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从头彻尾
作者: 24k金刚帅章节字数:37071万

张兰兰的身体柔软的朝后面几个翻滚,避过了这一个攻击。我内心不由得感叹张兰兰这职业素养,还有着不凡的身体素质。

宫弦看不都看丹凤一眼,连忙将我抱了起来。

而这个他平时就喜欢收藏一些古代的东西,所以他也会经常在淘宝上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东西,虽然说大部分的时间他都不报什么希望,毕竟淘宝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有,而且还有假图片什么的。

“呵呵……我现在还不累,你怎么样?要不要回去或者干脆在这里休息一下?”我都快哭了,这丫头到底是知道了什么。现在还不能用特殊的语气和她说话,万一惹恼了她就大事不好了。

我边转身下了天桥,一边思考着刚才我听到的那句话是不是真实的。

“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早些把我叫来,你看看你,这是有多得时间没有喝水了。”

“啊,……”这回轮到我口不择言了。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了西游记里那铁扇公主的芭蕉扇,那威力就是随手一甩,然后就能把任何物品扇到不知名的地方去。那就是我要找出近期那些动物的死因。虽然我不知道事实会不会真的如刚才那个人所说的那话说得,只要我找出动物的死因,差评就会消掉。目前我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第二天一早,张兰兰的铃声还没响起我就已经醒过来了。我麻利的收拾好,然后冲到了张兰兰的面前。“张兰兰,张兰兰,你快醒醒。”

我就这样一直的喊着。

我还准备说点什么,张兰兰又接着说道:“去吧,我不会有事情的,他们虽然危险,但是他夫人的命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大哥哥,你不陪我,那么你就受死吧。”小女孩狞笑着扑向了我们。

那个鬼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了动作,瞪着猩红色的眼睛看着我,长长的舌头,拖到了地上。

我大声的说:“别装了,我们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快让我们进去看看。”

阿明对我说:“此处离那个山谷已经有20多公里远了。”

见状,我再也呆不下去了,起身就朝他跑了过去。

我无意义的扯了扯嘴角,知道吴兵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不过是在自取其辱。宫家人还有我的继母觉不觉得可笑我可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们多半是不会在意的。毕竟,他们的眼里面就只有钱。

当燃烧着的符纸将厉鬼的身体引燃时,它的口中发出可怕的“吼吼吼”的咆哮声。身体不停的扭曲着,它的头时而是人头,时而又变化成气体的状态。

忽然之间,我意识到我跟他的感觉,似乎就到这里了,我忽然很害怕失去什么,可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我身体一软,没有了力气支撑我的身体,身体委顿于床上。

干枯的头发被染成黑色,毛躁的披在肩膀上。姣好的面庞以及那个新月般的眼睛,就这么放大在我眼前。

大陈也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没问题,等回去之后我就办。”

可是虽然宫弦这个时候对我客气的不行,性格也温柔似水。但是我却忘了一点,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宫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我在心中狠狠的为自己抹了把汗。这个傲娇的男鬼。只听见宫弦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说道:“你是猪吗,吃吃吃就知道吃。”

又有好几个游魂站在我汽车的前面,好在灵体是没有重量的,否则有着那么多的游魂在车上游动,我们的车子早就翻下万丈深渊了。

陆雅随意的拢了拢头发,然后说:“别太生气吗,我可以让我们家的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的。不过我现在扭到脚了,只想见到一谦。我给他打个电话,你跟我一起等等吧。一会让一谦送我们回去。”

张兰兰将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则走到飞天蛮的跟前,左右的打量起飞天蛮来。

回到金龙的家里面,世界感觉还是依然那样,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棺材里面看到的诡异景象却让我有一阵的心慌。

张兰兰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放心吧,有我在呢。实在不行你也还有宫弦讶。”

经张兰兰这样安慰着,我才稍稍的心安了一些。我为能够有张兰兰这样如此善解人意的好朋友而感到欣慰。

我感到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心想,昨天那个男鬼不是只在我的梦中出现吗?为什么会对我的身体上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我没有精力去考虑那么多,毕竟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未来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我不能停止在原地,幸亏现在还有张兰兰来帮我,如果以后的事情,都要我自己来面对的话,那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心中悬起来的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张兰兰找的地方就是靠谱。想必为了让医生接受我这件事情,也给了医生不少好处吧!

