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口角生风
作者: 歌小白章节字数:96557万

现在,梦魇干脆就放任程秀秀不管。全部的注意力兜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心脏剧烈的直跳,生怕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让他怀疑。

程秀秀走到了我的旁边,面对着梦魇,笑着说:“难道,你不觉得我美吗?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要是没有了这种美貌,就什么也不是了。”

不仅如此,张兰兰还豪气冲天的说:“人不妨拿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若在犯我还一针,人若不改,斩草除根。”

我不想将这事告诉小珏,免得引起她不必要的恐慌。

下了飞机,也是依然像张兰兰之前一样,继续用手机打了个车。也不知道现在宫一谦在干什么,这个司机的车技不是特别好,一路上都摇摇晃晃的,这个时候我就不由得在想,要是宫一谦在就好了。

“林梦,你别我那么多的客套,再说就不是朋友了哦,是朋友的绝对不会这样见外的。”一声清冷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回响,那声音如冰封的寒冷,可是听在我的耳中是那般的亲切及温暖。

我不敢再呆在外面,只觉得似乎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我连忙转身回到了木屋里,想从屋时将门栓住,可是我却发现此木屋里没有门锁。也不知道平时阿明自己一人是如何住在这种地方的。

为了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有得特别慢。只听见宫弦说了一句:“小陆雅不要哭,你太奶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也不会随便打报告的,你就放心……”

待陆雅走后,我在安全通道那静了好了会儿,方才回到了办公室里。

好在丹凤是聪明的,竟然猜出来了。

自从宫弦将我给救回了人间,就总是用一副我要戴恩戴德感谢他的表情来看着我。对我的使唤更是如鱼得水,简直不要脸极了。

只是我想不通的事,既然他们都是一眼就相中,说明他们跟那个物品应该是某种毛一种缘分。可是这种缘分并不是给他们带去了好运的缘分,而是往往伴随着噩梦。

我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我也知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拉着张兰兰背过身去,对程秀秀说:“好,我们这就离开。”

仿佛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宫一谦抬头看了看窗外,语气幽幽的说道:“这次要你嫁给我太爷爷,也是因为他给宫建章托了梦。宫弦托梦了,宫建章又岂敢不从。”

目视看过去,那个背影离我也就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虽然我的心中很焦急,也很期盼的想要看到那个人是谁,可是,我也知道,我不能贸然行动。

我看了看是此处陌生的环境,这里的情景跟昨天晚上困住我们的那个迷阵很相似。

不过这条裙子也是很衬我的,虽然一点也不暴露,但是却将女性的柔媚的身姿呈现出来。

弄得好象我跟宫弦的感情有多好,我们有多激烈的恩爱似的。

我站在原地,小风吹过了我的面庞。把我的头发散乱开。我不敢上前跟这个鬼物理论,因为我根本无法摸透他的能力。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

我万分惊讶地看着张兰兰,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却在此时,宫弦抬起了他的左手心看着。看着张兰兰又看着宫弦的举动,他的这个动作刚才也出现过。

看着无风而动的野花及青草,我侧止看向宫弦,直觉那些花儿草儿的是向他致礼吧。可是宫弦脸色如常,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张兰兰也从一边的浴室里面走了出来,我对张兰兰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哼了一声说:“说好的要帮我,结果也还是扔我一个人。不过还好,她还算是没有死缠烂打。一会儿就走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好咧。”小攻应着,然后招呼我们上车。

有时望眼看过去,各种树林在月亮下投下的影子,形状也是各异,有的看着就不是一棵树的形状,待我觉得看花了眼时,再细看又变回了树的影子的模样。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曾大庆猛地一抬头,然后说:“我另外的那两个女儿出来的时候就是死胎没错,可是令我惊讶的就是,这两个死胎被生下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竟然张大了嘴,嘴巴里是另外的一个婴儿剩下的小半条腿。医院为了要破解这一事件,于是就把她们的躯体给加入了福尔马林保存起来。”

陆雅扯着宫一谦,继续胡闹的说:“你是不是讨厌我呀?甚至你是不是都没有考虑过要跟我结婚呢!”

“如果得不到飞天蛮的原谅,那就让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我太太死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去超生,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在同一个时空里相见,到时我一定能够认得出她来,我还是娶她为妻。”

好像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我突然松开了紧紧抓着的绳子,放下了小心翼翼的姿态,直接就站直了身子冲着空荡荡的岸边大喊。

一边说着这话,我一边死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又不是变成什么植物人,怎么样当个孤魂野鬼其实也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而像宫弦那样,成了鬼。人家不也过的好好的,也没听说受到什么委屈。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看了一眼就爱上的呢。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当同事们都如出笼的小鸟般冲出了办公室,我却无所谓了。下班不下班对我都没什么区别了,我不想回到宫家大院里。在我以为自己真的拨错了电话,正准备将电话挂了重新拨打时,结果有人接电话了。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让我那激动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因为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陈媚的声音。

可是宫一谦的话还没说完,陈媚就柔柔的走过来,恶狠狠的说:“小姑娘,可不要乱污蔑人。”越想越心烦意乱,过高的热气快要把我给窒息。我将自己沉入水中,任凭水的波澜一荡一荡的。

司机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喏,前面就是三队了。那块地我车上不去,你们走走不要一分钟就到了。”

曾大庆神色纠结,似乎还想继续跟我说些什么。但是他张了张嘴巴,也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开心了?”

等到我走进房间里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小钰跟张兰兰已经俨然一副事外人的模样在怡然自得的逛着淘宝。直到购物车已经99+了还不满意,非要在喜欢的物品下面再点上一个‘收藏’,才知道什么叫做心满意足。

“你们怎么还逛上淘宝了?”

