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药到病除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10614万

这一次星娱的一姐没有如同面对紫心和红颜一样,当她们不存在,而是停在了蓝弦的面前,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蓝弦,眼里是浓浓的鄙夷。

“谢谢前辈关心,我没事,前辈的指教我会记在心上。”蓝弦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恭敬的道谢。

前天,写凤凰错三更,天后四更,我直接写到了凌晨一点,后果就是昨天累的爬不起来……艺人的是时间很宝贵的,蓝弦将这一条做到了极致,北京时间九点二十九分,在记者招待会召开前一秒,蓝弦准点出现。

蓝弦坐在最角落,表面看上去很感兴趣,可双手却在桌子下面无聊交叠着。

纸上的字体是陌生的,有些幼稚与难看,上面写着一个女孩子如何讨厌这个世界。

而在蓝弦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莫庭睁开了双眼了,眼里闪着一丝丝的受伤,蓝弦这是防备他吗?天皇的新剧《神之子》早期的高调宣扬,可真正到开机仪式却是相当的低调,导演与制片人看着剧中男一号北君默的扮演者墨云天从最初的兴致冲冲到现在的敷衍了事时,似乎明白了戏出了问题,墨大神似乎并不想要出演……

“挺好的,拍了那么多阴谋算计的戏,这点阵仗我还是撑得住的。”墨云天自嘲着……

莫名的,蓝弦心中涌出一阵暖意,什么也不想的,就朝莫庭所在走去。

门没关紧,这隔音还有效果吗?

她以为在这个圈子这么久,她已经习惯了捧高踩低了,可再次听到还是忍不住嘲讽。

蓝弦一直保持着得体的笑,眉眼间的温婉一如昨天,好像宠辱不惊。

“莫总,我是amanda,刚刚剧组的人说蓝弦小姐住在406室,她半个小时进了房间就没有再了同来,在服务台报您的名字可以拿到备用房卡,剧组的人已经和酒店方面沟通过,他们会直接将房卡给您。”

嘭…的一声关门声响起,莫庭将karl一个人留在贵宾室,大步朝一楼的大厅走去……

他待女作温和有礼,有亲昵的举止、肢体上的接触,但只限于床上,除了床上他讨厌被人靠近,他讨厌旁人上的气味,即使是香水味他亦嫌弃,他的女伴要陪他上床,先得把自己洗干净。

“是,莫总。”风子秘书看莫庭终于恢复了人气,暗暗松了口气。

想要骗他?凭莫庭的演技远远不够。

蓝弦看着坐在她身边不走的莫庭,又看了一眼盯着莫庭不打算说话的墨云天,知道今天正事是谈不成了。

任宇泽什么人,在圈子沉浮了三五年了,面对这种机会当然是不会放过的,蓝弦的话将镜头带向他,他也礼尚往来的道:

“蓝弦太夸我了,实际上是蓝弦自己很用功。《无可救药爱上你》剧中有一幕林洛赶着去接女主角,不仅把lisa带来的饭菜洒了一地,还将lisa一个人留在写字楼,那一天是下大雨,很晚了lisa一个人走出写字楼,lisa就站在雨中被水淋。

“不信,我们有证据,来看vcr……”

“不行,不行,蓝弦你翻唱谁的都不能翻唱融柳的,你不知道这半年来多少人翻唱融柳的歌呀,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全都被批的体无完肤。融柳的经典是无法重现的。”

如果是平时莫庭肯定会发现,也会明白这才是蓝弦的真面目,可现在莫庭的注意力都放在蓝弦身上的红肿上。

不假思索,莫庭拉着蓝弦的手:“跟我走……”

“可以了,导演。”准备?有什么好准备的,不就是被虫子爬吗,再准备她会怕的。

深到骨髓的爱,隐忍到绝望的爱,不顾一切的爱,别说观众了,就是白雪也动容了……

无视蓝弦眼中的那一抹不耐烦,莫庭继续带着蓝弦在宴会上周旋,虽然没有明确的介绍蓝弦说是他的女伴,但这架势却是让人明白的,众人心照不宣,笑的一脸暧昧……

“神秘美人”

