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之恋杰与妍

梨花映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3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61章:张公吃酒李公颠

梨花映月 43865

长生门用蛊虫控制门下的人,甚至是门中的圣女,可见长生门是不可能对他们好的,而像倪月这样的人,心底怕也是不甘愿的。

宣旨的礼部的官员,正在顾家候着,就是封夫人也不敢阻拦,急忙过来换手,让顾千城回去接旨。

“好。言将军你快一点。”承欢等人杀到言倾身边,哪怕被赵王的兵马包围住,几个小子也没有一丝惧意。

爆出这么大的丑闻,又有花柳病的秦云楚,十有八九就会被废……

莫不是有不长眼的,敢给秦殿下小鞋穿?

“殿下,你这话太深奥了,没懂。”顾千城是没有动,可她却没有忘记寻问秦殿下,有关七夕宴选妃的事。

“不孝的东西,我是你们长辈,要你们一条命怎么了?要不是你们不孝顺,拿到了《夷国志》不交出来,你以为我想出手。”老怪物突然收手,后退一步,狠狠地瞪向秦寂言,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你吃了黄金圣果、龙凤果,快放点血出来。”

秦寂言看了一眼,就让人烧了。

给顾家,给老太爷做牛做马?

在外人眼中,江家少爷是一个温和安静的少年,附近的村民对他评价颇高,只是……

顾千城强忍着笑意,板着脸道:“我真不知道,我今天才知这事,正想着给你写信,没想到殿下就来了。”

“出事?出什么事?江南有刘大人在,能出什么事。”刘大人是老皇帝的心腹,他前两天还给老皇帝上报了亲笔写的奏折,详细的列明了景炎名下的产业。

秦寂言之所以连夜顾千城悄悄离去,是因为他身边出了叛徒,他出城不到两个时辰,就在必经之路上遇到了伏杀。

不过,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多说,顾千城心里有疑惑也不会问出来,与秦寂言一同离开。

远远看到这七八个汉子,顾千城就起了防备之心,不想这些人还真是冲着她来的。

……

“怎么回事?秦寂言没有捉到圣后?”顾千城本能的护紧怀中的火焰果,没有圣后火焰果就是她儿子的救命药,绝不能有一点闪失。

“不可能,那你只能永远呆在这里,我绝不会带你出去。而且,你认为,有我在,你能保得住火焰果吗?”景炎眼眸轻转,视线落在顾千城怀中的火焰果上。“千城,没什么好犹豫的,秦寂言负了你,立别的女人为后,你带兵毁他的江山,夺他的帝王位,没有什么不对。事成后,不管是你想当女皇,还是想立你儿子为皇帝,都不是问题。”

五皇子以前喜欢和秦寂言比,踩着秦寂言表现自己,可现在?

“我苦命的女儿呀,你以后要怎么办呀,都是那个小贱人害的……我诅咒她和她娘一样,不得好死。”

如果,能等到长生门的援兵就好了!

“谢殿下。”凤老将军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起身,又干脆利落的道:“陛下,老臣深夜求见,是有要事禀报,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收拾整齐后,秦寂言才施施然的走出来,“朕去御书房,记住,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告而别。”招呼不打一声就消失的事,做一次就好了。

“别现在就睡,吃点东西再睡。”秦寂言很想留下陪着顾千城,可想到泰园发生的事,他又不得不离开。

顾老太爷从来不是一个嘴上说说的人,他说不理就是真得不理,哪怕是官差要去顾家陵园检查武芸的墓,顾老太爷也没有出面去摆平。

拿到了火焰果,他和千城都没有事。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你们……让让。求我没有用,我还有要事求见……”封首辅昨儿个累了一天,昨晚又愁了一个晚上,一夜没有睡好,精神极差,被一群人推来搡去,封首辅连推人的力气都没有,喊了几句无用后,直接晕了过去。

