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新独尊
作者: 歌小白章节字数:96557万

“呀,这股票让我买?”王不仕要跳起来。

乌压压的人,汇聚在此。

…………

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这个叫王守仁的人了,此人才能和德行,都不在欧阳志之下,将来……是真的可以大用的。

弘治皇帝忍不住道:“当真能募集银子,有人肯买股票?”

谢迁张口,想说什么。

想不到皇上竟是这样的皇上。

他想了想,这是自己的功劳啊。

也字出口,一脚飞出。

哪怕是快死了,突兀依旧发出了凄然的吼叫。

几乎剁为了肉泥,小朋友不能吃的那种。

王守仁低头,弯腰,捡起了地上,方才被突兀摘下的墨镜。

浩浩荡荡的禁卫在前。

萧敬一脸戹。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乖乖进来。

王守仁平淡的道:“若为家国之事,臣岂敢不去。”

现在但凡是鞑靼人,都爱自称姓祝了。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弘治皇帝扶了扶眼睛,而后道:“前些日子,喀山、阿斯特拉罕、西伯利亚、克里木诸汗国率部而来,不只如此,还有海西、建州、野人女真诸部,俱都至大同,请求内附,你来的正好,朕想听听你的意思。”

刘瑾这孙子,还真是异想天开。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刘瑾应了一声,忙是去了。

邓健善解人意,在旁安慰他:“王老爷,您别往心里去,我家这亲少爷,性子历来是如此的,他并没有当真嫌弃王老爷的意思,只是……性格使然,性格使然,哈哈哈……”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王不仕听罢,突然心里不是滋味。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虽然觉得方继藩的话,不太靠谱。

一个主事吓着了,抖索着道:“金箔?邓总管,这……这不成哪,金子,它是黄色的,这和宫里犯冲,这是大逆不道,要杀脑袋的。”

这妇人剜了邓健一眼,却还是觉得这个邓健的来历过于蹊跷,老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心里狐疑着,却还是随邓健进了堂里。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

王不仕见状,很是惭愧,忙不迭的拜倒,结果眼镜掉下来,吓得他连忙捡眼镜,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呢,见眼镜完好无损,忙又松口气,道:“陛下,臣……万死。”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朱厚照:“……”自己掏了银子的,就是不一样。

就算不是如此,弘治皇帝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信得过的。

这是对付土人的最好方法,无论是探险队还是土人,都不知对方的深浅,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恶意,双方,又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自己的实力,使这些土人们,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不敢贸然袭击。

一年之后,甚至就有盈利的可能了。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王不仕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有些承受不住呀。

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西厂……

刘瑾乃是东宫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握有特务刺探之权?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飞球已经几经改进,而在杨彪的手底下,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慢慢的成长起来。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一艘商船抵达了这个群岛的港口城市。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公爵的脸上,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可惜,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朱秀荣道:“夫君可有心事吗?难道……”她极力想要看破方继藩的心思,便猜测道:“莫非……是当真如外间所言的那样,和女医有染?”

且还是都察院清流。

这时候,他不敢提万死了,别真打蛇随棍上,死无葬身之地。

一群女子,便如男子一般,开始当差,给予她们足够养活自己的俸禄,还授予了官职。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弘治皇帝冷然道:“你也是读书人,既是读书人,那么,便当知道,读书人当要知书达理,梁女医既是无可指摘,你却退婚,毁人名节,便是禽兽不如,你可知罪?”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现眼。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在弥留之际,她看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萧敬忙不迭的取了锦墩来。

在得知症状之后,有人立即意识到了怎么回事,这种病症,这些御医们,不是没有碰到过,只是……

谁也没有料到,好端端的,突然就……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这不是玩笑吗?

梁如莹厉声道:“所有人,让开。”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实在胆大妄为!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朱秀荣面颊一红,忙是道:“母后,没有的,夫君平日待我……”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你说的有理,既如此,嗯……那么,诏入宫中吧,于宫中置西山女医院。”

方继藩乐呵呵道:“不必,不必,能为陛下效劳,是儿臣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宫里特意派来了几个宦官和嬷嬷,命他们教授女医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宫廷礼仪。

他眼巴巴的看着方继藩。

医学院送来的女病人不少,从前都是男医看,现在有了女医,也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

周刊的编撰美滋滋的得了文章,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京里很热闹,果然如这编撰所料,这突然被看好的黑马,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人们纷纷在打听,这保育院,怎么也加入了这一场决赛中来了。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只是这念想,实在太多太多了。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刘健又忍不住,老泪纵横,他死死的捏着纸卷。

刘健沉默了。

“可是现在,贸然闯入东配殿,只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55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