“后来呢,后来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张先生?”张兰兰看来对于张飞说的事件很感兴趣。不再理我而是去询问张飞。

“当我跌坐到了地板上,抬头看上去时,却发现我手上抓着的衣服是空的,里面没有人体的部位,开始我还以为是长裙的下摆,可是当往继续往上看时,当场就吓傻了,因为我看到的是,是一个人头,还是我太太的脸,而除了脖子以上的部位是有实体的,脖子以下的位置全部都是空的。”

“啊,你太太看来是正常的啊。”我打断了张飞的话,问出我心中的疑虑。为了避免服务员将我们两个人赶出去,我连忙结了账,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不是饱的走不动,直接拉着陈媚就往外走。走之前还不忘记发一条短信给宫一谦:“三队见。”

但是司机是蛮辛苦的。我还可以一路东张西望的看看风景。而司机却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等到马车走进的时候,我一眼就断定。赶着马车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宫一谦。虽然说被这一路飞扬的沙泥给弄的灰头土脸,可是还是掩盖不住宫一谦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我是阿明啊。”

宫弦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就像是被人在逼迫着念上一句事不关己的台词。说话的语气也就像小时候被老师抓着背课文一样的不自然。宫弦这男鬼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我想用戒指去触碰它们,可是这个玫瑰花就像知道了我的意图一样。瞬间就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多的藤蔓,将我的四肢给捆绑了起来。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希望里面能有什么比较有用的东西吧。书中的笔迹已经干涉,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是被人一笔一划的给写出来的,如果按照书上的署名来看,这本书就算是说是宫弦的日记本都不为过。

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虽然光线并不好。还是足以可以借助月光看得清楚我们周围的情况。这里的树林似乎都长得一相样子,就连大小高矮都长得一模一样,让我无从分辨哪儿才是我想找的地方。一眼看过去,除了我们三人,再无一个活物。

“林梦,你自己看看。”大明说着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看到他的手机是新录的一段视频,现代科技就是好,这些证据再也不需要通过携带大量的纸张来保存。

直接就走到了宫一谦的房间里面,从宫一谦一直放钥匙放门卡的抽屉里拿了一串的钥匙,“一谦,你肯定还有备用的,这钥匙我就先拿走了。”说完,也不顾宫一谦会不会拒绝,我就直接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我是不敢将手中的刀子变作针一样狠狠的扎下去,毕竟再怎么样也是十指连心。随便扎上哪个都会很疼。我左看右看,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只能将手臂反转过去,然后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我也是醉了,想着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能浪费。这次算是下了本钱,下次这种亏本的生意打死我都不做。

见到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我要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睡上一觉,有些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这一阵子我可别提有多累了,在别人家里根本就睡不好,特别还是知道了那两个房间原先就是两个鬼魂的房间。

这些我心底最不堪回首的过往,对我的影响力并没有多大。此时,我的眼前慢慢的由明亮亮的场景缓缓的陷入黑暗之中。

也许是小镇里的人本身就朴实,再加上我的态度的改变,被我撞到的女子倒是一点都不好意思,连声对我说:“没事,没事。”

我疑惑地看了他们三个人几眼,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警校的学员。从他们身上一点也没有看到警察的威严。

大陈起先是一脸的奇怪,他想不到我的思维转得那么快,一下子就从车上的这个人体模型转到了他的佛珠身上。

“好吧,联系不上的事情我们就先搁在一边吧,就是在多说几句的话,事情已经至此,也无法改变了。”我现在关心的是他为什么要写下差评?

呵呵……

我想近期我是冲撞了专管感情的神灵了吧,否则怎么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人都与我犯撞。

我根本不知道,仅仅这一瞥,差点没把我的魂魄吓出体外。

“还有呢,我知道你的小脑袋瓜里面还藏着无数个疑问,一道问出来吧。”

没想到宫弦对前两个问题不感兴趣。对有人想对我身上附体的事情倒是大感兴趣。

张兰兰摸着她的肚子,满足的长叹。

我跟张兰兰饱得我们两人都不想动弹了,若不是心中有事,而且这一次过来也不是游山玩水的,我们真想回屋里去先睡个午觉再议下一步的行动。

只要能把差评删了,我就不用死了。区区一些钱算什么。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丹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啊,那有什么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了?”

