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错缘:第21章:厚古薄今

此生错缘 作者: 树子梅

这次的差评是这样的:“从你们家买了这支笔以后,我的女儿就爱上了学习。本以为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我的女儿竟然在三更半夜跑去学校,直到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才会回到房间里面。开始我还觉得没什么,但是我的女儿竟然每天晚上都这样,从来没有落下,并且每次去的时候都把从你们这买的笔给带上。真不知道你们卖的东西有什么魔力,这么丧心病狂。”

我不知道百宝箱里的鬼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所以不敢喊她鬼,而是把她喊成小神,我的直觉是对的,此时我听到百宝箱里传来的鼓掌的声音。

张兰兰还在一边叨叨絮絮,可是我却又是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我再也忍不住了,闭上眼睛又是进入梦乡。

“那个……”黑雾张了张口,然后小心的瞄了一眼宫弦,见他并没有任何怒意,这才小声的说道:“我的目标是你,嫌她碍事,可是打又打不过她,不过她也打不过我,我是趁她一个疏忽,然后吹了一口气把她给吹走了,至于把她吹到了哪儿去,小的委实不知道。”

原来我所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近期方圆几百里的动物暴死事件已经不下一百起了。

那种会移动的曼珠沙华忽然之间就拔高了几米高。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我袭来。

我看了一眼蓝先生,这个时候他的眼神,还是那种没有焦距的。

就这样,我拿着木棍,将它横放在我胸前,全神的戒备着。可是窗外除了那马蹄刨地的声音以外,此时连风声也听不见了。

可是继母死不罢休,一直砰砰砰的敲着我房间的门。我靠在门上,一边听着继母在门外的动静,一边打量着窗户应该怎么逃走。门外突然死一般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继母知道我不会嫁给宫弦,所以放弃了?

进到了别墅里面,到处都有着一股浓郁的薰衣草气息。窗户都开着,吹进来的晚风有点冷。宫一谦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我一进去他就跟我打招呼,声音格外沙哑的说道:“梦梦,你来了。”

只见丹凤朝餐桌这边走过来,然后一把将我抓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说;“是谁什么时候捏了一个泥人呀,倒是做得不但跟林梦一模一样,而且竟然还做出了很有弹性的触感,不知道的还是以为是真人呐。

回来以后丹凤就将采集回来的鲜花倒进花瓶里,我看见这回花瓶吸收得更快了,之前花朵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可是现在基本上是丹凤一倒进去花朵就没了。

“哇,竟然还有喜欢符纸的魂魄。”我即开心又疑惑的。

木棍朝小女孩身上刺了过去,她轻蔑的看了一眼张兰兰,冷冷的嘲笑:“不知好歹的凡人,以为凭借这区区的普普通通的木棍就可以杀我,别做梦了。”

电脑屏幕上面一直闪动的一个小小的头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瞥了一眼那个方向,却出乎意料的发现那个小小的头像竟然是小米的。

我的脑海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此时,刚才那个差点要了我的命。被张兰兰暂时的封住的怪物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过了好一会,她才颤抖的掏出手机,喃喃说道:“你们背过身去,不要看我。我给你们把差评给改了,改完以后你们马上就走,一刻也不要多留。”

当下我捂着嘴巴,又是一阵反胃。快要看到那个屠宰场的时候,突然厨师留了一个心眼,对我们说:“谁能两个人两个人的进来,里面的路比较小,你们要是都进来了,就不好安排了,你们谁先来?”

此时的我,口干舌燥的。只能不停的在脑海中,将我所知道的常识都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这是怨魂鬼刹的灵体,这种怪物,它的灵体是什么样的,说明他的本体就是由什么东西变幻而来。”张兰兰拉紧了我的手,把我带到了一株大树的后面躲藏起来。

我决定先回去跟张兰兰会合。就是要再继续寻找下去,我们也不能落单的行动。两个人在一起还能相互的帮助跟照顾。

好在这一回,我并没有被困在迷阵里。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的迷阵,能够不下迷阵的人还是鬼,都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她的笑声温暖了我,就像是春风般的滋润,令我心情瞬间就开朗了起来。

