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扮男装纵横天下 > 第24章:久假不归

许久后,史战睁开眼睛,对着秦羽二人说道:“秦羽大人,侯费大人,根据我刚才的确定,现在我主人所在的位置,就在极北的一个星域‘南山星域’北部的几大星系中。”

“大哥他怎么还没出现?”侯费不停地四处看着,脸上满是焦急,而在他身旁的史战却是出声劝说道:“侯费大人,秦羽大人肯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秦羽大人能够让我们进来,他也肯定随时可以进来。”

待得清醒过来,侯费一看场上局势便怒了:“这青护卫怎么回事,竟然仗着防御无敌,丝毫不防守,反而追着我大哥打。”

“外族人,鉴于你拥有下品防御神器战衣,先警告你,不得使用下品防御神器战衣,否则……你将被直接杀死。”

“从外面看,你可以透过清心风看到内部,但是一旦进入内部,就仿佛陷入一个小天地中一样,根本看不到外部。”大猿皇仔细道。

“传承禁地?”秦羽看着牛魔皇。

至于澜风?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大笑声忽然从这人影中传出来,顿时无尽的紫『色』流沙都震『荡』起来,随后以这人影为中心为漩涡旋转了起来,这人影坐于紫『色』流沙的最顶端。

前些日子在姜澜界中又苦修了半月,对‘破空指’以及‘域’的领悟又有了精进后,秦羽便出了姜澜界,开始朝妖界出发。

敖无虚点了点头,便走到了远处一处草地上盘膝坐下不再理秦羽了。

“神界毒虫果真如此厉害?”秦羽惊讶道。

“神界毒虫也是分级别的,有的毒虫厉害,有的毒虫毒『性』弱,神界毒虫即使死,牙齿尾刺等一些部位还有着剧毒,一旦中了……逆央不过是一个仙帝而已,怎么可能不死?”屋蓝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屋蓝先生,我会尽力修炼的。”秦羽点头。

“的确是该自豪,你龙族会永远记住你敖方的大名的,两个儿子都这么变态。”青帝也笑了。

秦羽想想都感到震惊,不愧是变异超级神兽。

秦羽心意一动,便让也瞿和屋蓝二人妖识逸出了姜澜界外。

随后四道红光再次变为三道红光。

禹皇心在发颤。

敖无虚脸上依旧很冷峻:“没什么,我当初说禹皇比较难杀,以为这次可以杀死二十七个,没想到还被多跑了一个。”说完,敖无虚脸上还有着一抹遗憾,似乎对自己的战绩很不满意。

“这个敖无虚,和龙皇以及龙族都有隔阂,好像和他的亲兄弟感情不错。”秦羽感受得出来,敖无虚对敖无名不同的态度。

八级妖帝的妖识,绝对可以覆盖一个星系的范围。

秦羽不由错愕。

“属下陨铭,拜见主人。”这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五级妖帝。

这四名妖帝本体都是神兽,其中唯有陨铭是上级神兽,其他三人有中级神兽,也有下级神兽……至于另外三大妖帝,秦羽倒是看不透了。

木延仙帝心中有些怅然,至于知白,却没有怎么在意,不就是烧掉一个星球呢?茫茫仙魔妖界,星球数目不计其数,烧掉一颗又算什么?

神器战衣是神器,姜澜界也是神器。禹皇能够破吗?

“只要有人破开这绿『色』颗粒,我就赐予他一柄神器。”禹皇的命令犹在耳边,神器虽然珍贵,可是这些有着绝技的仙帝们却是彼此相视无奈。

禹皇怒极而笑:“礁黄星,亿万修炼者?对,是亿万修炼者,我杀了他们,你又能如何?难道要报仇,就你只会藏匿逃命的那点胆子,还报仇,哈哈……”

五十年,八十年,一百年……

锁元炼火阵一直维持着,那布置大阵的十六位仙帝也在太空中盘膝坐着,幸亏只是维持大阵不需要多少能量,但是这十六位仙帝还是够累的。

禹皇点头道:“对,我想方设法都破不开,只能找你了。”

景皇剑,流景剑。

金『色』圆环随后便融入黑洞中,仿佛圆箍一样箍住了黑洞。

禹皇脸上表情迅速冰冷了下来,笑容完全没了,冰冷的目光盯着秦羽:“秦羽,给你生路你不走,你这是一心求死了?”

知白,木延二人出现在了禹皇的身边。

强自将一口鲜血咽进腹中。

至于神器战衣?

这四个人,就是九级仙帝‘隐帝’林隐,秦羽也有感觉……林隐不如这四人。

禹皇麾下出名的仙帝有十八帝,三十六君,同时还有不少仙帝没多大名声,可是实力也很强悍。

禹皇向青帝要求,让青帝不阻碍杀秦羽,还要青帝在秦羽离开碧波星的时候通知他。当时青帝准备拒绝,可是在一旁的银花姥姥却要求青帝答应。

秦羽在月牙湾又多呆了几天,这几天秦羽也和龙皇、倪皇、青帝、银花姥姥见过几次,其中和龙皇见面次数最多,主要是龙皇主动过来和他谈话。

禹皇脸上满是笑意:“放心,我定不会泄『露』的。”

秦羽有些惊讶,随即笑道:“条件是不错,可万兽谱、『迷』神图卷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你呢?”第六十一章 老朋友们

“晚辈秦羽见过敖前辈。”秦羽当即恭敬道。

这虹光化为了一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下正是秦羽,应青帝前辈之命过来的。”秦羽也很是有礼的说道,在仙魔妖界,秦羽是不想惹人的。可是有些人……秦羽却是必须惹的。

想必是这青帝的左膀右臂,应该知道这事情。

不过秦羽听到青帝的话,倒也赞同起来。那逆央仙帝总说自己运气不好,实际上逆央仙帝得到『迷』神图卷、万兽谱等那么多神器,还运气不好?

了不得的高手?

看到秦羽脸上的疑『惑』之『色』,老太太醒悟了过来,便笑道:“小辈修炼如此之短就有如今的成就,也算是了不得的天才了,怪不得妍儿还向我夸赞你呢。”

秦羽心中惊讶却不紧张,无源之火,岂能长久?

秦羽刚才那句话明显带着戏谑,羽梵仙帝何尝听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