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生神石 > 第55章:死记硬背

第55章:死记硬背

三生神石 | 作者:几度红尘来去| 更新时间:2019-09-02

……

唯一正版《吞噬星空》五一专区ipad月票十亿起点币等你拿!

“轰。”轰击落在身上时,纪宁情不自禁倒飞开去,尔后才雷水剑意领域帮助下才停下。

普通四步道君,恐怕瞬间就被灭杀。

嗯。

纪宁轻轻点点头,随后他周围就自然弥漫开了暗金色雷电和冰白色水流形成了一片漩涡世界。

飞舟上,正是白衣少年纪宁、苏尤姬、丹宝道君。

那条不稳定的漩涡通道,很危险。

纪宁的心力这一刻也跨入了第五层次,也开始了突飞猛进的暴涨,其实当初三界浩劫那一战,纪宁最终悟透‘心剑天地’斩杀源老人时。按理说那时候他就应该跨入第五层次才对。可因为内心中的执念牵挂,让他硬是卡在瓶颈处。

“芒涯国?”天一道君吃惊万分,芒涯国身为六大势力之一,伟大主宰更是公认的三大主宰之首!芒涯国偶尔掳掠些修行者对天一道君这种合道边缘的大能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

天一哈哈笑道:“不过誉,不过誉。纪宁,至于其他兄弟……等会儿一起喝酒慢慢聊,你自然个个就认识了。”

纪宁起身:“走,去瞧瞧。”

很快丹宝也冲出来了。纪宁、苏尤姬、丹宝很快就赶到了天苍宫的主殿,此刻天一道君、御斗道君已经在这了。

纪宁则是笑道:“也就借助傀儡之力罢了,我自身可敌不过那三步道君。”

“北冥师伯。”阚雀忍不住开口。

一切剑修,所谓的流派,都是从这完整剑道中悟出的一部分而已。

遮天蔽日的灰蒙蒙狂风笼罩整个天苍宫,那一座神殿也落在远处一座山巅,清风圣主的法力汹涌滔滔,天苍宫的四面八方尽皆在他的笼罩范围内,任何修行者想要离开天苍宫,或者从外界进入天苍宫,都逃不过清风圣主的探查。

“咻。”清风圣主根本来不及第三次出手,纪宁就已经冲进了天苍宫的阵法禁制范围。

而要成永恒,则一丝差池都不行!

御斗道君、天一道君都看着纪宁本尊分身离去的两道身影。

“道君?”东牧看着纪宁,“北冥兄弟,两名道君都是你的追随者?”

******

纪宁见状暗暗感慨。

ps:对所有假更者毫不留情,全部十天拉黑,并且在更新前预言几点更否则自切贴一律删,严重者可封禁处理——

纪宁看着远处的天苍宫,气息都开始不稳了,眼中更隐隐有着些许泪花,从离开三界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一直渴望着抵达天苍宫,现在,终于到了!自己第二元神终于可以回三界,去命运长河找寻父母了。

清风圣殿,对纪宁有威胁的,也就一位。

飞舟在迅速前进。

纪宁笑着道:“哈哈,恐怕清风圣殿也想不到我们敢折返!而且据我所知,清风圣殿的那四位道君中也没擅长推演一道的……反正我们要绕路,就先去一下这位阚雀师侄的家乡吧。”

一艘飞舟降临在完全冰封的冰面上,飞舟上飞下来一群修行者,正是纪宁、丹宝、苏尤姬、东牧以及那个祖神阚雀。

“这次因为你的事,清风圣殿的世界境和我交手,甚至恐怕都引出道君了。”东牧说道,“阚雀徒儿,恐怕将来清风圣殿也不会放过你,现在他们都在追杀我和你们师伯,等到事后恐怕就会来报复了。这样也好,你就随我去天苍宫吧,至于你的家乡,该带走的就带走吧,天苍域大的很。”

来者,正是木华宫主。

“请。”青衣道君直接带着纪宁,从洞府正门入。

******

“尊者。”纪宁开口。

丹尊者眉头微皱。

notice:??undefined variable:in d:webxs.\.phpline

纪宁没有回来!

“主人,你传授给我的第二章已经尽皆学会了。”丹宝世界神激动兴奋的跑来找纪宁。

纪宁吃惊。

“是。”纪宁恭敬道,“晚辈已立下本命誓言。”

“魔主的实力非常强大,杀我们轻而易举。”金袍老者感慨道,“万魔深渊十二层以下,就是一谜团。”

纪宁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你可知道它为什么叫三叶境?”丹尊者忽然发问。

苏尤姬心中一颤。

丹尊者轻轻接过放在了膝盖上,双手轻轻抚摸着,手指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轻声喃喃,不过她的声音,纪宁却根本听不到。

“啧啧,这法宝多的都摆到门口了……”纪宁飞向侧门,刚一靠近就吓得一跳。

这座古老洞府,就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没有她允许,就算她的追随者们也不敢进来,因为这座洞府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她和大哥一起生活的地方,当时二哥三哥还会经常调笑他们这一对道侣。

原来那位神秘大能就是丹尊者!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我话还没说完!”魁梧男子有些怒道。

任你再坚韧,尽皆以力破法!

