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51章:牙牙学语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牙牙学语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今日乃是沐休,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

他面带微笑,看着方继藩,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当然,这个不是亲的。

方继藩微微笑道:“陛下,想要将这大漠的矿产,挖掘出来,不但要开矿,要人力,还要有运输,有交通,人越聚越多,就难免,会出现市集,会有许多的商贾,甚至,为了供应这里的所需,还会有大大小小的作坊,这大漠之地,何其的广阔,可是……陛下既已听说,罗斯人不断的西进,他们进一分,漠北诸部,就要退一分,却不知……何时是一个头。”

居然还是空手夺白刃……

“最重要的是,陛下突有此神力,这岂不是正合了陛下受命于天,如有神助吗?这消息……已开始不胫而走,陛下威名,不日就将人尽皆知,老臣,佩服之至。”

“看来,方继藩也有一份。”

伪装皇帝,乃是死罪。

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面上的表情,大家也看不清。

只是……在此时此刻。

突兀得意洋洋的大笑,接下来,看着僵立不动的‘皇帝’道:“汉皇帝,也不过尔尔,所谓的威仪,靠的不过是皇帝之名而已,可在我看来,也不过大漠里,一头瘦弱的牛马一样……还有,你眼上戴着是什么。”

这皇帝,竟好似有千钧之力,突兀额上,竟冷汗淋淋,他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居然被太子坏了事。

一旁的刘瑾,战战兢兢的道:“干爷,干爷……”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继续苦逼求月票。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怎么样。”方继藩等得急了,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方继藩没闲着,立即书了一份章程,至奉天殿。

而凭借这天可汗三字,唐太宗之名,自是名留青史,后世子孙,无不对他敬仰有加。

方继藩坐在堂中,没有戴墨镜。

细细一想,还真是。

可这时,邓健又敲锣,哐当,他扯着喉咙道:“王不仕老爷,大驾来啦!”

王不仕,已成了传说,成了信仰。

“我不同意!”

“里头说,里头说。”邓健笑嘻嘻的道。

妇人连忙打断道:“你……别提他们。”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五辆车,而是二十辆车,上百个护卫,个个都是虎背熊腰,龙精虎猛。

可一听若是不戴,便要全砸了,王不仕毕竟是过过清苦日子的人,对他而言,这世上所有的银子开销,都得有理有据,哪怕是拿银子去做慈善,那也自是有失才有得,可似这般将银子丢进水里的事,他却是做不得的。

听到了陛下所言之事之后,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弘治皇帝:“……”

他太清楚,这件事的可怕之处了。

方继藩一脚将他踹开:“狗东西,再哭就阉了你。”

“是呀。”邓健不禁疑惑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是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在这个时候,节俭,藏富,如何带动消费,没有消费,作坊怎么开工,没开工,大家日子怎么过。

可方继藩不允许他们低调,你们得花钱,将银子丢进股票里也好,去买楼也罢,或是去胡吃海喝,都可以,低调是犯罪,奢侈万岁,你们要做一个合格的暴发户。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方继藩喊到两个名字的时候,故意音量高了一些,字也咬得稍微重些。

方继藩忍不住要佩服弘治皇帝了。

于是,众人继续冲杀,驱逐着漫山遍野的土人,深入进了林莽,足足‘追杀’了七八里,等到所有人精疲力尽时,才发现,林莽之中,豁然开朗。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北黄金洲,若是一路南下,甚至可能抵达大明驻扎在此的金山据点。

太值得了!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你对此,以为如何?”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弘治皇帝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贵人开始闭上眼睛,他开始觉得血液中的坏分子开始剥离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虽然过程之中,难免会有一些痛苦,可相比于纯净自己的身体,祛除病魔而言,显然,这并不算什么。

他很艰难的道:“你在明国内部,对其舰船,还有他们的水师,有什么见解?”

理发师观察着他流出来的血液,念念有词。

还能说什么呢?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陈列哭丧着脸:“卑下,跟着王先生,带着人马,先是向北,而后一路向东,越行,风雪便越大,流个鼻涕,鼻下头,都是一个冰坨子,便溺时……”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凭借的,可都是功名二字啊,没有了功名,这诺大的家业,转眼之间,便要丧尽。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方继藩:“……”

敢情陛下,当初,就没想过给她们发工资的呀。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弘治皇帝一愣。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或许……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他有些心热,却自知地位卑贱,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这刘文华,到底做啥了。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那老御医听罢,便上前,当他再搭住脉搏的时候,顿时,脸上露出了惨然的惊恐之色:“陛下……娘娘突发急症,已是回天乏术……臣无能,无力回天了!”

