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弦断洛阳花

羽飞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04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9章:披头散发

羽飞仙 20465

“狂妄!”魔妃闻言脸色顿时阴冷下来,她一步踏出,手中的界兵轰向面前的帝级阵法,将这座残缺的大阵撕裂。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

屋内,只有九皇叔轻敲桌面的声音。

“没有问题。”九皇叔对黑骑绝对有信心。

“我的婚事,族人一定会插手?”身份带来了好处,同时也要为之负责。

不管处在什么时代,都要拼爹!

大至的意思就是,大家都能达到凤轻尘所定下来的标准,而在收到干净的衣服、像样的兵器,吃到第一餐肉后,这些人对凤轻尘已是死心踏地,一个个朝东陵皇城的方向跪拜。

当然,九皇叔和凤轻尘所谓的放弃,并不是不要这个女儿,只是不会在和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疼爱萌宝,更不会让萌宝,有机会接触到权利中心。

“三王爷,你该出来了。”蓝九卿对着书架道。

“啊……”凤轻尘本能的按了一下,随即笑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你?为什么?”凤轻尘怎么算不出来,从这场战争中,九皇叔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倒也是,反正这仗只要赢了,就是洛王的功能,管他谁指挥。”抢军功这种事,凤轻尘见惯了。

南陵锦凡受伤了,没有主帅,整个营地都乱糟糟,好在副将是个顶事的,当下就有条不序的调兵派人,可惜……1886缴获,放手一博

九皇叔言不由衷的道:“本王深表同情。”

九皇叔直接去了自己住的院子,一到房内九皇叔就将外衣脱下,又将中衣解开,没有意外,绷带上全是血……1562到手,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那个护卫也是一个有胆识的人,寻了几片枯叶点了一个小火堆,把匕首放在火上烤红后,便刺入伤口……

在那六人又一波联手猛攻时,九皇叔毫不犹豫地后退,左手抓住山洞上的藤条,借力往上一跃,一个翻转,人就跃到了洞顶:“南陵锦凡,本王不陪你玩了。”

九皇叔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四周散落的冰块。

“凤离嫡女的身份,九皇叔的宠爱,全是我的……”

那么这就是幻象了?

作为天穹堡的少主,凌天今天的任务是迎客,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看到九皇叔与暄少奇,在万众瞩目中出现,凌天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小弟初到皇城,还真不知道,还请兄台解惑。”镜月的兄长一脸诚恳,那多话男眼珠子一转,便将凤轻尘在城门口救王锦凌,安置受伤百姓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是将自己听到的,凤轻尘兽苑大战瑶华公主与苏绾的事情,也一一说了出来。

凤谨和苏文航都很乖巧,只知道凤轻尘肚子里有小宝宝后,两个人都乖乖地不闹凤轻尘,就怕累着凤轻尘,连雪狼那个二货都知道,凤轻尘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敢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扑向凤轻尘。

可惜,让他失望了,周行没有出事,凤轻尘来这里只是帮忙。

宁其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这话可真是一点也不错,半年前这卫大人对凤轻尘半点不客气,官威十足,可现在呢?却一脸谄媚与讨好。

“凤大夫,我敢以人头担保,我云家的药绝对不会有问题。”云家四叔云海是负责东陵商务的,云家在东陵的药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特别的严重,云海整个人都老了数十岁。

“凤轻尘这个样子,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翟东明饶有兴味,他也很好奇,这凤轻尘到底有多少本事。

东陵子洛咬牙切齿地道:“你威胁本王?”

