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之恋杰与妍

梨花映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3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4章:高名上姓

梨花映月 43865

九世魔躯归一,瞬间重合,化作一体,盘古与时间力量猛增,九世身躯归来,等于是九极归一。

此刻她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而且望向凤阑锐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狠绝,竟然让凤阑锐都微惊了一下。

他这话比直接的给妩媚女一巴掌还让那女子难看呀。

“鸾儿是清白的,云儿是我的女儿。”上官傲天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中,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因为老夫人的有任何的怀疑与动摇。

上官云端暗暗摇头,身为一个母亲,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他人,她真的不配做一个母亲。

“咦,这是怎么回事?本王喝醉了,本王睡了多久了?”二皇子醒过来时,还没有弄清状况,也显然弄不清,这是什么时辰了,不过,看到那几个宫中的太监跟侍卫,微惊了一下,心中暗暗的多了几分思考,便装假一脸迷惑地说道。

他知道上官云端一直住在皇宫中,所以没有任何的停留的,他便直接的向着皇宫奔去。

蓝城虽然富裕,也不可能一下子给凤月国捐那么多呀。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向在场的百姓,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这样的王妃我们怎么能够不拥戴?王妃为了桐城的百姓能够倾其所有,我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只是,看到那不断涌上来的百姓,她的眸子微微的一沉,身子也下意识的向后微退,下意识的要避开那些百姓。

凤阑绝没有再开口,只是,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不耐烦,似乎不想再理会那个女子,没有再去望向那轿子,只是揽着上官云端,想要离开。

他一一扫过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床上,床下,衣柜处,能藏的住人的地方,绝对没有丝毫的放过。

但是,若是上官云端的目的是为了调开他的话,那么岂不是已经知道了丞相是他的人?上官云端暗暗冷笑,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铁了心的想要看她出丑。

就她一个傻子还想要证明什么?

皇后与皇上就坐在一边,自然也看到了,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一惊住,一时间明显的有些回不过神,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说话。

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惊住,她也知道夜无痕是不能喝酒的,平时,他的酒杯里装的都是水。

“谁说没用,你也太不把我天下第一神医放在眼里了吧,这天下,就没有本神医医不好的病。”只是,叶寒却突然一脸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而说话间,也快速的走了过去,手也随即搭上她的手腕。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而且就算真的被发现了,他还是要跟着,他就不信,她还不回家了。

“走了,走了,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被爹,娘发现了就惨了。”上官云端心下了然,心中暗笑,却故意装做着急的催促着。

皇上的胸膛微微的起伏,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气,这才沉声命令道,“人朕已经带进来了,你现在就娶……”

夜无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前方,似乎多了几分迷茫。

叶寒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只是,却似乎仍就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什么。

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在皇兄的心中,是喜欢着凤忆希的。

不过,既然是皇兄喜欢的,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皇兄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皇兄也说了,这一次是来正式提亲的,那么也就是说,是经过了父皇跟母后的同意的,所以,这件事,也根本就没有她插嘴的份。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她,她死了。”上官云端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失言,连连一脸惊慌的指向地上那丫头,极为害怕的说道。

双眸微闪,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她与王爷晕倒时,那个傻子将那茶水换了?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了中隐过一冷意,哼,想要诬陷她,李贵妃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上官凌雨只怕就是认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在这个柜子下面挖了这个洞。

“娘亲,云儿自有分寸。”上官傲天的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今天是云儿出嫁的好日子,老夫人竟然还对她这般的严厉。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要嫁给绝王的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气,为了激你才答应绝王的,或者,她正在等着你有所行动呢,你呢,就打算干坐在这儿,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后,两个人后悔,伤心吗?”秦思柔再次急声说道。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那些黑衣人惊颤,其中一个为首的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太上皇,低声道,“回太上皇,我们的确是受人指使的。指使我们的人是,是。”他可能还是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所以,是了半天,却仍就没有说出那人。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不如,等皇嫂醒来再说吧,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微怔了一下,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夜无痕听到他的话,身子微微的僵滞,原本抓向他的衣领的手,也慢慢的垂了下来,那原本疯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伤痛,不错,她现在已经是凤阑绝的王妃,不再是他的女人了。

他的手,微微的探向上官云端的手,发现一切都正常,那紧悬着的心,也微微的落下。他刚刚一听到她可能有危险,就慌了,竟然连他自己也懂医都忘记了。

其它的人都没有出声,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都在等着她醒来。都希望她能够快点的醒来。

从来没有过。

“夜无痕,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恶意,这样的你,注定交不到朋友,而也注定会错失。”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只是说到此处时,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她这样的话,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

太上皇此话一出,凤阑锐完全的惊住,而太上皇此刻那犀利的目光与狠绝态度,更是让他暗暗惊心,看来太上皇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先前只怕是故意装出来迷惑他的,应该就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来人,将凤阑锐与玲妃压下去,关入天牢。交于刑部依法处置……”太上皇听到玲妃的话,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冷意,他自然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只怕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我也知道,你不想承认当年的事情。”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顿,再次继续说道。

“其实,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你,不是吗?”那个男人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有些急切地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是让上官云端微微的惊住,这人说的他,应该是指爹爹吧?

