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魔宠妻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54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3章:千言万语

彼岸孟婆 85546

老天,竟然有六种增加内劲的灵果。这九州大地比前世神奇的多。

脑海中却浮现飞溅的鲜血、一具具尸体的噩梦场景,低头看看母亲。

诸葛元洪也眼睛放光,赞道:“青山他百夫长争夺时,也是这枪法。不过……那时候,根本没有这股生生不息的完美意境。每一枪的势都相连,一旦第一枪破不开,面对青山连绵不绝的枪影,将会陷入无法挣扎的境地!”

滕青山经历太多了!

若不是前世天地灵气太少,前世的宗师们成就怕要更高。

“青山大哥,等到了二十一那天,咱们可就是师兄弟啦。”诸葛云笑嘻嘻说道,“嗯,我先在这提前喊一声,四师兄!”

赤鳞兽瞬间辨认出那个人类,就是它心底最想杀的一个人类!

一道银『色』闪电,刺向那庞大的红光!

浪费啊!

关绿皱眉道:“赤鳞兽褪下的鳞甲,特别大,足以制作不少件战甲!而且,每一件战甲,要比一般重甲轻,而且防御要更强。对这‘黑『色』鳞甲’,咱们还是重视好。”

轮回枪枪头立即产生一股强烈反弹劲,猛烈砸向司马庆那抓来的右手。

嗤!

不少人暗暗记住了‘王陨’这个名字,从今天起,王陨的大名就会迅速地传播开。

“赤鳞兽!”滕青山脸『色』一变。

而滕青山他们跃起的五人,此刻也落下来。就在他们落下,无法借力的过程中。

赤鳞兽这庞然大物这一扑,将五大高手都扑地震飞出去。其中招到利爪攻击的冀鸿统领和白长老更惨,冀鸿手中长刀震飞了,右臂更是被绞成碎块,鲜血飞溅。而白长老的一条左腿也被抓地断裂开。

这被扑飞的五人中,滕青山、银发老者、黑长老都是有所准备,借着反震力完全能飞到岩浆湖岸上。可是白长老和冀鸿就惨了,他们是重伤,倒着飞向岸边方向。仅仅飞了不远,就要往下坠。

滕青山猛地一转身,面朝黑『色』大石头方向。随即笑着猛地挥舞起轮回枪,直接朝下方的岩浆就是一砸!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而硕大头颅靠在黑『色』大石上的赤鳞兽,赤红的瞳孔盯着滕青山,陡然,瞳孔中掠过一丝戏谑的眼神。赤鳞兽那白森森牙齿之间,一道长长的红『色』幻影窜出,仿佛闪电,瞬间划过那一颗黑火灵果!

“这个赤鳞兽,是故意的!”滕青山有着一丝恼意,“它之前扑飞我们五人的时候,完全有足够时间,吃掉黑火灵果。可是它没有!它故意等我过来,让我感觉有希望得到黑火灵果,然后突然吃掉黑火灵果!”

银发老者刚挡下这一枪便感觉到这一枪中蕴含的奇特螺旋劲道,仿佛要将手中的战刀给卷飞,银发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这和这小子浪费时间!速战速决!”只听得一连窜的刺眼刀光亮起!

“大家往前冲啊,抢黑火灵果!”

滕青山手中轮回枪一拨,随即借力整个人跃起,连抓两下岩石,而后踩了一名青湖岛高手肩膀,就窜进了洞『穴』。

原本蠢蠢欲动疯狂的武者们,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气,疯狂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了。第六十四章 杀死他们!

这种知道秘密的人,死了,才是最好的保密办法。

一百度的热气,对滕青山可怕的身体而言,算不了什么。

所以,就慢下来。

一路下滑,气温不断的提升,硫磺炽热气息越加浓。

不过当落地时,杜洪直接矮身,同时贴地一滚,总算卸去了冲击力。

滕青山点头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发现黑火灵果生长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确是炽热的很。”岩浆流所在处,当然热的要命。

“哈哈,青山,这次你做的好!”冀鸿高兴地一拍滕青山肩膀,“只要解决那个逃掉的人,那这消息就咱们归元宗知道!到时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就是咱们的掌中之物!”

“师叔祖!无血明白,那个燕铁的刀法,的确厉害。我输得是心服口服!不过……”冯无血看着远处,那个穿着短衫赤脚的冷漠青年,坚定说道,“三年!三年之内,我一定会超过他!”

肌肉、筋膜、骨头,甚至于连气血流动,滕青山都能控制。

只见空旷场地上,司马峰剑意愈加的狂猛,整个人也不复之前的冷静,而是变得有些狂躁,脸『色』都开始涨红起来。

司马峰本身移动速度不算快,只见滕青山脚下灵活,围着司马峰肆意地施展着枪法。滕青山的‘火中取栗’就好像一条毒蛇咬人,而‘火上浇油’那会瞬间爆发威力的枪头,就是一头毒龙。

人群消散,各回各处。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看着这个燕铁,经过此次一战,燕铁的名字会很快传遍天下。如果这时,谁能击败燕铁,那将压燕铁一头。不过刚才见识过燕铁和冯无血可怕的实力,他们都不敢挑战。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理由就是——金家庄,距离它的住处近!

