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错缘:第99章:歧路他乡

此生错缘 作者: 树子梅

顾千城睁开眼,再次往前迈了一步,仍旧没有事,只是觉得温度更高。

可打开第二道石门并没有什么,因为它后面还有一道石门,而这道石门上的数字是四位数。

顾千城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怀中的小雪貂顺毛,小雪貂舒服小眼半咪,狡黠的眸子时不时就看向秦寂言,然后总在秦寂言看过来前,收回自己的眼神。

赵王抵达西北的第三日,便以讨伐武氏后人,取回太子遗物为由,发兵北上……

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却只能嫁一个,秦王真要拿一个妾位打发她,她连哭的地儿都有。要知道,凭她这点本事,被困在后院,也只有认命的份。

秦寂言和季诺可谓是相谈甚欢,顾千城和君亦安那厢就有一点不太愉快了。

景炎的手下进来时,见到景炎通红的双眸,一瞬间愣住了,却不敢多事的寻问,只是跪在地上道:“主子,长生门唆使皇上,派人前往双城遗址,试图寻找龙凤果。”

用忠心蛊控制人,着实是下下之策。秦寂言从来没有想过,要培养忠心蛊控制自己手下的人,他只希望手下的人别中忠心蛊,别让长生门的人白白利用就好。

她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把顾家放在心上?

“这于我们顾家有什么好处?”老太爷目光微沉,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五皇子在两位兄第献礼后,送上自己手抄的经书。

“拿本王当饵吗?”顾千城一说,秦寂言就明白了。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个逃兵,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们去军中告你逃跑。”这几人也是谨慎的,并不想在这里动手。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确实自己在姐姐心中地位最高,顾承意满意离去。

为此,倪月每个月有二十多天,是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因为身体太虚弱。

“我?我不行。秦寂言把我的名声毁尽,我就算兵变成功,也坐不稳皇位。”淹了江南城,害死十五万大军,他在大秦声誉扫地,这样的他是罪人,没有资格当皇帝。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事后,太上皇离开季家,季家所有人,包括他那高高在上,严厉异常,他以为是神仙的祖父,全部跪在地上恭送太上皇,连头都不敢抬。

秦寂言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棋子,好半天才松开中,然后如同无事人一般,继续将棋子一颗一颗放回棋合……老太爷的效率极高,听了顾千城的指点后,第二天就派人去城外的庙里,查了楚世子的事。

“出什么事了?”临时派来照顾顾千城的大丫鬟,沉着脸上前,拦下横冲直撞的婆子:“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小心冲撞了大小姐。”

这是内院,只有一群丫头婆子,见顾千城来了,纷纷让开……

得民心者得天下!

“区区一个长生门算什么?胆敢害我们殿下,别说一个长生门,就是十个长生门我们也敢抄。”凤于谦懒得与倪月废话,一挥手:“把人拿下!”

后悔吗?

“好处?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北齐皇帝自嘲一笑,视线落在季诺身上,晦暗不明的道:“不管如何,终归要拼一把,让我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秦寂言挑了挑眉,倒是没有为难封首辅,立刻让人扶着他进来,并且不等封首辅跪下,就先一道:“封大人无需多礼,来人,赐座。”

封首辅过来是谢恩,也是请罪的,本以为会被秦寂言责罚,可不想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秦寂言关切的道:“首辅辛苦了,这几日你着实是累着了,户部的事你虽有临管不严之责,但罪不在你。既然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朝堂之事交给旁人处理即可。”

一连数息,在顾千城看来已经过了很久,可在旁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少女并不有发现顾千城的异常,她们此刻还沉浸在血腥的取子画面里。

太上皇没有喝,而是冷冷地看着秦寂言,“怎么?你在怪朕?”怪他搅乱了登基大典。

全部轰碎了,还能挡住他们的路吗?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看在秦殿下的份上,焦大人已经给顾千城少算了一点,只算出一百多万两,只是……

所以,不能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出去,反正他已经和顾千城撕破了脸,顾千城也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这院子也招待了不少女香客,那么多人住过也没有说什么,怎么到了顾家人头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至此,顾家老夫人一行人,来虚庾庵的算盘全面落空,他们兴致勃勃的来,结果灰头土脸的跑了回去,恐怕很长时间,那几个手上沾了人命的,晚上都不敢独自一个呆着了。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她以前破案时,曾碰到几起长期施虐案。有些姑娘被人拐卖后,被一些心里有问题的人人关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不见天日,每日面临非人的折磨。

顾千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一步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赵王不知,他口中不死也残的唐万斤,此时正完好无事的躺在营帐里,一脸厌恶的吃着顾千城的所说的补血大餐。

老管家一走出去,舱底那些人就齐刷刷的看得他,双眼冒着绿光,像是的恶极了的野兽。不过,那些人却不敢动,只是看着罢了。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要是顾千城的哥哥在,一定会发现,顾千城哄秦寂言的话,和她在家哄老爷子的话一模一样,顶多就是换了个语气,可偏偏……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都是直言?都是你认为对的话?

