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樱花从未飘落 > 第56章:放诞不羁

任泽宇也是一脸痛苦样,同一个镜头明明不是他的错,可他却要陪着重拍十几二十遍。

“阿末,我真觉得这世间疯了,一个两个都转着蓝弦转,太疯狂了,我怀疑我呆的这是不是地球,天啊,我要回地球。”

“你先出去。”蓝弦死咬着牙。

看到蓝弦失了优,白雪突然心情大好,感觉这才是蓝弦真实的面貌,不过一想到蓝弦的质疑,白雪那张流氓脸居然微笑红,不好意思的说着:

坐在化妆间趁没人时,白雪打开了蓝弦的小包,里面除了几样化妆品外就是一个很精致的小手机。

“刚刚演绎了〈江山美人〉中的前朝公主,我还没有从前朝公主的悲与伤中恢复过来,而《夏雪》是一首有着疗伤效果的情歌,所以今天我想将这首〈夏雪〉献给你、我、他,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相守而不用相思。”

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众人感兴趣的,听到有人问出来。围在蓝弦身边的记者越来越多了。

我怕……你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此时的莫放,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他要给融柳发邮件,他没有害死融柳,没有的……

“一次也不行,你做起来没玩没了的……”

蓝弦一一笑着回应。

虽然现在是初夏,可是在冰水下淋半天那也是会死人的,而且站在冰水里怎么保持那悲伤的表情?

“你呢?和他还好吗?”明明不想问,可是墨云天还是问了出来。

她想要成名,她想要变成那种被人追捧的明星,所以她可以装……

怎么的也说是一个巨星级的人物,可死后居然这般无声,就没有一个人出来替她主持公道吗?她生前的朋友呢?那些爱慕她的商场大享呢?那些公开示爱的官二代呢?还有她的父母呢?

惊呼声,此起彼落,可以想象此时众人是多么的震惊了,能让r&m大boss莫庭,纡尊降贵的亲自下车开门的人,居然是外界盛传,被莫庭给甩了的蓝弦……

电台的记者仗着直播,用力挤到蓝弦面前,问出一个还算比较有修养的问题,这样的问题问的很有水平,但又不会降低了自己的素质。

蓝弦心中怒火中烧,可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闪着满满的期待和信任,一副天真的样子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扬名国际吗?成为比融柳还要红的演员?”

看着蓝弦那没有任何表演成份的笑,莫庭的眼里露出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笑。

妈的,真背!

当星娱通过莫庭的关系,找到人,将罚款减免,把相关拿回来时,蓝弦已经到了美国。

给读者的话:

可是,他们没想到更惊吓的在后面。

如果蓝弦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说:这是一对众的调情,而莫庭做的相当出色。

我三更了,三更了……想不到吧,哈哈哈哈,bs我的都靠右站,哼哼……墨天王到底为什么而来没有人知道,蓝弦更是不知也不会多想了。

当然,看到看秀的那些人惊艳的眼神,蓝弦相信r&m集团有自信的本钱。

死莫庭,臭莫庭。

蓝弦那身衣服,没有任何意外,让莫老爷子一整天都是笑意,看蓝弦也顺眼多了……

“莫庭,你疯了。”用力,可身上的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蓝弦气的失了好脾气。

轰……

沐菲立马停下对蓝弦放狠话的动作,换上一副娇俏可爱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巴巴的看着墨云天。

墨云天低头就看到沐菲一脸花痴样,原本就不喜欢这个整的像融柳却和融柳一点也不像的女人,当下很不客气的道:

虽说没有工作可结,处在半封杀的状态,但是蓝弦还是很尽责的。

“哈哈哈哈,我白雪也有今天。”

“那好,换衣服,我们去买,今天我们要庆功。”蓝弦不给莫庭拒绝的机会,转身就朝房内走去,只留下莫庭一个人莫名其妙。

转了一圈发现自己真的没事做,蓝弦乐的清闲,准备去找白雪打个招呼,她要去采买一些能够正常穿出门有衣服,之前蓝弦那些衣服实在不适合,她要走温婉气质的路线……

“蓝弦,我告诉你,刚刚总监找我上去,说是让我尽快制作你发展的方向,公司会全力支持。”

蓝弦看着莫庭,眼里闪着一抹担忧,她不明白莫老爷子这个时候找她是为了什么……

蓝弦的心里有点不安,也不知在东京那事,莫老爷子是怎么看,认为自己做秀还是什么……

“蓝弦,你都答应了了,就别再矜持了,明天我们就去注册好不好。”

(ps:两个月了,写了一个女人人生中的一个片断,蓝弦的演艺之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本想写到莫庭扑到蓝弦结束的,想想,不能有遗憾呀,所以加了金棕奖和莫老爷子的认可。

还有一点就是越到后面出场,机会越小,因为导演和制片人什么都累了,也审美疲劳了……

王亦诗一句“感激”的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蓝弦的嫉妒,蓝弦身后都有一个莫庭,大手笔的为她出动部队,干吗还要来和他们这些小人物抢一个角色……

蓝弦,明明知道有人害你,为什么要大度的不追究?

