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霞光里的伤 > 第74章:人心惶惶

第74章:人心惶惶

霞光里的伤 | 作者:卯木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02

“尹姐姐,”身畔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声音里带着一丝淡不可察的怜惜:“夜半更深,还是早些睡下吧!”

谢明曦无声轻叹,伸手轻拍尹潇潇的胳膊:“你别担心。你爹和闽王,都会平安无事的。”

谢明曦并未理会盛鸿,张口便问谢钧:“穆大人今日在席间骤然发难,到底是为了何缘故?”

盛鸿对扶玉颇为熟悉。三年同窗,扶玉风雨无阻地跟在谢明曦身边。

然后笑着介绍:“穿红衣的是我二姐,闺名若兰。穿粉衣的是三堂姐,闺名若梅。”

谢明曦也无法不动容。

霖哥儿和阿萝实在太小了,便未抱进灵堂里,穿着孝服,被各自安置椒房殿的厢房里。

“喜欢一个人,便该事事为她着想。往日是我唐突,以后我自会留心。”

“玉乔,你去一趟顾府,替哀家传口谕。命顾夫人明日进宫觐见。”

“求公主殿下,给奴婢一条生路。”

杨夫子不知顾山长隐晦难言的心思,又夸赞起了谢明曦:“谢明曦年纪不大,行事却颇为老练周全。今日她特意送我回江家,还带了几个身高力壮身手过人的侍卫。若是江家人敢动手,定会被狠狠教训一顿。”

李湘如今日心情起伏不定,此时也豁出去了,挺直腰杆走进学舍,颇为气势地坐到了谢明曦身后的位置。

谢明曦呵呵一笑:“父亲不认谢云曦,我这个做女儿的,总不能忤逆不孝,只得听父亲的了。”

……

很快,淮南王父子被抬了进来。

倒霉的太医,又被召进了移清殿。

比起只剩一口气的丁主事父子,淮南王父子的情形要好得多了。一个是激动悲恸过度昏厥,一个是吐了心头血。

……盛鸿咧着嘴角,目中似闪出熠熠光芒,又重复说了一句:“明曦,我们有女儿了。”

盛鸿一想也对,立刻将这点小小失落抛诸脑后,低声笑道:“明曦,不瞒你说。昨晚阿萝出生啼哭的那一刻,我不争气的偷偷掉了两滴眼泪。”

男子不宜进内室,陆迟便在外间坐着。

两人同住宫中,几个月来却未见过一面。

师父来了!

顾山长略一挑眉,意味深长地问道:“七皇子殿下不想早点回宫吗?”

周氏松口气,忙笑道:“是是是,有太后娘娘在,皇上岂能薄待俞家。”

赵嬷嬷见势不妙,立刻拦下盛怒不已的永宁郡主:“郡主!郡主!请息怒!请听老奴一言!”

今日是陆家嫡曾长孙陆天佑的洗三礼,陆迟邀了一众同窗及同年新科进士入府饮酒。李默赵奇陈湛等人都去了,盛鸿也在被邀之列。

不,绝不可能!他是谢家长子,是她嫡亲的兄长。就算不念兄妹之情,她身为未来的七皇子妃,也得顾及谢家名声,绝不敢对他做什么。

是徐氏闻讯赶来。

谢钧气得满脸铁青,谢老太爷面色也没好到哪儿去。

天子有意封她为女将,奈何群臣皆反对。尹大将军身为武将之首,他的态度截然转变,才使得此事顺遂了许多。

只不过,谢明曦做了三年舍长,威信愈浓。一个眼神过来,颜蓁蓁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心虚……只有一点点而已!

真是老骚包!

“莲池书院里俱是天赋出众的学生,你想保持头名,绝不是易事。”

丁姨娘动辄哭泣抹泪,毫无主母风范,根本不是永宁郡主对手。希望亲爹后母厉害些,能一举压制住永宁郡主的气焰!李太皇太后身着寿衣,躺在厚重冰冷的棺木里。

身为夫子,便该尽心教导所有的学生。

永宁郡主深呼吸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道:“谢钧!那两个通房丫鬟是怎么回事?你要纳通房,为何不和我商议?你别忘了,我才是谢家主母!”

片刻后,胭脂进来了,低头恭声:“启禀四皇子妃,谢姑娘这些时日一直反胃作呕,葵水也迟了十余日。奴婢斗胆前来回禀,恳请四皇子妃让太医给姑娘瞧上一瞧。”

谢云曦竟也有喜了?

当日算计谢云曦进四皇子府,一来是为了膈应谢明曦,二来便是为了子嗣。一年多来,谢云曦连个声响都没有,李湘如不是不懊悔走了这一步臭棋。

永宁郡主咳嗽一声,打断谢云曦:“你也累了,先上马车歇着。我在这儿等明娘。”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然后,就这么离去。

谢明曦适时张口笑道:“那我可得先谢过皇嫂了。”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枉她处处抬举,萧语晗却缩着头做人,半点出风头和谢明曦争权的意思都没有。

至少,表面上无人敢嚼舌了。

孙氏满面赤红地稳住身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俞太后并未赐座,冷然道:“谢大公子,京城有些不中听的流言,事涉你和皇后。哀家下口谕,令你们夫妇归京进宫。今日当着皇后的面,哀家亲口问你。你如实道来,不得有半字隐瞒。”

盛锦月:“……”

“谢云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