“来人,将二夫人带过来。”上官傲天沉声吩咐着身后的护卫,只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反而带着几分轻松。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话语再次刻意的停住,望向皇上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意有所指的冷笑,才再次慢慢的补充道,“包括皇上本人,皇上不会是忘记了吧?还是想要出尔反尔?”

“这规矩可是皇上定的,与本王无关。”凤阑绝冷笑,这分明就是这些人想要对付云儿想出来的鬼主意,要不是他们自己提议,他断然不会有这样的要求,要怪也怪他们自食其辱。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对上她的眸子,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轻柔,也更多了几分珍惜,揽在她腰上的手,愈加的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直直地望着她,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云端,我说过,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今生,今世我娶的,我爱的只有你。”

死,谁不怕?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向前送死,那些护卫不仅没有人敢再向前,还纷纷的害怕的后退。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呵呵,小白兔!貌似是一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月儿虽然担心自家小姐,但是却也不敢违抗,想到小姐现在毕竟是王妃,那几个女人也不敢真的把小姐怎么样了,这才快速的离开,去泡茶。

更何况今天也只能她自己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完全的服众,以后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真正的认可,得到百姓的敬畏。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平时,太上皇的这儿,可是没几个侍卫的。

“什么?连三皇兄也来了,他不是从来不管朝中的事情吗?而且,这么多年,他因为腿上的伤,可是从来没有早朝过,今天竟然也会来?”凤忆希听到皇后的话,不由的低声惊呼。

“没什么,只是感觉到奇怪。”上官云端也只时感觉到奇怪,一时间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语微顿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当时母后进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侍卫正站在太上皇的面前,不过,母后进去后,他就退到一边了,当时母后并没有在意,这会想来,倒是感觉到好像有些奇怪,因为,那侍卫,以前好像并没有见过。”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泰和殿?”凤阑绝眉头微收,沉声问道,脸上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这次有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凤阑绝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一脸纵容的望着她,看到她玩的这般的开心,他的脸上的笑,也是慢慢的漫开。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是呀,丞相大人若不是对凤阑绝绝对的忠诚,那就是极有可能原本就是凤阑锐的人,这么做,原本就是来试探凤阑绝的。

“恩。”凤阑绝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脸色还是微沉了些许,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

上官云端的心中暗暗好笑,不过,刚刚看到叶寒那兴奋的表情,便说明,叶寒的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了,或者她身上的毒,很快就能够解了。

第五天。

御书房。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绝,那丫头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办?”上官云端有些泄气地说道,不过,说话间,却对凤阑绝悄悄的做了一个暗示。

毕竟,接下来,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丫头来配合,若是她怕成这个样子,这整个计划就无法进行。

很显然,她以为,上官云端是怀疑她跟此事有关。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此刻正坐在大厅中,不过,他们不是坐在主位上,坐在主位上的,是刑部的尚书大人。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

放眼天下,能够设计,做出这样的衣服的只怕不多。

她不想引人注意,但是偏偏那个人似乎故意的跟她过不去。

她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再让这丫头化个妆,只怕……

“爹爹。”上官凌雨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傲天,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喃喃的喊道,特别是在望向上官傲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老夫人惊住,因她的话惊住,却更被她的气势惊住,她从来不知道这丫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怎么像是完全的换了一下人似的,就算她不傻了,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的。

“现在,你可以走了,在我没有查清真相之前,你还可以苟且偷生几日。”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脸上多了几分冷意,就让她多活几天,等事情查清楚了,她一定会为娘亲报仇的。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所以,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儿,这次是雨儿的错,雨儿不应该伤害你,不过,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奶奶也就放心了。”老夫人的眸子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给本王废了她。”夜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字一字狠声的下令。

她知道,经过了这件事情,上官凌雨不但不会悔改,反而会更恨她,谁都不知道以后上官凌雨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本来就是你做错了。你竟然还怪到傲儿的头上,傲儿说的对,你就不应该偷偷的让人教雨儿武功。”老夫人望向二夫人时也是一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是绝对的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更何况他也看的出此刻雨儿对云儿的仇恨,若是今天不废去雨儿的武功,雨儿肯定不会罢休,肯定还会伤害云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