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吟湘湾 > 第14章:无上变

第14章:无上变

吟湘湾 | 作者:醉泉| 更新时间:2019-09-02

而更让易峰惊叹的是,这才没有分开多久,南宫雪琪竟是直接到帝级修为。这种大跨度的提升,简直太过骇人听闻,但看看眼前的这位神界神君也就释然了。

以强力破开这里?易峰也只是想了想便就作罢,因为强力未必能够破开,反而有可能给大家带来灭顶之灾;那金色骨架身前设计了这里,肯定是有出路的。

在斩天剑完结后,小飞会发一本新书,现在先给大家透露个底儿,新书名为《九重凌霄》,揭露谜团,低调修炼,强势崛起,渐渐呈现一幅浩瀚神话世界在眼前,在新书里,青春的热血必定会因为浴血拼搏而沸腾,九重神功铸就不死不灭,凌霄而上,逆天戮天……

许多年来,易可儿看似实力没有进步多少,但是对雷系能量的运用更加熟稔,任何雷系法诀她几乎都是看过就会,领悟起来完全没有一点障碍。

所以,似乎一条新的通往至强者的道路,展露在了易峰眼前……

也是,以斩天的洞察力,确实足以傲视整个修真界。

大厅之中一声炸响,宏伟的建筑却是在二人硬拼之下,虽然加持了无数禁制,也是当即就坍塌下来,众人也纷纷外放能量护体,而后高高飞起来。

想通此节,易峰也就没有多犹豫,循着斩天的指引,向上缓缓而动。

巨灵神族又为何也参与了围攻云霄山呢?

一直以来,易峰都是占了便宜的一方,武门等势力虽然看似在追杀易峰,其实他们在易峰手上从来都是死伤惨重。在武门等势力看来,若是自己不去找易峰麻烦,想必易峰也不会逼得太急。

龙皇为此十分忧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将全部心思放在自己女儿身上,以此来表示自己对妻子的悲戚之情;而禾儿公主更是曾经说过,若是谁能够将自己母亲救出死局,无论什么条件她都答应,龙皇陛下与自己女儿的意思一样。

寰宇天晶对祖神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得到了寰宇天晶几乎可以压过任何祖神级高手一头,成为天界绝对的霸主,若是寰宇天晶被别的祖神夺去,自己以后在天界的地位就不牢固了,任谁都不会在如此情况下手软。

不多时后,就连那位麒麟祖神的化身,也拎着那远古战刀杀来,而一位仿若虚幻存在的剑祖化身也拎着长剑杀来。

远处,一个看着宛如一座岛屿般的飞行法宝正悬浮半空,却是被一群高手包围着。

当易峰亲自迈步上去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每步台阶上都有各种法则奥义的波动,若是不能抵挡或破解,就只能固步自封,难以更上一层。

如此更加证明了易峰与斩天的猜测,那魔剑根本不是神器,而是更加高级的法宝。

这次却是让易峰再次见识到了风火珠的强大之处来,就像是在修真界时那装着三色火焰的天火玉净瓶一样,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抵挡的。

至于这种做法会惹怒原阳仙君,易峰就不在乎了。原阳仙君将自己弄来,本来就没安好心。而且,易峰此时也发现,若是自己拼命,那原阳仙君未必就能制服自己。

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极品神丹就发挥出了应有的药效,飞快地将冷依依的身体恢复,而麒炎则试着解开了自己对冷依依仙婴的禁锢。

无数年来,仙界也不知道出了多少高强之辈,那么多人都没有进入过核心区域,易峰虽然也很逆天,但只走了这么一段就险些丧命,难保以后就还会那么幸运。

可负极能量实在是腐蚀性太过强悍,根本不是功力可以化解的,但鬼灵体内毕竟是暗系能量,倒是可以让负极能量的腐蚀性减弱。

待蓄势完毕,忽然收起噬魂魔杖,也唤回小黑防御周身,而后血灵镜率先发动红色剑雨攻击。

易峰剑诀已经发动,也就没有易峰什么事儿了,他只要控制斩天剑,只要抵挡那黑洞的吸力便可。只是他也是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次攻击能够凑效。

当星云消失,易峰神色更加肃然,在九系神灵之力的保护下,他又闭上了眼眸。

当然,易峰也不会因此而沮丧,他也知道了一些有用的讯息。

谭林走路很快,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回到了他的住处,竟然是在城卫军的城中大营旁边的一个大院子里。

