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欧风美雨
作者: 纳米艾斯章节字数:7261万

我按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宫弦的望眼镜。悄悄的探头向外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于是我溜到了阳台上。

刚才还觉得山欲里安静的怕人,可是此时屋外去风声大作,难道是要下雨了吗,可是刚才天空中的星星却彰显着应该是晴天啊。

我很想当着宫弦的面跟陆雅撕逼。但是想到自己还顶着一身粉色的油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泼妇,我也就索性作罢。

“林梦你说,现在的客户怎么都不知道体谅我们这些送货员的,要知道我们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们容易吗?”

我突然间慌了,问了张兰兰一句:“那孩子呢?被他们吃掉了吗?”

但是我该做些什么呢。我却也无计可施了。

我满头的黑线,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一个便捷的方法。

蓝先生的东西并不多,想也可以想得到,男生嘛,身上最多有钱包、手机、钥匙这些物品,其余的很难有随身带着的。

“大哥,如果你死了以后,你是会选择投胎重生还是为了保持生前的记忆而选择躲在黑白无常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呢?”忽然小女子停了下脚脚步,很认真的问大明这个不该从那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想着自己竟然在棺材里面睡过夜,想想我就是一阵恶寒。好在之前宫建章暗算我跟宫弦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摸索这个棺材的机会,不然要是换做是现在,想必我肯定关心则乱。

我甚至都不想去听这次的问题是什么,可是我不打入敌人内部根本就无从下手。

到那个时候,局长说不定也会伸张正义,认为是我们污蔑了老板,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插翅也难逃了。

“阿明,真的是你吗?你从哪里来?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刚才我还直担心你能不能撑到宫弦出手相救呢。”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心里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总算是谢天谢地没有让张兰兰受到太多的折磨。

我都以为宫弦这一回是在劫难逃了,却听到“咔嚓”一声响,那蛇形黑雾的尖利的牙齿就掉落于地上。而宫弦完好如初的正在仔细的画着他的符纸。

看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印上了他的印记,宫弦的眼睛里漆黑如夜,似乎有欲望的火苗在不断的跳动,随着这个欲望的火苗,还有浓浓的满意之情。

我不停的冒着冷汗,看来今天是要命在旦夕了。

张兰兰听说我要让鬼魂附在我身上的时候,在电话那头就直接开骂了。

“好的,一切都要小心!”王鑫的老婆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明明照顾着我温柔似水,却还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为了衬托出他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竟然不惜让这种恶心的东西在房间里乱跑。

可是本来就合不来的两个人,不停的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起争执,能有什么好后果呢?

又有好几个游魂站在我汽车的前面,好在灵体是没有重量的,否则有着那么多的游魂在车上游动,我们的车子早就翻下万丈深渊了。

先是满屏的雪花乱舞,很快就出现了图像。

曾大庆的脸在烛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铿锵有力:“这一定就是你们店铺卖出的那只笔的问题没错了。刚买回来的时候,我将它当做礼物送给我女儿,我女儿虽然喜欢,但是从来没有表现出特别宝贝的样子。”

眼前还是空荡荡的一片,脚下的绳子好像是陷入了死寂一样的不动弹,我一脸蒙圈的低头,无语的撇嘴。

可是宫一谦的话还没说完,陈媚就柔柔的走过来,恶狠狠的说:“小姑娘,可不要乱污蔑人。”越想越心烦意乱,过高的热气快要把我给窒息。我将自己沉入水中,任凭水的波澜一荡一荡的。

看着面前这样的情景,我感觉到心里面慎得慌。除了手术台上面的一盏灯,旁边均是用蜡烛来代替。

“开始吧。”护士突然出声。

我看张兰兰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于是半信半疑的又去仔细凝神听了一会,这次却没有听到异常的笑声了。

我本来是靠在张兰兰的身上,被他那大噪门一嚎,吓得我全身抖了几抖。

但是司机是蛮辛苦的。我还可以一路东张西望的看看风景。而司机却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我没想到司机一路上都没有休息。就这样原定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我有些蒙逼,这个马车上的人该不会是宫一谦吧?

“你先上车吧,上了车以后,我再告诉你。”于是我爬上了马车后,也将陈媚给拉了上来。不知道陈媚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缘故,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曾大庆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一定是这样的。你说,你们公司都能够卖出这样的商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一开始是觉得你之所以会过来,一定是公司想要派你来看一下,我们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一只小小的笔都能有那么大的魔力,所以你的到来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有人想要我死,还要让我死得很难看,我保证,当我控制不住自己跟大明有了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很“正好从此经过”,从而看到了我正与大明衣衫不整的样子就此暴光于天下。

“对不起,林梦,虽然你说得是对的,可是我却不能离开你,起码不能离开你的视线。”大明对我摇了摇头,只是走得离我又远了一些,可是却如他所说的,我们彼此都在对方的视线里。

我的话才刚说话,张兰兰都没来得及说上两句,就听金龙说道:“看吧,林梦客服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人家心地善良,不像……”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看来这个小伙子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他看到了我们也并不跟我们打招呼,而是自主的走到屋里那唯一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找开电脑后,就再也不理会我们了。

出了会所以后,直到我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才对张兰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兰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张会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对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张兰兰又转过身去看着吴先生说道:“吴先生,大家也都坐在这里了,什么事情就开门见山吧。谁也别瞒着谁,你就点头或者摇头告诉我,你夫人是不是有夜里头颅不在身体上的时候?”

希望里面能有什么比较有用的东西吧。书中的笔迹已经干涉,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是被人一笔一划的给写出来的,如果按照书上的署名来看,这本书就算是说是宫弦的日记本都不为过。

“切,这有什么多大的事,楼下的小卖店里就有。”

“你们怎么还逛上淘宝了?”

想到宫弦与我的约定,胸前的项链是我跟他可经进行联络的媒介,我赶忙手握项链,不停的喊着宫弦的名字。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想办法让大明离开她。”张兰兰用极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悄然的说道。

可是,却在我闭上了眼以后,那个诡异的,阴冷的童声却又在此时贴着我的耳朵说:“小姐姐,你是在找我吗?嘻嘻嘻嘻……”

一道又一道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回放,不过我还是按照医生的吩咐,重新又躺回到了床上,摆好了姿势,任凭他们再拍。

“林梦,你自己看看。”大明说着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看到他的手机是新录的一段视频,现代科技就是好,这些证据再也不需要通过携带大量的纸张来保存。

“这个医院邪门的狠,你们看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事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刚才的身体冰冷是有鬼魂盯上了我,并非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我心里忧心于张兰兰的行踪,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与她联系。

但是还没有缓过来,却又被她五个手指代替了头发,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枯瘦的手指远没有头发那么温和,尖利的指甲险些都要掐紧我的肉里。

我今天只是感觉到心里短暂的微微痛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发狂。

我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又来到了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

也许是小镇里的人本身就朴实,再加上我的态度的改变,被我撞到的女子倒是一点都不好意思,连声对我说:“没事,没事。”

“确实是够逼真,若非如此,也就起不到效果了。”大陈连连点头,然后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一把稍微大一点的弹簧刀。我一看心里不禁抖了几抖,这不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段情节中大明手持的刀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26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