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月出云长虹饮涧:第20章:魂传承

初月出云长虹饮涧 作者: 糖豆三宝

大长公主越发地急了,从昨日响午,已经睡到了今日深夜,若是正常人,不可能睡这么久。

里面长着灯,有金燕的贴身婢女守在屋里屋外。

他发现,这短短半年,世人对忠勇侯府小姐揣测的多,但也最是茫然得多。她的名声因为她的身份也因为与秦铮赐婚,传遍天下,但世人却是对她不了解,哪怕了解,也不过是病了多年突然好了,好了的同时,竟然自学医书使得医术惊人。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嗯,我知道啦,小管家。”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荥阳距离平阳城还有千里,就算他处理完荥阳郑氏的所有事情,赶回来与我们会和,最快也要三日后了。”李沐清道。

土火药向来是军用,自从研发出来之后,朝廷便不准百姓们私自研制土火药,无名山给皇室培养的暗卫无处不在。所以,除了朝廷,民间百姓们是丝毫不敢碰触。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春兰脸红,“我哪有您明白您别取笑我了。”

谢芳华有些恼怒,“秦钰一直拉着哥哥,不让他回府,想做什么”

“丫头也宽心些,既然你的病情有了转机,迟早能被神医治好,别气馁。”皇帝又转头安慰谢芳华。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他想他们活着,也想自己活着,想着能真的以天地之情,闯过这道鬼门关。想五年、十年、百年的看看,秦铮和谢芳华的命运到底是在何方?这样的集天地华彩出众卓绝的两个人,命总不能就此戛然而止。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咔咔”数声震天动地的巨响,“轰轰”数声震耳欲聋如天雷轰顶的震动,坚固的牢笼斗室从第一次撕裂后,紧接着,成板块撞轰然碎裂,然后,真如谢芳华所料,从头顶上悉数砸下来。

“原来真的是芳华小姐!三更半夜,不在忠勇侯府待着,你如何会在这里?”秦钰上下打量她,衣裙华丽,尾曳在地,坐在荒山野岭的石头上,丝毫没有易容伪装,却容色镇定坦然,天下还真找不出哪个女子能如她这般。

玉灼又喊了两声,还是无人应答,他奇怪,扔了马鞭,下了车,向那辆车走去。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谢芳华看着他,燕亭他们又来?做什么?

李沐清、谢墨含等人来到,看到里面的情形,也都齐齐愣了。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燕亭立即爬下身子,脑袋凑近灶膛,深吸一口气,又使劲吐出。

二人来到小厨房,林七从里面跑了出来,“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要下厨啊?”

刘侧妃以及惊叫,一下子从英亲王妃身后窜上前,一把拽住谢芳华的胳膊,“小王妃,你刚刚说什么?”

谢芳华拂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把脉探出,她怀孕不足月,所以没被发现而已。”话落,见刘侧妃依旧不敢置信,她又道,“若是侧妃你信不过我,可以再请大夫来。”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咱们出去说”英亲王妃握住谢芳华的手,走出房门。

“你能救?”秦倾板着脸道。

bsp;??宋方闻言也附和,“是啊,你胡乱揽什么事情?我们回下榻之处休息一下,明日清早还要赶路回京呢。”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燕岚虽然想跟去,闻言也觉得有理,只能住了口。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那人一挥手,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谢芳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与侍画、侍墨等人跟在其后,一起上山。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好嘞!”郑孝扬连连点头。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br />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死了?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顿时上前,“小王爷小王妃。”

那将士立即住了嘴,连忙也请李沐清进军营。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秦钰伸手摸了摸,“的确。”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谢伊也跟着翻看。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秦铮看了管家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右相府的车轱辘碾碎了情人花”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刘侧妃和卢雪莹碰到门口,对看一眼,都不解地摇摇头,一同走了进来,当看到门口惨死的翠荷,齐齐吓了一跳,刘侧妃更是惊呼出声,卢雪莹毕竟有些骑射功夫,底子好些,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没向刘侧妃一样惊呼出声,伸手扶住了刘侧妃。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英亲王话音一顿,看向英亲王妃,“皇上来了”

秦钰挥手准了,立即安排替补之人补上了空缺。

秦钰轻哼,“朕何时敢小看谢氏暗探更不敢小看你。”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没必要吧,我带一个小太监做什么,太不方便。”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题外话------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对,用我们的。”二人齐齐点头。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右相不再回答,已经没了气息。

管家闻言抬起头,见已经死在桌案前的右相,顿时骇然地爬到他身边,“相爷,相爷……”

谢芳华看着她。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这就是情了吧一直她不了解的情爱,却能将人心演变到这种如斯的地步

谢墨含微微垂下头,每次听人提到他娘,他都免不了要伤感一回。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谢芳华见秦铮要罢手,对他低声说,“画眉呢?”