蓝弦那身衣服,没有任何意外,让莫老爷子一整天都是笑意,看蓝弦也顺眼多了……

在国内,两人都聚少离多的,跑去国外拍戏,那启不是一年半载都见不着了。

上一次,她只有一个人,她不得不忍,就是痛到要死也只能忍着。

很快,颁奖的人宣布了终身成就奖的得奖者是——

融柳能大红大紫,在潜规则盛行的娱乐圈无视各种潜规则爬到众人望尘莫及的地位,那么她现在换了一个外表,同样可以做到。

刚刚确定好了人生目标,蓝弦正自信满满,一张充满古典气息的小脸熠熠生辉,眸光溢动,如果这样子被她的经纪人看到,肯定不会说蓝弦是一个木头娃娃,又呆又笨了。

“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的将沐菲给挥开,动作虽然优从容,但对于沐菲来说却如同狠狠一个巴掌,墨云天是真正的贵族,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有不合适宜的举动,而明显挥开女士的这个动作真的很失礼……

如果是以往导演与制片人肯定会等,全剧组的人等沐菲一个,以往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少发生。

蓝弦正准备敲门,白雪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白雪正一脸激动的准备往外冲,好在他及时刹住了脚步。

是吗?是吗?蓝弦真的会因此而激动吗?个人认为……不会。“莫总,饭好了,出来吃饭吧!”蓝弦轻敲书房门,看着拿着书本发呆的莫庭颇有几分不解,自己的书应该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沉思吧,她看的书向来很偏。

看着站在饭桌前半天没有行动的莫庭,蓝弦客气的提醒着,只不过语气中略有几分的不客气,对于莫庭,蓝弦少了几分做戏的成份,多了几分真实。

唇……相碰,时间静止,两人面面相觑!181莫家的排场

抬头,就看到了莫庭削瘦的脸、深陷的眼窝。伸手抚着莫庭的脸,蓝弦的眼里有着笑意……

蓝弦学莫庭,飞快的否认:“我才没有……”

嫁给莫庭吗?众人却发现莫庭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改变,没有婚假,没有蜜月,照常上班呢……

这些东西是多年前,她无意间在网络上拦截到的,一直也没有打算动过。

可是……

看着蓝弦优而自信的背影,墨云天的心里闪过的抹心疼。

放下小白菊,蓝弦没有停留转身离去,而在她转身时,蓝弦感觉到身后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蓝弦的身边之前也围着一大堆的制片人与导演,他们正想对蓝弦下手,却不想蓝弦那大吨位的经纪人白雪立马杀了上来。

那个x导更是乐晕晕的,伸手咸猪手就准备往蓝弦腰上揉。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蓝弦小姐,麻烦你给个回答好吗?你和墨天王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墨天王的看上的女人……”

吱嘎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花花公子的伎俩,蓝弦气的磨牙,可脸上却笑的灿烂。

一时间莫庭说不清楚是生气还是什么。

迷茫、疑惑、不解,种种情绪一瞬间暴发了出来,可却又不让人觉得突兀,很一个情绪都相当的有层次感,一点一点的推进,让观众有一种心痒的想要知道接下来情节的想法……

“雪大……”星娱的一姐也不甘势弱,一脸娇媚,缓缓上前,说着整个人就准备往白雪身上靠……

他就说吗,依莫家的门弟怎么可能容许一个戏子蹦达。

反正她又不是王亦诗,是什么清莲,不接受潜规则,她是蓝弦,一般人不敢潜她……

墨大神,你不是这样的吧,和人家谈了这么久,还邀请人家上节目,如此提携人家,居然不知道名字。

同时蓝弦亦明白这可能是墨大神心血来潮的举动,她就好好把握吧,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呢。

墨云天点了点头,他是有职业道德的,不会让节目开天窗……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叫蓝弦的运气那么好呀。

