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之恋杰与妍

梨花映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3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9章:披麻带孝

梨花映月 43865

崔二老爷沉痛地道,“秦大公子,你不了解一个身为父亲的心。我儿子中的可是血毒啊。就算我大儿子自小服了一颗雪莲,他的血也换不回我小儿子的血。雪莲也解不了血毒。”顿了顿,他看向孙太医,“孙太医,那日我去英亲王府,王妃请了你过府,询问了此事是不是?你当时也是这样说的。”

谢墨含品味半响,暗暗叹了口气,对忠勇侯道,“爷爷,依照我多年对秦铮的了解,他和李沐清的事情怕是出在妹妹身上。”

    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从山道踏入官道后,便能听到路上三三两两经过的行人议论告示上所看的圣旨休书之事。

“混账!”藏锋大怒,“你竟然敢说本座糊涂?”

谢墨含对谢芳华点点头,谢芳华下了马车,撑着伞上了谢云澜的马车。

他想了许久,也没想出所以然来,便收起了圣旨,重新拿起那卷书,却是许久没翻页。

秦铮脸色好转,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侍画跟进来,小声说,“小姐,您是不是累了回床上休息吧。”

“嗯。”李沐清颔首,刚刚他看得信鸽飞走了,她应该是另有别事儿。

“夫人受惊了在下谢氏盐仓的谢云继。”谢云继彬彬一礼。

秦浩见卢雪莹闹了,眉眼认真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做作的伪装模样来,是真的生气了。他立即凑近,伸手揽住她,语气也和软温柔下来,“是为夫不对,不该怀疑你。以后不会了。可是咱们刚新婚第二日,你就拿你的丫头来为难我,让我怎么舒服经过昨夜,我心里可都是你了”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谢芳华点点头,抬手将面纱往回盖。

皇帝面色微微一变,左右相和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

郑孝扬大约是太惊喜,也没理会秦铮说什么,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两圈,看着二人激动地道,“你们竟然没死,真的没死。”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步,抓住秦铮的手。

“初衷吗?”言轻笑了笑,“自古皇权,同室操戈,谋兄弟之命,登临高峰,比比皆是。但是我从出生至今,皇室里,除了我,再无一位皇子,有时候,我都觉得,无甚意思。若是他回去争夺皇位,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四皇子秦钰,皇后嫡子,自幼聪敏智睿,武兼修,少年多谋,腹满经纶。满朝武人人称赞,天下百姓心甚喜之。皇室一众皇子不可比拟。”谢云澜也看着秦钰,片刻后,忽然淡淡道,“从来不曾有过德行亏损之事,可是就在去岁,却酒后失德,纵火烧宫闱,举国皆惊。检察院上奏,御史台弹劾,左相为首,力荐皇上严惩。”

秦铮又“嗯”了一声。

秦铮静默片刻,吩咐道,“你想办法给皇宫的势力那边略微的透露一点儿消息,就说她是我隐卫营的人,自小培养,不过趁机被我给个身份带在了身边抵挡别人不停地给我送女人而已。”

“喂,秦铮兄,你可真够意思,欺负我不会烧火吗?”燕亭显然也回过味来了。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燕亭顿时没了话说,他的确挑食得厉害。

李沐清看着秦铮笑道,“还喝酒?我可听说了,昨日你在忠勇侯府喝得大醉,回来在门口摔了脑子,喝酒伤脑,你不怕?今日还喝?”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别管我们为何在这里。我刚刚在隔壁房间听闻秦倾被毒蝎子咬了?”秦铮问。

自从言宸去北齐看姑姑,谢氏内部整顿的事情她就交给谢云继了。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江湖中人生活在太平盛世下,丝毫不知道感恩戴德,日日只知道打打杀杀。可恨!”秦倾忿忿地骂了一句。

谢芳华道,“这件事情,你就不必理会了,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娘!”金燕脸也白了,“难道我们就不管了?”

