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年代:娇妻太撩人 > 第68章:思如涌泉

虽是造反,可总要有个名目,老子皇帝健在,侄子已是储君,赵王要寻个出兵的理由,还真不是容易的事,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理由在,赵王怎么可能放过。

他是大秦的皇太孙,他拥有的比景炎多太多。同一件事,景炎要付出百倍的努力,他只需要抬抬手……封似锦是外伤引起的发热,府上有信得过的大夫在,封夫人已让人按方子开了药,也用顾千城给封似锦喂水的法子,把药灌了下去,可半天过去却不见效。

封家确实是厚爱她了,要不是有顾家与五皇子这两个麻烦在,顾千城还真考虑嫁了算了。

难道是不满她,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到来?

“哼……”秦寂言没有吭声,全身都散发着,本宫很不高兴气息。

“我?我做什么惹你不高兴了?”不对,该不高兴的人应该是她好不好,她才是有资格不高兴的那个。

“不懂?本宫看你是装傻。”秦寂言惩罚性的捏住顾千城的鼻子,“你说你,怎么就半点也不像个姑娘。”

至于保秦云楚的世子之位?

“哼……他有什么本事能掌控江南。”老皇帝知道景炎有本事,可却不相信他能掌控江南。

两条路都是一样的危险,走支灵川只有这一段路危险,走其他的人沿途能让人埋伏的地方,多达十几处,每天都要走得提心吊胆,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意外”掉了。

武定是秦寂言安排在明面上保护她的人,武定武家人的身份,正好是一个掩饰。

顾千城这是有多看不起他,他要保顾千城一条命,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看着秦寂言与龙宝玩的开心,笑的开怀,服侍的宫女、太监目瞪口呆,就连唐成万斤也是啧啧称奇,暗自羡慕嫉妒恨。

就算他用武力坐上皇位,天下人不会同意,文武大臣也不会接受。更不用说,他不是顾千城,他要兵变,言倾不会帮他,顾承欢不会帮他,封似锦不会帮他,秦寂言也不会对他手软。

没错,秦寂言是真的没有时间,他失踪了整整一个月,大秦那里不知乱成什么样子,他必须露个面,不然……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国家大事,不是利益至上的商场,有些事不能这么算。

他在想,他是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楚世子做事并不仔细,老太爷的很快就发现,楚世子在城外庙里养了一个姑娘,而且那姑娘和楚世子还不清不楚。

秦寂言的顺从让老皇帝很高兴,老皇帝开口道:“中午留下来陪朕用膳。”

“殿下,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的粮食,也不够全城百姓吃几天。”副将忧心忡忡,他倒是想为全城百姓着想,可实在是……

凤于谦一脸郁闷,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可还没有问出口,就听到顾千城说:“原本还想着漠北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恐怕找不到制作炸药的原材料,现在唐万斤来了,就可以不用炸药了。”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大理寺卿叫苦不迭,立刻把前往顾家陵园的官差招回来,生生阻了官差查看武芸棺木的事。

这么一个地方,立在京城却能不被人盯上,摘星楼的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古画造假?”顾千城拿起卷轴,无声冷笑:“去查查看,他们的颜料放在哪里。”想用这几副画糊弄她,摘星楼的人当她是傻子吗?

“发现浸泡画纸的药剂。”

摘星楼也不像他们所查到的那样,只是一个做假画的地方,幕后之人明显是用做假画的勾搭,也掩饰真正的目的。

昨儿个人被抓的那几人,在家族中大多不受重用,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朝政,也没有那个能耐,凭借自身的能力,给荣王世子和周王大开方便之门。

剪掉脐带后,顾千城并没有管自己敞开的伤口,而是将孩子抱到身侧。

程家的家世摆在那里,再加上吴六郎一路客客气气,排队的人都很好说话,一一给他们让道,很快程家的马车就来到顾千城后面,车夫得了命令,程家一开口车夫就把路让了出来,只是……

暗卫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只余废墟一片。北齐人跟在身后,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往前冲,在遇到官差的情况时候,停下来解决他们。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秦殿下这个人,一旦认定就是死脑筋,顾千城不是说不过他,而是说了也没有用,反正秦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对秦寂言,他绝对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个男人逼他不得不放火烧船。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回去的路上十分平静,至少没有再遇到刺客。

秦寂言并不介意景炎算计,但这一次,景炎是真得惹恼他了。他可以容许景炎算计他,却无法容许景炎拿顾千城的安危威胁他。

封家的人有各种不好,可他们确实是能臣,用他们很顺利,哪怕看不顺眼,秦寂言也不想把封家完全丢开。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能在朝堂上立足的人,都不是什么笨蛋。太上皇这个时候病重,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也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按错了,顾千城恐怕就要死在这里,成为石门的一部分了!

那两个打手,看到打到了顾千城,却没有把人打趴下,正想再出招,可手挥到一半,却对上顾千城手中血淋淋的刀子,那两人吓了一跳,生生收住攻势,想要避开顾千城的刀子,可是……

不过,这并不影响凤于谦对顾千城的欣赏:坚韧、聪慧又知进退的女子,没有人会讨厌。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让秦王不高兴,至于秦王刚刚是不是因为女官,而出言激怒太后,稍后只消试探一二就行了。

她舍不得!

