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年代:娇妻太撩人 > 第16章:文章山斗

半个时辰后,林七气喘吁吁欢天喜地地跑进了落梅居,人未到,声先闻,带着无限欢喜,“二公子,奴才回来了!”

“当年的事情始终是皇上的一块心病。”忠勇侯闻言道。

出了城门,径直上了官道,前往丽云庵。

崔意芝恍然,仔细地看着谢芳华神色,提起谢云澜,她神态眉目都有着淡淡的温和,他蹙眉,“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感情甚笃,看来京中传言也未必不实。”

谢芳华温和一笑,“云澜哥哥回府去取东西,我们约好了他取完东西来接我。也就是说,我们的谈话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什么一盏茶?”崔意芝看着她,这话题转得太快,他一时跟不上。

如今四皇子回京,若是被趁机大作为杀了四皇子的话,那么他既然能从关山迢迢的漠北回来,回京之后,再想要他的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是一个极其隽秀仪表出众的年轻男子

------题外话------

卢雪莹大惊,“你要干什么”

3号了,亲爱的们,爬到大婚前夕了,有票么有票么你们懂哒~nn~ ~ 现代永久免费新文今天十点更新第二章,别忘记等更新哦。么么哒

谢芳华点点头。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芳华丫头见到过燕亭?”皇帝微微讶异。

谢芳华顺着谢墨含挑开的帘幕,看到了忠勇侯,她哑声陈述事实,“爷爷,哥哥,老夫人去了。”

虚到虚无空洞,弱到弹指既碎。

“咔咔”数声震天动地的巨响,“轰轰”数声震耳欲聋如天雷轰顶的震动,坚固的牢笼斗室从第一次撕裂后,紧接着,成板块撞轰然碎裂,然后,真如谢芳华所料,从头顶上悉数砸下来。

“京城的仵作就是这么草草验尸的吗?”谢芳华声音沉了沉。

秦铮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将空杯子递给她,醉浓浓地道,“困死了,睡觉。”然后慢慢地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她虽然打定主意这一辈子不再嫁人,但是也不想把自己忠勇侯府小姐的名声弄坏。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刘侧妃又怔了一下。

“闻着味道挺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燕亭吸了吸鼻子看着谢芳华说道。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顿时灶膛里嗡地一声,一股火苗窜了出来。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这有什么?”谢芳华好笑地看了他惶恐得不行的样子一眼,“这落梅居总共也没几个人,你们都是我们的近身之人,一起吃一顿饭,也要不得命。”

谢芳华对他脸红地笑着问,“你是想我们早要孩子,还是晚要?”

王倾媚和玉启言跟着他下了楼。

秦铮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姑姑,我看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地方?否则你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燕岚虽然想跟去,闻言也觉得有理,只能住了口。

那人一挥手,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李沐清一把将他拽住,“郑大人,你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若是你跑了,我见到皇上,就将责难都推到你身上。你可以想象你以后的日子。”

“所以说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那好吧!”谢芳华放下筷子,“我们走吧!”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二人出了府,向城楼而去。

看着燃烧得旺旺的火光,她似乎看到了谢氏未来的希望。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芳华身子不好,性命堪舆,朕却帮不上忙,还要依靠秦铮处理这南秦江山的麻烦。”秦钰道,“只能困在这宫墙里,愈发觉得帝王难做。”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秦铮看了她一眼,“情人花毁在了右相府的手里,我回京后不该去右相府看看”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秦铮就是听不得别人说她好,若是他听了,耳根子就软得跟什么似的了。哪怕那个说漂亮话的人这时对他提出什么要求,他估计也一准就应了。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她一直不太明白,谢云澜背地里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不多时,一碗鲜血便流满。春花止住伤口,将一碗血上前递给赵柯。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翠荷手里抱了一叠衣物,见她出来,对她笑道,“这是绣纺今日完成的一件外衣,一件里衣,一件亵衣,一件睡衣。刚刚送来府中,王妃命我给你送过来,明日你与师傅学课及时能穿上。”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原来是这样,也是个被娇惯的。”英亲王妃道,“但愿李如碧脸上的伤能救治,别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下去。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郑轶闻言,花白的胡子抖了抖。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英亲王妃心下哀痛,喊了一声,“李延?”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

谢芳华看着她,同样低声道,“除了荥阳郑氏,天下人才济济,好男儿多的是。未必非荥阳郑氏不可。不是吗你我姐妹情分,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进这趟浑水吧。”

“那我也愿意!”金燕道。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你身体日渐大好就是好事儿,你娘在天之灵也能宽慰。”英亲王妃感慨地点点头。