张兰兰怎么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我也就不阻止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旁边。手中的面膜纸已经浸湿了我的手心,我想要把面膜纸扔掉,却发现张兰兰一溜烟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好奇怪,这里的东西生怕我会认不出来似的,都是有着明显的标志。就像大陈脖子上挂的那串佛珠,正是那每隔三粒珠子就出现一粒红珠子一样,让我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我们店里的物品。而这辆牛车也是一样,记得那天初坐上这辆牛车时,我还觉得奇怪好好的牛车为什么在要车轴上涂上红色,也不怕牛对于红色是最为敏感的,若是惹得牛发狂那岂不是麻烦了。

我心中有一股不服气的意念支撑着我,这一次的磨盘山之行,我觉得像是掉进了什么人设的陷井里的感觉。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自己做不了主。

说完这句话,曽小溪还假意惺惺的说:“真是太好了,如果要是我们姐妹三人能在现实中见面,那该有多好。我都没有见过你们呢,虽然知道我们都长得一个样子,可是还是没有直接见到人来的亲切。”我看着场内正在争斗的宫弦跟那棺木,而我的车子外围也有许多游魂在看着我。不知道那些穿着各种朝代衣服的游魂是怎么回事,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好在目前为止,他们也仅是围绕着车子转,有的还趴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面对着我做鬼脸。看得我一头的雾水。

宫弦并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能够让他半路下车走过去察看的邪物,想来一定有些来头,我如何才能帮到宫弦呢?

我和宫一谦的视线都转到了陆雅那边,只见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脚。然后还抬头看了一眼宫一谦,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黄莺听到了那位宫装女子的话,就闭口不再叫了。

张飞虽然伤心,但是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到他开车,很快他就安全的将我们送回到了他的家中。

发现了我要去的目标,我快步的朝着505的方向走了过去。到了曾先生的家门口,我见到门是虚掩着的,更是能够看得出来里面的人刚刚才出来不久。

墙壁上映射的不属于我的人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我惊恐的往后退……却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来了。”

客厅的另一端也有一个左右移动的门,古色的装潢,让人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金龙可能也害怕了,毕竟现在的张兰兰就完全摒弃了本性,变得像一个疯女人一样,而我又是形如夜叉的样貌,所以也难怪。

跟着张兰兰来到了一个空的房间,金龙那个模棱两可的话语还有他这幅毫不在乎的态度都让我很在意。首先是金龙一直不肯告诉我们解药到底在不在他的身上,其次就是我们都这么光明正大的要霸占他的家,他竟然也无所谓。

张兰兰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放心吧,有我在呢。实在不行你也还有宫弦讶。”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我死命的挣扎,想睁开眼睛。但是一层一层的水迷住了我的眼睛。刺痛的感觉让我再次被迫闭上了眼睛。

我咸咸的说了一句:“怎么还在我这里,不去安慰安慰你的小陆雅了?”

喝醉的宫一谦让我心疼不已,可是我也什么都做不了。不如叫来管家,让他把宫一谦给送回去吧?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兰兰用力地拍了拍洗手间的门,对我说:“诶!是你要去医院,还是我要去医院呀?怎么你这个当事人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是我在这火急火燎的催着你。”

医院的窗也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大白天的,竟然吹进了阵阵阴风。我感觉冷到不行,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还是从心理上的。张飞停顿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到正题上来。

“原来是这样,姑娘你放心吧!这是电动摩托车,这种车的电池可耐用了。充足了电了,以后可以连续行驶十个小时的。所以姑娘,你别担心。别说是可以将你顺利的送到三队,就是我再返回,回来也没问题。”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是啊是啊,这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我心里想着。但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唉,这个先别管了。我也是才知道,倒是你,怎么这幅样子?还能找得到我。”

“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我敷衍的对他笑笑,还是决定不告诉大明我眼中还看到的女子的事情。我怕吓到他。

透过我们手机上的亮光,我看到大明听了我的话之后,他的脸色是一会儿一会儿白的,真是好笑。

我不得不把刚才安慰大明的话推翻,告诉了他实情,此时此地的事情,让我不相信是鬼所为我都不相信呢。

感觉到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要飘向未知的远方一样。

绿色的藤蔓上面尖利的刺也随着这个小动作,狠狠的刺进去我的肉体里,这一点点的小伤口都让我痛不欲生。放下一步路都走不动了,就停留在原地。后来甚至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根本就走不动了。