那女官轻轻点头后,走到太后身侧,在太后耳旁细细低语几句,太后听罢眉头轻皱,扭头看了与秦寂言并排而座的顾千城一眼,很是不高兴的点了点头……秦寂言双手搭在顾千城的肩膀上,弯下腰将顾千城扶起,又贴心地给顾千城调整姿势,就怕她坐得不舒服。

“天真。”老管家轻蔑的扫向三人,“长生门从来不留二心之人。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将水喝了。不然……你们就去死。”

服了忠心蛊就是一辈子,永远不可能叛变,除非死。

“我……”自是不想的,尤其是这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更是让他们舍不得死。

秦寂言立后的消息唐万斤都能知道,倪月能知道一点也不奇怪,即使她身边全是监视的人,她完全没有自由,可她还是有自己有消息渠道。

“倪月,别惹朕,你该知道,朕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你隐瞒能培养药人的消息,朕就已经很不高兴了。”要不是龙宝还需要倪月,他早就将倪月千刀万剐了。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顾千城轻轻点头,“走吧。”有些事,躲不开。

坐在他怀里的女人却很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

拼装备,拼人力,拼地理优势,他确实比不上长生门,可他手中有忠心蛊的解药。虽然不多,但长生门的人并不知晓,有这些所谓的解药在,他必能让长生门内部大乱。

灰衣人掐在最后一刻,将盒子送到秦寂言手上。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秦殿下,真有能把死人气活!

十五个!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凤老将军问了,可秦寂言并没有回答。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要不要寻个大夫来看看?”景炎放下碗筷,关心的道。

乌于稚面污发乱,血和泥混在一起,看上去狼狈极了。单增一回头,就看到乌于稚想要反搞抗,却被大秦人一个刀背,打得摇摇晃晃的画面。

“康呛”一声,两柄大刀相交,两人怒目相视,最后还是呼延千霆更胜一筹,逼的单增连人带马后退数步,要不是单增本事过硬,这一击怕是要从马上掉下来。

除了自身贪污银子的户部官员外,其他的臣子都开始自辩,试图把自己从这些罪名中摘除。

众大臣以为,秦寂言一定会秉着法不则众的原则,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不想秦寂言却黑着脸道:“你们……一个个目无法纪,纵容家人鱼肉百姓,确实该死,来人……”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顾千城走到顾夫人身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上前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母亲,不管官司打下来会如何,你的名声、顾家的名声肯定是臭了,到时候千雪妹妹在赵王府,还有好日子过吗?到时候还会有好先生,收承志弟弟吗?”

一双儿女是顾夫人在顾家得意的本钱,也是她的软助。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要知道,皇上手中可是有锦衣卫与六扇门两拨探查消息的人马,他们用阳谋还好,要是用阴谋的话,皇上手底下的人转头就能查出,他们做了什么。

那些个文臣不知秦寂言何时会到,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着,而因他们的存在,也引得许多百姓停驻在城门口,想要知道这些大官到底在等什么人。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赵王身上有伤,又要谋划战事,还要兼顾暗杀秦寂言一事,可谓是分身乏术。秦云楚的小动作,他根本没有发现,赵王的心腹倒是注意到了,可是……

秦寂言他们几个人在前线奋斗,顾千城躲在后面也没有闲下来,她没有法和大家一起奋斗在前线,就尽可能的在后面多做一些,为大家准备药材,熬夜……为军医减轻负担。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这事一看就是有程将军故意设局陷害承欢,别说承欢没有伤到程将军的亲兵,就算承欢真得误伤了程将军的亲兵又如何?需要严重到打断承欢的双腿吗?

顾千城又陪承欢说了一伙话,见承欢面露疲累便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简直是倒霉透顶。”子车很想把老管家丢了,没有老管家这个负累,他绝对能游到浅水区,然后顺利上岸。可偏偏老管家就是再麻烦,再拖他后腿,他也不能丢。

笑过后,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有短暂的沉默,许久后秦寂言才轻轻说了一句:“千城,有你真好。”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急什么,吃完再说也是一样的,不然凉了多可惜。”勺子再次抵到顾千城嘴巴,顾千城看了一眼,只得再次张嘴,“这是你的夜宵。”结果全进了她的肚子。

“好,父亲听你的。”听到儿子需要自己,顾二爷哪里还会说不。

秦寂言,我该拿你怎么办?秦寂言大费周章的避开耳目,大晚上跑来找顾千城,怎么可能是为了案子。要是案子的事,他大可以大白天的来找人,不必顾忌会不会被皇上知晓……

最主要还是看神女像的眼睛,有没有具有迷惑人心的作用。

“来人,来人……有人大闹圣殿。”引路的人与侍卫过了几招,发现自己占不到多少便宜,大喊了一声。

“一点用处没有派上,反倒束手束脚凭添麻烦。”景炎简直快要气疯了,这几天连办公的心情都没有,甚至五皇子亲自求上门,景炎也是冷着脸,完全不给对方好脸色。

“皇上,你真得要放过他?”药王谷主一走,唐万斤就忍不住了。

“小二怕出事,把掌柜请来,合将门撞开,就发现木森躺在床上,进去一看才发现木森早就死了,尸体都冰冷了。”

秦寂言皱眉,又问:“伤口在哪?”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看样子,其他几俱干尸也和这小神女像有关了。”顾千城将神女像放下,在秦寂言对面坐下。“这俱小神女像从哪里来的?”