……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都统,你看到那怪物了?”杜洪笑着道。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滕青山的听力,那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那大金庄,连续有人无缘无故消失,现在又有武者过去?难道有人查到原因了?”滕青山对那个可怜的大金庄,还是心存一丝好奇疑『惑』的。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那些武者,最喜欢参加这些奇怪的事。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嗯。”朱崇石点点头,“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俩退下休息吧。”

原以为,自己实力够强。

“宗主……”那灰袍男子忽然有些忐忑,也有些激动地说道,“滕青山他不足二十岁,现在能击败孟田!绝对是《地榜》实力,你说,他能不能达到先天?”

“这位金族长说的对,咱们一个个都分散开,好互相照应,也可以让那怪物无处可逃。”有人喊道,也有人高声响应。

“竟然会开门?而且开门声音这么小,如果不是我段侯,换一个一流武者,怕都听不见。”段侯也吃惊,“传说那妖兽已经和人一样会思考,果然不假。”段侯已经将怪物认定为妖兽。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滕青山趁势便是一划,欲要将孟田胸膛给划开。可那孟田也知道自己处于生死时刻,在左臂被刺入的瞬间,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飞速的逃逸。他虽然逃的快,可依旧被滕青山的轮回枪划断了左臂,同时在胸口上留下一道伤口。

呼!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地榜》六十一位!”一群人赞叹了起来。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锵!

朱崇石笑着摇头:“这点温度算什么?在海外一些岛屿上,比这更热的,我都受过。青山兄弟,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估计今天晚上,咱们就能过了徐阳郡地界,进入楚郡了。等到明天傍晚,就到地方了。”

“客官,各位客官,里面请!”看到外面出现一个大商队,顿时涌出三个店小二,热情地帮忙。

二十名黑甲军军士统一的转头看过来,冷漠看着那人。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滕青山冷笑道:“别想着灭口,我如果想逃,你这些人,根本拦不住我!识相的,乖乖让路,让我等离开,否则……哼,我黑甲军大军压来,将踏平你们帮派。”滕青山每一句话都蕴含内劲爆发。

“受死!”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大当家心底一哆嗦,连道:“不,不,我让我二弟回去取!”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滕青山笑着拱手道:“杨城主,刘三老哥,今天时间紧,等下次,我定好好招待二位。那我就先走了!”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门外传来声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诸葛青从小在归元宗长大,她陪青雨一起,青雨在归元宗,肯定能很快认识一群朋友的。自己也不必太『操』心了。第三十九章 远行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六月十二,就要招收新人,所以过几天,就要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了。青虎大哥,我可是很担心你啊。”诸葛云揶揄笑道,滕青虎却是自信十足,“少宗主,过几天,比试开始,你看着就是!”

一步步来,每一次都只做一个行业,当在一个行业里面成功后,才会进入新的行业。

诸葛元洪的智慧,九州大地上谁不知道?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

“咻!”一道响箭升空。

滕青山暗自一惊。

战马飞奔,清晨出发,待到太阳刺眼时,滕青山他们已经出了华丰城区域,进入宜城境内。

就在这时——“我们回来啦!开门,开门!”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看守的两名族人一怔,连仔细朝外面看去,此刻战马已经快冲到大门前了:“这是……啊,是青虎,还有青山!快,去开门。”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青山,吃!”袁兰连朝滕青山碗里夹菜,“娘,够了,够了。”滕青山看看母亲,又看向一旁父亲,以及那乖巧的妹妹,心中一阵暖流。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毕竟年轻人,潜力更大。

“以表哥实力,应该接近一流武者。”滕青山暗道。

如果不让表哥练习《莽牛大力诀》,想内家拳达到‘宗师境界’,恐怕再给滕青虎二十年,都不一定成。这宗师境界太难。

“吱呀!”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滕青山,你干什么。”白崎喝道。

他上身衣服也被他撕裂,只见他的左臂此刻也变得乌黑、膨胀。

只见被割开处,流出的鲜血,都是红『色』的。

白崎竟然低头呜呜哭了起来,许久,他猛地抬头,眼眸中闪过疯狂的狠光。

所有的黑甲军军士们都处于忙碌中,滕青山他们几人也疲累的很。

“滚出去,滚出去!”很快就看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狼狈跑出来,这老者一出来见到滕青山四人,便立即拱手:“四位大人。”

“统领大人。”滕青山等四人躬身。

滕青山、田单二人远远吊在后面。

“你和我都不说,谁也不知道。”田单低笑道,“其实看到那白崎,有这一天,你老哥我心里痛快啊!哈哈,过去看他作威作福,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嘿嘿,自作孽,可怪不得别人。”

胡童在矿区里,额头满是汗珠,脑子里『乱』糟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