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59章:共商国是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共商国是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在他眼中的小小女儿居然也变成大姑娘了……真是快啊…

含糊的交待后躲到屋子里去了。小宝哼着歌愉快的踏进了家门,到了楼上习惯性的喊了声:“姐姐,我回来了!”

大宝和小宝都是这么关心爱护她,虽然方式不同。可是心却是真诚真挚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有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失落与黯然……

孙敏一个没注意把水甩到了周志海身上,周志海龇牙咧嘴的要报仇,结果几个蹲在桶边的女孩子都遭了殃。

赵玉珍满嘴感谢。让许大山很是受用。不一会儿就喝的醉醺醺的回去了。

人挤人真是不舒服,一刹车就不受控制的向一边倒

的效果立刻聪明的配合周小云转移话题。

要不,带你过去看看?”

周小云见住的地方有了着落心里很愉快:“谢谢你拉!”—

周小云头疼起来,怎么钱朵朵愣是没现大宝实则对她不大感兴趣呢!还让她以后帮她?怎么帮?

就拿孙敏来说吧,据说在外打了一年工后,已经谈了一个男朋友

即使这样李天宇也听知足的了,自打上次被罚扫地那次过后,周小云总算勉强能个他说两句话

连上中午喝的不就是三瓶?

周小云一看,李天宇正在不远处向两人招手呢!

赵玉珍点点头表示同意,倒是没怀疑女儿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只想着女儿个头本就不矮,说话做事头头是道看起来倒有七八岁的模样:

刘璐,以后一定要常来。我支持你!

刘璐顶多就是帮忙拿个碗啊筷子什么的,其他的也插不上手。

她为了补贴家用,又方便带孩子,只好找了一家不太计较上班时间的玩具厂,计件拿工资。为了赚钱,她常常把厂里的事情带回家做。每天还得接送孩子,买菜做饭,洗衣拖地。

所以这些天,王晶晶在家里等的非常焦急。

嘴上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何尝不想念大宝。

周小云花这两块钱理可真是值回票价了。

李天宇见周小云接住了自己扔过去的篮球笑的无比开怀大声喊道:“你们俩也过来玩把!”

两人手拉着手散步到公园里。

顾琴细细打量起周小云身边的李天宇,微微点了点头。

李天宇看了周小云一眼,然后当着周小云的面接起了电话:“喂,你好,我是李天宇。请问有什么事情?”

周小云不吃他这一套:“我就算是打算一直念书下去,我也可以写小说赚稿费来养活自己。”

宋明丽手里拎着个大大的袋子,满脸笑容:“二哥,二嫂,不好意思我们来的有些迟了。快看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周小云想出一个好法子,用拖把多沾点水把地脱一遍,屋里的凉气就大多了。再来风扇这么一吹,果然凉快多了。

周小云的书架上有许多书,平时周小云忙着学习很多没看过,现在刚好有时间,整天除了吃吃睡睡就是看看书。

夸张的京剧腔让周小云笑的肚痛,宿舍里的众女都笑了起来。

谁让钱朵朵总是斜眼看人高人一等的样子于佳又总是对她冷嘲热讽的?

只要老人的病能治好,这花多少钱也值啊!

见了周芳,先是客气寒暄了两句,问了问家里近来怎么样。

李天宇万分不情愿走

只见方文超拿着笔正在发呆,面前的备课本上空空如也一个字都没看见。

一堆作业本从上午放在那里就没动过。

周小云陪着小宝在电话上查了高考分数。

兄弟三个,老二家出了两个大学生还出了个运动员,不用说是最风光的。老三家就一个孩子也考上了大学。几个男孩子里几属自己家的周志海最没出息,没考上大学不说,又不肯去复读,偏偏去学汽车修理。这都学了快两年了还没出师,想到这儿,沈华凤满心不痛快。

周小云刚把电话放下,就发现李天宇也醒了。

李天宇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不舒服?还疼吗?”

蒋潇丹自告奋勇的过来帮忙,炒菜她是不行,不过,理菜洗菜切菜做二厨是没问题的。

大宝又想起了督促自己练字的周小云来,心想妹妹对自己可真是没话说,若不是她那时候一直陪着自己怎么可能坚持下来呢!

