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很看重自己的小命!

“小猫,我没想到,在这一世竟然还能碰到和你长得这么像的女孩!不知道,她长大了。是不是长得还和你一样!”滕青山低声说着,“唉……原本,我以为经过前世今生,已经差不多将你忘记!可看到这个小珺,我才知道……你的一笑一颦,甚至于你跟我说的话,我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这一切,好似刻在我的灵魂上,即使新生,依旧无法忘却。”

刀鞘抛飞起来!

这一战,很短!

“地位,被尊敬。靠的就是实力。”滕青山暗叹一声,九州大地上,就是这样!想要赢得尊敬,就要靠自己的双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外面盛传滕青山多厉害,许多弟子、军士们心底可不一定承认。

王卿兰这些人,在归元宗内时间也长。他们看得清楚……像滕青山年纪轻轻就是第一统领,又是宗主亲传弟子。以后在归元宗内,成就很难讲。很可能,以后就是归元宗新任宗主。

“那滕青山,可是能斩杀《地榜》高手的!”

自己的黯然飞刀?

“这是什么?还挺重,得有七八百斤。”关绿疑『惑』走过去,将这东西一翻。

作为三大龙马之一的黑魇马,背负着近两千斤。跟普通乌纹马一起奔跑,轻松非常。其他八十一根尖刺,则是分到了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每人身上,或是三根,或是两根,每人携带着也不重。

滕青山看过去,是一名青衣弟子。

“惹了女人啊!唉!”滕青山坐在桌子旁,瞥了一眼旁边的关绿,心底暗叹,“不就赢了一次?我都已经保留不少实力了。也没让你输得很难看,现在总是对我冷着脸。”滕青山无奈的很。

滕青山搜索第一处——地底!

枪法如其名,快似幻影!猛似奔雷!

呼!

不管是用腿,还是用拳头,一样爆发出那么多先天真元,威力应该相差无几。

二十四万斤,身体力量、内劲力量完全爆发!这一枪比一般炮弹威力还可怕,那山壁整个轰然巨响,碎石爆裂『乱』飞,一片灰尘弥漫,一个足有四五丈(十米有余)长宽,三四丈(七八米)深的大坑出现了。

滕青山盯着那名银发老者,寒声道:“你不是后天武者!”

说着,银发老者连挥战刀。

手臂、腿部都变粗了一号。从原本看似清秀的人物,变成一个可怕的魔神!

在场所有人都没注意岩浆湖。

“赤鳞兽!”

“呼!”

“啊!”杜九仅仅发出半声惨叫,随即惨叫声噶然而止!

……

赤鳞兽的舌头,就好像毒蛇吐芯一样,速度极快。

“跟我走!”关绿一声令下,立即带着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赶去。

“抢灵果,杀!”

对,占位置!

滕青山、关绿二人只能忍着,跟在冀鸿身后。

“弯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嗯,我的护卫那,刚好有一本人级秘籍《狂风刀》,这本秘籍内有配套的内劲心法。”

人级秘籍?

这种知道秘密的人,死了,才是最好的保密办法。

他们可就白忙活了。

“两里路?”滕青山吩咐道,“我们快点走。”

在前世时,那些特工都无法靠近滕青山。今世十岁时,马贼埋伏等,无一能躲过滕青山的察觉。那头赤鳞兽虽然只是看一眼就立即缩回去,可是滕青山还是瞬间察觉了。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那精瘦汉子熟悉地在前面走,同时说道:“滕都统,这是地底深处了,特别的热。”前面渐渐有些红光,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滕青山也能一下子看清数十米远,只见前面有着模模糊糊的浅红『色』雾气。

可没法子。

乌岱睁开眼,一个翻身便爬到压边,朝下方峡谷看去。果然,有三个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