她会告诉秦寂言,她看到这么一大群老鼠,她有点害怕吗?

是以,当秦寂言出现在封首辅身旁时,封首辅直接吓呆了,要不是秦寂言出手帮他打掉朝他扑来的老鼠,只怕此刻封首辅嘴里就塞进一只大老鼠了。

见几个被他救出来的大臣,都是真心感动,秦寂言也颇为满意。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封家的势力在大秦,根基在京城,封似锦肯出手,长生门想要灭封顾二家,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无利不起早,这话绝对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秦寂言,你个混蛋,终于舍得出宫了。”顾千城这几天仍旧吐得严重,丝毫没有缓解的意思,要不是她自己把了脉,确定腹中的孩子没事,指不定她这个时候就不走了。

按说,这样的情况下,顾千城腹中的孩子早就掉了,可她腹中的孩子不仅没有折腾掉,反倒越养越好。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我知道了,我先去马车上休息一下。”顾千城扭头就回了马车,显然没有多说的意思。

“顾贵妃还真舍得下本钱。”一大早被召进宫,顾千城就知道事情不太妙,看到顾贵妃的伤,还有什么不明白。

“不,奴婢也不知道。”两个宫女的脸色也很难看,贵妃要是出了事,她们也讨不到好。

顾千城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娘娘的情况很不好,如果高烧一直不能退的话,可能会把脑子烧坏。别外,娘娘的伤口不知沾到了什么,溃烂的十分严重,一定会留疤。”

秦寂言很同情程老太爷,吴六郎这个祸害挑上谁家,谁家就倒霉,正好程家就是那个倒霉的。

“捂不如疏,与其把事情真相捂起来,让旁人胡乱猜测,不如把真相公布出来,然后引导众人往旁的方面猜想。”顾千城简单的秦寂言说了一下,如何引导舆论的事,同时就神女塔这宗案子,提出自己的建议:

走道里很黑,他虽然能在黑暗中视线,可却看不真切,只能凭借顾千城的气息,来断定顾千城的情况。

“不知道,好痛,好痛。”顾千城没有给出解释,只捂着肚子叫痛。

“姑娘,你别担心。有择子在孩子一定不会有事。”老管家深吸了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顾千城一句一句“好疼”,让老管家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现在,她只求平安抵达江南,尽早在江南与秦寂言碰头,解决完这堆破事,回京待产去。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开胸不切断血管,并不会见血,秦寂言只看到刀尖沾着血,并没有刑部官员所说,血流一地,尸体烂成一团。

自从顾千城走进来到现在,他才上的眉目连一页都没有翻过,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看书。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个正形。”秦寂言被逗笑了,侧过头,伸手勾着顾千城的下巴,“就算是大老爷与夫人,那也应该我是大老爷,你是夫人。来,叫一句亲爱的夫君来听听。”

为表现自己的善良得体,顾夫人强压下心口翻涌的气血,当着顾国公的面,对下人说道:“把库房里上好的摆件都挑一挑,送到大小姐院子,让大小姐亲自挑选合意的。还有年前娘娘赐的料子,选大小姐喜欢的花色,不拘数量,全都送到针线房,让针线房的人,给大小姐多做几身衣裳。”

顾千城在秦寂言怀里蹭了蹭,“老爷子说,长生门的人在挖双城遗址,他们要找什么?”

“龙凤果?我们见过吗?”顾千城想到封老爷子的提醒,不由得问了一句。

他们在双城遗址里,好像没有发现有果子。

作为药王谷的代表,季诺一脸不满的道:“这片废墟很大古怪,我们这么做是在浪费人力和物力。”

“祖父,时辰不早了,千城不打扰祖父休息,千城先行告退。”顾千城没有自虐的癖好,顾老太爷这个样子摆明了不会罚她,她可不想上赶子找罚。

赵王在殿上,被皇上斥责教子无方,世子秦云楚被罚在家思过三个月;顾贵妃因一件小事,引得皇上不满,皇上罚了她三个月俸禄。

武毅离他们有数十步远,就这么快一步慢一步的跟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沉静如死水,没有一丝涟漪。

与凤家军大战后,江南驻军就一个个东倒西歪,有几个甚至连站都站不稳,景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摇头。

“人不见了?一死一重伤的两人,居然能凭空消息不见,这个地方倒是有意思。”秦寂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对这个地方越发的感兴趣,“我们收拾一下,过去看看。”

不,不应该说不想起来,而是他们在准备起来时,突然听到老皇帝说:“你们怎么都跪在这里?怎么回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