秦铮脚步顿住,看着她明媚的脸,似乎早先他所见的模糊和素淡都是一场幻觉,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问,“怎么跑来了这里坐着?”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的确身体不适,不便进宫,推了吧。”

秦铮蹙眉。

上首的主席设了一排椅子,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端坐在主位,来观礼的忠勇侯崔允谢墨含三人并排在二人旁边设了偏坐。

这等大婚盛景,除了害怕见到太子不敢再掺和热闹以免受不住的永康侯外,其余人都来了。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对天地拜下。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秦铮

那挟持秦倾等人的人也只能住了手,其中一人身上已经挂了伤,对谢芳华看来,冷硬地道,“你若是不交出人,那五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交出来的。”话落,他不惧秦钰,对他强硬地道,“四皇子,我家主子是为你做事情,你不能置他于不顾。”

四皇子比她想象的更为深不可测。

谢芳华从头上拔出一根簪子,顷刻间对着那人的手腕扔了过去。

谢芳华整个身子颤了起来,“是我太笨,若非你有前世的记忆,如何会在那么小就等着我从无名山回来,对我说念了我八年,若非……”

谢芳华猛地打开他的手,“我脑子清楚明白得很。”

“我是可以安慰自己,说明这样你心里只在乎我吗”秦铮看着她,口气软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前世没有娶李如碧,除了你,我谁也没娶,至于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我娶了李如碧,我如今也不能去查证什么原因,毕竟,师傅已为此事而死,我不可能再请他动用一次逆天改命之事了。”

秦铮不语。

秦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顺势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她纤细的身子,软了声音道,“上一世,一步错,步步错,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而南秦江山只需要几年,却不成想,最后,我不但没有挽回南秦江山败势,还弄丢了你。所以,我悔了,师傅逆天改命,我对他说,只要能换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哪怕南秦江山倾覆。师傅最终用抹平你对我的记忆和他的性命,逆天改命,重写了你的命盘。”

秦铮又道,“因为是逆天改命,一切有诸多不可抗力,师傅再不能预算出南秦的命运,更不能预算出你我的最终命运。所以,我知道你前去无名山,才想你出了侯府不做千金小姐也好,免得步前世后尘,养在深闺,不喑世事。但是你刚去无名山后,我就后悔了。万一你回不来怎么办等你回京的那八年里,你可以想象我等得有多辛苦八年,无数个日夜,我一大半时间都在后悔,悔不该当初不拦你,我想去铲平无名山找回你,奈何**年纪,哪有能力铲除无名山需要慢慢筹谋。”

谢芳华静静地听着。

“他从皇宫出来,就跟随谢世子来了忠勇侯府是不是?”永康侯再问。

谢墨含见他对谢芳华步步紧逼着追问,有些不悦地接话道,“不错,燕亭兄身体不适,不想在皇宫里待,也不想回府,我便邀请他来了忠勇侯府。”

永康侯霍然转头看着谢墨含,怒道,“既然是你邀请他来了忠勇侯府,为何不将他平安送回永康侯府,而撺掇他离家出走?谢墨含,你安的是什么心?”

永康侯见谢芳华句句贬低永康侯府侮辱永康侯府,终于再沉不住怒意,喝道,“谢芳华,你当你是谁?就算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过是个病秧子,活了今日没明日,我们永康侯府更是看不上你。你想嫁?我们永康侯府的大门也不会为你开着。”

“谢芳华,你就这么打发了我?没门!”永康侯半生里,从来没有如今日一般被谢芳华言语攻击得下不来台,面色难堪且心里动怒。

永康侯脚步一顿,又重重踏步离开,转眼便消失了身影。

谢墨含伸手接过,想着谢芳华早先说的那些话,将永康侯气得有气发不出的样子,怎么也忍不住地好笑。

“我好好梳的头发都被你打乱了!”谢芳华嗔了谢墨含一眼,爱打人脑袋这个毛病从小到大,他怎么也不改改?

谢墨含一噎,英亲王和王妃还没下马车,但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能听不见秦铮的话?他有些为难地咳嗽了一声,“改口太早了吧?还不到时候!”

谢墨含顿时没了话反驳,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墨含见他擦着他身边走过,暗暗捏了一把汗。虽然一早就知道英亲王和秦铮父子不和,秦铮和秦浩兄弟不和,但到底是在外人面前对上的时候少。看来今日秦铮真是喝多了。想到此,他看了谢芳华一眼,又想到也许不是喝多了,而是秦铮本来今日就心情不好。早上来府里就看出来了。往日里心思难测的人,今日的情绪都罕见地摆在了脸上。

谢墨含看着英亲王,以他通透的心思,自然是将事情在短短交谈中了解了个大概。但是他聪明,所以,仿佛没看到英亲王的脸色,温和地笑着请他进府。

谢墨含向前方看了一眼,那三人已经走出很远,秦铮走在前面,英亲王妃和谢芳华携手走在他身后几步远。能感觉到英亲王妃是真的喜欢他妹妹,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你看着人可别看再如早先那个无声消失的无忘一样给看丢了!”皇帝怒哼道。

林太妃感慨,“没想到法佛寺竟然内部也有这么多的规制。”

------题外话------

...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燕岚闻言立即上前,凑近谢芳华问,“我娘肚子里的孩子如今七个月了,还有三个月就生了,凭你的医术,能看出是男是女吧?”

谢芳华点头,“不出所料的话,从皇上驾崩算起,一月后,定然会登基。”

言宸上下打量她,“还以为这些日子你会气色极差,未曾好好将养,没想到气色比我预料的好。”

“你们二人不是去了南山坡,找到那个人了吗?她不给解?”谢云澜看着谢芳华,“她与李沐清有何仇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