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兵为邦捍
作者: 安欣章节字数:5180万

弘治皇帝打断宦官:“只说幸福集团。”

民间的股东们却不认同。

弘治皇帝道:“朕对你一忍再忍,念在当年的情分上,可是你如此不力,朕如何将这大事,放心交给你去办。”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度日如年,让人痛苦万分啊。

这方继藩,定是说话有些夸张。

只是摘下的这一刻,突兀的脸色微微一变。

礼官吓尿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推着笔,手拿着竹板,刷刷刷的继续记录。

而留在天坛附近的各部首领们,都沉默了。

何况,寻常人也不可能放肆的靠近‘皇上’,就算觉得有一点和平时不一样,也绝不会有什么怀疑。

方继藩道:“事不宜迟,要立即动身了。萧公公,孙子,你们跟着我,护着陛下,其余人,不要让他们轻易靠的太近,伯安,你尽力说说话,知道了吗?”

现在也只能默认这个狗东西,真的昏了过去。

乖乖依着方继藩的话,背了皇上和太子去了榻上,而后,摘下了冕服和通天冠。

王守仁低头,看了看章程道:“几次预演下来,陛下有三次,都可能遇到危险。这些部族首领,固然不能携带兵刃,可是陛下毕竟年纪大了,哪怕是有人赤手空拳,也可能使陛下陷入绝境。”

一提到这个,朱厚照眼睛就放光,他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天可汗,光耀万世,可谁晓得,这个彩头,竟让父皇夺去了,他不禁道:“这个好办,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他还未靠近,本宫就一拳,打断他的骨头。”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无数人在乌压压的人群里,冒出一个个当初秦始皇出巡时,刘邦和项羽观看秦始皇御驾时心态:大丈夫,当如是也。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王不仕本不想喝茶水,实是肚子撑得厉害,却还是坚持端起了茶盏,一口喝尽,才呼出了一口气。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萧敬颔首:“遵旨。”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领头,开始进行布置。

大家原以为,铁路的建设,势必是一个极长的周期。就如当初新城和旧城那一小段的铁路一般。只一小段,就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王不仕和寻常商贾之间的区别了。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

萧敬不敢迟疑。

而今,他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了,再进一步,便是翰林大学士,可谓是官路亨通。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无数的商贾在此交易,彼此推介着自己的商品。

因此,大家议论的多,出手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在新政的过程之中,他和他的那些属官、属吏们,会遭遇到层出不穷的问题。

实验……

飞球已经几经改进,而在杨彪的手底下,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慢慢的成长起来。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朱厚照和方继藩都去拜见了太皇太后,问过了安,弘治皇帝将方继藩和朱厚照招来。

而理发师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箱子。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刘家也没办法啊。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谁是你的梁兄!”梁储凛然:“似你们这等家风败坏的人家,也配和我梁家结亲,历来结亲,都讲究门当户对,敢问,你们有什么资格?”

不过现在,算是正式给予了她们待遇和俸禄了。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这……该怎么说,该怎么说?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几乎要夺门而出,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

梁如莹还极好学。

“是啊,是啊……”大家纷纷点头。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听说考中了举人,正在京里,预备赶考,参加今科的会试。”

不过今日。

更多人一头雾水。

每一个人都在背诵书。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就算有罪责,这罪责也不在女医们的身上。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他们十之八九,是听闻了女医们要入宫的消息,便在这必经之路上守候。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你没听到外头的流言蜚语?”朱厚照同情的看着方继藩。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哼!

监正对答曰近日所观测的天象,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乃天意,亦是列祖列宗的本意。

萧敬干笑道:“皇孙殿下,乃是龙种,非寻常人可比,入选,并不稀罕。”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代,真正意义的现代医学,也才刚刚起步,理论确实也贫乏的很。

数不尽的禁卫,自大明门至太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直延伸只御道的尽头。

这一看……

站在一旁,搀扶着刘健的宦官,偷偷的瞄了纸卷儿一眼,像是见鬼似的,张口要发出尖叫,李东阳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

“不过……”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倒有一件,差不多的事。”

方继藩低声哭泣。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弘治皇帝不客气的打断他:“天塌下来,也不该在此时上奏,你们就这样急,朕来问你们,天塌下来了吗?”

所有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李东阳。

呼……

远处,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新津郡王……还活着……

顿时,众臣哗然。

卧槽,没死为何不早说?

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那么,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

…………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百官凛然。

弘治皇帝道:“新津郡王若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为之欣慰吧。朕在想,回京之后,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借此大捷,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忠魂,这件事,让英国公去料理,命其承揽祭祀之事,择定吉日,朕率百官,亲往祭奠。”

弘治皇帝环顾四周:“诸卿,怎么看待此事?”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哗然。

黄金洲哪,为了这么一小卷的讯息,所花费的人力物力,是惊人的。

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哪怕萧敬看方继藩不顺眼,可此时,还是该同仇敌忾的。

弘治皇帝冷声道:“住口!”

他抬头看着蓝天,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这一刻,都已停止了动作。

“是啊。”弘治皇帝笑了:“只是,却不需恭喜朕,恭喜太子和齐国公吧,他们……才是出了大力的,你们哪,都该跟着太子和齐国公学学才是。”

群臣纷纷拜倒。

情况稍稍好了一些,可依旧还是有人呕吐不止,苦胆几乎都要吐出来。

躺在病榻上的人,一下子不哎哟了。

…………

十几门小火炮,对于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这样的巨舰而言,实是不值一提。

跑……

当开辟出一条航线之后,后来者,往往顺着这条航线走就可以了。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18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