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168章:远山芙蓉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8章:远山芙蓉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霍骏琰漫不经心地站起来,拍拍裤腿,在沙发上大刺刺地坐下:“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你身为伴娘还在婚礼上出丑,一瘸一拐地走路像什么样。”

容析元冷冽的神情,使得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蒙上了一层冰霜,郑皓月暗暗咬牙,不禁有点气愤了……容析元只会对尤歌温柔吗?除了尤歌,其他人都不屑一顾?

沈兆刚把两个孩子哄睡着了,佟槿也在旁边,两人聊着聊着就难免情绪激动……

“容析元,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吧?尤家真的跟容家没有瓜葛吗?”尤歌还是没能尽释疑虑,忍不住又问。

“苏慕冉你这是干什么?办公室是你能随便进来的地方吗?出去!”许炎不耐地挥手。

现场音乐立刻播放起了那首很应景的歌曲《终于等到你》,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在这一刻却有着神奇的魔力可以让人感动得想哭。

尤歌闻言,果然是关心地问:“你还好吧?一天三台手术那该多累啊,你好像每次手术的时间都不短,三台,那一天的时间都过去了……不过,你也不至于在辛苦之后还只吃泡面吧?怎么不回家吃,偏要一个人在这里”

苏慕冉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许之意,脸颊露出酒窝,欣喜地说:“很合身,喜欢吗?”

确实,通常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潜意识直觉认为就是人已经没救了,尤歌也是因为这样而晕倒的,受不住打击……

龙晓晓的眼镜又被这小不点儿被抓落了,她赶紧地伸手去摸,却在这时,她好似看到容析元的手指头动了动?

“晓晓,他真的动了吗?”尤歌浑身在发抖,紧张到了极点。

这个地方是最近几年来全市最昂贵的地段。毗邻高尔夫球场,一公里之内还有一座天然温泉度假村,别墅前边有一条大河流过,背后不远处是绿色的山丘、森林。

许炎立刻给黑虎打了电话,吩咐他明天立刻去澳门。

紧接着,尤歌就看到赫枫的表情在霎那间凝结,笑容转瞬消失,脸色煞白……

“嫂子……嫂子……你……”佟槿伸出手在尤歌面前晃了晃。

何矩为了那个女人的安全,将她送回西班牙去,自己回到澳门,凭借家中的势力铲除了仇人,但也因此被束缚了,难以脱身。

尤歌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震惊不已……唐虞梅,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女人,不正是涉嫌谋害她父母的幕后凶手吗?当时因证据不足只能放人,这件事,尤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澳门。

佟槿抬眸望望她,但随即又摇摇头:“不行,我朋友他们还没上来,我现在下去的话,狗狗没人照看。”

而更让尤歌担心的问题是,何碧翎这次来,打算住哪里?该不会又是想住在这儿?

吃完饭,佟槿带着他的小宝贝馋馋出去散步了,尤歌洗好碗筷之后还想起容析元的那件衬衣弄脏了,得洗掉。

小小的摩擦就这样过去,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这是因为两人都没有硬碰硬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尤

就像现在,馋馋躲在花园里,跟另外一只狗狗捉迷藏……是的,这两只狗狗最爱的游戏就是捉迷藏。

唐虞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尤歌,然后冲着容析元笑笑,很有点讳莫如深的意味,紧接着,她举起了枪,表情变得狰狞……

“我……”尤歌刚想说话,他已经又喝了一口然后渡进她嘴里,好像很喜欢这样喂,每次都流连在她柔软的双唇,这样真是一举两得啊。

而尤歌的心情却很复杂,这一幕,仍旧像做梦一般。在四年前,她哪里会想到能有今天这样与他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为了这一天,四年里,她所付出的努力与艰辛,远远超过常人的想象。

尤歌面无血色的脸布满了悲伤与愤怒,直觉告诉她,这照片的真实性很高……她联想到了容析元反常的举动,虽然那个秘密工作室可以为他解释,但总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被疏漏了。而这照片的出现恰好弥补了被疏漏的部分,如果加这些都联系在一起,整件事情就变得清晰而简单了。