仁郡王妃和右相等几位夫人闻言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辞,对看一眼,觉得还是避开为是。

“哦?”秦铮挑眉,“皇叔可见了?”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谢芳华低呼一声,埋在他怀里。

“你喊侍画侍墨去找,她们知道

不多时,侍画侍墨抱了一摞衣服进了屋,摆放在软榻上,对秦铮道,“有您的衣服,有小姐的衣服。”

秦铮站起身,来到软榻前,伸手将最上面的两套男色长衫提起来,对比了一下,选了一件暗红的云纹织锦落梅刺绣拿在手里,将另一件放在一旁,又开始展开谢芳华的衣裙,挑了片刻,从中选出一件水红的软烟罗轻纱尾曳拖地长裙,长裙的衣摆处同样绣着落梅,与他手里的这件男衫搭配,相得益彰。

秦铮低头看着她,只见她脸庞微扬,娇颜明艳,抬眼看着她,坚持中有隐约娇俏丽色,高高云鬓绾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隐隐有淡淡的红痕,他撇开眼睛,点点头。

秦铮显然是从没学过画眉,似乎也从没考虑过要给谢芳华画眉,所以,看着她,眉笔久久不落下。

这样的谢芳华,任何人见了,都是满腹心思。

秦铮撬开她的贝齿,吻她,呼吸微微浊重,“别胡思乱想了,你再这样乱想下去,那些苦药汤子都白喝了。身子什么时候能养好?”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的身子,低声说,“秦铮,孩子都这样坚强,我们为人父母,是不是更应该坚强一些?我们能把他平安生下来的,是不是?”

真的怀上了!

秦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地开口,“吉时要到了,我得放你下来拜堂。”

两旁立即有人拿过来红绸,让二人一人牵住红绸的一端。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秦铮忽然清声道,“今日的大婚规矩礼数没遵循之事十有**,也不差这一桩入洞房后再掀红盖头了我的妻子是谢芳华,不如就趁现在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清楚楚往后都别错认了我秦铮的小王妃”

“好”程铭的声音最为高,紧接着响起。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须臾,月娘带来的那一拨人齐齐听话地住了手,退了回来。

“我说了,初迟不是我的人。而我的人,也断然不会做出拿了秦倾等五人做这等无用之功。”秦钰温润地道,“虽然你不了解我,但是我却对你不能说十分之了解,但也了解了个七八分。秦倾等人不能威胁于你,抓了他们也是无用。”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好手法!”庙宇内忽然缓步走出一个人,声音清润,含着一丝隐隐的笑意。

月娘此时已经青丝散乱,衣裙被刮了几道口子,几乎半个身子都染了血。气息发急,再过片刻,恐难支撑了。

药圃是实打实的药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谢芳华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屋门口。

当然,他也是不轻易动怒的。

秦铮抿唇,“我是筹谋多年,但我对你的心可曾变过”

秦铮伸手握住她手指,忽然又气又笑,“学我学的可真快。”

秦铮又道,“因为是逆天改命,一切有诸多不可抗力,师傅再不能预算出南秦的命运,更不能预算出你我的最终命运。所以,我知道你前去无名山,才想你出了侯府不做千金小姐也好,免得步前世后尘,养在深闺,不喑世事。但是你刚去无名山后,我就后悔了。万一你回不来怎么办等你回京的那八年里,你可以想象我等得有多辛苦八年,无数个日夜,我一大半时间都在后悔,悔不该当初不拦你,我想去铲平无名山找回你,奈何**年纪,哪有能力铲除无名山需要慢慢筹谋。”

“他从皇宫出来,就跟随谢世子来了忠勇侯府是不是?”永康侯再问。

谢墨含也被谢芳华给震慑到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妹妹竟然有这样一面,只一张嘴,便如利剑一般句句对永康侯诛心。在他的记忆里,她的妹妹一直是温软的,柔暖的,柔和的,冷静的,可是今日,她虽然也冷静,但句句尖刻,句句如针尖一般,口风激辩,扎人丝毫不口软。

侍书一怔,又连忙应声,“这就去请!”

“你给我住口!”英亲王恼恨地看着秦铮,“这里不是英亲王府,是忠勇侯府,你喝醉了酒,别有的没的胡言乱语!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孝子!”

英亲王妃闻言住了口。

皇帝沉着脸瞅着秦铮,面无表情地道,“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以前在朕面前还不敢如此太过放肆,如今是谁给你的胆子?”

吴权立即带着两个小太监将那死士拖到佛像后的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