听到张兰兰说的这一串话,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对丹凤说:“丹凤,我有个朋友过来了。它在楼下了,你能告诉我你家进来的密码吗?”

张兰兰看到面前的情况,正在以她无法估算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

张兰兰见状,赶忙趁热打铁:“师傅,您就说嘛。”

我走回到了车体边,拿出了手机,一看还是有信号的,于是赶紧尝试着拨打张兰兰的电筒,却发现她的电话已经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了。

张兰兰也说那头疯牛有问题,我也看到了它眼睛中的红色的光芒,这些以我近期所学到的一些皮毛的知识来看,它的这种红色的光芒就是一种中了邪气的状态。那头牛不是真的发疯,而且受制于人想要把我们逼回磨盘山上又或者是想要让我们车毁人亡于这山道上。

也是影视剧看多了,让我想到了宫弦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却由于我的打扰而导致他走火入魔,吓得我反而不敢去打扰他了。

吴兵掰着一边手指头一边气呼呼的说:“不止5千礼金,还有我给你买的手机和吃的,你都得还钱给我。”

我想反抗,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弹。这男人把我定住了?

我接起电话,王先生焦急的声音传来,“我们家欣欣大事不妙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说完他就焦急的挂了电话。刚才的电话里我除了王先生的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欣欣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女孩爽朗的伸手说:“你就是林梦吧?我叫张兰兰,跟你联系的那个道士是我爷爷。他有急事来不了,所以我代替他来。你放心,我的法术也不错。”

来到欣欣的房里后,我们看见她在美美的往嘴上涂类似唇膏的东西。心情看起来不错,完全不像是电话里说的大事不妙。张兰兰皱眉问,“你涂的是什么?”

我都快要将我的灵魂出卖给淘宝店了,完全就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差评,然后导致的我一点儿个人空间都没有了。

我被这种冰锥子似的东西给扎的脚瞬间都动弹不得,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这是什么情况?

骷髅还在不停的朝着我走过来,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项链,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突然,他的脖子一斜,嘎嘣一声咧着嘴朝着我笑,没有舌头导致嘴巴没法发出声音。只能硬生生的靠声带震动模糊不清的对我说:“我……见过你。”

我才到公司,同事小淘那大噪门就在那八卦起来了。昨天晚上张兰兰这个损友,说什么嫌我睡姿差,不想跟我睡了,然后就直接跑出了房间,留下我跟宫弦大眼瞪小眼。

宫弦银色的瞳孔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变成了暗色的血色,透着一股让人心惊的血腥和黑暗,周身散发着一股明显可以感觉到的寒气。

再不然就是,如果你再敢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说这样的话,我就真的把你扔下去,然后再也不给你拉起来,让你去做山底的孤魂野鬼。

心里骂归骂,我找出了这个客户的电话,一看心里觉得好幸运,这个客户的电话跟我是同城的,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我在同城里就可以见到客户了,对于之前的那几次异地之行,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你是雨中香气?”我指着她说出了给了差评的那个客户在淘宝上的id名。

甚至杨美玲都还没有用点心来诱惑张兰兰,张兰兰就已经缴械投降,直接奔去敌方的阵营。跟杨美玲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说道:“是啊是啊,还不乐意了。桌子上的面霜护肤品化妆品多贵呀,你还不好好珍惜,快坐好了。”

雨点打在车顶上,仿佛要把车顶给贯穿了。当时我就放弃了下车的冲动,万般无奈的对宫一谦说:“先往前开吧,等到有遮雨的地方我再去看看。”

我哪有什么答案能给他,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是干巴巴的笑着,然后对曾大庆说:“啊哈哈,那个,刚刚有蚊子。我没见过那么大的蚊子,所以一下子被吓到了。好几只呢。你看见了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07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