小珏面如死灰,完全就没有要选衣服喜悦感。张兰兰拦着我,不让我过去。忽然我想到了我可以看到常人看看到的邪物,会不会那儿绑的那个不是人而是鬼,所以张兰兰跟大明才会看不到。

我习惯性的看向张兰兰,往往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她就是我的主心骨。

“张兰兰,对不起。看来又让你陷入到了这种危险的地方。”我心里无缘的愧疚,张兰兰好不容易才脱险回来,由于我的执念,害你又陷入到了这样的地方。”

我顿时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没道理啊,我有阴阳眼,怎么可能有我看不见的鬼魂,不过应该也不足为奇,毕竟就算是一个真的小孩子,有心要躲起来,我也未必能找得到。

就是这样的念头驱使着我,我越跑越快。可是奇怪的是,刚才还看到非常清晰的场景,随着我的跑动,就越来越模糊,直到后面又融入了黑暗之中。

我的话语落下,门外面有一瞬间的寂静,然后过了几十秒才有了动静,我在这段时间里甚至以为刚刚,那个外面的声音是不是我的幻觉?门口的那个人是不是已经走了?这些胡乱猜测全部的都在我的脑海里面闪过,我有一瞬间的茫然。

别本来很是正常的一件事情,倒弄得像是我把他拦在了外面,这让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呢。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既然梦梦不喜欢你,那么你就不要存在这三界之中了。”

我也无语的看着小功,拿着那把弹簧刀又扎了几下那个女模特。刚才还觉得那么逼真,现在再一看,也就看出了端倪。因为模特儿她的眼神是无神的,一看就是个假。

我决定开门见山,跟大陈聊聊他这个佛珠的差评的事情。

由于我是坐在秋千上的,可能他也是为了方便与我交流,他半蹲在我的面前,满脸的柔情对我说:“梦梦,为何要躲我,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说完,我重新在秋千上坐了下来,不再去理会他。

张兰兰向我提议。我抬头看看了隔壁大妈的房屋。由于现在大中午的太阳正烈。大妈没有再出来,就连她的房门也是紧闭的。

张兰兰摸着她的肚子,满足的长叹。

“行。”我是真的不想跟她们周旋下去了,现在不管是谁也好,宫一谦也好,陆雅也好,宫一谦的妈妈也好,谁都好,谁也都罢了。我不想管了,我只觉得身心一阵疲惫,我想好好的休息。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我已经走远了,身后她们聊得什么东西我是再也没听清了。

第二天一早,陆雅的声音就在我的门外传来:“太奶奶,太奶奶,我可以进来么?”

张兰兰的眼中此时才有些笑意,也是我这几天以来见到张兰兰一直都处在情绪不平稳的阶段比较久的一次了。

张兰兰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简直要疯掉了。丹凤也一直在问我说:“梦梦,你倒是回答我的话呀?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恐惧的对张兰兰说:“你说老板到底知不知道有赶尸这个东西的?这个感觉已经干了好久了。”

张兰兰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轻声的说:“飘出来的那些是灵魂,它们从尸体里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鬼魂。本来正常的尸体是会经过焚化或者厚重的埋葬。使得灵魂跟它们的肉体在一起,经过天地间的灵气沉睡然后进入地府。”

看着这样的兰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事实也是如此。

“快来快来,我帮你炖了乌鸡水蛇汤,很补身体的。”

气死我了,幸好我们的婚约要解除,以后如果真嫁了这种男人,指不定受多少苦!

怀了鬼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如果爸爸知道我怀孕了,又不是吴兵的,肯定会气死。继母也会唠叨好久,就她那张嘴,用不了几天邻居们都知道我这事了。思来想去,我决定偷偷把孩子打了。算了算自己的存款,只有8千,加上退给吴兵6千的礼金,我就所剩无几了。如果去医院做人流的话,应该太贵了。所以我到药店买来打胎药,吃了下去。

嫁给他?这男人不止一次说过这话,孩子都有了,难不成他真的想娶我?还没等我仔细去寻思,眼皮就越来越重,于是我睡了过去。

还有一种莫名的妖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吹了进来,我被这阵风吹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对小月说:“小月,你快别哭了。你再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别把眼泪弄到手镯上啊!”

小月眯着眼睛直笑:“已经好多了,今天哭过了。所以把心中的一些闷给发泄出来了,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可是刚刚确实是停电了,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走在前面带路。到了房间,我还很理直气壮的走到了房间灯光的开关那儿,一边往下按一边对电工说:“你看,是没有电吧。”

电工又看了我几眼之后,离开了房间。在电工走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取出充电器,就要给手机充电。

过了一会,门外的敲门声突然间就停止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又让我的神经紧紧的崩起来。

我都快要被弄得疯掉了。终于安静了。

我害怕的不行,整个房间里都空荡荡的。而我的手机却放在距离床尾一米有余的桌子上,我是真的很害怕,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在我拿手机的时候,突然给了我一下子。

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简直就是蛮不讲理。但是毕竟关系到了我的姓名,所以我还是按压住了脾气,耐心的回道:“好的亲,手机二十四小时为您开机。什么时候有空了打电话来跟我说一说就行。”

想到此,我的后背忽然就被自己的冷汗给吓湿了。虽然此时空气中的冷意是干冷干冷的,可是我却为我自己的这一个想法给吓到了。如果这那样的话,那么就太符合于有人总是想要贴上我的手背的那种感觉的原因了。

我们都互相指着对方,询问出声却又迟疑起来。

我自己都还在流浪,怎么能给动物一个家?

“嘿嘿嘿。”我胡乱的笑了一声,打算把这事情翻篇。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55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