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网址 第27章:不终之药

圣安娜网址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16

    连载(字)

481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网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不终之药

现在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炮艇往军港冲过来,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军港遭到袭击了。

谢钧定定神,低声道:“我也觉得奇怪。穆大人是我以前的顶头上司,我对他一直颇为尊敬,从无逾矩冒犯之处。便是离职之时,我也十分恭敬。”

谢明曦心潮澎湃,忍不住鼓掌。

可是,这一回,他却失望了。

语气中不无遗憾。

“所以,你无需担心会被欺负。”谢明曦接过话茬:“以后你说话行事之前,都要好好想一想,不可冲动莽撞!”

“好,我信你。”谢明曦也说出了此生从未出口的话:“盛鸿,我信你不会负我。”

谢明曦挣扎了一下。

顾山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过来。

盛鸿收敛笑意,认真说道:“山长一心为你考虑着想。这份心意,我也一同领了。”

而谢明曦,便是海棠学舍里最璀璨夺目的那一个。

“若不是因此事,堂堂李家嫡长孙又岂会一直到今日都未定亲,白白便宜了方若梦?”

方若梦气得俏脸煞白,全身簌簌发抖,嘴唇不停打颤。想说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终于将心里的闷气抒出胸膛,成功地怼了谢明曦一回!李湘如神清气爽!

盛锦月忽地轻轻咦了一声。李湘如心中一动,凝神看了过去。一个修长挺拔的少年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五皇子嗤之以鼻:“这位女壮士何必自谦!”

谢明曦这个蜀王妃,和闵王妃尹潇潇同坐一席。

江家的门紧紧关着。

难道真的是老天看不过眼,要惩罚江家人?

谢明曦收了这份礼物,心情也觉愉悦。

酒意上涌之际,盛鸿却不肯再饮酒了:“后日便要启程。明天还有诸事要检查整顿,防止有疏忽遗漏之处。我不能醉酒,免得误事。”

谢明曦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林姐姐特意来看我,怎么就成煞风景的了?你可别乱说!要是让她听到了,非生气不可。”

不痛不痒的太平药方,当然治不好病了。

大齐朝中重臣共有二十余位,五位阁老里最年长的是陆阁老,六部尚书里,最为年长的便是六十五岁的吴尚书了。

在谢明曦心中,顾山长才是最亲近的亲人。

盛锦月咬牙暗恨。

众少女平日常来常往,也都清楚这一点,各自抿唇笑了起来。

徐氏在福临宫里待了半日,有幸和谢皇后一同用了午膳,然后才回府。

可惜,淮南王不愿舍下自己的脸面,连带着将淮南王世子夫妇也臭骂了一通。

去什么去啊!

不,绝不可能!他是谢家长子,是她嫡亲的兄长。就算不念兄妹之情,她身为未来的七皇子妃,也得顾及谢家名声,绝不敢对他做什么。

仿佛常年带着一张微笑面具的谢明曦,终于露出了无情冷漠的真容。

“所谓子肖其父,半点不假!”

密室建在皇陵的东北角,入口处藏在水井里,颇为隐蔽。而且入口狭窄,易守难攻。又耗费了半个时辰之久,才将所有看守密室的逆贼铲除。

谢明曦微微一笑,上前两步说道:“爱之深责之切!母亲一片拳拳‘爱女之心’,想来二姐绝不会辜负。”

那时的她,尚且年轻稚嫩,不知人心会险恶到何等地步。

“皇上愤怒至极,命殿外的御林侍卫动手将宁王殿下都制住!只是,侍卫们不敢伤了宁王殿下,倒闹得愈发难看。宁王殿下还动手打了佟尚书!”

就在此时,一个少女身影出现在乐室门口。

淮南王世子妃特意来了永宁郡主府,一脸同仇敌忾的神情:“能为郡马,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他不但不惜福,竟还敢收用通房丫鬟!简直没将你这个郡主放在眼底!也未将我们淮南王府放在眼底!”

丽妃赏赐的两个美人,早被冷落一旁。谢云曦伺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便是李湘如再善嫉,对谢云曦也生不出什么嫉恨之心来。

谢云曦这才住了嘴,乖乖上了马车。

半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书院外的马车几乎都走光了。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颇为惹眼。

季夫子也在低头阅卷。

六公主力压四皇子,拿下第一!

俞太后凌厉无双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颜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参加一门比试。而她却参加两项比试。

李默冷不丁地出声,打断陆迟:“盛渲刺杀七皇子之事,殿下真的半点都不知情吗?”

“殿下要守三年皇陵,才能归来。王妃可得养好身子。否则,殿下回来之后,见王妃枯瘦如柴,不知何等心疼。”

而谢钧,身为谢明曦的父亲,今日亲自前来参加交流盛会,在一众贵妇中也显得格外醒目。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罗氏不得不继续挤出“温和慈爱”的笑容:“这算什么辛苦。你岁考考得这般出众,我这个做母亲的也跟着沾光添彩,今日得以在众人面前出头露脸。我心里不知多高兴。”

五皇子照例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进椒房殿,给父皇母后请安吧!我们要参加早朝,七皇弟要去书院读书,都耽搁不得。”

谢明曦对后宫二字深恶痛绝,也是因为厌倦了后宫中勾心斗角的生活吧!所以才那般坚决地表明态度,绝不愿再进宫中……

其中暗含的讥讽,也只有俞太后和盛鸿能体会了。

如果建安帝和众藩王都被逆贼杀害,可就只剩蜀王了……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寝室歇下。

……

不过,谢明曦住在莲池书院,不在谢府,倒是少了口舌麻烦。

谢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芳巧确实心灵手巧,荷包上绣了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衬着碧绿的荷叶,颇为精致。

连说辞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谢明曦轻笑一声,将酒一饮而尽,意态风流,恣意之极。

“殿下,你怎么来了?”成亲半年,萧语晗和三皇子颇有些举案齐眉的意味,看着英俊温和的夫婿,萧语晗心中如喝了蜜一般甜。

权势二字,从来都是世上最烈的毒药。令人沉醉其中,令人忘乎所以,令人无力自拔,也令人面目全非。

谢明曦将头埋进盛鸿的胸膛,掩住眼底闪过的寒意。

想到那个至今藏在暗中的幕后凶手,她惊恐又彷徨,恨不得将儿子捆在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

建文帝亲自伸手,扶起俞皇后。

没想到,用力稍大了些,女婴立刻扯着小嘴哭起来了。

当年她在宫中以儿子傍身,对教养儿子颇为上心。抱孩子这等小事,不在话下。

驸马顾清的亲娘顾夫人,也笑着附和:“俞夫人所言极是。想来,太皇太后娘娘绝不会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