……

攻击时,凶威滔天。

他死了,死了很久很久,可他的尸体一如生前般。

notice:??undefined variable:in d:webxs.\.phpline 10“杀。”另外两名火山巨人也低吼着大步冲来,同样是悍勇无比,它们的步伐沉重如山,却又快捷的超越天道极限,它们每一次挥出手掌虽然相对纪宁而言有些迟钝慢了些,可是那威势的确强的压制住了纪宁。

一旁的白衣男子、青甲身影都摇头。

这等鏖战持续了大概盏茶时间。

“别急。”

呼。

“赐予一件法宝?也是记名弟子?”纪宁道。

“呼。”

大地轰隆形成了冲击波,让周围百万里都在震颤显现出了巨大的盆地。

“咻!”

一切溃散。

只有像对方‘青甲身影’一样。

“嘭~~~”

“呼。”肉眼难以窥伺的一剑,无影无踪,可是当在火山巨人面前时,却陡然化作了黑洞剑光漩涡,直接将这名火山巨人给引领到一旁。因为太过突兀,令火山巨人都是一个踉跄。

“它,诡异莫测。”

纪宁过去施展这一式时,剑会利用无处不在的‘道’的力量,比如在风中,会利用风的力量,令剑速度大增。在光芒中,可以利用光芒的力量。在空间中,也可利用空间波动的力量。

那位大能……

完全能融入一切道中,肉眼神念心力都难以发现,必须需要其他手段才能发现。

“谁画的?”纪宁暗暗道,“似乎和这位死去的剑道大能,感情极深。”

……

“啧啧,一个弱小的道君,这么多宝贝。”纪宁他们喜出望外,他们哪里知道,那绿袍佝偻道君就是做些苦力活的,去折磨些凡俗修士,辛勤照料千叶彩霓花。毕竟种植千叶彩霓花是非常辛苦的活,一朵千叶彩霓花成熟了他就采摘下,虽然暂时放在他这,可等到将来要离开灵仙界,那黑袍道君肯定还是要拿走的。

纪宁双眸厉芒一闪,雷电、水光立即冲天而起,瞬间弥漫笼罩周围万里,也将站在不远处的白衣男子笼罩其中。这雷水阴阳剑意领域威能浩荡,时时刻刻疯狂攻击着那名白衣男子。

“挡。”

纪宁一惊。

其实这也是给自己打气,他们都明白,内域和外域的机缘差别很大,风一和北冥又是丝毫不亚于他们的妖孽,进步岂会慢?

风一的追随者‘燕回仙人’,竟然走到了九百一十里!这让在场观看的纪宁他们个个都吓得一跳,竟然能够在本源锁链上走这么远?都已经接近庆桓皇子,比火晋水君都要强的多了!

三十五具古老尸体,是有准备的非常平静的迎接死亡的,他们的法宝、宝物,也尽皆留了下来。

甚至他一路前进,更走向了无眷沌,更进入了芒涯国十二宫的善水宫。

“内域……”纪宁遥遥看着前方,这条本源锁链的尽头,就是内域了。

可是,那是担心泄露,只要立下本命誓言成了奴隶,就万无一失了。且多几个挖矿的手下,也能更早的挖完,他也无需一直镇守这里。

“成为奴隶?”纪宁他们五个脸色都变了。

纪宁他们四个则是惊愕看了过去。

这就是幽魂?

怎么感觉像是修行者?

风一心君依旧平静前进。

“风一兄还真轻松。”

三步道君实力的傀儡,算珍贵。

可它携带的这些矿石才更珍贵啊。

雪鉴帝君,也就一具,最后还换成了四十具三步道君巅峰的,留给亲传弟子了。

“哦,惹了谁?”纪宁冷笑。

“难道无数怨气,就为了培养这一朵花?”纪宁他们五个看到眼前这一幕,都有些心颤。

“你们难道没发现?进入灵仙界后,你们和外界一切感应都断绝了?”黑袍道君疑惑看着他们,“布下这等大阵,隔绝一切感应,就是防止你们外泄消息。而且看到这朵千叶彩霓花,难道你们还不知道你们惹了谁么?”

“符博帝君已经放话,十个混沌纪,百个混沌纪,甚至千个混沌纪,只要他活着。就定要杀死三蚕。”独角强者哈哈笑着,“那三蚕帝君只能躲起来,永远不敢现身了。”

“符博帝君最擅长‘符之一道’。”独角强者说道,“如今隐居在外域的符博帝君,就是他一个道符分身。”

一张本命道符,等于一条性命!