这男人,简直了……

景炎现在的优势,就是手上的十五万大军,只要有兵马过来,景炎就不成气候。

老皇帝没有问事情的经过,锦衣卫首领也不敢多说,免得才老皇帝多想。

锦衣卫首领这个时候不再说话,闷头跪在那里。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心底却是暗松了口气。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她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都能放下,可偏偏他们还不能怪那个女子,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儿子自己的选择……顾千城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乖乖的走到秦寂言面前,然后……

而且,最后还是他出手,那太监才保住一命,不然他早死了。

话落,剑起,风遥如同杀神,杀进战斗圈。手起,剑落,每一剑都正中目标,如同切西瓜一样,将面前的死士一个个切成两截。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父子三人,坐在院子外,头顶是蓝天白云,周围是清风花草香,可惬意的环境却没法让他们三人放松,父子三人皆是一脸沉默,头顶似有乌云笼罩。

管家吓了一跳,匆匆跑出去,回来时脸上也带着笑,“老太爷,大小姐回来了。”在院外喧哗的小丫鬟,是去给顾千城请安,得了顾千城的赏赐,这才高兴。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探子反应及快,可他再快也快不过,正对他命门而来的石子,“噗”的一声,石子正中眉心,那探子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地不起。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怎么,想睡了?”秦寂言拂开顾千城脸上的长发,轻声问道。

顾千城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在景庄住了一个多月,景庄上下都知道顾千城的喜好,饭桌上的菜有一半是顾千城爱吃的,另一半则是景炎爱吃的。

“不是,莫名的觉得闷,你别管我了,快吃。”顾千城哪里敢告诉景炎,她是想到秦寂言了。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这态度不对,不管做什么事,都应该……”这孩子欠教训了,今天就代顾家老头,好好教教教这个孩子……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用火真的行?”顾千城见那颗白卵,被火烤得越来越小,不由得笑了。

花了三天梳理军中事务,将可疑人员全部处理好后,秦寂言还没来得及宣布回京一事,京中又来了钦差。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耍赖。”顾千城笑了一声,扬起手中的毛巾道:“蹲下来,你太高了。”

四面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火苗蹿至数十米高,除非轻功了得,不然轻易出不去。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本是一个落魄的皇族后人,可偏偏有个争气的太祖父,直接把他的太祖父干掉,成了皇帝。结果秦寂言成了皇太孙,而他则什么都不是。

景炎一边奋力的往前游,一边想着他和秦寂言的情况,越想越觉得命运他娘的就是一个狗屎。

“主子,湖里有人。”站在船头的暗卫,看到水中浮动的身影,戒备的说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药王谷虽然被秦寂言灭了,可药王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灭干净的,秦寂言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药王谷就大开杀戒。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高兴自己眼光好,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咔嚓。”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本想继续提起神女塔的案子,可秦寂言却先一步道:“对了,本王听说你要嫁人?”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秦寂言一点也不意外,在得顾千城收到所谓“武家人”的信后,秦寂言就猜到暗中有人盯着顾千城。

解决了北齐这个威胁,景炎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后续事宜,带着亲信前往长生门营救倪月。

“不管,不插手!”秦寂言痛快许诺,唐万斤脸色微变,药王谷主大喜,“君无戏言?”

“好孩子,祖父知道你是个好的。这几天多陪陪你千梦姐姐,承欢不在家,也就只有你这个弟弟可以陪他了。”老太爷拍了拍顾承志的手,一脸欣慰。

秦殿下脸更黑了。

和前面十二宗案子一样,只是秦寂言并不满意:“是意外还是谋杀?”

和顾千城认识那么久,秦寂言多少知晓一点。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是吗?”秦寂言明显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而是站起来道:“来人,把尸体抬回去,现场封锁。”

“你放着凶手不抓,却把我们和凶手关押在一起,秦王殿下,你这是杀人。”

“大秦皇太孙手中只有二十万人马,要攻破他们易如反掌,至于活捉皇太孙恐怕很难,据末将所知,秦殿下武功高强,我们恐怕抓不住他。”说话的人是副帅,是风遥的左右手,也是西胡皇帝的心腹。

“希望,等本王再见到你时,你的头发长出来了。”秦寂言看着顾千城的短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小神女像的眼睛雕刻得同样活灵活现,能让看得人痴迷,可却没有神女像那种蛊惑人心的催眠力量。

与怕老鼠,密集恐惧症无关,纯粹是看到这么多老鼠挤在一起,她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

她有点担心封首辅。封首辅要出事了,她怎么向疼爱她的封夫人、教导她的封老爷子交待?

是夜,秦寂言一个人悄悄离宫,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就从京城消失了,哪怕知道内情的封似锦,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顾千城绝不是说大话,就算她怀着身孕,身体极度不适,可要杀老管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和顾千城一样,五皇子也认为,顾贵妃肯定是装病,却没有想到这一次,顾贵妃真得出事了。

外面的打斗一时半刻结束不了,他们不敢时间。

顾千城能接触到的粮食有限,只能寻这些杂七杂八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不必。”他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

凭秦寂言的力道都推不开,可见这石门有多重。

有了这番表态,官差要疏散人群就容易许多了。封似锦见这一个路段平稳了,便带着暗卫往前走。走之前,不忘给百姓们交待一声,“我去前面的爆炸中心,请大家放心,我封似锦以封家的名誉发誓,绝对会在这里,站到最后一刻。”

劫囚车的人,往百姓中间丢炸药,就是想要制造混乱,好让混乱的百姓拖住官差,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便于逃离。

“笑什么笑?”秦寂言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拍,一脸不快的道。

出路被堵死,顾千城再次装可怜,“圣上……刚刚是意外。”

“谢谢祖父,待孙女身体好了,一定去给祖父请安。”拖得越久,期待就越高,到时候老太爷就会越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