而此时从围住谭林的城卫军中走出了一位中年修士,竟是有着神王后期顶峰的实力。

不是自己家人泄露的,那就只能是武门自己泄露出去的。武门竟然会将那部功法的存在,告诉给外人,真是无耻之极!不过,现在自己不也是外人吗?那部功法在自己手里,对于武门而言,也是在外人手里,既然如此,武门在得不到的情况下,将之泄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太难理解之处。

“呵呵……小冤家,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袁清也当即就被召到禁地的山腹里,随后易峰与妖族的几位妖皇也被请了去。

易峰问斩天那大狼狗的实力如何,斩天迟疑半天后,方才说道:“我似乎探测不到那大狼狗,前面的一切在我神识之中都是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斩天则是不以为意地说道:“有材料,还有星辰真火,你还怕炼制不出来仙丹?”

易峰见女魔不再追究,似乎也很好说话,心中顿时一轻,不过却是故作惊诧地道:“既然是仙子徒儿的法宝,在下怎么好据为己有,请仙子代为收回吧。”

易峰依旧是坐在小悟空的院子里,眼眸闭着,嘴角却挂着笑意。

易峰等的就是他们打起来,肯定不乐意见到如此情形,便用自己那强横的神识,强行扭曲了武门等势力一方的气势波动,这点对于易峰而言,实在是很轻松的事情。

激斗半晌之后,易峰依然不得寸进,心中越发焦急。此番不动手则罢,动手了就等于与正道修士决裂,若是不能成功,即便是侥幸脱逃,日后也会被无休止的追杀。

易峰顿时怒了,敢打自己女人,即使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也不行,他一把将泪水已经啪嗒啪嗒的韩烟儿拉到身边,微微向前一步,双目中凶光阵阵,怒道:“你这混蛋手贱不成?”

对!没错!在易峰心中,南宫雪琪就是自己的女人,从南宫雪琪当时告诉自己姓名时就是了。

他面对着一扇天门,而他身后则是有无数道流光飞射而来。

双方实力相差有点悬殊,人家不会允许你试过之后再逃跑。最为关键的是,易峰认为只需一个照面,自己二人只怕是就要身陨当场。

“谁?”那青年修士后退一步,有点警惕地看着易峰。

所以,易峰回来后才会招来骆氏兄弟,目的便是让他们知会情报组,尽最大能力监控南宫家族的驻地,同时在奥庆城门口准备拦截有可能到来的冷依依与南宫雪琪。

当然,革膺帝君却是因为有特殊考虑而例外。

不过,那龙龟却是没给易峰多少思量的时间,它出现后,先是发出一阵低沉而又别扭的龙吟声,随后就喷出一道蓝色水箭袭向易峰。

之前易峰在迷幻森林外围将一干天昌各宗门的修士屠戮一尽,任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如今见易峰就在自己眼前,心中又怎么可能不畏惧。数量过百而且有几位合体期修士都被易峰一人干掉,自己一人独自面对,岂会有活路。

至于功力会渐渐流逝,则是一种变相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进入这里的强者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而这个时间的长短,则要看修士的实力。

易峰把那些在幽冥死城中猎取的不死强者的精神力完全吸收,然后炼化,可以明显感到自己化虚的魂力更加强大,但依然于事无补。

——————————

半晌沉寂后,从神界高手之中飞出一位女子来。这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绒衣,似乎很怕冷一般,但模样十分秀美,给人一种灵华透顶的感觉。

云空天尊等人修为都很高,自然可以听到暗彬之言,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不算忽然出现的小黑,神界大陆只出动了元畅,却是落得惨败。

雪人族皇者收起水灵珠时,明显有些激动,对易峰道:“我说话绝对不会食言,阁下且随我来。”

“你……”易峰怒目瞪着东辰天尊,但转而便如打了霜的茄子。

两件法宝一前一后被击飞,在易峰还未来得及调动其他法宝阻拦时,那妖婴却是连连喷出几道稍细一些的白色灵光,将易峰的前后左右全部封死,易峰飞速躲闪,可那几道白色灵光却是一直缀在身后。