周日晚上,容析元11点才回到家,精疲力尽地躺下之后,搂着尤歌,也不管她睡了没睡,他说,明天他要出差,去国外。

女人温顺地点头:“好,我不说那些了,我就只需要想着手术会成功,这就够了。”

说到翎姐去了澳门之后的生活,佟槿每每都很欣慰,感叹翎姐终于是苦尽甘来了,还说过几天去澳门要专程去看看翎姐。

这双眼……这双眼……狠狠戳中了他的神经,勾动了记忆中被封存的旧事,让面瘫的容析元在这一霎间竟呆住了,眼底涌起一抹压抑的波澜!

那双眼……真的很像是尤歌!

这是?容析元想起来了,就是前两天在泰华酒店见到的那个言辞不善的男人,怎么他也来了?那么,那天跟他一起的女子是不是也会来?

佟槿无奈地耸耸肩,低头继续吃饭,可这时他瞥见桌上的手机,感觉有点不对劲,拿起来一看……

“这……”尤歌仔细回想一下,似乎好像真是的。

“香香你太棒了,生了好多,是不是全都留在你身边,没有一只狗狗被卖掉?”尤歌的眼泪不停在流,可更多的是欢笑。

他不闹,他也不绝食,他会安静地休养,让自己的体力尽快恢复,为此,他必须适当的进食,慢慢的还要加大食量,否则怎么会有营养,怎么会有力气?在这里一天,他就不会停止抗争,但在抗争的同时,他首先要保重身体。

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现在不叫爷爷,将来说不定没机会叫。

尤歌很喜欢小宝宝,曾经她的父母说过会给她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但没能等到那一天,父母就离她而去,因此,对小宝宝的期待就成了尤歌心中的执念之一,她甚至幻想过有一天能给大叔生宝宝……这是女xing天生的本能,尤歌也有。

“放心吧,我的开车技术你又不是不知道,半小时没问题,走!”

雨越下越大,那只忠心的小狗却还在路边倒着,渐渐的好像也没有声息了,眼皮沉重,慢慢地合上了……

这形势就是,容炳雄的弟妹们认为是他雇人干的。

尤歌现在稍微能冷静一点点,强迫自己用理智去思考问题,不要因激动而坏事。

想来想去,容析元眼中的狠色越发浓郁,眉宇间蒙上一层冰霜。

“什么?我一个人?澳门的专柜对公司来说至关重要,怎么都不亲自过去看看?”郑皓月忍着骂娘的冲动,心里已经窝火极了。

郑皓月惊悚地望着容析元,被他眼中的坚决所震撼了,她一直不愿相信的一个事实就是——容析元真的爱尤歌?

不,她绝不相信

信!可这一刻,由不得她不信了,他那种狠绝的气势,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她嫉妒得发狂!

郑皓月颤抖着身子,忽地笑了,笑得有几分狰狞:“容析元,你这是利用完了就将我一脚踢开吗?你忘了是谁帮助你得到宝瑞?你忘了是谁在你得到宝瑞之后还大力支持你的工作?你忘了我才是宝瑞最大的功臣!你现在为了讨好尤歌,将我赶走,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真是的,脚干嘛乱动啊,本来就身体不适……”尤歌小声嘟哝着,可这看似嫌弃实际上却是关心的话,正泄露了她的心事。

这么枕着好舒服,尤歌露出慵懒又享受的表情,像极了一只猫儿。

年后早春来袭,尤歌见到了久违的霍警官。

可当知道嫌疑人的身份时,尤歌已经无法淡定了……澳门,又是澳门,那个显赫家族里的人!

他旁边副驾驶坐着一个蓄寸头的小伙子,一只手紧紧拽着扶手,两眼瞪得老大,惊慌的神色中又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假如尤歌和容析元没有结婚证,现在许炎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尤歌被带走。可偏偏,结婚证是真的,许炎的任何举动都可能被传为是第三者!

刚一转身,那女孩子就急匆匆地说:“冉冉,我和晓东下个月20号结婚,你能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