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 第114章:昂首阔步

一听到王守仁亲自带队,大家便没有什么说辞了。

王守仁凝视着他,没有说什么。

弘治皇帝微笑:“内帑再拿出十万两银子来吧,一并拿出赈济,这是非常时期,能少一些伤亡,就少一些。”

因为世上的事,总有盛有衰,一个文明,不可能永远做到强大。

方继藩微笑:“陛下,股票最大的好处,不在于未来能有多少利益可图,而是需要让人相信,未来……它能有多大的利益,人们看的是明天,是十年甚至是百年之后。这打包上市的幸福集团,想要让人产生兴趣,其实极简单,朝廷可以出一个规划,就说幸福集团在哪里,大明的铁路,在未来,就修建在哪里!”

这方继藩,定是说话有些夸张。

而这些,统统被大漠诸部的首领,以及无数的禁卫,看了个清楚。

朱厚照后退一步,拜倒:“父皇……明鉴哪,儿臣……儿臣实是为了父皇好,儿臣和方继藩,听说有人妄图谋刺父皇……”

这突兀,自幼骑射,气力惊人,手中又有匕首,一声怒吼,手中匕首,便如闪电一般,朝着‘皇帝’的胳膊狠狠扎去。

照此下去,只怕永不了多久,整个大漠,便再无鞑靼人了。

突兀冷哼道:“我当然知道,即便拿下了大明皇帝,我们暂时可以挟持他,向大漠深处逃遁,可是很快,大明就会出现新天子,而后,不断的对大漠开战。可是……我们要制造的,就是大漠与大明之间的不和,我们拿住了他们的天子,大明还肯信任鞑靼人吗?到了那时,只怕所有投奔了汉人的鞑靼人,也会被愤怒的汉人所驱逐,甚至杀死。大漠诸部,为了应对汉人的报复,会不自觉的重新团结一致起来,那些妄图投奔汉人的牧人,也会乖乖的,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只要能团结一致,那么,就不是汉人可以匹敌的,就算汉人厉害,可只要他们摒弃了怀柔之策,这大漠如此广大,我们可以暂避其锋芒,像北迁徙。”

突兀打开了一张羊皮卷,这是祭坛的图纸,他在这羊皮纸上,指指点点,开始进行布置。

王守仁上去,与首领们会盟。

他毕竟不傻。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弘治皇帝接着道:“春秋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便是华夏的由来。今朕临华夏,继祖宗大统,若蛮人知礼,戴华夏服章,那么,天下大同,亦是幸事。”

说着,方继藩下意识的扶了扶蛤蟆镜,这蛤蟆镜,果然很有用,能掩饰内心的想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

这话听得,朱厚照就很不乐意了。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这么一吼,山河变色。

一方面,他们想要见证一个继铁路股之后新的股票神话。另一方面,又担心,或许……这是铁路股票暴涨之后,故意设下的一个‘骗局’,商人嘛,难免要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切化为乌有。

虽然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可这一身行头,却依旧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

此刻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他怒气冲冲道:“继藩,你可知道,诽谤太祖高皇帝,是什么罪?”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那么,继藩,怎么看待此事?”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是呀。”邓健不禁疑惑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是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去那高塔上看看。”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他像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人。

对他而言,银子……不过是身外之物,挣的越多,越是烫手。

可是……在这山下,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没有雪,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可是无数林莽,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是。”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何必和人家,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王不仕微笑:“迟了。”

“对。”朱厚照豪气干云道:“赏,怎么不赏?赏个什么好呢。”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因为原有的社会形态,在不断的裂解,而新的社会形态诞生出来。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弘治皇帝抬眼,看了方继藩一眼:“继藩哪,这蒸汽车的制造就不说了,就说西山建业铺设的铁轨吧,保定府那儿艰困,难道就不能,贱价给他们修一修铁路?朕的意思是,盈利可以少一些嘛。”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

欧阳志面无表情。

骂他的时候,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给他出主意的时候,他反应就快了少许。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是,母后要听戏,早早约了我去。”看着方继藩近来消瘦,朱秀荣有些心疼。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让刘焱微微愕然,他抬眸,朝着声源看去,却是方继藩。

他没吭声。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刘焱惶恐,磕头如捣蒜:“陛下……臣……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