我正要开口,朱克却制止了我。看也不看我,就径自的说道:“别太感动,女人。我这是看在你昨天曾经为我哭过的份上救你这一次,当时我说过,我会报答你的。这样你我的交情就两清了。以后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丹凤的话音才刚落下,电梯就停了下来。这么短短的时间,应该没有降落几楼吧?电梯门打开后,进来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穿着一身长长的黑色衣服,压低的鸭舌帽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丹凤笑着对我说:“经济型的酒店,不会特别贵。环境也还算可以,我还没有租这边的房子的时候,都是住那儿的,也算是一个老店了。”

“不会吧,我倒是觉得张会长此人对人挺热情好客的,你看对于我们来说,之前我们跟他连面都没有见过呢,这才第一次见面,他都那么热情,这样的人不会有问题的了。

面前的男人静悄悄的看了我们一会,就当我以为他不会理我们的时候,就听见他说道:“好,你们说吧。”当男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还背靠着自己的房门,手中随意的扣着那串钥匙,完全没有让我们进去的样子。

我在电脑上跟张兰兰聊着。而张兰兰却突然露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然后拿着手机开门出去,跑得远远的。我猜张兰兰一定是打电话给她爷爷了。

想到宫弦与我的约定,胸前的项链是我跟他可经进行联络的媒介,我赶忙手握项链,不停的喊着宫弦的名字。

她的话令我跟张兰兰心生警惕,看来这个小女孩不是简单的灵魂。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阴气,说明她的体内阳气充足,足以让她即可以保持人形,又可以出现在阳光之下。

我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有点想他了,察觉到自己乱成了一盘散沙的感情,我连忙摇摇头。

于是我正想找点什么话题跟他聊聊天,好安抚下他的惊疑。

“医生,医生,一定是这个屋子不干净,我得走了,片子不拍了。”

我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又来到了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

我把我在紫色球里看到的影像告诉给陆雅,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解释。

“两位姑娘还是我来替你们解惑吧。”小功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接过了大陈手中的那把弹簧刀,又指了指那个已经恢复了原样的模特儿。先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这是考验一个男人是不是真心爱着自己老婆的重要时刻,也许华先生会选择拒绝我们的帮助,那我也无可奈何。

他的表情一滞,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不停的说:“梦梦,你别躲我。”

只是又正是因为如此,我说服他们今晚不要再返回磨盘山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苍白。一点说服的力度也没有。

张兰兰进屋里去休息去了,我则坐在了秋千上想着心事。我的思绪一会儿想到了宫弦,一会儿又想到宫一谦,一直在他们两人之间不停的交换着。有时想着宫弦对我的霸道,有时又想到宫一谦对我的好。这让我的情绪又低落起来。

王先生说:“我不稀罕那1千块钱。我女儿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整天搞的家里人心惶惶。如果她能变好,别说删差评了,再给你一千我都行。”

今天也没有例外,听见她们在聊着这些八卦的时候,我就打算装作不知道的离开。却没想到其中一个阿姨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对另外一个煮饭阿姨说:“不过你知道吗,今天陆雅哭的可厉害了,在宫家一直可委屈了。”

当我们两个人走下去的时候,底下所有的人都已经准备齐全了。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张兰兰的眼中此时才有些笑意,也是我这几天以来见到张兰兰一直都处在情绪不平稳的阶段比较久的一次了。

毕竟我的头颅完全就是提在对方的手上,一个不开心就可能会掉在地上,再也捡不起来。

可是我的解释并没有让丹凤相信,她也保留着所有艺术家都会有的敏感。只见她疑惑的对我说:“是吗?真的是这样的吗?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跟别人说话一样,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于是我又冲了出去,将张兰兰一把也给拉了进来,边走边对张兰兰说道:“快快去,里面可暖和了,不信你自己去感受感受。”

先前失策了,没有直接将她的号码存在手机里面,早知现在我又得要再打开一遍淘宝。

这时外面又进来几个人,听见我怀孕的事纷纷说,“想不到梦梦肚子这么争气,你们小两口什么时候结婚啊?”

