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天衍浮梦 > 第75章:相煎太急

除了,新的毛巾和牙刷外……

越想越乐呵,莫老爷子坐不住了,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拿着电话开始拨了起来:

“我是白雪……”

“白雪?怎么了?”颜末何许人也,他离白雪最近,当然听到了白雪的电话,这一问不过是故意的。

接下来的游戏,是任宇泽和沐菲的,他们都会再各接受一次惩罚,而惩罚结束后,他们的活动也就结束了。

白雪明白,蓝弦特意提醒他,除了让他处理这段视频外,也是一个考验,考验白雪会不会为了蓝弦而冒险,会不会将黑锅背在自己身上。

蓝弦最有韵味的是她的眼神,她是一个眼中有戏的演员,虽然没有一丝的互动。但是众人却被蓝弦带入到那种对爱期盼的感觉。

而这也是记者要求强烈拍照的一对,琴宵与小七,白衣与紫衣,站在一起同样唯美万分……

这话就如同机关的开关,咔的一声,机关开了……

莫放,你何苦……

(莫放的事情,一不小心写多了,呜呜呜……原谅我,我舍不得不写,这个头号男配,虽然从来没有出场,可却是相当的重要。莫放,我一直好喜欢的一个人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写莫放的故事,一定把莫放写成一个温柔的小受……嘻嘻,木错,如果我写莫放,就把莫放写成男男恋……捂脸,某彩猥琐了……)看着这光头男的眼神,蓝弦明白他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了,在娱乐圈这个讲究外表的地方,经纪人不要长得多美但却不能像面前这位仁兄一般,长着一副牢改犯的脸就算了,那眼神还跟混黑社会的人一样,这也就是见怪了各式各样人物的融柳了,可是换着别人保准会被他吓的不敢言语。

“我不知r&m集团什么时候涉足了演艺圈?”

“白雪,你知道为什么选在盛世皇庭吗?”蓝弦突然停下来问向白雪。

不要把蓝弦想的太伟大了,如此做是双赢的局面,绽放省下大笔的费用,而蓝弦也借这个机会,打入国际市场。

唯有瑞,在等林宗儿到来时,跟着蓝弦一同出门,将蓝弦堵在角落,即便如此,瑞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依旧是进退有礼。

说完便不理会星娱的人,直接让工作小组进驻,调查取证……

也许,他应该为一个活着的人而努力,而不是永远将自己困在死胡同里……“我自己就是演员,更何况替身就不是人吗?我怕人家也会怕。”蓝弦站在门后,看着痞气中带着贵气,霸道中带着风度的莫庭,心里越发的平静了。

“真的?”蓝弦的眼里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莫庭的大男人主义,她见识过的。

白雪双眼一亮,也顾不得最近莫庭并不理采蓝弦的事情,整个人冲到了莫庭的面前:

“蓝弦她在……”一副的副导立马上前,刚开口就被听到“咳咳”两声。

一曲结束,蓝弦也准备就绪,一身白衣坐在舞台中央,轻抚着面前的琴弦,琴音响起……

“白雪,我已经决定了,尽快联系录音棚,把ep放出去,我们才会有翻身的可能……”

“莫总……”

蓝弦起身,站在白雪的身旁,用着隐忍而受幕的眼神看着偷偷看着白雪,双眼闪过一丝丝的期盼与挣扎,一双眼除了白雪再无其他……

紫色束腰拖地长裙,将蓝弦全身上下抱的密不透风,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蓝弦小家子性,当蓝弦一亮相时,那些不认识蓝弦的国际媒体们也纷纷拍照,一边拍一边不停的说着:

“我不是……”蓝弦感觉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了,可却依旧挣扎的说着。

虽说事情过去了三个月之久,可是蓝弦却是没有忘记,而且她是故意的,这三个月来她没有在人前表现出一丝丝,失了奖而不高兴的样子,甚至是白雪也没有,因为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要出一了点点问题,那牵连就不是一般的大……

167不让发,木有办法…决定发在群里了。恩。随便加了阿彩哪个群都能看到…不过,不看也没有关系,不影响她,倾国倾城,一回眸一微笑都迷人的天皇巨星融柳,在死后两个小时再次醒来。

一天拍摄相当的顺利,即使后来沐菲来了也一样。

在莫庭扑到她身后的那一刻,蓝弦一个旋转与莫庭擦身而过,人朝房间落地窗方向滑去……

编剧:……“有关融柳的后事与相关的纪念展览,稍后公司会有专门的记者招待会公布相关事宜。

“蓝弦,以后不要推开我。”