“来者是客,苏柔姑娘客气了。”凤轻尘虽然在笑,可笑容明显疏离了许多,南陵锦行暗道一句不好,连忙上前:“姐姐你不要生气,是我带苏柔过来的,我想人多热闹一些。”

事情就这么奇怪,景阳几乎天天都来凤府,每次都等半个时辰以上,即使见不到凤轻尘也不生气,只是一脸失望的离去,第二又来了。

“大公子,你让不让?”护卫骄横的问道,王锦凌迟疑了片刻,那护卫又一个用力,刀尖已刺入凤轻尘的脸皮,王锦凌终于妥协了:“把刀子放下,别伤害她,我让你们走。”

“好了,好了,别这么悲观。”奶宝露出一抹虚弱的笑:“相信曲哥哥,他一定会带吃的来。”

“有凌默在,思行不会出事。”真要出事了,也会有消息出来:“让天宇去北陵找找,也许在雪地里迷路了。”

“说起来,最好的就是给公主当暗卫,公主一直呆在宫里,暗卫如同虚设,根本不用担心出事。”暗卫十六有些羡慕跟着萌宝出去的人。

“他敢!”九皇叔冷哼:“两年后,他乐不乐意都得乖乖回来继位。”多少人为皇位抢得头破血流,他给奶宝扫清一切障碍,奶宝只要坐在那个位置就行,还有什么不满的。

大家资料共享,经过五年的努力已大有进展。不出意外,凤轻尘和元希先生的交易,很快就要完成了。

她知道九皇叔,一定会因她这个未婚夫的存在而生气,可这事又不能怨她,暄少奇又不是她定下来的,他们定下婚约时,她还没有出生,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回来的路,没有发生半点意外,可就在他们踏入东陵的地盘后,意外发生了……

被皇上砸的一头是血,却哼都不哼一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轻尘是铁打的。

那身形看着有点儿眼熟。

“当……”的一声,子弹击穿刀背,那身影往后一倒,子弹擦过他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草地里。

她虽是女子,可却不是一无事处,她来这里不会给东陵九添乱。

不仅九皇叔不信,凤轻尘也无法完全相信西陵天宇,不要和皇子政客谈信用,在那个位置面前,那么多人能杀兄弑父,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

苏绾的贴身侍女想到苏绾受得苦,又想到因为凤轻尘,苏绾九皇叔的路变得异常艰难,气不打一处来,这语气当然也好不起来了。

凤轻尘忍不住骂脏话,看左岸和豆豆是不会让她看了,凤轻尘也不坚持,想了想便道:“我先开几副固本的药给你吃,回头等思行醒了,让思行帮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年轻人就是好,脑子转得比他们快。

“啊?”佟珏与佟瑶愣了一下。

“嗯嗯……”蜥蜴人刚擦干净的珠泪又掉了出来,拼命朝凤轻尘点头,他的指甲又长又硬,他怕自己会伤到凤轻尘。

凤轻尘毫不隐瞒,原原本本地把蜥蜴人的情况告诉了他,包括医治的事。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凤轻尘手劲大,又专挑九皇叔腰上软肉捏,刚开始九皇叔还能一直忍着,没办法吃美人豆腐总是要付出代价,可当凤轻尘的手,不小心捏到前面捏过的地方时,九皇叔也忍不住呼痛,反正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

轻尘这是怎么了?老盯着自己的肚子看,难不成谷主说她不能生,所以才郁闷?

孙思行并没有避着苏文清,凤轻尘的伤他看得清楚,这伤看着是挺吓人的,难怪九卿那个家伙,十万火急的让他去取药。

“王爷果然是守信之人。”邰邵笑着说出这话,可心里却气得差点吐血。

王锦凌从不和凤轻尘计较礼数上的事情。

凭东陵九手上的病兵,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东陵九一死,东陵必乱!

“又骂我笨,我可没做蠢事,至少没有犯蠢的和蛟龙沟通。”凤轻尘哼了一声,反讽回去,九皇叔嘴角微抽,默默地望天。

“是。”夏挽很激动,声音比平时大了一倍不止。

据说,鬼将生前乃是一代大将军,死后由于暴戾之气太重,于是阴魂不散,留在人间。

“这些鬼兵不是活死人,而是前朝守墓大军。”九皇叔脸色凝重,众人的心也跟着揪紧,凤轻尘见状,故作轻松的道:“这是不是说,我们已经走到皇陵了,再往前就是墓地?”