这不是玩笑吗?

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刚要开口,梁如莹却已开口了。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梁如莹正端正的坐在案牍边,娇躯笔直,凝眸,提笔,抄写着今日看到的一篇医学论文。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这刘氏,在朝中,也多有子弟为官,平时和梁家走动,都是极亲切的,可今日,这刘家的管家,却是一脸异色:“见过梁老爷……”

弘治皇帝淡淡道:“来人。”

黄金洲就在眼前,相隔万里之外,非大忠、大智、大勇之人,不得镇守,新津郡王方景隆,承列祖列宗之命,镇守黄金洲,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见方继藩没反应,只是蹒跚着,掩面失声而泣。

走在朱厚照身后,乃是内阁大学士谢迁,谢迁心里感慨,不禁想,这齐国公,看来,还是有心肺的,他也有伤心的时候啊,可惜可叹,可惜可叹。

这等抠字眼的行为,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差错,什么样的恩荣,立过什么样的功劳,与皇家的亲疏,都与祭文息息相关。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一张老泪纵横的脸,突然变得滑稽起来。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知道李东阳多谋。

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活着好,活着就好。”

“……”

弘治皇帝驻足,仰头,突然道:“继藩,你来。”

主祭官张懋,听着祭文时,时不时的忍俊不禁,突然扑哧一笑。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儿臣知道了。”

佛朗机人终于不宣而战,这数十万的移民安危,自也命悬一线,自己乃是镇守,若是不能视事,一旦再遇佛朗机人的大举进攻,黄金洲,可就危险了。

人们不断的交头接耳,起初,因为只是流言蜚语,可许多人都这样说,想不信都难了。

十一月初三,良辰吉日。

当圣驾出了大明门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文武百官们,纷纷拜在御道左右,口呼万岁,随即,人们站起来,随着圣驾,朝着太庙方向步行。

一下子,底舱里的人都沸腾了。

王不仕号,竟这样厉害。

它太慢了。

到处都是哀嚎,是绝望。

将安娜公主号,穿越了其船身的王不仕号,依旧露出了獠牙,宛如巨兽一般,没有丝毫的停留,朝着迎面而来的国王号,快速行驶。

它的声音,顺着铜管,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

传递的窟窿,使海水如泉涌一般的倒灌进来,国王号在沉默,有水手,及早抱着漂浮物落水,他们在水里奋力的挣扎着,惊恐不安的呼救。

毕竟,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艘船上。

朱厚照上前:“父皇,儿臣幸不辱命,区区四艘佛朗机舰,已悉数全歼了。”

这太监做的真不值,本是说,把那啥玩意割了,这辈子不但能吃饱,还能安安生生一辈子。

可怎么就……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这时候,丰富的知识底蕴,让百官们张口就来:“陛下,不得了,真追上来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依臣愚见,理应退避三舍,伺机待变,待与备倭卫水师会合,再全歼贼舰。”

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蒸汽船,已是如临大敌。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

那梁储快步的上前,真打啊?

武官颔首点头:“诸位,有什么要说的?”

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

可怕的是,那舰船上,居然还冒出了黑烟。

“天主啊……”安赫尔伯爵,下意识的开始在自己的身上,画了个十字,他碧绿的眼睛里,有的只是无尽的茫然。

四艘舰船,开始严正以待,事实上,对付这样的巨舰,他们实在是有点儿不知所措。

它居然轻松的转舵,随即,快速的与战舰迎面而来。

两船,擦身而过。

然后……

卧槽……

船速不如人,船体的规模不如人,火力不如人……

“陛下……陛下……”

朱厚照在一旁,连连点头。

譬如从登州到澎湖,因为是近陆地航行,最该防范的就是暗礁,一旦船只在海底碰撞到了暗礁,就有搁浅或是沉没的危险。

西班牙人既然要去吕宋一带,最近的路线只能顺着陆地近海航行,毕竟他们中途没有补给,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穿越大明海域。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

一下子,整个蒸汽船像是复苏了一般,那烟囱里的浓烟又开始翻滚而出,大船徐徐而行,接着开始加速。

朱厚照将笔丢下,道:“老方,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们也帮你报仇雪恨。”

这些人上吐下泻,个个被抬入了船中的蚕舱中静养。

李东阳已经去了蚕室了,谢迁乃是江南人,倒是习水性,能保持着一点阁臣的风度,可是所谓的风度,也是有限的很,他依旧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