金燕和燕岚齐齐摇摇头。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秦钰回过神,盯着她问,“您听说谁的?”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走过练兵场,来到营殿,吴权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连忙见礼,“小王爷小王妃,你们总算来了。”话落,又对李沐清见礼,“李公子也来了。”

李沐清笑着还礼。

殿内,秦钰左相永康侯范阳卢氏的几位老者都一一在座。

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不待见我便不去吗”秦铮嗤笑一声。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英亲王妃顿时看向外面。

春兰说不出话来。

“无碍的。”谢芳华道。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只这一句话。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谢芳华微笑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去吊唁,只能这么素净。”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赵柯感激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连忙对风梨道,“快去拿一只碗来。”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翠荷手里抱了一叠衣物,见她出来,对她笑道,“这是绣纺今日完成的一件外衣,一件里衣,一件亵衣,一件睡衣。刚刚送来府中,王妃命我给你送过来,明日你与师傅学课及时能穿上。”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郑轶,对这个荥阳郑氏的家主刮目相看,是个舍得出去的主。秦钰来到后,脚步匆匆地冲进了会客厅。

金燕握住她的手,“是不是不好对我说你知道,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金燕了。这件事情事关于我,你一定要让我知道。”顿了顿,又道,“芳华妹妹,难道你信不过我”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不行”谢芳华摇头。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刚出了屏风,便被秦铮一把拽住,拉着她往炕上走去。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这意思不言而喻。

谢芳华一动不动,感觉他落笔很轻,轻轻地那么一扫两扫,便抬起了笔,看了一眼,然后将笔放在了梳妆台上。回头又端详了她片刻,低声问,“还要我帮你上妆吗?”

谢芳华便又退出房门,顺着房檐走到西边的墙下。围墙上依旧刻着那些图画和印记。

秦铮低头亲她,“你说你前世血尽而亡,可见没我,若是我在,怎么能让你那般境地?”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边被褥,一片冰凉。屋中看了一圈,没有秦铮的影子。她拥着被子坐起身,感觉浑身酸痛,疲乏至极。懒洋洋地在床上坐了片刻,披衣下床,穿戴妥当,打开了房门。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是吴公公来传的话,没说。”喜顺看了她一眼,“老奴早得了王妃的吩咐,说只要是小王妃这边的事情,都先去她那里回禀一声。刚刚王妃说,让老奴帮您推了,就说您身体不适。可是小王爷今早出门时又吩咐老奴了,说若是任何人寻你的事儿,都不要瞒着您,让您自己做主。老奴只能来了。”

侍画一惊,“小姐秘密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京。您说皇上知道了?”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秦铮没言语,眼睛盯着自己按在谢芳华手腕上的手。

哪怕他狠心地关闭落梅居,射了她三箭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铮在一片赞扬和道贺声中勾了勾嘴角,拦腰抱起谢芳华,声音清冽,“既然众位都觉得好,那今日就多喝几杯。”话落,他抱着谢芳华大踏步离开了喜堂。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秦怜长舒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秦铮一眼,原来不是对她不满,估计正后悔自己的媳妇儿被人看了呢。她哼了一声,对他提醒,“前面的人还等着你去敬酒,你可不能耽误太久。”话落,走了出去。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秦钰见谢芳华不语,他也不理会外面下着的雨,漫步走出庙宇,来到月落站着的地方,弯身捡起了没入泥土中的簪子,簪子沾了泥水,他从怀中掏出帕子,擦了擦,簪子上的泥水被擦干净,他之后拿在手里,对谢芳华笑道,“我竟不知女儿家日日挽发的簪子也能用来当暗器伤人。今日倒是领教了。”

看他的招式,似乎是想拿住月娘,并没有对她下狠手。

一路顺畅,用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来到了月娘放信号之处。这是一处半坡的山峦。半山腰处有一处庙宇。而此时,两拨人正在动手。

谢芳华猛地打开他的手,“我脑子清楚明白得很。”

秦铮大怒,“事实是什么耳听是虚,眼见都不一定是真的。”话落,他伸手用力地戮了戮她的心口,“要用这里感受,你说,用你的心来想,我是会娶李如碧的人吗”

谢芳华盯着他,“那你告诉我,前世那几年,我陪云澜哥哥待在寻水涧,你在做什么”

谢芳华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