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网址 > 第93章:邦家之光

第93章:邦家之光

申博网址 | 作者:紫玥児|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王不仕,他有钱,凭什么就不给大家兜底?

于是乎,其他的高官名流们,纷纷涌上来,皇家理发师们,穿梭在达官显贵们之间,取出了工具。

朱厚照想了老半天,乐了:“那本宫召集匠人,再将这短铳改良一番……”

有了信心,腰杆子直了,这心,也就大了。

“周老爷七万股。”

可以说是自己调教出来的。

他幽怨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道:“其实,西进之策,关键之处就在于,银子!没有银子,是万万不成的,数十上百万人西进,还需一路作战,这耗费的,是多少钱粮啊,单凭朝廷,只怕万万不能。可是……陛下,儿臣以为,朝廷既然没银子,可是民间,有银子啊。这么多富商巨贾,他们可有钱了。”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张懋激动的不得了。

可在这天坛之上……却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突兀的眼里,先是狂妄,而后,却禁不住有了几分惊恐。

方继藩显得有些迟疑,看着这石阶,禁卫们已经止步,将这祭坛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守仁什么都没有说,疾步走出去,方继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说着,竟当面,吹了热腾腾的参汤,喝了一口,而后,旁若无人的道:“看着了吗?还要不要试?”

王守仁被叫到了镇国府的正堂。

因为此去,禁卫如云,单单锦衣卫和金吾卫,还有随行的骁骑营,就足有数万人,再加上大同的边军,足以威慑诸部。

方继藩:“……”

这里的天至尊,就是天可汗。

“他吩咐过了,银子,随时可取。王老爷,您别担心,方才本想报五百万两的,怕将其他的商贾,吓着了,所以……”

…………

方继藩很服气的看着朱厚照。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王老爷,威武!弘治皇帝开始向诸翰林和科学院士们求学。

弘治皇帝说罢,低头继续看报表。

王不仕疯了。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他接着,又取出一个个玉佩和文玩出来,统统往王不仕的身上点缀。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朱厚照一甩头:“哼,问他!”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那么,继藩,怎么看待此事?”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弘治皇帝随即瞪了朱厚照一眼,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朕听说,蒸汽机车,还在改进?你的蒸汽研究所,可要加一把劲,争取在铁路贯通之前,弄出一个更好的机车来,运力要大,要能装载更多的货物。”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可问题就在于此。

这样的风气,若是依旧盛行,还有人敢买股票,敢投入作坊里吗?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大家都笑。

原先还在驻足围观,指指点点的人,这一下……有点懵了。

“儿臣知道,儿臣恭喜陛下,陛下的眼光真好。”方继藩钦佩的道。

最让方继藩无语的是,当初让陛下从国库里掏钱,陛下不肯掏,现在好了,让陛下买股票,陛下倒是买的一身的劲。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听着怎么有点儿……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他努力的道:“是遇到了明帝国的陷阱,这都是明帝国的阴谋?”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再者,这铁路一修,简直就是利国利民,对于新政的推广,有着更大巨大的好处。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又能说什么呢?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只是……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陛下方才已经明言,国朝以孝治天下,皇上的曾祖母病重,是一个女医救活了她,按照孔圣人的标准而言,这女医,自是陛下的大恩人。

谁曾想到,这女医,居然救下了太皇太后呢,而这时代的人,认同的乃是以德治国,而德的最高准则,则是孝,谁招惹了这女医,就是找死啊。

刘焱和刘文华二人,自是滔滔大哭,他们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他没吭声。

因此整个大殿之上没有人觉得不妥。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这是一封中旨。

“嗯?”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刘文华正要脱口而出,指责梁如莹不守妇道。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譬如肝部病变,胆囊肿大,阑尾溃烂,因而,推导出逝者临死前的情况。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梁如莹的眼里,闪烁出了一抹亮光,面容里满是欣喜之色。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倒吸了一口凉气,听了太皇太后的话,骤然,眼泪扑簌而出,上前:“女神医……”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萧敬突然开始惦念着什么来,倘若……倘若自己没有阉割入宫,而是拜入到了方继藩的门下。

“太子殿下,齐国公,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陛下有旨,这天,眼看着要亮了,还是待开了宫门,再入宫探望吧。”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这是高光时刻,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不过今日。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其他的御医和女医也纷纷涌了进来。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何止是萧敬,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个个目瞪口呆。

