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魔宠妻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54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78章:一馈十起

彼岸孟婆 85546

有两个侍卫,便想要带着那个女人到上官云端的面前。

那个为首的太监急急地说道。

那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了。

皇后也是每天一大早的就来看看上官云端,也养成了习惯了。

为了他,更是为了絮儿,如今太上皇并没有追究他的事情,而绝王应该还不知道是絮儿给上官云端下的毒,所以,他要快点离开。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但是她却等了凤阑绝五年,而且,她说,凤阑绝答应了她,很快就会回去?

而他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欣喜与感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回答蓝岚,看来,他刚刚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好了,好了,原本只是轻松娱乐的事情,何必弄的这般的沉重,岚儿这赌注也的确不太合适,不如换一个轻松点的吧。”皇上看到凤阑绝那直接可以杀人的目光,惊滞,连连的开口圆场。

他提出的这个办法,的确是最公平的,一本刚刚印出来的书,除了写这书的主人,没有其它的人看过。

只是,他们都很怀疑王妃翻动的那么快,真的能够记住吗?

那侍卫便快速的将手中的书信递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快速的打开,随即一张脸瞬间的阴沉。

“皇上,绝王不是正在筹集银子吗?不知道进展的如何了?”丞相的眉头微微一蹙,略略思索了一下,再次沉声说道,说话间,一双眸子,转向了凤阑绝。

虽然用南宫雪引开了那个男人的注意,但是上官云端却也猜到,他只怕不会完全的相信,或者会让人暗中监视南宫府中的一切出入的人。

“谋反?”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皇上这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这消息,呵呵。”

在看到丞相夫人没有丝毫的欣喜,反而只有惊愕与慌乱,甚至那明显的害怕时,上官云端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冷笑,果真是他。

凤阑绝不放心她,所以,特意把隐留下来照顾她。

她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着几分冷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还是,王妃怕输,不敢跟本公主比?”

那些大臣,对上她的眸子,都纷纷的垂下眸子,脸上都多多少少的隐过愧疚。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恭喜绝王。”夜无痕直接的走到了凤阑绝的面前,沉声说道,一句恭喜,便也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只是,他却没有等秦思柔说一句感激的话,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凤忆希原本缓慢的脚步,在听到蓝岚的话时,便停住了,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前面不远的蓝魅辰,疑惑中,却有着一丝下意识的防备。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夜无痕与叶寒正向着这边走来。

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摇了摇,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喃喃低语道,“清儿……”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房间内其它的几个女人看到夜无痕的表情,听到他的话时,却是纷纷的惊住,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夜无痕。

这个傻子就更不可能会有了。

而且,刚刚皇上说,她喝了那剩下的茶,他记得,那种毒是没有解药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阴阳结合,就算是血凝也解不了那毒。

此刻等在将军府个,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突然感觉到心猛然的揪起,硬生生的痛着。

“可能吗?那绝王是真心喜欢小姐的吗?这件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呢。”李妈有些恍惚地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她就生怕绝王不是真心对小姐,生怕小姐去了凤月国会受苦。

“不,爹爹要把它交给绝王,让绝王给你戴上。”上官傲天却是一脸坚持的回绝了她。他要确认一下,绝王是不真的爱着云儿。

“没事,走吧。”上官凌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关。

“现在关键不是你相不相信她的问题,而是你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你不做,怎么知道不可能?”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有些郁闷地说道。

皇上也是不由的愣住,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二皇子。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他毕竟不懂的医术,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叶寒的。

“重色轻友。”叶寒十分的不满,愤愤的说道。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而就算真的有人来抢,也要看她会不会跟人走呀,他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秦思柔的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不知道是太紧张了,或者是心太痛的,只是,上官云端发现,她捂着的其实不是胸口,而在胸口略略偏下,难不成是胃痛?或者是肚子痛?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我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一定会恨我,但是我当时却不能不那么做,他若是真的爱你,心甘情愿的碰你,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被逼的,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碰了你,一定会恨透了你,恨你一辈子的,所以,我那时也是想帮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第二天还是向老夫人假报,说他碰了你。”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小晚,你?”那个男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特别是在对上二夫人一脸的愤恨时,身子更是愈加的绷紧。

“主子,那个女人,书秋已经全部查清楚了,她是上官傲天的女儿,就是夜阑国众所皆知的那个傻子,不过,现在好像不傻了,应该是被天下第一神医医好了,而且,传言以前的她丑陋不堪,但是现在似乎也变的好看了。”书秋恭敬的禀报着她查到的一切。

到了最后一张画像。

若是再这样下去,云儿身体怎么承受的了呀。

只是,不知道叶寒有没有查出她徦怀孕的原因?所以,她还要找个机会跟叶寒单独的谈一下。

“这。”皇上再次一脸为难的开口……

“是。”外面几个丫头都纷纷恭敬的应着。有两个丫头向前扶着南宫雪。出了院子……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可见那个想要阻拦她的人,真是费尽心机,也或者,要阻拦她的并不止一个人。

她刚刚说这些话,更能引起她的共鸣。

因为,凤阑绝只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后,一双眸子便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脚步微迈,向着上官云端的方向走了过来,而刚刚因看到蓝岚而微蹙的眉头,也瞬间的展开,脸上更是绽开满满的轻笑。

“这?”那侍卫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虽然有些松动,只是,双眸望向其它的侍卫时,还有些担心。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

“母后,我想借这个机会,进太上皇的寝宫去看一下,或者能够发现点什么。”