“我说好……”

蓝弦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声音回到房间,悄悄的看了一样,和她离去前,睡的姿.势一模一样的莫庭,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真有胆识呀。

可就在此时厕所却立马传来了流水声,还有那流水声也掩不住的呕吐声……

蓝弦的身边之前也围着一大堆的制片人与导演,他们正想对蓝弦下手,却不想蓝弦那大吨位的经纪人白雪立马杀了上来。

“蓝弦小姐,我们总裁说他很欣赏你身上的气质,认为你和绽放的风格很符合,关于合约条款总裁同意修改。那一条改成一年最多四次,如何?”

三天后的签约仪室吗?不知r&m集团总裁莫庭莫总是否会出现呢?这一切应该和他有关吧,也只人他才有这样的能力……金棕奖的颁奖典礼,相当的隆重,世界各国群星齐至,各式美人一个不少,娇小的蓝弦站在这些星光十足、美艳倾城的女星中并不特别显眼。

当两人走出来时,没有任何意外,让全场的记者们再次惊讶了一把。

浴巾缓缓滑落,莫庭才发现蓝弦是玩真的,居然就当着他的面前换衣服。

至于情节,蓝弦只知道导演组指定她演的这个片断,从古墓里醒来的那一刹那,没有任何台词……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蓝弦是吗?虽然我们没什么仇,但因为你我损失了一颗棋子,既然如此,你也就拿点东西出来换吧……

隐隐有几分失落,深情的双眸带着几许期许……

给读者的话:

“对了,蓝弦,三天后融柳的葬礼,公司要求你参加。”白雪再次交待了一下颜末的话,因着蓝弦今天的记者会上的表现,她已成功的引起了某些人注意。

“上位有压力,要求赶紧的结束融柳的事情带来的影响,三天后报纸估计不会再报导融柳的事情了,明被天你就会发现融柳的报道减少了。”白雪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

蓝弦默默起身,优的走到的白雪的面前,而正和投资商谈的火热的白雪根本没有重意到蓝弦的靠近。

但是蓝弦不一样,r&m集团的合约可以瞬间主宰她的命运,而这是蓝弦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她必须好好的计划一下,利用r&m集团代言期间接拍有份量的电影,冲击有份量的奖项……

蓝弦越来越红,他的身份和地位当然也是水涨船高了,推了几个制片人,白雪正想和蓝弦说说,刚刚他看到的几个剧本。

“我知道了,先送我去换衣服。”蓝弦的眉眼间有着掩不住的疲倦,这个圈子里的一些规则蓝弦能适应,可是真的不喜欢。

一路,或明或暗打量的眼光不断,蓝弦直接无视,这样的眼光她早就习惯了。

这个蓝弦真的很不简单,一个三流女明星、一个孤儿出身的人居然会知道这白松露的来历。

莫放头也不抬,十指继续在在键盘飞舞,修长的手机敲打着键盘,如同按在钢琴上一般,无不透露着优……

“蓝弦,坐,我马上就ok了,最后的收尾。”莫放头也不抬,只专心的看着屏幕,这一刻可不是莫放拿桥,而是他真的做到最后一步了。

“当然是真的,别忘了我是演员,我知道怎么摔才会最吓人而伤又不重。”蓝弦的语气隐含几分小得意,在这里她不需要演戏,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在这里除白雪就是她自己。

蓝弦,你是我莫庭的新猎物……

“蓝弦?咦……墨天王你也在蓝弦的休息室呀,正好导演请你们出去了,发布会开始了。”剧组小妹来到后台,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墨云天,心急的先来找蓝弦,哪知……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再加上,金鸡千花奖可是由某部主办的,没有人给报社在后面撑着,报社也不给写重品味的,何不顺手卖莫庭一个人情。

这一点也是众人不解的地方,而这一点只有盛世皇庭公关部的负责人可以解释了。

原本这庆功宴是真的为蓝弦而举办的,蓝弦也是主角,但因为举办的地点是盛世皇庭,所以这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各单位请注意,各单位请注意,一辆红旗黑色轿子,由东向南,超速行驶在机场高速上,请拦截……”

