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年代:娇妻太撩人 > 第26章:铮铮佼佼

众人不由的纷纷的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看到太上皇对上官云端的亲密,微愣了一下,眸子中微微的隐过一丝疑惑,太上皇对云端似乎有着一种极为特别的感情,仅仅是因为,他要娶云端吗?

不过,他知道,这所谓的大事,肯定是国库被盗的事,只是,不知道,他们的人,有没有被发现。

“恩。”上官云端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微微的点头应着,自然的语气,似乎是在谈论着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她要的不是那些虚华的场面,而是那点点的温情,所以,他才决定,带她回到了王府。

这个女人跟凤阑绝到底是什么关系?

“本王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凤阑绝的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轿子的方向,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是吗?既然你不想瞒着她,为何还要那么急着离开,你这不是逃避是什么?”那个女子再次紧接着说道。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虽然那几个千金小姐与蓝岚的关系不错,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原本就一直十分的敬畏着凤阑绝的,刚刚他也看的出,那些大臣们,似乎都受了上官云端的影响,都给上官云端有所改观了。

一时间,整个大殿完全的静了一下,有些人望向那漏刻,也有个望向蓝岚,但是最多的人却是望向上官云端的。

众人纷纷的惊住,都不由的停下了动作,望向那个侍卫,都想知道,桐城又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这一百万两真的都是百姓捐的。”皇上也再次的惊住,然后才快速的打开了手中的帐本,双眸随即快速的望去,看到上面密密麻麻记的数字时,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转,再次望向蓝岚,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公主,你听清楚了吗,你的那一百万两不在这里面,这些,都是皇嫂靠自己筹集来的。”

所以,不要说是从外面查看,就是在里面查找,都不可能轻易的找到她,从床上看,发现不了她,床底下,也发现不了她,谁也不会想到,她会硬生生的将自己夹在中间。

就在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就要爆开时,上官云端这次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了她,蓝岚以为,上官云端一定是要答应了,或者刚刚她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想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比试的方面。

而她也看的出,当时她那话,应该不是说谎。

难道是南宫逸?

“王大人,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王爷是何等英明之人,岂由的你在此乱说?”丞相大人脸色一沉,突然冷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这件事,等王爷来了,自然就明白了,大家还是安静的等着吧。”

因为,她现在是上官云端,她要扮演好上官云端的角色。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只是,上官云端却突然发现,那丫头竟然趴在地上不动了。心中微惊,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古代的成亲,特别是这皇室中的成亲,都是十分讲究的,特别是在这时辰上,都是算的很严的。

“云端,本王抱你到马车上,本王已经让人准备了饭菜,云端陪本王一起去吃,可不能饿坏了本王的王妃。”

二皇子越想越害怕,一时间,身子忍不住的轻颤,脸了也多了几分明显的害怕,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皇上,看到皇上此刻也是一脸的阴沉,眸子中同样的带着几分担心与害怕。

只是,他那话听似在审讯,但是却更是威胁,威胁着那几个人,若是他们敢把他供出来,那么,他们全家上下都保不住。

“我们,我们误撞到的。”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说道。

“是呀,她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怎么还来呀?”某女人不屑却又不满,这种情况下,她们可都是恨的只有她们一个人出场。

上官云端自然也站起身,向着那宫女的身边走去。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为了夜无痕,她真的可以纵容,容认到这种地步吗?

“叶寒,这个时候,你竟然跟本王开这种玩笑,你信不信本王真接杀了你。”凤阑绝知道上官云端安全后,不由的将怒火全部转移到了叶寒的身上,这个男人,还真唯恐天下不乱。

“什么呀,我一直都是那么喊的,怎么就成了她的专用了,那我以后怎么喊。”叶寒急急的抗议,他可是一直都是喊绝的,听凤阑绝那意思,他以后岂不是喊不成了。

“走就走,谁愿意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凤忆希也是真正的怒了,她好心来看看他,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赶她滚,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

而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刚刚似乎。

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上官凌雨竟然仍就没有半点的悔意。

就算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扯出他的几个人,但是,凤阑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怀疑到他的身上?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双眸微抬,再次望向凤阑锐的脸,沉声道,“说真的,本王真的不想怀疑你,只是,当本王去你的王府,见到你时,便知道,你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那一刻,本王也知道,你的腿并没有废,你当年受伤时,只有十五岁,若是你的腿当时就废了,这么多年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发育,反而应该越来越萎缩,但是,你的腿,却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你为了掩人耳目,一直用东西遮盖着,但是那长度,却足以让本王明白一切。”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小晚,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了,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那怕那个女人死了,他的心中仍就不会有你,你在这府中,只会受苦,小晚,跟我离开吧,如今雨儿已经死了,我不想你跟霜儿再出事。”那个男人的声音中因着害怕与紧张,微微的轻颤着。

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原本,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她,万万留不得,留着她,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玉儿的妻子的画像夹杂在里面,让玉儿辨认,偏偏刚刚玉儿中了他的计,掉以轻心,没有注意辨认。

若不是此刻,他想要看看,她是如何的处理这件案子的,只怕现在就已经将她带走了。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若他不是爱她至深,又怎么会那般的自信,又怎么会在洞房之夜要为她戴上这链子?

“小狐儿,你刚刚利用完我,就将我一脚踹开,这也太无情了吧。”只是,凤阑绝却双眸圆睁,略带委屈的控诉着。刚刚的冷冽与绝裂早已消失,唇角再次挂起了轻笑。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尚书大人那略带疑惑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那画像时,惊住,唇张了几张,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桐城。

更何况,她太了解这些女人的心理,整天没事,就只知道围着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精明如他,会不会看出什么?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

“本王妃的轿子,你也敢拦。”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慢慢的掀开轿帘,冷冷的望向那个侍卫。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两个宫女这才转身,望向她们,有一个宫女似乎认出了她,脸上更多了几分惊愕,不过,神情间的害怕,倒是少了几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上官云端跟凤忆希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的戒备,她们便也不用再躲闪了。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

“恩,那孩子的确不错。”皇后也不由的称赞道,看来,这三王爷的人缘还不错。

“母后,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现在,守在太上皇的寝宫外面的,都不是皇宫的侍卫,所以,他们都不认识我,我只要略略伪装一下,想要混进去并不难。”上官云端略略带笑的望向皇后,轻声解释着。

“怎么了?”上官云端感觉到他的异样暗暗的一惊,忍不住低声问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紧张,这般担心过。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