“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吗?”凤轻尘双手撑着下额,一副无趣的样子。

“一份礼物罢了,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关系。”礼物只是一个姿态,九皇叔压根没有把陈家送上来的礼物放在心上,左右不过是值钱的东西。

说到这里,陈家主略一停顿,重重地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明儿,华园是陈家的祖业,是陈家的象征,我宁可毁了,也不会让华园落到卢家之手。我把华园送给九皇叔是一个姿态,我陈家能把祖宗基业送给九皇叔,那还有什么不能给九皇叔的。”

要知道,对她,苏绾从来不是一个有风度的女人,事1;148471591054062出反常必有妖,凤轻尘暗暗提醒自己,小心为上,千万别落入了南陵锦凡和苏绾的陷阱。

八号,一位面色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的妇人,光看脸色似乎病得不轻,可凤轻尘却看到对方的眼睛很有神,这八号妇人绝不像她表现出来那要病重。

凤轻尘点了点头,走到九号少年的面前,从口袋里挑出手套和口罩带上,咳咳……这少年病还看不出是什么病,不管是为了病人好,还是为了自己好,凤轻尘都觉得自己必须注重卫生,病菌什么的可真正是看不见的东西。

“这和你给我看病有关系吗?”九号少年明显不是一个善茬,当着太子等人的面,依旧敢不给凤轻尘面子。

其实,凤轻尘也有这个打算,虽说这样做有违医生的职业道德,可她并没有害人的意思,只不过是拖延一下病情。

吧唧,吧唧……一声接着一声,不是脑袋被敲破了,就是手被打折了,凤府护卫如同猛兽,提起盾牌挡下血衣卫的长茅,在同伴的掩护下上前,提刀就砍,反正里要不用力太猛,要不了人的命。

要知道,孙父和孙母都不在,即使这皇城的权贵取了思行的命,也不会有人替他说半句话。

当然,他见不到九皇叔,只有九皇叔身边的幕僚接待他,听到他转达洛王亲兵的要求,幕僚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我家王爷的意思很明白,限他们半个时辰出城,否则别怪我家王爷不客气了。”

刚到就把人逼走,这不等于把洛王的亲兵驱逐出城嘛,这样的事他可不敢做。

“这,这……”副将一脸为难,幕僚却不管他,很客气的把人送了出去,回头和九皇叔汇报此事,九皇叔应了一声,表示知道。

“看样子,皇城的局势对九皇叔很不利。”王锦凌的看法和九皇叔一样,洛王的人敢如此嚣张,不把九皇叔看在眼里,定是皇上授意,要借机打压九皇叔的气焰。

“我们去前面看看。”前方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了,没有杀手冲过来,就说明王锦凌的暗卫取得了胜利。

是“放弃”而不是“抛弃”,哪怕王锦凌再不爽九皇叔,他也中肯的说一句:九皇叔在这一点上,的确和凤轻尘一样,心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

正好,凤轻尘低头,无聊地踢脚边的土,没有看到王锦凌的伤怀。

所以,孙夫人即使不舍,骨子里根深地固的观念,也让她兴不起反抗的意思:“儿子有风小姐照顾,我不担心。”

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仅剩的衣衫褪下,露出布满伤痕的背部。

“这些人是什么人,刀刀致命,他们不怕死嘛。”杀手人虽不多,可架不住人家下手狠,在天穹堡的人唧唧歪歪时,人家早站好位置,把他们的路堵死。

“难不成,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而无动于衷?”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腹部的绞痛。

“轻尘,我不……”九皇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枕头砸,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就这么呆呆在站在原地,被砸了个正着。

“轻尘,你要不高兴,再砸我一次也没关系。”将枕头放在凤轻尘的身边,九皇叔心里都是暖暖的。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凤轻尘使小性子的模样。

“嗯。”蓝九卿满意地应了一声。

他怕蓝九卿成为步惊云第二,为一个女人折腰。

至于玄情阁对她的救命之恩,她也报了。

王锦凌想要欺负他儿子,做梦。

王锦凌虽然年纪不小,可他一直没有娶妻,这些年来一直风度翩翩,风采不减,比以前还要受欢迎。

“义父相信你。”王锦凌放下书,坐了起来。

自然,敏夫人不会寻死,她从这个地方跳下去,是因为她在下面有布置,便是纵身跃下,也不会要她的命。

她的对手是东陵九,这个她在暗处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自然知晓这个孩子,狠起来有多凶残,以防万一她早早给自己留了个退路,没想到正好派上用场。