莫庭愿意解释就够了,至于真假……

坐在底下的莫庭也是万分的期待,在他眼中蓝弦就是百变女王,这世间没有她适合与不适合,只有她愿意与不愿意。

半个小时,十万浏览量、三万的回复量,蓝弦的粉丝更是为蓝弦专为建了一个楼:蓝弦的情路

而证据吗?很明显就是大金集团的事情暴发后,莫庭与蓝弦再也没有新的进展,蓝弦就是被莫庭甩了,才勾上墨天王的……

也夸得后期剪辑给力呀,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将这一段给处理好了。

偶像剧的导演也是导演呀。得罪了没好处的。

什么公众场合,什么国际奖项,她蓝弦才不在意呢,奖杯都在手了,怕啥呀,尤其对方是日本鬼子,她更不怕……

全场又是一阵的静默,大家都睁着老大的眼睛,看着蓝弦,没有相信这如同公主一般的蓝弦会说出这么傲慢的话来。

蓝弦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持人,蓝弦的眼睛向来温柔似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眼神,而这个眼神被大屏幕给捕捉到了……

蓝弦本不想与这个笨女人计较,可听到对方的话,蓝弦便对着话筒,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讨厌日本,同样讨厌日,日我只会说一句,那就是:给一虾(げいし艺伎),送给你。”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蓝弦也是一脸凝重,重生以来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唯独这一件。

天下掉馅饼,还是一个金馅饼,一般人肯定会砸的狂晕,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

“我不能建一个燕子楼,但一定可以护好燕子楼。”话里的含义似乎只有影与幽冥手明白,因为韵琦正一脸不解的看着两个人,影回答了爷爷的话吗?接下来的生活对于影来说既陌生又暖心,他不知道自从他点头愿意试着去爱这个女子后,这个女子会变得如此可人,如此体贴,如此以他为中心,明明就是衣来伸手的逍遥少主,却可以为他停留脚步。

闻人靖暄告诉他,是父皇,父皇下令杀的他的,哈哈哈,如果可以他真想仰天长笑,父皇呀,他的亲生父亲,要杀他。

虽然挽回也晚了,但至少能救回一部分不是吗?司徒府任他们夺权的举动让他们心里太没有底了,司徒府启会不反击,他们到底在盘算什么?

对,他也是故意的,宇府是吗?这宇会虽奢华,但也值不了多少钱,以宇家的财力,再建十个百个亦无妨。

“什么秦知心呀?”门房一边嘟嚷着,一边小心意意的又走上前。

“咳咳”一声假咳,转移自己心底的注意力。

“是”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连夜出城?”看着轩辕晗的腿上那极深极长的伤口,知心担忧的问着,这个样子,他根本不能多走,、

“娘想知儿了呀。”秦夫人轻轻一笑,这个女儿呀,还不知道晗王为她做的一切吧,呵呵,秦夫人可是彻底放心了,这晗王爷待自己都这般好,那待知儿更是好的不得了呀。

这个冬天、这个新年,因为知心让一些人过着一个别样的新年。

被知心的眼神看得边边闪躲,“知心,我……”

“知心,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太医都去了,你放心吧,轩辕晗他不会有事的。”他是太子,众人都要保他的命,但知心不同,如果知心在那里发病了,那些太医不一定会尽心救治的。

“是,爷”爷一直都是这样,稳打稳扎,小心谨慎,这样的爷,无人能敌。

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说着,知心气节“够了,晗,别与他们做无谓的争执,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走。”

轩辕晗与知心相视一笑,“是吗?与轩辕王朝无关,那我们有必要留下来吗?”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枫叶,你说后山有一片枫林。”听到“枫叶”二字知心有些兴趣了,前世她就一直很想去北京的香山看那“香山枫叶红满天”的情景,可惜那时的她根本没那个闲钱,现在听到小依一说枫叶,知心很是心动。

“可是,王妃这样更美呀。”小依眼带请求的看着知心,想让知心保持这种装扮,虽然小依是晗王的人,但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也是真心希望知心能好,所以她才会极尽所能的把知心打扮漂亮,只可惜知心并不领情。

一身轻衣淡妆的知心带着小依与小琳缓步往后山走去,沿路一边欣赏着这秋季的萧条一面随口聊着,没有多久就来到了枫林的入口。

“知儿,怎么了?”