但是太上皇就不一样了,现在太上皇已经在那人的手中,而且一旦那人的目的达到了,太上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她此刻就算仍就是一脸的雀斑,但是也不至于会把他惊成这样吧?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素容,隐,你们两个不用跟着我们了。”凤阑绝看到她那一脸的陶醉,脸上也微微的淡开了几丝轻笑,然后望向一边的素容跟隐,低声说道。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心中不由的暗暗一惊,没有想到,在这密室中,竟然也会被人偷袭。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只不过,既然发现了他的反应有着些许的异常,就可以让人暗中多注意他。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此刻正坐在大厅中,不过,他们不是坐在主位上,坐在主位上的,是刑部的尚书大人。

“我只奉命带上官小姐去大殿。”那宫女直接的回绝了她的问题。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不去,独独她不能不去。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而对上她眸子中的绝裂时,老夫人更是暗暗的心惊,当年,的确是她逼死的鸾儿的,她一定都瞒着傲儿的,当然,她就知道就算傲儿知道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毕竟她是他的娘亲,但是上官云端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是真的让她害怕。

随后,凤阑绝与上官云端一行人便又回到了将军府,而夜无痕便吩咐人去找寻依琴与流萧。

“南宫公子,是我让皇兄陪我来的,我在凤月国的时候,便听闻南宫家的两位小姐才貌双全,仰慕很久了,所以今天特意来见识一下两位小姐的风采。”凤忆希连连抢着说道。

“雪儿,燕儿,快给绝王请安。”两人一迈进房间,南宫雄便吩咐道……

微愣……这双眼睛!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上官云端本就是聪明之人,自然也猜出了夜无痕的心思,心中也微微的一动,或者,以前夜无痕对她是厌恶了,从而写了那封休书。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还不给本王动手。”这次不等众人开口,夜无痕便狠声下了命令,不给任何人留半点的余地。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

上官云端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双眸子望向蓝岚时,却隐过几分冷笑,这个女人只怕是输不起,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想要干扰她吧。

“慢着。”不过,凤阑绝却已经早她一步开口,“皇上不问事由,就要这么杀了那宫女吗?”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了那些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今天竟然还让她当众出丑。

丞相事先也注意了这一面,所以翻动了这一面时,也是微愣了一下,眸子深处却更多了几分惊讶。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若是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倒也就算了,可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呀,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呀?

“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牺牲品,女人也不是附属品,每个女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主见,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女人不是注定要为男人而活,而是要为自己而活,只有这样,我们女人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

“无防,就算她现在不傻了,也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草包,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她进了城,也别想嫁给绝王。”那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字一字更是带着满满的恨意。

“这样的小姐好美呀。”月儿望着镜子中的上官云端,一脸开心地说道。

但是这一次可是不同了,这一次可是最为优秀的绝王,而更重要的是这次小姐应该是自己愿意的,既然是小姐自己愿意的,为何还要这么做,这一次她就真的有些不能理解了。

“主子,我去通知流萧过来。”依琴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说道,既然主子要嫁了,她与流萧肯定也要跟着去凤月国。

上官云端此刻并没有望向她这边,所以也没有发觉。

只是,上官云端将快速的将手中的茶杯向着她的头上狠狠的砸去,身子也快速的跃起,直直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到底想怎么样?”上官云端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望向她,沉声问道,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能慌。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而且,太上皇说出这话的语气,听着似乎是否定,但是却有带着更多肯定的向望,或者是渴望,她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是,这不是雪凝,这只是一种香料,味道与雪凝极为相似的香料。”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撇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道,那声音低的几乎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那种情况下,不会再有人怀疑到这上面的,皇上都快要被气疯了,根本就想不到那么多,而李贵妃诬陷我不成,便会急着抓一个垫背的,皇后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以皇后与李贵妃水火不容的程度,那种情况下,只怕狠不得撕打起来了,怎么会怀疑到这上面来。”上官云端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的解释道。

“很得意?恩?”听到她的解释,凤阑绝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也清楚她的能力与她的聪明,不可能冒失的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担心,忍不住的生气。

“其实他当时看到我的样子几乎吓个半死,恶心的要死,根本就不可能会做什么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刻意的强调着她此刻的样子,怎么着,这个男人,总应该有点反应吧。

她似乎也太过自做多情了吧?

凤阑绝说话间,便坐在了上官云端上方的位子上,而且并没有去看上官云端。

只是,那腰围,那胸围竟然丝毫不差。

而,他也的确想直接的选了她,因为,他的目标本来就只有她,其它的人,就算再美丽,就算再有惊世的才华,在他的眼里,也激不起半点的波澜。

上官云端都不忍看了。

其它的女人也都是一脸的暗喜,太好了,那个傻女人肯定接不上来,肯定会出丑了。

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痴傻的样子,心中暗笑,这个傻子,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上官云端的身边微微一僵,心底深处似乎有着什么突然的被挑动了一下,隐隐的有些轻颤。他竟然这般的纵容她,不管出了什么事,都由他罩着!

侍卫李勇就在院子外面,奉凤阑绝的命令保护上官云端。

但是,若是王妃知道有人偷国库,那不是应该让人去阻值吗?怎么反而要让那些人把银子运出去后,再,再偷偷的转移,王妃这,这岂不是。

迎亲的队伍便慢慢的向着王府行去,而皇后等人也随后跟着,皇上与二皇子两人自然也在其中。

“三,夫妻对拜。”随着司仪的声响,凤阑绝拉着她,缓缓的对拜,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幸福。

十杯下去,所有的人都倒了下去,只剩下凤阑绝还是清醒的。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不会就这么放过她,轻饶了她,等到找到她,他一定会……此刻,正在忙着搬银子的上官云端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竟然一下子就折断了霜儿的手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