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王爷很操心 > 第126章:铁板一块

司机这才有些闷闷不乐的说:“哦,那好吧,你们两个小姑娘注意安全。”

一个屋里面不可能住做人的屋子,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个大活人。就是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那种感觉已经不是恐怖来形容了。根本就是能吓死人的节奏。

“就算是如此,就算是你觉得这条蛇是有灵性的,那么如果我们不将它给除去,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把我们几个人都给解救出去吗?”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山谷里的寂静。

“那你先去吧,我忙完了就去找你。”张兰兰把我往外一推,然后说道。

大明的脸色白了许多,本是扶着小女孩的手也有些发抖。小女孩的话他应该明白了小女孩不是人的事实了吧。

然而这么一天天的等下去,我也对这个店铺是真的绝望了。之前可能还有在我犯傻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店铺里面卖的那些东西,不过是因为碰巧才导致的没有卖到正常的货品。

因为此时,我看到了窗户上的那个怪物。张兰兰在看到那个怪物的时候,她把他手中的桃花剑朝着窗户边的那个怪物投过去。

我环顾了四周。还好,我确定这是正常的夜晚的景色。而不是之前我逃命时那种黑乎乎的黑云。

我尝试做对的项链喊着宫弦,但是宫弦一直都没有回应我。

我听出了那个是吴兵的声音,也从心底打着主意想要利用吴兵一场。反正我同吴兵非亲非故,如果他要是能闹到这场婚礼结不成了我才巴不得如此呢。

这终究不是个办法,这不就等于我变相的用自己的气血去滋养这个戒指吗。而且面前的这个厉鬼,不知道究竟是磨练了多少年。

我刚想抬头,张兰兰就大声的喊道:“小心,低下头。别去看这东西的眼睛,她会蛊惑人,吸走你的灵魂。”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然后你给我一点时间安排,你应该也知道吧,虽然说这个人的前世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姐姐,但是现在她根本就不记得你,我会想办法帮你完成你的愿望,把你的故事讲给她听,但是你要先回到梳子里边,我才可以……”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青烟就这么回到了梳子里边,我知道小慧已经离开了王鑫老婆的身体了,这个时候我转身出去,虽然说现在已经暂时解决了,但是我想要图个平稳,让小慧彻底没有任何怨气的离开,离开这个世界追求她应该过的生活去。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打头阵的话,估计我就是炮灰的料了。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我看着专注着盛粥的宫弦,感觉他的侧脸也是棱角分明,完美的不像真人。

本来宫弦是能够救她的。如此一来宫弦还不知道能不能全身而退,会不会误了救她的时辰。

陆雅歪着头想了想,说:“那好吧,太奶奶。”

黄莺听到了那位宫装女子的话,就闭口不再叫了。

我们三人随意在屋里各自找了张凳子坐下。

四周明亮,这才让我看清曾大庆的房屋构造。门口进来就是餐厅,餐厅的右边就是客厅。而餐厅的左边,却是两个关上的门。曽小溪应该就是进去了这里面。

我死死地瞪了宫弦一眼,没好气的一拳捶了过去:“你干嘛啊!喂了什么苦的东西到我嘴巴里,啊?你这是要害死我!”

我匆匆的跟对方说:“可以的,一会您先拍下宝贝。然后我帮亲修改一下订单,将补的运费给亲加进去。到那个之后亲直接付款就行了。”

“不是的,我打算用我的手机拨打宫一谦的电话,我觉得只有我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宫一谦,他本人才有可能会接。”

问到了地址以后,电话里时不时的就传来陈媚那催促的声音,于是我也没心情再跟宫一谦多说一句话了。我直接就挂了电话。

一边想,我一边走到了树林边。可是靠的越近,我越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这个身影约摸着是个女人的模样,而我看着特别像那天鬼压床遇到的那个狰狞的面孔。

我想了一下,感觉脖子上还残留着昨天梦中被宫弦掐着脖子的感觉,就把昨天梦中发生的事情跟张兰兰一五一十的讲了。

就在冰冷的镊子放入我身体的瞬间,突然间周围的蜡烛忽闪忽灭的。张兰兰说了一句:“不好,你们准备一下。”

服务员连声应着,很快就为他端来了一杯加满了冰块的冰水。

“姑娘,你看你说的。如果这辆车跑不了那么远就没电了。倒霉的可不是姑娘一个人啊!我也跟着倒霉呀!所以我怎么会拿自己来开玩笑呢!”