“姐姐,记得,一定要来看我呀。”

她们姐妹俩已在门口站了近一刻钟了,他是不介意久等,他是怕再等下去,秦刚要抓狂了,秦刚可舍不得他那宝贝娇妻久站,他们两人还是早早出发的好。

下朝后轩辕晗约郑国公在京城第一大酒楼满情楼商谈一下事情,郑国公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席间二人相谈甚欢,对于如何打击曦王府,如何壮大自己的势力等等问题,郑国公是说个不停,许是因为自己的孙女总于成为太子妃了,或是离自己的目标更进了,郑国公今天是显得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豪爽,许是轩辕晗今日的举动和轩辕晗的态度,让郑国公认为轩辕晗没他不行了,郑国公到后面居然真的摆起长辈的谱把轩辕晗真正当个晚辈在教导了,轩辕晗也不恼,对于郑国公的自大,他一直不温不火的再给他添上一点。一个时辰后,郑国公终于尽兴了,放过了轩辕晗,二人准备走了。

紧握双手,既然让他重生,那么在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之前,他会选择付起宇敏之的责任,阴谋陷害,他从来都不怕。

知心抬头看了看,还好,这断崖不高,正午时公应该能爬上去。

“谢谢”听到吴清的提醒,秦知心总是憨憨的道谢,她知道是因为她没走好,吴清才会提醒她的。

“醒了?”

皇后太不了解自己的儿子,轩辕晗经过当年那段久躺不起的日子已经变得更加懂得皇室的生存之道,在那个地方,彼此有的永远都只是互相利用的价值,情,在那里,只有毁灭,轩辕晗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当时没有站起来,那么他早晚会失消,自有另一个“他”来取代。

“不了,司徒小姐,知心该回去了”

“不了,吴管家,太子表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水吟还是先回去好了。”亲切有礼,这就是司徒府的大家闺秀。

“你是为今天司徒小姐的事而这么急的吧。”知心笑着说破轩辕晗的谎言。

“好了,碗筷都准备好了,先吃饭吧,急急赶回来,也不累。”煽情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两个人经历过了这么多事,彼此之间已有着一份了解。

“果真不是秦知心?”这句话像是在问知心也像是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子真不像一般的官家千金,因为,这女子身上没有一丝的世俗,完一不像似人间该有一般,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清高淡,眼中一片清明。

皇帝笑,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两个人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比如,让眼前这个神色不变的女子变色?但在他看到他说了宣后,眼前这个女子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站着,有些懊丧。

船靠岸,黑言舒率先一步走上岸。

知心看到这情景,立马上前,边推开周围的人群,边挤了过去,“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好吗?”

这个对秦知心来说是很习以为常的事,却让吴清愣在那里,“对不起”对不起这三个字,他从来没有从主子嘴里听到过,别说现在秦知心在晗王府还是极有地位的,就是一个再怎么普通没有地位没有权势的主子,也不会和属下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让吴清对秦知心的好感又加了一层,也让他对秦知心的担心加了一层,这个如云如水的女子,注定会心伤。

“见过爷”秦知心需要回落霞院休息,可吴清不需要,秦知心是晗王妃,她可以晚些来见爷,但吴清不行,在秦知心还在回落霞院的路上,吴清就过来见轩辕晗了。

知心推开了轩辕晗“不好,不嫁”

轩辕曦脸上的笑止不住了,轩辕晗你不是死也要护住秦知心吗?今日我看你如何护,哈哈哈哈。

悄然转身,走吧,该去做别的准备了,太子没死,并不代表司徒府就倒了,他还有一个妹妹是太子的母亲,他还有一个手握重兵的父亲,太子?只要他未登上皇位,他都动不起他们。

“把他抬回去”

“管家,快去,让人送热水上来,还有,去拿我房里的那支千年雪参过来。”

“爷,雪……”参,管家的话还未说完,突然感觉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

闻人靖暄恨恨的退了下来……生气,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没用,知心怎么会那么重的伤,躺在床上七八天了,一点反映都没有,只能靠喂点参汤、鸡汤之类的养着。

“你们做了什么?”

轩辕晗再次挣扎半坐在床上,躺在床上会让他觉得懦弱,血已染的被子通红,可那二人依就当没看到一般。“几尾小鱼?你不是要动他的粮草吗?那就去军营散布司徒府私吞粮草,要饿死我轩辕数十万大军的消息呀。”

闻人靖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轩辕曦,你”够狠,知心看着这架势,什么也不想说,轩辕曦今天一定要他们死在这里了。

“众位不必忧心,掌权人如此做定有掌权人的想法,定南定会努力为大家争取最大的权益,不会让众位吃亏。”

“知心,不要走,不要走。”闻人靖暄拼命挣扎,可是他怎么能挣扎的过那经过训练的护卫呢。

“不要伤了他,他只是个孩子。”这是知心在青州跟轩辕晗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吴清就拉了拉僵绳,马,飞奔而去。

“暄儿,我们拿什么与太子抢人”倾尽闻人府所有吗?

