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天衍浮梦 > 第92章:打诨插科

刘建嘴巴张张,不敢吭声了。

一身绿衣的李珺飞奔在府邸内,寻找着滕青山。

“师兄。”魏苍龙皱眉道,“滕青山是归元宗的黑甲军统领。他没事来南蛮城干什么?我想不到他还有其他什么事。所以,我担心是他暗地里跟踪咱们。甚至于,不单单他一个,还有其他人,咱们没发现。”

“敢问师傅,这朱果哪里有?”滕青山询问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诸葛元洪问道。

脑海中却浮现飞溅的鲜血、一具具尸体的噩梦场景,低头看看母亲。

臧锋抱着一柄长刀,抬头冷视着滕青山。

“锵!”生死时刻,他左手上的刀鞘划过一道弧线,撞击在滕青山的枪尖上,借着撞击之力,整个人脚下一点,立即朝后方倒飞开去数丈远。一落地,臧锋才发觉额头满是冷汗,后背也被汗湿了。

诸葛元洪惊愕了。

“是,师傅。”滕青山也明白。

三年时间,自己在枪法上,怕能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了。

三道身影从大殿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一袭月白『色』长袍,披散着长发的诸葛元洪。在他身后二人,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朴素布衣。而另外一人,目光似电,气势凌厉,看年纪应该只是中年人。

滕青山默默将这些记在心里。

滕青山认真听着。

“为师会选一个好日子,正式收你为弟子!”诸葛元洪脸上『露』出笑容,“青山,你是为师六个弟子中,最优秀的一个!原本,为师是想拿那黑火灵果帮你一把,让你踏入先天。不过看来,要靠你自己努力了!”

“哼。”滕青山朝那条比较狭窄的隧道中一钻,一下子便窜出十余丈外,那赤鳞兽愤怒在洞口处咆哮着,撞击、抓裂了数丈深厚,赤鳞兽停止了无用功。这只有一丈高的隧道,它庞大的身躯根本无法进去!

历史上有人吃下‘黑火灵根’,仅仅发现体质变强,身体瞬间拥有万斤巨力。其次,他们便没有发现了……这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连人体的潜力都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怎么开发天地灵宝‘黑火灵果’的能量?

应该能用来,开发黑火灵根蕴含的潜力。

关绿正带着人马,焦急寻找滕青山。

漆黑的夜。

“六十八张一千两的金票!二张百两金票,还有八张万两金票!加起来,148200两黄金金票!接近十五万两黄金啊。”滕青山倒吸一口凉气!

滕青山感到沉寂已久的血『液』沸腾了。

“不过老夫没时间和你浪费了,滕青山,死在老夫手上,你也值得自豪了。”银发老者陡然冲向滕青山,同时连挥手中战刀。

从小,它是在炽热环境下孕育而生。在岩浆流底,对它而言,就是洗澡。炽热对它一点影响都没有。

“好小子。”银发老者瞥了一眼滕青山,旁人离的远,加上滕青山那一招,是在最后一瞬间爆发最强威力。时间极短,远处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也没那个眼力判断一枪威力多大。可是这银发老者却能判断出。

“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杜九得意的很,手中两柄短刀迅疾地挡下一个个暗器,在杜九看来,他冲在最前面,自然第一个采摘到黑火灵果。到时候,即使猛地将黑火灵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马所在处。

“蓬!”

“一个后天武者,不足为虑!”滕青山一落地便窜向黑火灵果。

谁动,杀谁!

或是飞刀之类的,甚至于随意捡起的石头。

竟然又迅速地飞窜向浆湖湖边方向,手中长刀也迅即拨开众多暗器。

滕青山现在背着水箱,在古世友看来,灵活『性』要差很多。

“呼~~~”

生死刀杜九,那绝对是蛮横、冷酷的一个人物。

秃顶老者脸上浮现一丝得『色』。

呼!

鲜血飞溅,青湖岛三人终于闯出了那十数人的阻拦,他们已经看不到那位大当家的影子了,只能一路朝下追。

“弯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嗯,我的护卫那,刚好有一本人级秘籍《狂风刀》,这本秘籍内有配套的内劲心法。”

古世友顿时脸『色』一沉:“你耍我!”