封首辅过来是谢恩,也是请罪的,本以为会被秦寂言责罚,可不想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秦寂言关切的道:“首辅辛苦了,这几日你着实是累着了,户部的事你虽有临管不严之责,但罪不在你。既然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朝堂之事交给旁人处理即可。”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我可以的,我是顾千城,我一定可以的。”顾千城取出孩子,并没有立刻剪断脐带,而是在无人知道的时候,再次给自己下心里暗示。

暗卫很快又隐入人群,很快就把消息带回来,“姑娘,好像是程家姑娘不舒服。”

当当当……北齐人不断的砍铁链,一连数十下铁链也没有动。北齐人心中焦急,暗骂前面那几个人做事太不仔细,把断差全炸死了,整个大牢一片废墟,害他们连钥匙都找不到。

战局就这么僵着,顾千城几人不会被抓可也跑不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方肯定要落到劣势。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而被顾三叔远嫁的千梦,听到这个事也送来了两万两,甚至在庄子上养胎的窦氏,也让人送了五千两过来。

“臭小子,死在临头还敢给老子嘴硬。放下火把?我们为什么要放下火把,我们现在要这船连你一起烧了。怎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现在就下来,给你爷爷我磕头求饶,你爷爷我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你们一马。”猪头六看秦寂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当他是装的。

“老大,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要怎么办呀?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我死不要紧,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一干土匪哭天喊地,像是死了娘一样

要是秦寂言在船上,听到这话,指不定要笑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

同时一刻,暂时在顾家主持大局的老管家,正站在暗处,看着皇宫的方向……跪在他们前面的封老爷子晕倒了!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跛脚男人痛苦的挣扎,阴郁的脸在火把的照映下越发的狰狞可怖。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最主要,要让那些隐世的杀手知晓,他们的大小姐嫁给了仇人之子,还为仇人之子生了儿子,定会气死。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才不是呢,我知道你舍不得罚我。我就是怕你气坏身子,最后还不是我心疼。”顾千城是坚决不承认,她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逃脱处罚。

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可预想的路并没有出现在顾千城面前,出现在她面前的仍旧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上并无数字,而是画了一个极大的阴阳八卦图。

顾千城手上只有一把刀子吗?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不会以为,凭借她的王霸之气,就能让这马听话,这也太可笑了!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理会秦寂言。

她舍不得!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沧桑的眸子泛起一层雾气,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作为秦王府的管家,曾经与秦寂言最为亲近的人,就算他之前不知,可现在也知秦寂言与暗风楼的关系。

秦寂言这人太精明了,本身又极度厌恶、防备她,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会被他发现。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沙漏不知圣后的心情,尽责计算着时辰,很快……时间就进入倒数状态。

还有一刻钟!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将军,小心!”风遥的亲卫,见风遥像是发了疯一样,吓得大叫。

“可。”秦寂言自然不会绝。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所谓的拼了,不过是拖延时间,给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争取逃跑的时间。

猪头六说让孩子先走,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小雪貂艰难的爬上供桌,然后……

满地都是金珠,一颗一颗滚圆硕大,随便一颗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出大价钱。

“取你命的人。”暗三现身,一枚石子飞射而出,直接穿过向导的右手腕。

暗三傻愣愣地看着雪貂,他知道雪貂通人性,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通人性,这简就是--人呀!

秦寂言点了点头,“小东西是大功臣,它要喜欢随它拿。”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这年头当个强盗土匪真不容易,遇到几个少年居然在他们身上实践兵法,简直没法活了。

有勇有谋才能在战场上走得更远,各项都成为顶尖自然是最好,可对许多人来说想要成为顶尖的存在,并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

她的弟弟,家世不一是最好的,可也是有家世的人,而且他足够优秀也足够努力。

停尸坊建在较偏僻的地方,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这里也极少有人过来。顾三叔和顾千城两人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手中的灯笼只能照出一小段光……

“殿下,乖……二十五岁正正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抢你的皇位。”顾千城摸着秦寂言的脸,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道。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太丢人了!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北齐人自己打的你死我活,不是对他们更有利吗?