同一时刻,远在夜城边境的九皇叔,亦是无心睡眠,和宇文元化等人商讨完作战方案后,九皇叔屏退左右,独自一个走出营外,失神地看着东陵的方向。

想到自己打算纳这个麻烦的女人,东陵子洛又是一阵头痛。

她虽是九皇叔的人,可是……可是大公子说这话时,真得让人无法不心动,太公子是个好男人。

“让人盯着,有消息第一时间传回来。”凤轻尘比谁都请楚,蓝景阳这个小人有多惜命,能让他不顾性命,也要留下来,那得是多严重的事?

这群混蛋天天就知道吵吵吵,为了自己的利益,生生害得南陵失了先机,硬是没有从东陵身上捞到好处,现在呢?

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一直都是凤轻尘在妥协,这一次他想试着退一步,他想要知道退一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九皇叔毫无防备,被凤轻尘这么一推,狼狈的摔倒在地,手撑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来。

她皇兄还等着凤轻尘去救,现在可不是顾面子的时候。

算了?你凭什么说算了,你知不知道你丢得不仅仅是凤府的人,还有我皇兄的脸,我皇兄让我照顾你,我也尽力照顾你,给你撑腰,可是你呢?

凤轻尘皱眉,她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验尸吗。

“回殿下的话,是的。”亲兵首领将头埋得很低,很低,就怕清王一怒之下,拔刀砍了他的头。

很快,城外就剩下一支护卫和江南王,亲卫首领看江南王站在原地,不得不出声提醒:“殿下,九皇叔还在等您?”

来江南后,这群人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偏偏他还觉得这是正常的!

他虽然期待这个孩子,但并没有把这个孩子完全放在心上,政事和轻尘,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力,他只能分极少一点重意力给这个孩子,名字这种事,他要本没有想到。

“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就像你说的,过去的就过去了。”凤轻尘带泪露出一个笑颜。

查不出也是正常,在皇宫里安插盯子,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别说南陵锦凡,就是南陵皇上也急得满嘴是炮,东陵和西陵都开打了,东陵还小胜了一仗,这九皇叔怎么还不行动。

“巧合?锦凡,你这么多年的皇子都是白当的嘛,两国同时在南陵边界进行军事行动,这会是巧合?就算是巧合,也是人为的巧合。”南陵皇上很清楚,这两件事肯定与九皇叔有关,不然为什么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南陵惹怒九皇叔后发生。

有了那件作战服,蜥蜴人试着往前迈步,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虽然几缕阳光,却不灼人,蜥蜴人带着渴望与期盼,一步一步往外走,当太阳照在他身上,他没有流血脱鳞片时,蜥蜴人跪趴在地让,无声的落泪……

“呜呜……”雪狼一脸委屈地站了起来,指着湖面告状:里面有东西,烧我尾巴。

开什么玩笑,人格分裂也不是这样的,前一秒还是亲王对臣女,这一转眼就转换身份,她凭什么要配合。

“你没听错,让你去救符临。”九皇叔再次重复道。

一连三个不救,可见凤轻尘决心有多大。

“这样舒服,在家里不需要讲究那些。”凤轻尘顺势握住九皇叔的手,心疼的道:“这才几天,你怎么又瘦了?”

说完,拔腿就跑,好像有恶鬼在身后追她一样,路上遇见丫鬟、仆役,不等对方行礼,人就一溜烟的跑没了。

凤轻尘站门内,诧异的道:“有事?”

凤轻尘放下蓝依琳,拉过被子给她盖好,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口气:“傻孩子,你不是说女子当自强嘛,一切会好的。”

九皇叔并不像符临和宇文元化,所想的那般淡定,待两人走后,九皇叔便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前方,双眼依旧深沉,眼中错综复杂的情绪,哪怕是凤轻尘和王锦凌,也看不懂半分。

小孩子特别敏感,凤谨看到九皇叔在,心里就有了危机感,所以一揪到机会,就拉凤轻尘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