可这几系时间,也足够越贤的父亲发动强大攻击来,故而易峰没有掉以轻心,而是飞快地打出了上千组的镇天诀来,对着那盾牌轰了过去。

那液态混沌之力一边急速飞向易峰,一边又不断鼓胀着。

延州乃是越玄神宗的大本营,在越玄神宗无数高手的经营下,境内倒是很太平,极少有强盗劫匪敢在这里撒野,也让易峰三人的行程中少了不少阻力。

虽然很为易峰担心,但她却是不能找到易峰,只能默默记下这一天,随后也在众魔道高手的护持下离开当空。

在修真界里,莫说是上品仙器了,即便是下品仙器也都十分罕见。因为就修真界的条件而言,根本不具备炼制上品仙器的条件,没有那么强大的炼器高手,即便是有人在炼器水平上到了如此程度,也没有那样的炼器材料。

可是,当易峰行进到距离那修士还有百米距离时,那修士身体之中的剑意更为强烈,甚至让易峰的剑婴都感到一阵不适,微微颤抖着,欲透体而出。

而迷幻森林越靠中央位置妖兽实力就越是强大,易峰可不敢保证自己下次碰到的强大妖兽还会是龙族血脉,万一不是,自己就没有那么好运无恙逃走了。

不过,易峰几人也不会像血焰魔帝说的那般在此干等着,相视一眼后,易峰祭出了斩天剑,而后在神器的全速疾驰下赶往那颗星球。

易峰望着眼前的一片荒漠,心中一阵赞叹。这仙阵转换了场景,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弯下身子在脚下抓起一把沙子,感觉并不是虚幻,一切都和真的一样。

龙魂随着易峰的意念驱使,逐渐渗透识海。那火系巨龙可能是死亡太久了,龙珠虽然保住了,但龙魂已经失去意识,成了最纯粹的魂力。

在没有见到易可儿之前,易峰甚至怀疑那光圈的威力足以让本体状态下的易可儿崩溃,还好的是那种恐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毕竟冷依依的极品战甲也可以帮助她防御。

“哼!你若不同意,她们俩就要香消玉殒了!”沙鼠妖冷哼道。沙鼠妖与麒麟兄弟不同,他也怕主人来找麻烦,但他不会选择依靠易峰,而是干脆夺了易峰的本事,有了易峰的这些,他只要找个地方修炼上几千万年,未必就不如以前的主人。当然,这是因为沙鼠妖根本就没有见过自己主人是谁,更没有见过主人的神通。

做完这些后,易峰貌似很痛惜的样子,将斩天剑与一块玉简抛了过去。其实易峰知道,自己与斩天剑的认主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斩天才能控制斩天剑认谁为主,就算是现在解除了,实际上斩天剑还是易峰的。

易峰之前遇到过的妖兽,实力也有强悍者,但无一发动天赋神通的。

————————

自己推开了石门,按说那黑袍修士应该有所警觉才是,可那黑袍修士却一动不动,就像是封闭六识闭死关一样。这让易峰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但还是迈步进去了。

一片黑色毒雾霎时满溢四周,易峰的铁甲发出了嗤嗤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若不是如此,那些厉害的仙门,肯定也会给自己的弟子个个武装起来。

大家都在盯着龙骨看,可易峰却是行到了那宛如大山一般的龙头骨所在之处。

虽然进入死山的,只有一半几率消失,但易峰在这里站了太久,他消失的几率自然加大很多,最终他毫无意外地在又等了三天后消失。

“呃……易峰,你敢不敢冒险?”血焰魔帝对易峰问道。

而神园居然可以限制天级高手的神念,这也让易峰多少有点意外。

————————

无数年来,妖族对魔道发动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击,以妖族落败而告终。

再向北肯定是不可能了,如此规模的大军,夜统领可没有把握安全带着大家进入还能活着回来。

就这么,受了重伤的星尘子被关了起来,作为私自放走易峰的惩罚,他将一直被关在宗门大牢之中,从此不能修炼,只有默默等死。

可还未完全脱离这片骨怪密布的地方,从易峰等人身后,忽而涌来一股子黑色云浪,宛如被染了墨水的洪流一般,滔滔不止,排山倒海。

到目前,之所以神牌都聚集到了帝级后期高手手中,也是因为一般高手根本无力对其进行认主,得到了根本无用,而且还容易招来杀身之祸,却是不如拿去卖掉。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易峰忽然醒来,感觉体内有一股柔滑之极的能量在蹿动。

帝级中期的巅峰实力来瞬移,那速度自然是比用法宝来飞行快很多,即便是易峰用斩天剑这种神器来飞行,也比不上冷依依的瞬移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