“太聪明了,其实我不喜欢。”至少她不喜欢武毅。

“处罚?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饶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顾千城并没有直接问武毅的来意,如果武毅只是为了寻一条生路,那么有她这句话,武毅可以走了。

这位大臣是刑部的官员,他的妻子借他之名包揽诉讼,只要给得起银子,杀人放火也能判无罪。

“千城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顾夫人脸色微变,随即不理顾千城,朝身后的下人呵道:“你们一个个愣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的奶妈妈失足落水死了,还不快把人抬出去,放在这里晦气!”

孙妈妈慌忙上前,拉着顾千城的手上下打量:“大小姐,出什么事了?你身上可有伤着?可有哪里不舒服?”

在场的人除了程将军,都是知情知趣的人,见秦寂言不想多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再问,至于程将军,他倒是想问,可他不知要问什么呀。

京城,怕是不平静。

“哦。”顾千城半点不在意被骂,乖乖把棋子放回去。

要不是这样,老爷子不会天天去钓鱼,好让自己静心。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般,一点也没有长进,只是在外人面前,越装越像……

“看样子和那些蛊虫有关,弄死吧。”顾千城对蛊不了解,她也不想带着一个危险物乱跑,所以……弄死最省事。

要知道,大秦皇帝已经老了,没有几年阳寿,而唐万斤的身体号称不死,老皇帝要是知道了,会放过唐万斤才有鬼。

“是。”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

如果是之前,景炎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能出去了,可现在?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寂言和景炎都大有收获,秦寂言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了,而他乘坐的小舟恻随着水流往下,再加上他稍稍用力,很快就到了下游,按这个距离,景炎就是追过来,也不一定能追上。

“不行。”顾千城有自己的坚持,“承欢,要不要计较不是你说了算,你不肯说我自己去查,既然是发生在军中的事,要查起来想必不会太难。”

“简直是倒霉透顶。”子车很想把老管家丢了,没有老管家这个负累,他绝对能游到浅水区,然后顺利上岸。可偏偏老管家就是再麻烦,再拖他后腿,他也不能丢。

他们寻了大半个月,翻天入地寻找的人,居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这真是太他们让人不爽了。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脚踏水面,秦寂言一路借着水平面的力道,让自己可以湖面上行走。而很快,他就看清了那条船的颜色——灰色。正是子车说得那条船。

“唰唰……”只见数道剑光闪过,冲在前面的人齐齐倒地。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哦……”秦寂言长长地应了一下,心算是放下一半:“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只要顾千城不愿意,他就有法子让老太爷打消念头。

他是要灭了长生门不错,可他得先确保顾千城平安无事。

有些人,错过一次便是一辈子!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采选少女的事,秦寂言早就解释了,她根本不可能为这事跟秦寂言生气好不好,可又不好不给唐万斤面子,只得岔开话题。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大秦皇太孙手中只有二十万人马,要攻破他们易如反掌,至于活捉皇太孙恐怕很难,据末将所知,秦殿下武功高强,我们恐怕抓不住他。”说话的人是副帅,是风遥的左右手,也是西胡皇帝的心腹。

只有唐万斤,他拉着顾千城的衣袖,死活不肯让顾千城走,后来听到封似锦说,要和顾千城一同回京,他也闹着要和顾千城走。

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不是在寻问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千城没有说话,静静地陪着顾千城工作。

