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介书生
作者: 24k金刚帅章节字数:37071万

“崔二老爷,你可以想好了再说。”秦浩盯着崔二老爷,忽然话音一转,“或许你可以去皇上跟前说。我和八皇子既然奉旨接了这个差事儿,自然不能办砸了,若是从崔二老爷的口中得不到事情始末的话,不得已只能押了崔二老爷进京走一趟了。我想去皇上跟前说总是容易让你开口些。你说是不是?”

“好!”程铭痛快地答应。

大街小巷张贴着休书告示,每个告示前,都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况且,她和李猛生活这么多年,又焉能不知道他的脾性,又怎么会不派人监视他

“嗯”卢雪莹偏头看他。

这一日,秦浩足足折腾了半日,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场。

另外,言宸在一旁看着她的药膳和用药,免得她多思多虑,再加之京城最近太平,除了秦浩和卢雪莹一些传言趣事儿,到没别的大动静。所以,谢芳华也没什么好多思多虑的。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皇帝皱了皱眉,“华丫头,你确定是有人要害你”

两个人的脸,都十分之苍白,连眉目都霜染白了,整个身体,近乎于与白光齐色。

郑孝扬抬眼去看,那铜墙铁壁连丝缝隙都不露,他皱眉道,“早先我和小王爷将这四壁都试了,尤其是试了头顶上,玄铁重达三层。我们手中的上等的绝世名剑都砍不动。”话落,他偏头看向秦铮指的墙壁之处,伸手瞧瞧,“到还没有这一处看起来薄弱。”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

侍画、侍墨下了马,来到谢芳华身边,二人浑身都是雨水,已经湿透,小声说,“奴婢二人进城报案很顺利,京兆尹这位刘大人听说后就来了。”话落,二人又道,“我们报完案去孙太医府时,太医府中竟然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有一个女子提前去报信了。”

“他身上的血迹没了,但是车下的血迹却在,即便下着大雨,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洗刷不了血迹,尤其这处存水。你们可以看看车下,水坑的水有多红,对比孙太医所在的位置,车下没多少血迹,就能看出来。”谢芳华道。

秦铮看着一大碗药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手僵了僵。

谢芳华当没看见,不多时,药温热了,她端起来,一口气喝了,之后对他挑眉。

“原来喝个苦药汤子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是不是某些事情我若是想做,也不会太难?”秦铮忽然放开她,又坐回了火炉旁的矮凳上,再不见难受的神色。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既然如此,即便他想瞒着左相府,也瞒不住。”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可是传出去,总归是件没脸的事儿,别人不会说她娘,反而会说我苛责庶子,给养歪了。”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谢芳华看向大长公主,“大姑姑,郡主梦魔,不是偶然,这老庵主和小姑子的死也不是偶然。您觉得,这件事情,要往下查呢?还是到此为止?”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秦铮走到桌案前,抬手翻看桌案上的东西,入眼处是几张字和一幅画。他随手放下,轻嗤了一声,“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将世俗玩物供得比天皇老子还高。”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秦钰抿唇,点点头。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谢芳华在心里品味了一番他转变的称呼,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有些困意迷蒙地看着谢云澜,“到了?”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皇上。”月落应声而出。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郑轶一噎。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她刚走出外间,便“啊”地叫了起来。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谢芳华了无困意,坐在窗前,想着事情,直到深夜,雨彻底的停了,侍画前来催促她太晚了休息,她才回了床上睡下。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我会随身带着药。”谢芳华道,“而且我出京后,立即去找秦铮,有他在,你总放心吧。”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她想到此,对侍画吩咐,“去收拾行囊,准备一番,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平阳城。”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谢芳华再次点点头。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另外一辆车上,大长公主和金燕坐在一起,大长公主眉头拧成一根绳,嘀咕道,“荥阳郑氏怎么还有个二公子”

右相连连点头,头前引路。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秦钰摆摆手,“来晚了,右相已经去了。”

右相夫人听罢后,呆呆整整地看着右相,一时间,像是失了魂魄。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秦钰点了点头。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谢云澜和谢林溪一愣,情急之下忘了这件事儿了,一时无言。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n

燕亭干干咳了一声,扫见秦铮看过来的眼风,立即嘻嘻一笑,“正是,我们几个人也是为了这个事儿前来作证,卢小姐的确喜欢大公子秦浩,王妃赶快请媒婆去左相府提亲吧!”

侍画立即接过鱼,连忙道,“晚膳已经做好了,王妃和世子说等您二人回来一起用膳。炖鱼很快的,小姐和二公子您二人休息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二公子,按照您的吩咐,衣物都从京城拿来了。您进屋就可以换了。”林七闻声走来,禀告秦铮。

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坐在垫子上,对她摆摆手,“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谢芳华仰着脸看着他,“这难道不该疑惑吗?**之童,便知风月,实在匪夷所思。”

秦铮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不是这样还是因为什么?你来与我说说。”

侍画见喜顺离开,靠近谢芳华,悄声说,“小姐,昨日皇上才见了小王爷,今日就匆匆找您。准不是什么好事儿,皇上一直不喜欢您。”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07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