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弦断洛阳花

羽飞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04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3章:不死荒

羽飞仙 20465

“父神”

他猜测着,会不会是凤阑绝明知道是他带人来了,去故意在里面故弄玄虚。他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凤阑绝不曾回答她,对于跟他无关的事情,他从来不会浪费半点的心思。

丞相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着急,想要向前替李玉解围,但是站在后面的凤阑绝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他便坐在原地不动了。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虽然她不是真正的上官云端,但是听到老夫人诬蔑娘亲,她的心也是忍不住的疼痛,特别是在看到爹爹痛苦的样子时,她的心也是跟着爹爹不断的揪起的。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中最清楚,我一旦查清了,不管是谁,我都绝不留情。”上官傲天望向二夫人时,没有丝毫的情意,有的只是冷冽与狠绝,他一定要为鸾儿报仇。

“对,孩子是无辜,但是这个孩子是绝王的,对我,就是一个威胁,你觉的,我会留下这么一个祸根吗?若是换了是你,你会留下这么一个祸根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说出的话,更加的无情。

那个为首的太监急急地说道。

“我知道。”叶寒这才慢慢的开口,一字一字轻声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沉痛,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中了这种毒,刚开始时,就跟怀了身孕是一模一样,不但有孕妇的反应,而且腹部也会一天一天的大起来,而且,还有胎儿的脉搏。”

他这么做,对的起秦思柔吗?

那马儿受了惊,有些不安的移动着。

这计划,原本是想要引出那人的,却没有想到,竟然被那人看出了破绽,将昨天的那个侍卫也杀死了,他们此刻的线索便也断了。

若说,刚刚的皇嫂的话,激起了所有百姓的热情,得到百姓的拥戴,那么刚刚的事情,便让皇嫂彻底的完全的得到了所有的百姓的心。

“真的吗?皇嫂真的跟皇兄打赌了?”只是,凤忆希却当了真,一脸兴奋的说道,她的性子本来率真,喜欢热闹,听到这话岂能不兴奋。

蓝岚听到皇上的话,脸色倒是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总算还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维护她的,只可惜在这凤月国,皇上的说话的分量太低了。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时,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反而慢慢的喝了一口茶,让蓝岚那极力压下的怒火与恨意差点的直接的爆了出来。

于是在一边火上加油道,“本公主只不过是好玩想跟你比试一下,你何必扯的那么远,还激怒了皇上,皇上可是一国之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皇上说话?:”

既然他都是为了她,那么她自然要配合一下,更何况若是真的能够借此机会除去了丞相那只老狐狸,倒是可以为爹爹除去了一个最大的强敌,也算是为夜阑国除去一害。

夜如梦语结,她总不能说,她拿这砚台,是想要对付她的吧。

“雨儿的锈功是越来越精湛了。”老夫人一一看过那图案,脸上也多了几分惊愕,再次忍不住的称赞道,这一次,是真心的下意识的称赞,不再是刻意的表现着什么。

“恩,恩,难得你这孩子有这份心。”老夫人连连的点头应着,“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等用过了午膳,奶奶让人送你过去。”

他那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沉痛。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众人便都进了大厅,只是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应该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

为了她,更是付出了太多。

“是呀,是呀,王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那个大臣这话一出,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担心起来。

只是,丞相的那种父爱,却让她有些不忍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呀,所以她就只当成全了一个父亲的心愿吧。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你,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对吧?”叶寒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一次,他不再逃避,也不再允许她逃避。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现在,她明白了,他与她,其实并不合适。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一个丫头接口说道。

上官云端微愣,她是明白凤阑绝的心意的,若是凤阑绝真的给她戴,应该不会掉下来,但是若是给上官凌雨戴,会是什么结果呢?

而上官云端那个贱人就在那个洞里等死吧。

只是,微微转眸,望向秦思柔时,对上她那张呆愣的小脸,扫向她那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发紧,口中的笑声,便嘎然止住。

“谁说的,由我在,没有医不好的,我若是医不好你的病,我把这条命陪给你。”叶寒听到她的怀疑,连连保证道。

“你,你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敢我顶嘴。”老夫人气急,就连上官傲天都不曾这般的顶撞她,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跟她说话。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众人见上官云端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也感觉到有些无趣,而且此刻毕竟是在这皇宫中,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才行,所以便纷纷找了位子坐下,不再理会上官云端了。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他的手,微微的探向上官云端的手,发现一切都正常,那紧悬着的心,也微微的落下。他刚刚一听到她可能有危险,就慌了,竟然连他自己也懂医都忘记了。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夜无痕刚好来抢亲,本王就把她送给夜无痕了。”凤阑绝的唇角微扯,有些闷闷地说道。

呃,上官云端再次的愕然,这个男人这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吧,她还没说什么呢,他的醋意就快要淹死人了。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她只说,绝王与各位大臣都已经进宫了,还说要我跟她一起进宫。”丞相夫人看么凤阑锐的神情,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不可有丝毫的遗漏的将上官云端刚刚跟她说的话,跟凤阑锐说了一遍。

太上皇此话一出,凤阑锐完全的惊住,而太上皇此刻那犀利的目光与狠绝态度,更是让他暗暗惊心,看来太上皇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先前只怕是故意装出来迷惑他的,应该就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只是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狠绝的怒意。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呵。”那女子轻笑,那笑在她的脸上慢慢的绽开,让她更多了几分致命的诱惑,“正如你所言,她娶的是别人,不是我,不是吗?”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但是,她现在真的耽搁不的,而且,他的救命之恩,她有机会肯定会报的。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是谁?为什么要这儿做?”秦思柔忍不住的惊呼,忍不住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青蓝你去城东给我买包点心回来,青红你去城西给我买盒胭脂回来。”过了片刻,南宫雪再次吩咐道。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上官云端,那眸子中的怒火,似乎狠不得立刻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身为一国的国君,就算再强大,得到不百姓的拥护,这个国家,也不可能会昌盛,只有民心所向,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