我注意到曾大庆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他经过曽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音。第二个则是曽小溪半夜总是要往学校里跑。

值得入画的景物无不栩栩如生,像这样面无表情的女子入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我敷衍的对他笑笑,还是决定不告诉大明我眼中还看到的女子的事情。我怕吓到他。

于是我直接就凑到金龙的身边,咬牙切齿的反问道:“一会?一会?你说的一会是有多久,五秒钟,十秒钟?”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都无法想象万一宫一谦跟张兰兰,没有赶过来,这一切都该如何。

看到手机开机的界面,我兴奋地蹦了起来,一把抱住张兰兰。当手机已经可以正式使用的时候,我连忙打开旺旺,翻到那一条差评的位置。

我忍住整个胃部的不适应,闭上眼睛希望可以不注意这个诡异的东西。可是我的眼睛才刚合上,没有了视觉,剩下的几个感觉都变得格外的敏感。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是没有打算好的地方,就是决定找一个经济些的,离你家也比较近的。”

丹凤笑着对我说:“经济型的酒店,不会特别贵。环境也还算可以,我还没有租这边的房子的时候,都是住那儿的,也算是一个老店了。”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想办法让大明离开她。”张兰兰用极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悄然的说道。

这一回我再次确认了,机舱里没有小孩子,我确信无疑了,机舱里有鬼,而且应该是一个小鬼。

此时空姐正推着餐车准备过来,听到他的呼喊,所以很快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一道又一道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回放,不过我还是按照医生的吩咐,重新又躺回到了床上,摆好了姿势,任凭他们再拍。

我们才往前走了几步,小功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跟上来的两名医生,估计他们也是被吓到了,不敢再呆在那间房子里,也打算离开这里吧。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只见他看向陆雅的时候是满脸的痛惜的感情,也不知道他对陆雅扬起了什么,陆雅就身体一软朝着要上倒了下去。

“这些,这些是宫一谦送过来的,说是要送给我补身子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心虚,尤其是说出宫一谦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要停止了。

我看着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若是刚才宫弦反应慢上那么一点点,那么我们几人是不是现在已经化成地上的那一片污水了。

“夫人,夫人,求夫人开恩啊,开恩啊。”

他用手指了指大明,大明的脸色有一些涩意,似乎是不好意思。

张兰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嘴角扯出了一个极其血腥的笑容:“你放心,没有理由让我白放一只鬼走掉的。等着吧,刚刚华先生不是这么说的么?”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张兰兰,决定在我不了解的领域,还是让老司机带带我吧。眼看一个钟头都过去了华先生还是没有出来。

华先生被张兰兰问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双手紧握成拳,眼神游离不定。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这边无法找到大陈,让他消掉差评。那边,又不知道什么样的妖魔鬼怪跟上了我,想要附身到我的身体里。

我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宫弦那恣意的脸。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道:“老婆沐浴,怎么能够少了为夫的帮忙呢?”