不结婚就不结婚,正好如我所愿。跟谁愿意嫁给他似的。

我也点点头:“那就好,你想开点,我们静观其变。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再说吧。”

我“啊”的大叫起来。手脚控制不住的到处乱扑、乱跳起来。到了王先生家后,他们家里没有吵吵闹闹,而是更平常一样。不过王先生的头发比上次白了很多。

欣欣平复了一下呼吸说,“它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本事很大。他说只要我伺候好他,就可以让我运气变好、顺风顺水。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帮我劝劝爸妈,宝贝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它只认我一个主人的,我也不怕别人抢走。”

我连忙摇头说,“不是的,就是好奇。”

我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说,“他动了……他跑出来了!”

还真会趁火打劫!

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突兀的响起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我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想要不去理会。手也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刺激下不自觉的收紧。可是又过了一会,就当我要放下心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温柔的女声。

我被张兰兰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只见张兰兰轻轻的对我说:“嘘!别去开门,也别出声。”

我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怎么也睡不着。从那个诡异的小花朵,到宫一谦,到宫弦。总有不同的事情要我烦心。当我闭上眼睛,准备构思着未来美好的蓝图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叮咚”的响了起来。

可是那个骷髅非但没有走,反而坐在了我的面前,黑黝黝的手指头直指我的面容。它歪着脑袋,一副天真又无邪的样子。在我看来却比索命的恶鬼更加的可怕。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我望了望了窗外的烈日,明明是入冬的季节,却好像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于是我又拨打了他的电话。但是无论我打了几次,他都没有再接电话。

直到一天天的减少需要我的血的使用量。我就在他的虎视眈眈的监督下,天天都在回家以后去后院练习。

原来这个真的不是梦,如果是梦,我这样跳下来,一准就醒了。

不过我要紧的认真让他意识到,我说这话的时候,暗自下定的决心。

自从再一次接到了张兰兰的消息,得到了与我同行的三个男人当中有可能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之后,我就更加的为刚才,随意的透露出张兰兰已跟我建议起联系的事情,透露出去而感到了懊悔。

我正在通过双手想互搓手来缓解身体的冷意,忽然这给了我一道灵感。

别打开,别打开。我一直在脑海中想着解决的办法,一边在心里想着让手镯别打开结界,说来也怪,我自己在心里多念一遍别打开结界,我的手镯的热量就淡一分。难道这样可以让手镯感应到我的想法,所以手镯的热量才会慢慢的消失了吗。

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恐惧感,吞回去了差点儿喊出来的声音。赶紧假装想要看看大明他们回来没有的的样子,走到了山路了中间去四处张望。

没想到我还没有去找品香梅,她倒找上了我。确切的说是我今天又接到了一条差评。就在我准备下班的时候,一条差评就这样烦人的出现了。

“亲,你好,我是淘宝的客服,请问你买的胭脂出现什么情况了?”

既然对方现在没有时间,我也不好强求,由于刚才看了她的电话号码,知道她跟我在同一城市,于是我试着问她,没想到她还真的跟我住在同地呢。她也觉得我们之间好有缘份。于是我跟她约了明天再联络的时间以及地点后,我们就各自挂了电话。

这二天是见鬼了,什么时候这个陆雅跟我有那么好了,心里诽谤归诽谤,我还是下楼去见了陆雅。

听到宫一谦这么说,我感动的不行。跟着宫一谦一路往停车场走过去,宫一谦突然对我说:“梦梦,你在箱子里装了什么宠物吗?怎么箱子一直动。”

于是我闭上眼睛,狠下心一把将行李箱的拉链给拉开了。行李箱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一开箱子所有东西都散了出来。

谁又能相信好好的一个人类能看见鬼不说,还好死不死的卖了一些不知道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文物。

他的解释我是信了,毕竟这样的说辞也还是行得通的。我看了看宫弦,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信是不信。对于这些与人打道的经验来看,我自然是无法跟宫弦相比了,那可是活上不知多少年头的灵魂了。

宫弦应该是听到了吧,我看到他笑了笑,伸手把我抱了起来坐直,又抚摸着我的头道:“那就如你所愿,我把黑雾叫进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