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网址 第70章:出其不意

圣安娜网址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16

    连载(字)

481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网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出其不意

曾先生沉默了一阵子,估计是在压着性子没有对我破口大骂。可是我左等右等都没有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我只好继续问道:“您好?曾先生,您在听吗?”

于是我连忙跳下床,光着脚就朝客厅里跑出去。

也是,宫弦可是一个鬼,跟他在一起的人也是鬼吧,要不然的话,我这么明目张胆的跟着的话,而且还跟了这么长时间,女方肯定会觉得不舒服,然后甩掉我吧。

我站在马路边等的士,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被人盯上的感觉。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找那个女鬼,我也真是奇了怪了,竟然还主动去寻找女鬼的,平时我们要是知道哪里有鬼,那还不是有多远躲多远啊。”杨先生无奈的开口。

我抬头看过去,原来是另外一个帮忙正在固定住蛇身子的男人。

我问:“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找宫一谦,那你找我也可以。毕竟来者是客嘛,我也该尽一尽主人的责任。”最后那句话我说的别有用心,是希望陆雅可以知难而退。

我打开手机,准备将闹钟给关掉。桌面上的数字冰冷的刻在手机里面。不过才七点三十五分,我刷完牙洗完脸,然后又换了一件可以见客人的衣服,往陆雅房间的方向走过去。

于是我努力的对丹凤说:“手机,手机。”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夫人被一种叫做飞头蛮的东西,也可以说是你们杀的那个鸟儿回来复仇了。无论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因为不收钱,所以我也不想跟你们过多的周旋。如果要想救你夫人,把她脖子上的红线给我就行。如果不想救你夫人,那我们现在就走。”张兰兰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说话的语气毫不犹豫。

我出门就拦了的士,然后火速朝着机场的方向就赶过去。还好这个点跟我一样赶路的人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很顺利的就抵达机场。

再说了,最惨也不过就是有差评了。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可是面对这些未知的东西我也还是一阵的惶恐。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这种诡异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手一样,不停的扼住我的咽喉。

来人穿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古板的中山装还有拿在手中的帽子。

走出了警察局,我才发现外面有一卡车的人,上面的人都是特警。看到局长走出来了,就冲下来,毕恭毕敬的跟他敬礼。

“哎哟!”我痛的大喊了一声。揉了揉我那被摔疼的胳膊。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无语的看着那匹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不断的牵拉着我的理智,让我的目光始终望向宫弦的遗照。宫弦的照片是黑白色的,看得出来英俊帅气,但是没有我见到的那么有嚣张气势。

想到此,我跑动起来。随着我越跑越快。很快我就跑回到跟张兰兰分开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我有没有幸变成宫一谦今日的天使了。

真是魔音催耳。

还好这次的买家也是个女孩子,也就随意了,毕竟自由诚可贵,舒适价更高,若为生命顾,两者皆可抛。

比如说来磨盘山之前,我从电视画面里面看到的那个求救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那个被镶嵌在大妈屋里面大门上的那个灵体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

“好啦,逗你的啦,你看我们这么阳光的人是那种迂腐的人吗?”也许是我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大陈赶紧出言安慰我。

曽小溪咬咬嘴唇,似乎是不知道要不要接着做。可是这步棋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后退也已经没有道路了。

不多时,已经有四个游魂飘上了汽车的挡风玻璃处,完全挡住我看向宫弦的视线。我对他们挥了挥手,嘴里说道;“走开,走开,挡住我的视线了。”说完了我才后知后觉的察觉,他们能听我的吗?

直到黄莺身体上的血流了满身,浸透了全身。最后扑腾了两下后才咽了气。

我点点头,表示没错。可是我旁边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压低了声音说:“你找他干嘛啊?我跟你说,你别去找他啦,他家里面出了事情了。”

坐着的男人点点头,然后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屋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这让我觉得更加诡异。

我扯了扯嘴角,这就尴尬了。人女儿让他爸别开灯了,把蜡烛给点着。他爸这么几天都没有实现女儿的心愿。唯独今天心血来潮,还被我给撞上了。不仅如此,似乎还让他女儿小溪误会了。

既然都已经克服了这样的压力,那么说明金龙其实已经差不多百毒不侵了。现在装的跟个孙子一样也着实是让我摸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打算,我谨慎一些对自己毕竟也是没有坏处的。

张兰兰停下了手,就这么跟我站在原地一起盯着金龙。金龙也站了起来,表情一改刚刚的玩世不恭,撇了我们一眼,然后小声嘟囔着说:“不自量力,要不是太久没有接触活人了,我陪你们演戏我都觉得累。这样吧,我现在带你们去我找到情蛊的那个坟墓,能不能找到解药这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我轻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引得张兰兰的一阵好奇:“梦梦,怎么了?这样不是正合你意吗。”

我正要对他说让他快过来,我受伤了。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却传出来了陈媚的声音,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媚在那跟宫一谦撒娇着说:“谁啊?有完没完了,一谦你怎么还不挂电话啊。”

宫弦恶狠狠地插着我的脖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准备打掉鬼胎的前一天。宫弦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是今天,或许我是该寿终正寝了吧。

“啊!“我吓得一把抓住了张兰兰的手,却感觉张兰兰的手在这个时候也是如此的冰冷的不可方物。我颤抖的声音问道:“那个兰兰啊,你有没有感觉在耳边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啊?我怎么感觉我的耳边也各种冲蚀着那种咯咯咯的声音……”

张兰兰有些没耐心等待了,再一次出言提醒张飞。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啊,你太太看来是正常的啊。”我打断了张飞的话,问出我心中的疑虑。为了避免服务员将我们两个人赶出去,我连忙结了账,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不是饱的走不动,直接拉着陈媚就往外走。走之前还不忘记发一条短信给宫一谦:“三队见。”

于是我连忙给宫一谦打了电话。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只要我打电话给宫一谦,几乎没有超过三声响还没有接通的。

我的话音刚落,张兰兰在电话那头就“嗯”了一声,然后说道:“这就难怪了,是自己亲近的人,所以一般就会比较信任。这个时候如果对方稍加诱导,基本上也就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是亲妈妈吗?亲妈妈怎么还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想过在自己死去的妈妈的面前,和你一个被怀疑跟自己爸爸不清不白的人里面选择,要是你,你会相信谁呢?再就是半夜其实去学校里,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想找东西,完全就是要你买家的女儿去沾染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是晚上,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重,在家里面还点白蜡烛,这不就是要把去学校里面沾染来的阴气给生生聚在她的身体里么?”

金龙是看着沙发上的张兰兰说的,为了避免张兰兰这样的流氓行径吓到金龙,于是我连忙蹦到金龙的面前,然后指了指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林梦,她是我朋友。”

过着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就算宫一谦不在乎,我也在乎的不得了。更别提我现在还跟宫弦结为了夫妻,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宫一谦在一起。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从我的脚开始,就是一阵阵黏腻腻的触感。随着这个触感,甚至还有自己的腿在被什么东西舔舐的感觉。

“好……好……”大明说话中已经有些口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