没想到宫弦对前两个问题不感兴趣。对有人想对我身上附体的事情倒是大感兴趣。

“林梦,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吧,住到哪一天腻了再回城里好了。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

“不是,不是,大妈,我们没有那么个意思,只是累得大妈你不能午睡了,我们很过意不去罢了。”

“不好意思,我家小孩子不懂事,你坐我这边来吧。”欣欣的妈妈王太太急忙打圆场说。就这样,欣欣旁边摆着一把空椅子,上面也一直没谁来坐。我觉得很奇怪,欣欣却很满意。

得到了密码,我连忙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张兰兰:“兰兰,她说密码就是88842,我们在18楼,这一楼只有这一家,你快来。”

张兰兰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叫来了空姐,说是旁边这个男人精神有问题,并且吩咐空姐快些将他带走。

刚才被那男人闹腾的我的头都痛了。待他离开以后,我就缓缓的闭上双眼,闭目养神起来。

司机倒是十分的实在,一看到我跟张兰兰穿的这副模样,想来心中也十有八九的明白了我俩的苦衷,当时就直接掉头转弯,将我们送往附近的一个商场。

本身就已经黑暗的不行,现在变得更加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犹豫道:“难道要见死不救吗?”张兰兰只是说她还要再去准备一些符咒。却没有想到她这一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闭关了。

“张兰兰,你总算是出来了,你累了吧饿不饿?”我关心地询问她。

我咬了咬唇说,“我刚辞职,目前在做网店客服。”心里叹了口气,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质问实在是难应付。

宫弦好笑的笑了出来,得意的挑眉道,“那要看是什么鬼,如果是为夫,让你三年抱三都不成问题。”

欣欣说,“对,没发现我的嘴越来越会说话了吗?前几天我还把一个同学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来到小区外面,我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于是我们俩一起抓小鬼,小鬼在房里上窜下跳的,最后躲到了我们进不去的床底下。张兰兰激动拍腿的说,“这个鬼太狡猾了,竟然还能从雕像里跑出来?一定不是一般的小鬼,应该是小鬼中最恶毒的一种,跟母体一起胎死腹中的!叫什么来着?反正很毒就是!”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应该是张兰兰他们叫人来了。张兰兰有阴阳眼,要是她看见宫弦在这就不好了。虽然我跟宫弦没什么关系,但多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于是我推搡着他说:“这个我拿着,有人来了,你快走。”

王先生看见欣欣安然无恙,颓废的坐在地上。好像明白了什么,急中生智,连忙赔笑说,“不好意思,刚刚是误会。我们家欣欣好的很,大家都散了吧。”

别人走后,我拿着雕像赶紧对张兰兰说,“你快拿符咒来贴上。”她立马拿出符咒往小鬼身上仔细贴。我问,“只要贴上就没事了吧?”

我都有些不忍心去看了。我别过头,看着张兰兰。黑暗中我看不清张兰兰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出一个轮廓。

外面没有声音了,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我小声的问道:“兰兰,你睡了吗?”

弄得我周围都是雾气,简直就像是在蒸桑拿一样,空气现在是彻底的不够用了,特别是我一慌乱,空气就会被我猛烈的给吸收进去了。那么这么几次循环,能够用的空气就越发的少了。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既然没有醒来,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就要死了,我有些悲观的想。

我在心里咒骂了无数遍的男人就站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却提不起任何的兴趣去跟他争论一些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东西。

我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这种认知让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不过转念一想,我马上就跟他没关系了,我连死都不怕,我为什么还要怕他?

这样一想,我立马又有了十足的底气,瞬间就从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变成了气势汹汹的大灰狼。

想到此,我极度的盼望大明跟小功他们赶紧回来,无论他们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人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只要是有人回来就好,我已经被这种莫明的冷意所冷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心里骂归骂,我找出了这个客户的电话,一看心里觉得好幸运,这个客户的电话跟我是同城的,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我在同城里就可以见到客户了,对于之前的那几次异地之行,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对,我刚刚才用项链把它剩下的魂魄给收了进去。”我连忙接道。

宫一谦叫了我好多声我都没听见,其实也不全是没听见。更多的是听见了但是我没办法回答。车子仍然在往前行驶,开过了这一段绿化带。没有高高的树丛遮挡的阳光,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眼睛。

曾大庆不怕晒太阳,所以直面着阳光他也不心虚。但是程凤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上这儿的,更不清楚她是如何在白天骚扰人间的。

可是没想到,这样下来却让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了。本来就很安静的房间里面现在就连一根针掉在地板上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程凤刚刚说的话还停留在我耳边。她说:“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别学人家什么都要往自己身上揽。你不怕被撑死吗?”