顾千城所猜半点不假,现在六扇门是六部中福利最好的部门,而且每破一个案子,秦寂言都会给属下一定比例的奖励,充分调动了六扇门的人的积极性。

小神女像的眼睛雕刻得同样活灵活现,能让看得人痴迷,可却没有神女像那种蛊惑人心的催眠力量。

“你要上去干吗?我们先下山。”墓园老鼠泛滥成灾,这个时候除非军队过来,不然他们这些人根本对付不了。

新帝已经继位,他们没有机会了。他们现在想要与新帝拉近关系,最好、最快捷的法子就是把自家闺女送进宫,成为皇上的老丈人。

老夫人一大清早,被一辆半旧不新的马车,送到了城外的庙里,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老嬷嬷,这两个老嬷嬷是老太爷安排的人,用来看住老夫人。

这一下不仅仅是顾国公,就是顾二爷也十分厌恶顾千城,只是顾千城有老太爷保着,他们不敢妄动罢了。

他们不敢在顾家动手,可并不表示他们会就此罢休,顾国公伤势一好,就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贵妃,求顾贵妃为老夫人做主。

顾贵妃最近一直为自己胸前的伤烦心,无心管其他的事,再加上五皇子有意隐瞒,顾贵妃原本一点也不知情,这下好了……

可就在此时,一暗劲风飞来,顾千城只感觉小腿处一痛,脚一软,人就往前栽倒,而五皇子好死不死也朝她压来。

这地方,挺神秘的,要不是有小雪貂带路,他铁定找不到。

没有意外,马车驶进了秦王府。

“哼……没看到朕不高兴吗?”秦寂言没有抬头,只是冷哼,别过头,一脸高傲。

这才说了几句软话,怎么就开始笑了,就有那么好笑吗?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金叶子对顾家主子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可对顾千城来说,却是她没有机会见到的东西,老太爷一看那造型精致古朴的金叶子,便确定那绝对是皇家之物。

赵王最近很忙,忙着打压秦寂言,忙着和其他几个兄弟联手,给秦寂言使绊子,再加上秦云楚被罚,赵王对顾府不满,是以三个月后,赵王并没有按约定,以侧室之礼将顾千雪迎进门,而是一顶粉红小轿,把顾千雪从王府小门抬了进去。

后面半句顾千城只当没有听到,她只问前半句的内容,“你想回京城?”

“可有对策?”知错就好了,景炎满意地点头。

“啪……”颜将军行了个军礼,一脸激动的道:“少主放心,末将定不负少主所望。”

秦寂言原本以为顾千城要说什么,结果听了半天就这么一句话,当即就愣住了,随即轻轻捏了捏顾千城的脸,一本正经的道,“嗯,没事。我大度的不和你记较。”

侍卫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在场的人,除了老皇帝和司徒公公,其他人全都跪下来了。而有一种人即使跪着,仍旧不见卑微惶恐,周身的气势并不因为他跪着,而减弱半分,秦寂言就是这样的人。

“皇上,臣,臣……肯请皇上恕罪。”户部尚书牙齿打颤,连字都咬不清。

要是季诺知晓,他花五倍银子买下来,并且放火烧掉的粮食,早就被他们掉了包,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

在这件事中,赵王和周王出力最多、损失最多,可获利的人只有秦寂言!

老皇帝其实挺看好封似锦,只是排在封似锦前面那些人,文章确实做的比封似锦,这一点无可争议。

“百余名外?”老皇帝顺势望去,可隔得太远,老皇帝隐约看到一个影子,当即皱起眉头:“回头,将他的卷子呈给朕阅。”

好在秦寂言还算仗义,提醒了一句:“顾千城,把你发现的都说出来。”

“下药?灵鸟一日三餐皆有专人喂养,除喂养之人外,灵鸟不吃外人的食物。”周王状似不解地开口,老皇帝眼眸一闪:“去,把喂灵鸟的人带来。”

伸出舌头,轻轻碰触对方的唇,越靠越紧……

可是,老皇帝不知道呀。老皇帝听秦寂言这么说,真以为他因为公务而累着自己了,心疼得不行。

秦寂言之前收到皇后递来的消息,五皇子认错态度极好,再加上顾贵妃吹枕边风,老皇帝已有意动,准备放五皇子出来,秦寂言便索性做个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