同意!

...瑞麟山庄。

“你看你,怎么光着脚就下地了,小心着凉。”他语气里的疼惜,像棉花包裹着她的心,好甜好甜。

他容析元搂着尤歌的肩膀走到chuang边坐下,两人一起躺着,感受这种平淡中流淌出来的温暖,静静的不说话,也能知道对方心里装着自己。

这是一种妙不可言的默契,即使这么身贴身,依旧是在想着念着,好像就算融为一体也还不够。

容析元平时很少吃零食,但今天也跟尤歌一起体验了一把在电影院边看电影边吃爆米花的滋味。其实吃的东西不重要,关键这是情侣之间的必修课,没试过的人好意思说自己恋爱过?

“大叔,我饿了。”她和怀里的香香都是萌态十足,加上刚从医院出来,身子还比较虚弱,说话软绵绵的,更有一种别样的诱人风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脸上痒痒的,迷糊中以为是香香在捣蛋,懒懒地伸手去摸,摸到了男人的头发……

忽地,佟槿推门进来了,看到容析元,佟槿惊讶地打招呼,可是却被容析元拽着推出了房门,让他去外边玩一会儿再说……

佟槿扶着尤歌,为难地说:“元哥说,他会带你回家的,他现在……在……跟医生说话,翎姐刚刚也肚子痛,被送来医院了。”

看着她将水喝下去,容析元的脸色也更加冷了,低沉的声音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说了。”

她本是个善良的女人,同情翎姐的遭遇,同时也了解了容析元的行为是在报恩。之前虽然知道一部分,可不像现在这么知道的彻底。况且现在她最大的障碍是气容析元没有事先跟她商量,但此刻他说清楚了,希望得到她的允许和配合,等翎姐的事情安排好,他也就安心了,不会再感觉亏欠翎姐。

“知道了,翎姐真好!”

这争吵已经发展到白热化了,就算佟槿半路才看到聊天记录,这时候也知道是发生什么了,赶紧地点开“苗小妹”作品的链接,一看书评区……密密麻麻的一级小号,果然都是在说苗小妹抄袭。

锦程的那些职员们不理解尤歌的做法,觉得她太莽撞了太冲动了,他们认为,现在要找个工作很不容易,能进锦程上班更是难得,认为尤歌居然不好好珍惜,太傲娇,太自以为是了。

不只是宝瑞受益了,连带着其他几个国内大牌也受到了良好影响。因为宝瑞的优异表现使得一些对国产没信心的消费者也改变了看法,试着去比较,不再像以前那般不屑一顾。

女记者面露尴尬,可容析元却摆摆手,轻轻一个眼神飘来落在郑皓月身上。

尤歌心底窜起一股复杂的情绪,说不清是喜还是悲,他既然能那么决绝,为何还要管她的死活?难道不知道,从机场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不会再为他跳动了!

“我……”何碧翎一时语塞,她能说什么呢,佟槿兴许还不知道容析元是因为得知了什么事才晕倒的,她也不希望佟槿知道,不想失去这个像弟弟般的朋友。

原本李大勇只是想探听关于容析元的消息,没想到却意外得到了惊喜。敏感的触觉告诉李大勇,这是一条轰动的新闻,一定能超越他曾经的成绩,这一次,将是他真正的扬名新闻界的时候!何碧翎想要瞒住,却不料,这回真是捅破天了!

田警官以及两位属下都聚在了这个包厢,这是最后一间了,三人什么都没搜到,但脸色却很倨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55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