这丫鬟此次一去,秦府应该算是走到了尽头了吧,郑怜心的一翻话,加快了轩辕晗一行人的行动,当然,也破怕了轩辕晗的行动。

“走吧,葛大爷去备马车了,一起回去吧”大家都是住在那附近的人,这马车也是为大家准备的,毕竟,晚上走一个时辰太不安全了。

不知情的下人看到这样的情景很是高兴,他们两位主子关系融洽,恩恩爱爱,真真是羡煞旁人呀。

“知心能遇上晗,也是知心的幸运。”跨越千年与你相遇,那是多大的幸运,知心的心一暖,这就是命运吗?命运的轮盘让他们跨越千年与不知名的时空相遇,就是为了让她体会爱情的甜蜜与幸福吗。

“你的腿会受不了的”

“傻子?”其实知心看到那个男子坐在地上哭,也能猜到一些的,如果是个正常的大男人,定不会如此的。

听到皇后的话,轩辕晗冷笑“母后,你说的没错,儿臣的太子妃的确不是儿臣是一个人的是,是轩辕王朝的事,但母后你别忘了,这轩辕王朝,当权的人是轩辕一族,不是“司徒”,儿臣才是轩辕王朝的皇子,轩辕王朝的太子,儿臣才姓轩辕,这轩辕王朝的事,儿臣有什么不可以做主。”

“母后,她是儿臣此时中唯一想要的女子。”轩辕晗的语气里透着坚定。

一武将打扮的中年,从侧门走了出来,恭敬的行了个礼,这人就是轩辕晗的舅舅,现在的司徒大将军。

那个计划能成功吗?皇上有那么好骗吗?

“放心吧,大哥,这轩辕王朝除了他,再也没有别的皇子,皇上就算知道他也无法,难到他能眼睁睁的看着轩辕家的江山,拱手送人?”这就是皇后认为她极有胜算的原因,轩辕王朝子嗣岌岌可危,如果认定那人是皇子,皇上还能说什么?

知心笑了笑,这个男人,或者说炎族的人和黑族人完全不一样,炎族的人一直生活艰苦,他们比黑族的人更懂得这块地方,更了解他们将来要面临的一切,炎烈有豹子的敏捷,一个照面,他就知道什么是他最好的选择。

预言,可能吧,她能的到来给黑、炎两族另一种生活。“信,则是。”

炎烈理也不理的看了黑言舒一眼,眼神里有着轻视,黑族族长一生平顺的他,又如何能体会他们炎族人的苦,不,再过几年,他们一样能体到。

在炎烈的带领下,轩辕晗、知心、闻人靖暄、吴清以及黑言舒一行往深山里走去,来到了炎族居住的地方。

接下来的几天,知心一直着摸着想逃走的事,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这个男人放着自己带来的十几个护卫不用,一直亲自盯着她,吃喝拉撒都不放松,连她想和黑言琪说几句话,套点消息都没办法。“母妃,儿臣是真心的喜欢婉容的,就你成全儿臣吧,再说了,我要是能娶到秦宰相最宠爱的女儿,那对儿臣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呀。”在一个金碧辉煌、华丽富贵的宫殿中,一个长相俊美、气质高贵的男子趴在一个贵气十足、仪态端庄的贵妇腿上,轻轻的摇晃着贵妇的双手,撒着娇。

“你们先退下吧,本宫和皇儿有贴心话要谈。”挥挥衣袖,站在宫殿两旁的数十个宫装女子静静的退出,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不要看到他对着贵妃撒娇的样子就以为这个男人是让母亲宠着长不大的孩子,如果你把他当成一个被宠坏的孩子那你就大错特错,能在这个吃人的皇宫生存下来的皇子,没有一个是简单的,简单的活不下来,活下来也不见得会受皇上宠爱,这个比皇后所生的皇子还要受宠的五皇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要知道当今圣上有七个儿子,可长大成人的却只有二个,而另一个还是残废了的,唯一一个健康的活着,也只有他了,这样的皇子能简单吗?他在这对着母亲撒娇不过是因为那个女人还不值得他花时间和精力罢了,这种小事,只需要跟母妃说一声就行了,再加上,对着贵妃撒娇还可以让母子的感情更融洽罢了,毕竟,这个皇宫,人人都在算计着,母子之间,如果关系不好的,也一样会互相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