可是……她耳畔里想到了方继藩的教诲。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也烦躁起来。

他感慨一番……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这……

“父亲……”梁如莹低声呢喃。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他不禁自哀自怨,又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错的。

萧敬继续露出笑容:“陛下请您入宫觐见呢,齐国公哪,有日子不见了,咱竟见你消瘦了,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随侍便拿起御案上的票子,一看,眼睛都直了:“陛下,奴婢听说,这三比零,大发钢铁队若是胜了,可是一赔十七啊,陛下真是圣明,明察秋毫,竟是统统中了。要知道,此前,坊间都说,此次保育院队……必胜……”

第四章送到。求支持,求月票。次日,弘治皇帝召钦天监监正。

方继藩道:“老子是郡王,做儿子的,岂有不高兴的?陛下,国朝以孝治天下啊。若是儿臣哭哭啼啼,岂不显得儿臣虚伪了?陛下明察秋毫,儿臣对陛下毫无隐瞒,自然是真情流露,绝不敢掩饰自己的情绪,蒙骗陛下。何况,父王从前就一直教诲儿臣,方家男儿,行的正、坐得直,对人要坦诚相待,尤其是陛下,万万不可藏着什么私念,需继承家风,以忠心信为本,童叟无欺,放才对得起,历代祖宗的言传身教。”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听说,朱载墨他们,也已入选了,少年人踢球,倒也有几分意思。”

这一次朱大寿,又出手预测了。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留下的,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

见方继藩没反应,只是蹒跚着,掩面失声而泣。

这一下,轮到谢迁开始怀疑人生了,他突然更觉得悲从心起,咱们大明的列祖列宗哪,你们睁开眼看看吧,看看当今太子……

这等抠字眼的行为,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差错,什么样的恩荣,立过什么样的功劳,与皇家的亲疏,都与祭文息息相关。

“脑疾之事,真是玄妙,连医学院,尚且一知半解,我等……岂知?”

李东阳只是唏嘘感慨,想当初的内阁三学士,而今,都已年过古稀,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年轻时的踌躇满志,壮年时的春风得意,极至迟暮,尚能入阁拜相,这样的人生,何其的完美,可到了如今……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他一副无事人一般,捏着纸卷,而后,轻轻的摊在手心上,眼睛瞥了一眼。

在幻海浮沉中,混了大半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当然,这个念头一转即逝。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的回眸,看着刘健和李东阳。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礼官,看着这香火,还有身上厚重的冕服。

张懋:“……”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等一日的操练下来,整个人已是疲倦不堪。

天津卫急递铺一看竟又是黄金洲来的消息,顿时吓着了。

萧敬忙是斟了茶来。

萧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胆,你配叫王不仕吗?今天子亲巡,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此王不仕,乃皇帝宝舰,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得陛下之龙威,纵横四海,蛮夷战兢,莫敢匹敌,你也敢叫王不仕?”

对方的船,实在太多。

不只如此,对方船体庞大,正因为快速,可以随时调转方向,利用最坚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舰脆弱的船身。

方继藩深吸了一口气。

当然,最重要的是……四艘佛朗机舰,尽数歼灭,如此,实是大大的提振了军心民气。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

马文升急了:“以一敌四,此乃莽夫的行为,大丈夫临机而断,不可鲁莽,不可鲁莽,何况,陛下尚在船上,你方继藩………陛下……陛下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你方继藩吃罪的起吗?”

这阴沉沉的舱中,是一张张漠然的脸。

“很好。”武官道:“静候命令!”

此起彼伏的,有人大叫:“我不成了,我不成了……”

突然,一个医学生匆匆进来,厉声道:“所有人准备,要接战了,遭遇佛朗机人,不相干的人,或是寻常病症,只要死不了的,立即抬出蚕室去,所有人清洗手术器械,预备迎接伤兵。”

接……接战了……

一艘巨舰,出现在了自己的单筒望远镜里。

只是……安赫尔现在……却已来不及不屑了,因为……他发现,对方距离自己的舰队,已经越来越近,这巨大的舰船,没有风帆,却如鬼魅一般,快速航行,安赫尔心里咯噔了一下,这……难道是幻觉吗?

于是,战舰的方向,开始产生了偏离,这是一种策略,改变了航向之后,就可以和大明的巨舰擦身而过,而就在擦身而过的这一瞬间,舰上的十数门火炮,可以给予明舰迎头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