虽然,蓝弦几度起落,但却是证明了颜末的眼光。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我知道。”蓝弦没有解释的意思,对于莫庭这种人物,她早就明白如何去处理,她蓝弦怎么的也不会傻傻的相信一个花花公子的真心,她烦的并不间莫庭对她的冷淡,她烦的只是今天晚上的聚会。

蓝弦住的地方就是星娱公司为旗下艺人提借的员工宿舍,这个员工宿舍一般只有新人会住,蓝弦住在这里是因为她没钱,没钱买房租房。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这个女艺人蓝弦是知道的,出道五六年了,近期才被捧起来的,自称无背景、从不接受潜规则,号称娱乐圈的清莲,出道至今没有一条绯闻,只是私底下……

而蓝弦回到国内后,谢绝了一切的媒体采访,只说第二天,蓝弦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

更加该死的就是他不敢去证明自己心中的怀疑,不敢去查融柳相关的事情,他莫庭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国际知名大导演与新晋金棕奖影后,这话题要的……

只因为墨天王认为,在天皇巨星蓝弦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他墨云天有拥有天皇51(百分号)的股份,是天皇幕后的真正大老板,蓝弦来天皇他可以力捧蓝弦,把蓝弦打造成第二个融柳……真与假,假与真这些记者哪会在乎,只要有炒作的点就行了,记者问的欢乐,红颜与紫心说的畅快,叶灵早已脸色发黑,几次想要阻止紫心与红颜的话,但却被颜末给止住了……

蓝弦从来都明白,靠山的重要性,有山靠时,她从来不会推拒,清高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的。

可走近,才发现,莫庭衬衫上面三粒扣子全部解开了,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阳光下,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泛着诱人的光泽,虽有几分瘦弱,但那斜靠在椅子上的慵懒姿势,却昭显着无限的风情……

蓝弦很明白,那种默默付出二十年,终于取得自己想要的感觉。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他有一副让女人心动的身村,更拥有让女人心动的身份.

看样子,他这个当爷爷的要出马了……

“专心工作吧。”白雪拍了拍剧组小妹的肩膀,然后一脸得瑟的跟在蓝弦的身后。

他白雪带的艺人当然不一般了,绯闻天后怎么了,你当什么人都能和莫庭、墨云天这两人扯上关系的吗?

他明明把电话存进去了。

那是打电话的好地方啥……

“叮铃铃……”就在简大经纪人还想要说什么时,蓝弦的手机响了。

墨云天这个男人真笨,融柳到死都不知道……

可惜,没有等到莫庭的电话,先等到了白雪的催促:“蓝弦,登机了……”

他绝对不能让墨云天把蓝弦带到英国去,不能让墨云天有近水楼如先得月的机会……

套导演一句话,蓝弦是天生的演员,是眼睛里面有戏的演员。墨云天是那种后天的努力,瞬间就能进入角色,演什么像什么的人。

莫庭连忙上前,迎向蓝弦,脸上已没有之前的不快,漾起温柔的笑:“没事,侨恩说你这套照片拍的太好了,他想要收藏几张,我不允许。怎么可以私吞公司的财产呢,你说是吧……”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半个小时,十万浏览量、三万的回复量,蓝弦的粉丝更是为蓝弦专为建了一个楼:蓝弦的情路

确定蓝弦想要的就是那最佳新人奖时,莫庭当晚就给白雪去了电话。

他爷爷放的话,他当然知道,正因为如此,他才特意打电话寻问一下。

不就是借着墨天王红了没,凭什么抢她的戏。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蓝弦和融柳拥有共同的地位。

r&m集团这一举动赶乎正常人的思考的范围了……关上门,不管外面的人如何想,也不管那在半路上显些滑了一跤的欧阳长祺,来到影的面前,一改刚刚在欧阳长祺面前嚣张的样子,小媳妇似的站在那里扭捏着。

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不知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恩,还好,脸没黑。

他不放弃,也不甘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努力这么久,眼看皇位就在眼前了,这要他如何舍得下。他们同样是父皇的儿子,他自认不比他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没有一个手握兵权的外公,他没有一个当皇后的母亲,但除此之外,他轩辕曦比轩辕晗优秀一百倍。