我靠在沙发上,抬起头。却见到曾大庆在用一种我看不懂情绪的眼神一直盯着我,他那样子,就仿佛在等着我给他什么答案。

“好,那我姑且就信了你。”信与不信相信不久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夫人突然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们回房间去吧。”

听了我的话,张兰兰哈哈大笑:“瞧你这怂的。赶紧去吧。”说完,张兰兰就坐在旁边的梳妆台上,涂抹着桌子上的高级化妆品。

但是无论我怎么叫,外面都没有回声。我尽量控制住自己,让自己镇定,不去想那么多。可是还是没来由的觉得一阵紧张,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风,把我吹的凉飕飕。就差没有打喷嚏证明周围有多冷了。

我再也睡不着了,紧贴着柔软的大床。不敢再蒙住被子,就怕被子里有什么东西跟我待在一起。于是我从被子中探出了头,头顶上的灯光柔和的照了下来,也算是给了我一些安慰。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不知道这个灯泡就这样一会闪出微弱的光芒,一会又是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会不会突然间爆炸。就算不会爆炸。这种一会亮一会灭的感觉,还是令我十足的不舒服。

丹凤一脸无奈的表情,我也感觉挺愧疚的。我也就是纳了闷了,我们店里面究竟卖的都是什么东西。

我的话刚说话,花瓶里再次的传来了那个尖尖细细的童声,句里行间都带着一种不屑的语气:“哼,你这个无知的小民。你的嗅觉怎么能跟我们的比啊。”

脚步声从厨房里面传了出来,我必须要快点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于是我壮着胆子,不甘落后的回敬与它:“你才是无知的小民呢,有本事你出来,像个大人一样。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物。”

我对曽小溪安慰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两个女鬼那儿。

我瞪了宫弦一眼,真是庆幸现在曽小溪还有曾大庆看不到这里面的场面,不然我也已经无颜面对他们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宫弦淡淡地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们听不见我们说话的。能看见我们已经不错了,如果想要听见声音,那么一定要像曽小溪那样通过笔的媒介来传达到另外的世界。不然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鬼的声音,鬼也能听见人的声音了。”

见状,我对他又做了一个鬼脸。我就是要存心气气他,让他知道奈何不了我们。

“绣儿,你别怕我,我不会害你的。我会把你保护起来,再也不让他们来欺负你。你等着我,我就来。”

张兰兰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看来她对此人也是起了恻隐之心。

我可是亲眼所见那个大妈是打开这个屋里的房门从里面走出来的。又是亲眼看到她又返回这个屋里为我们做午餐的。

张兰兰的话令我心中一震。真的要求到宫弦吗?我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我胸前的项链。

我冷哼了一声。宫弦没说话给张兰兰吃了一个药丸,直说让她好好休息很快就可以恢复的。

回到宫家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知道了宫一谦能看到鬼这件事情。大部分人也都认为宫一谦是因为被关在牢房里面压抑的精神失常。

走之前,我再次环视了一圈这个房间。凌乱不堪,地上竟然还摆着一个洋娃娃。我突然看着洋娃娃,冷不丁脑海中出现了这个洋娃娃在跟宫一谦对话的模样。

我第一次觉得这件事情我做的太草率了。自以为自己可以看到鬼魂。也自以为自己之前自己降过几次鬼,就以为自己可以对付这些鬼怪。

把我们关好后,厨师站在笼子的外面,对张兰兰说:“你要包子还是馒头?一天就给你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