“不,不!”乌岱连道,“我无意中,偷看到那归元宗的冀鸿统领、滕青山都统,还有一个女子,他们三个悄悄进入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而且他们进去前非常小心,显得很是神秘。他们三人,不去找黑火灵果,却进入那么隐秘的地方。十有八九,是黑火灵果所在地。”

……

“青湖岛的人,竟然也进来了!”冀鸿脸『色』大变。

“走!”滕青山再度将轮回枪背负在身后,随后便一跃而下,脚上一点崖壁,便抓住那藤曼,便飞速下降。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却是走向那低矮崖壁。

一棍比一棍快,一棍比一棍重!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悄无声息的,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一根毒针,悄无声息地猛地一窜,速度之快,动静之小,司马峰根本来不及反应。

“这才刚开始!”滕青山一笑,脚下一蹬。

只见空旷场地上,司马峰剑意愈加的狂猛,整个人也不复之前的冷静,而是变得有些狂躁,脸『色』都开始涨红起来。

银发灰袍老者被人取笑,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是眼眸中瞬间掠过的一丝冷光,暴『露』了他心中的暴戾。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只见金属撞击声响起。

“冯无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剑再快一点,就能刺到这个燕铁了。不过,那燕铁连续十几刀还真狠,一刀比一刀强,那冯无血终究抵挡不住。”

在场人多,很快有人辨认出滕青山。

“滕青山!老朽重剑门门主‘司马峰’,听闻你枪法了得,想要讨教讨教。”一声大喝凭空响起,顿时周围上千名武者们兴奋起来,刚刚一场《潜龙榜》级别高手交手,显然竟然是《地榜》高手比试。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是。”滕青山、关绿应道。

“哼,胆小鬼。”贾梁恨声道。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够了吗?”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这手一掂就连道:“够了,够了。”

……

人太多,而厉害的武者们是不计较金钱的。

不管是击败孟田,还是杀死孟田。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

“师伯祖。”关绿却开口道,“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去。不管那赤鳞兽能不能吃到黑火灵果,我们,抢的鳞甲都是黑『色』鳞甲。所以,我看我们早点去,最好,在赤鳞幼兽未成熟阶段,就宰杀了它!虽然鳞甲可能比成熟期略微差点,可至少,保证那赤鳞幼兽无法吃到黑火灵果!而且,成长到两丈高的赤鳞兽,也非常难对付!”

“都退下吧。”冀鸿一声令下,大厅内一群人都立即走去,而外面有府邸的仆人们,专门引领众人去各自住处。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杜洪看向滕青山,低声道:“都统,这天『色』虽然昏暗,可这夏天天黑的晚,咱们再赶赶,应该能赶到下一个城的。”杜洪不解,不但他心中不解,连旁边的滕青虎等人也是一肚子疑『惑』。

“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这多呆几天!”朱崇石满身酒气,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搂着滕青山肩膀热情道,“我也知道,你们黑甲军平时没事,你也别着急。就当在路上耽搁的,多玩几天!哦……对了,你那些兄弟住处可都有水灵的姑娘呆着,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姑娘,今天晚上好好开心开心,哈哈……”

即使十货车这笔货物被抢夺了,他依旧还有四箱货物。在朱崇石看来,即使有四箱货物,他也有两成夺得家主宝座的把握。

过去,诸葛元洪是将臧锋、关绿以及儿子诸葛云三人,当成宗主候选人。

段侯连催促道:“秦狼兄,在屋顶最容易看到那怪物,我先去找一个好地方了,先走一步。”说着,段侯脚下一点,仿佛一片鸿『毛』,轻飘飘的却很是迅疾,直接到了屋顶,而后几闪一下,也消失了。

这些遇到死亡也不惧的汉子们,都沉默了。

“黑『色』怪物,哼哼,能瞬间吃掉一个人。如果那小子没撒谎骗我,估计黑『色』怪物,应该是个妖兽!嘿嘿,我逍遥侯行走天下,还没看过妖兽呢。今天得好好见识一下。”段侯嘴里嘀咕着。

妖兽有智慧!

直接杀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