今天不仅看到了蓝弦拍那场戏,还发现了蓝弦不为人知的脆弱一面,墨天王心情大好……

可惜如此不专业的演技,怎么能逃的过蓝弦的眼睛,蓝弦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好整以暇的看着蓝弦颤抖的手指而肌肤上不正常的红晕,莫庭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明明只是一个眨眼间的事情,可是蓝弦一个眼神,却让人感觉如同万年间那般漫长……

“雪王牌……”

什么?中石的老总也会出席?好,我会安排好。是,莫总你放心,保定不会出意外,放心,我马上到……”

“哇,王姐姐,你好厉害哦,你居然是是第三个耶,最好的位置哦,好羡慕哦……”林宗儿一席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王亦诗的嫉妒。

蓝弦坐在那里,默默的打着手机游戏,如果你近身看的话,会发现蓝弦玩的是——超级玛丽。

“首长,自从大少爷与蓝弦去看过二少后,二少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许多,二少三餐已恢复正常了,医护人员说二少这个星期还笑了。”汇报的男子一身军装,相当的威严。

蓝弦没有回答,只睁着一双眼疑惑的看着墨云天。

瞬间,墨云天对蓝弦的兴趣加大到了百分之两百。

对于此,蓝弦到是很淡定,墨大神要是知道她的名字才有鬼呢。

白雪听到这样的话沉吟一刻道:“那好吧,我回去和公司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角色。”

看着手中的请柬,一些曾打压蓝弦的人深感不妙,尤其是x导演,他更是颇为担心呀。

吧啦吧啦吧啦……

一着粉衣睡衣的女子慵懒的躺在米色的懒人沙发上,把自己深深的埋在抱枕里。

凌晨两点,她的住处被人潜入,潜入者就是那个看似风度翩翩实则是精神病的莫放。

他们两个风口浪尖一般的人物,要是一同出现在公众场合那是很麻烦的,虽然剧组为了宣传《神之子》,经常安排他们一同出现,或者流露出一些两人对手戏的剧照出去,但是这是私人时间不是工作,他们不想被利用了……

jq!

好你一个蓝弦,你胆子肥了呀,居然敢带野男人回家!感情不过是成人的游戏,天黄地老太久、百年好合太假,爱到不爱那一天刚刚好——蓝弦

而那里面的女人呢?女人呢?全是花瓶,让他们家蓝弦去演花瓶?算了吧……

摇了摇头,蓝弦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这个身体红不了的原因了,她跟错了经纪人呀,经纪人实在太没眼光了……

白雪看蓝弦合上剧本,连忙问着:“决定演哪个?”蓝弦和莫庭到底是什么关系?

众位记者顺势肩望过去,国内几个记者,立马起哄道:“太过份了,我们强烈要求联合国谴责这种行为……”

声明称:蓝弦对金鸡千花奖失去了信心,从今天起她蓝弦所有做品,都不再参与金鸡千花鸡的评选,不出席任何与金鸡千花奖有关的活动,对于金鸡千花奖也不认同……

记者们也是聪明的人,立马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虽然犀利的不敢问,但一些小料,还是要报一报的,蓝弦也相当的配合……

孤儿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中学毕业,餐厅服务员,势力,没有品味,欺负伙伴……

这就更加的刺激二人了,不顾公司的劝诅,不分场合的说着蓝弦的坏话。

给读者的话: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好好好,知道你蓝大小姐厉害,天生的演员,把那些金牌导演制片人哄的一愣一愣的。这下好了明天的广告约不用推掉了。”白雪哈哈大笑一声,明天蓝弦终于有进账了。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蓝弦在日本的事情,虽然就是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但在莫老爷子的宣传下,大佬们基本上都知道了。

总裁加班,他跟着加班,总裁不加班,他还要加班。

为什么能在国际大奖中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片子,在金鸡千花奖中连个最佳新人奖都拿不到?

各个报社,没有直接指出金鸡千花奖不公平,但却纷纷影射着,而报纸不敢说,网络却不同了。

面对准备的如此充分的莫庭,蓝弦找不到理由拒绝,都到了楼下与其娇情的说不,不如大大方方的。

他不解这个蓝弦到底有什么魅力,虽说有几分傲气,但更多的是青涩,她怎么就能引得墨云天的注意呢?

对于这种只要卖脸的电视剧,蓝弦实在不想演,毕竟她还真不想砸自己的名声。

“蓝弦,我手上到是有几个不错的剧本,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就拿给白雪,你们商量商量,有没有适合的。”

“没有,没有,还要再拍一天,再拍一天,有几组拍的不好,我要求么重拍……”

“没有……”蓝弦丝毫不介意电话里多个号码,只是这墨云天要做什么,好好的给她号码,他们的交情没有那般好。

蓝弦的心里可谓是惊涛骇浪了,她居然不知有一个人为融柳居然做出这么傻的决定,放着好好的贵公子不做,跑来演艺圈。

“该死……”莫庭远远看到,气的猛捶方向盘,但却不得不踩刹车,前面除了有交警外,连武警都出动了。

要说冷遇也实在说不上,因为墨云天的档期很满,他每一天都是踩着点进剧组,又踩着点儿走的。

套导演一句话,蓝弦是天生的演员,是眼睛里面有戏的演员。墨云天是那种后天的努力,瞬间就能进入角色,演什么像什么的人。

导演为了效果逼真,除了蓝弦脸部外其他地方的虫子都是活的,只不过提前虫子的嘴巴封了起来……

“各位继续看秀罢,我只是来看秀的。“

而此时,音乐停止,舞台一变,灯光瞬间暗了下来,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眼也不眨的看着舞台。

打开手机,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几个是莫庭的,还有一个是陌生的国际长途,看着那号码,蓝弦犹豫一下,回拨了回去……这个镜头过后,才是男女主角相遇的那一幕,看到这里蓝弦终于明白了,这应该是导演临时调整的。

真是的,又摔了一个杯盖,那套茶具还要怎么用呀,不需要补过一套新的吗?

青衣男子的手指轻轻的扣在红木桌上。“给下面的人都说说,让他们明白,现在是谁在当这个家。”

“韵琦的爷爷好。”影毫不在乎,应对自如,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眼中没有恶意,有的只是伤感与欣赏,是的,这个老人似乎欣赏他。

“姐姐,别想太多,事与非,都是前尘往事了”无论如何,无论多后悔,都不能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