……

那乐曲声越加飘渺玄妙,引人入胜,诱惑纪宁沉浸其中。甚至纪宁都隐约看到了一个个幻境世界,只要他心中一放弃抵抗,就会立即被拽入幻境,完全沉沦了。

整个起源之地的永恒帝君的尸体,恐怕还不知有多少,难怪这里让毁灭神庭的永恒帝君们一个个都进来探索,难怪毁灭神庭之主能在这里一飞冲天。

“什么。”

可毕竟这是三蚕帝君亲手布置的,说不定就有手段,知道灵仙界的变故。

纪宁感觉到这凡人的心境不凡就颇为欣赏,这次又借此悟道,便有了给他一番机遇的念头。

父母死后。杨屈定本无亲人了,对妻子感情更是极深,妻子却背弃他跟随那男子跑了,还对他说:“屈定,你保得住我,你保得住我爹娘吗?别怪我。”

“我,我怎么了……”青竹杨屈定仿佛一场大梦醒来。

“我竟然看到了空间火冥石的矿山?”庆桓皇子抬头看着眼前巍峨的矿山,没了平常时候的冷静,而是一脸的震撼,“我难道还没睡醒……”

“一座大矿山?还是空间火冥石的?”风一也呆滞中。

“我算算,看这矿山的矿石,矿石中提炼出‘空间火冥石’差不多一万斤中能提炼出一斤来。”纪宁则是喃喃自语,“整个矿山足足百万里范围,得提炼出多少空间火冥石?价值得多少?算不出来,没法算……”

纪宁他们也都是些妖孽,虽然被短暂震撼,可近距离看了下后,便立即决定离开。

纪宁他们五个以最快速度逃窜着,庆桓皇子对时空的掌控,逃起来也的确快。

“轰隆~~~~”

震动传递到黑袍道君这已经非常微弱了。

他的世界投影立即在其中一处神纹上显现出光点。

纪宁他们五个相视一眼,个个心情都沉重,因为他们明白,这恐怕将是他们进入异宇宙来最凶险的一战了,甚至很可能丧命于此。

“吼~~~”

纪宁见状一喜,就要夺斧。

恢复清醒的纪宁,却是眼中一寒。

纪宁五个正看着眼前被囚禁的瘦小老者修士。

“我们小心点,说不定什么时候那位道君就会出现。”纪宁郑重道,他们不敢主动释放神念,一旦主动释放,反而更容易被敌人发现。

那座凡界大陆没有被道君发现时,修行还相对容易,后来那保护凡界的巨大阵法汲取了天地元气,也削弱了天地元气,令修炼变得艰难。此时古传送阵一出现,再故意灵魂控制一些修士来回穿梭一趟,大肆宣传。

纪宁他们都好奇。

天劫……是天地运行规则下才会有的。

纪宁也点头。

纪宁、风一、天火芒涯个个表情郑重。

“我能感应到,那里面关押着无数的修士,这些怨气,应该就是这些修士的缘故。”风一说道,“怨气之所以浓烈成这样,可能是这些修士们受到了可怕的折磨吧,之前我们也看到了,大量修士都被绑缚在柱石上。”

整个巨大的牢狱,正在疯狂的折磨着刚刚被抓来的那数亿元婴修士、化神尊者们。那些刚被抓来的有些还求饶,可是过上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明白,求饶根本一点用途都没有。

呼。

“我问你些话。”红袍光头瘦小青年问道。

纪宁他们五个立即化作流光破空而去,空间荡起涟漪,直接消失不见了。

纪宁他们五个穿梭虚空,来到了时空传送阵所在处。

“之前我们看到那牢狱上空的怨气极为惊人。”风一说道,“这地方的怨气之大,大的离谱。我们解救了他们,功德也多的离谱。恐怕是无尽岁月一代代,被折磨致死的修士数量太多太多了,他们虽然死去,冥冥中还是降下了功德。”

“现在,怎么办?”风一目光一扫。

可现在……

“呼。”

“我们走。”风一说道,当即五个就凭空消失了。

“走吧,我们先找一处地方等等,六十一年后,我们再过来。”风一说道。

“一个人,可能更好些。”青年男子说道。

因为这是多年来的老规矩了,否则数以亿计的修行者一拥而上,古传送阵核心还真容纳不下!且那般粗劣的洞府法宝,他们轻易就能窥伺到外面,也能随意撕裂。

无数流光尽皆朝那飞去。

洞府内聚集的数亿元婴修士、化神尊者都激动无比。

布袋口产生滔天吞吸力量,数亿元婴修士、化神尊者们虽然尽皆反抗,可依旧被吞吸的尽皆飞入布袋中。吞吸了所有修士后,那布袋变小,落到了那巍峨身影的大手中。

————————

其实剑修中,有很多流派,每一道流派都有达到极高境界的!纪宁过去虽然看过和自己如今推演类似的剑术,可那是别人的剑术,纪宁根本没多想,可现在他积累到如今这一步,却自然而然走出了这一步。

这座岛屿上,野狗祖神、丹宝世界神他们一个个都被那纪宁练剑的动静所吸引,个个都过来了,他们看的尽皆震撼。纪宁现在推演的各种剑术,虽然都是他认为失败的,可任何一种剑术,都足以成为逆天的道君。

纪宁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剑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