“无碍,闻人大人不过是来叙旧而已。”也只有影会如此想。

“晗……”看着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与无奈,知心紧张的问着。

苦笑,扯着嘴角,安慰着知心“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平安出城。”

就在知心专心观战时,一名黑衣人突然现身跪在二人面前。“属下救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是,是,是,我这就去。”

知心起身,看到婉如,愣了一眼,这是婉如?挺着一个大肚子?胖乎乎的,难道轩辕曦也住这里,想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轩辕晗,寻问。

女人疯狂的推开眼前的烛台“怎么可能,之前不都一直在吗?为什么,突然会联系不上,他去哪了,去哪了。”

那是他们计划的关健,也是他们认为最好掌控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错,让一切脱离了轨道。

知心扶着一身是血的轩辕晗一边往里走,一边紧张的打量着,晗全身是血,伤口在哪呀。

“晗”这一声离的很近,声音刚落下,秦知心人就进了轩辕晗的房间,轩辕晗故作睡意朦胧的样子,挣扎着起身。

“傻知儿,本王怎么会不高呢,本王相信知儿一定能治好本王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本王认为很正常呀,而且有知儿相伴,即使终生都站不起来又何妨呢。”

“娘这段日子过的还好吧,二娘没找你麻烦吧。”看这个样子,娘这段日子应该过的不错的,可是那二娘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不欺娘?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被知心的眼神看得边边闪躲,“知心,我……”

求助无门,郑怜心只能死死的看着地上,那样子像个疯子一般,她,她的人生毁了,彻底的毁了,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是了,不是郑国公府人人娇宠的小姐了,不是太子府深受宠爱的太子侧妃了,她是什么?她什么也不是了。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王妃,求求你了,你就张张嘴吧。”小依和小琳一边拿着汤往知心嘴里喂,一边哭求着,前几天还好,王妃还会喝两口,或者强行还能灌下去,可今天,今天王妃连口都不开了,甚至强灌下去的也全部吐了出来,紧闭双眼,动也不动了。

在书房里的轩辕晗听到小琳的哭叫声,心一动就想起身往外走。

“可是……”

轩辕晗一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秦知心脸色刹白,一动也不动,很是担心,加快步伐上前,给她解开穴位,这要刻意的点穴,控制这么久,对身体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但他是没有办法,他必须将危险控制在最小。

“老奴明白”看到轩辕晗的笑,吴管家的眼眶有些泛红,多久了,多久都没有看到爷这种自信的笑容了,自从爷的腿伤了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以前的爷待人接物温和傲气,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那样云淡风轻的谋篇布局、指点江山。可自从那件事发生后,爷身上的傲气收敛了,人越发的温和了,如果说爷以前的温和是为了树造了个温儒、知贤礼下万人敬仰的好皇子,那么爷现在的温和却是因为低沉或者是为了迷惑对手,以前的爷越是温和就越表示爷掌握住了全局,冷静清醒,随时等着给对手致命的一击,可现在爷的温和让自己有些看不透。

“王妃去了,去了,就当是散散心吗?”见半天也说不动知心,小依撒娇着说着,经过这么几日小依也明白知心的个性,也有些没大没小起来。

第二日一天早,小依就兴奋异常,不停的在衣柜挑着她认为知心穿着好看的衣服,尽其所能的把知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头上的朱钗左一件右一件的带着,耳环、链子也是左比右比的,才决定。

“晗,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你?”

小小的马车,甚至是温馨。

“长天派的弟子不过如此”就一武夫,这样的人江湖上多的事,唯一庆幸,他跟了个不错的门派。

“怎么回事?”轩辕晗故作好奇说着,率先迈着步子往围观的人群中走去,周边的护卫也跟着上前清场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看到轩辕晗往那客栈方向走去,郑国公也就跟在身后走过去了。

就在轩辕晗带着郑国公欲往客栈的一楼走去时,官府的人来了,一排官兵,看到太子,也不顾发生了什么事了,立马跪下来请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061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