趁着调位置的时候叶老师顺水推舟的把高丛帅和李天宇一起调到了前面一排。

过了几天后,大宝正式拿到了获奖证书,不是薄薄的奖状而是红通通的硬面证书,大宝拿着两个证书宝贝的和什么似的。

兄妹多真好,呵呵!

李天宇不放心周小云这么来回跑,晚上一有空就过来,正好一起吃晚饭后再送周小云回学校

周小云咳了咳:“吃饭当然没问题,等过几天我男朋友有空了,我们一起请你赏光,到时请你也将你的女朋友带过来热闹一下。”

“小云!”

一万多字的论文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完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到了该说再见的这一刻了。

路丽雅黯然的说道:“小云,我以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也请你不要记恨我。”

若单论五官长相周小云肯定比不上周小霞漂亮,可是若论气质言谈举止周小霞比周小云差的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二丫如今也是个花季少女了,青春活泼漂亮,再加上愈来愈秀丽尔雅的周小云,难怪男士们频频回顾了。

站在自己身边笑眯眯的男生不就是杨帆么?

不一会儿,炒饭就上来了。

周小云决定抛开这一话题,省的越纠缠越尴尬,还是趁早转移话题的好:“李天宇?”

周小云问起了刘璐的事情:“刘璐的学校离我们这儿远吗?她怎么不来找我玩啊!”

周小云不愿再回想不愉快的往事,发誓自己今生再不做让人瞧不起的人。

周小云隐忍的怒气终于在一次放学后爆了。

好像有一样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从身体里流走了……

遇到绍蔷薇的时候绍蔷薇会笑着谈起:“周小云,今天叶老师又把你的大作拿到咱们班宣读了,写的真精彩啊!”

“方老师好……”

周小霞也加入讨论:“这个方老师去年刚毕业的,听说还没谈对象呢。他今年不仅教一年级语文,听说还教四年级和五年级的音乐课。我告诉你们啊,听说方老师会唱歌,会写毛笔字,手风琴拉的可好了。”

下午三点左右就从蒋潇丹家里出发了,就这到了杨帆家里的时候也快天黑了。

眼看着好友杨帆已经和女友蒋潇丹结了婚,要说李天宇不羡慕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拿拿课本啦甚至就是和他聊聊天啦,可现在倒好。基本就见不到她的人影,这似的方文不得不重视气这个问题来。

周小云期盼的看着方文,若方文让她做到别的地方和李天宇离的远些说不准她还能好受些。

沈华凤和赵玉珍也觉得挺难过,但是比起周芳来当然要好上许多,两人在周芳身边开导了几句。

!”

那个女孩不爱跳皮筋呢?

难怪都市白领都是亚健康的人群,因为他们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强度真的是很大。

周小云应了一声,和小宝约好明天就去找房子,要赶在刘璐来之前把事情办妥。

别管你愿不愿意。反正练习是越来越紧张休息的时间是越来越短。现在学生们就盼着上节军歌课啊!

邵蔷薇想起自己是家中的独生女向来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被宠着。现在开始住校一个人生活还要如此辛苦的军训。一时间心里恻然黯然落泪。

嘻嘻!

周小云想推脱:“学长,我看还是让岳璇学解......”

不仅吸引了好多的新生,还引来了诸多学长们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大宝现在就有流泪的冲动。

可是,她怎么舍得放弃那么好那么爱她的一个男孩子。错过了他,她还会爱上别的男人吗?

希望,会有个好的结局。

周小云真想替大宝打电话去问问刘璐,想想还是没打。

小说终于也在前几天写完了,周小云顿觉浑身轻松。

周志海见到大宝说不出的亲热,他打小就最服气大宝的,即使长大成*人了到了大宝面前还是挺听话的。

只见周小云听了夸奖也没有露出得意的样子,礼貌的朝沈华凤笑了笑,把桌子边的长板凳一个一个的排好。

三人说笑一阵后,又把精力投入到了书本当中。

我邵蔷薇今天算是记住你了。

李天宇奇怪的问道:“怎么?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吗?”

大宝的车票是在上午八点整,周小云前一天就和班主任叶兰请了假

车子缓缓开动了,大宝看着父母弟妹的身影越来越小,不知怎么的,泪水夺眶而出。

优秀的田径运动员让你们为我骄傲自豪……

刘璐白了他一眼:“我说的是亲哥,你是我表哥不一样的知不知道。()”

一听说要在周小云家住上两晚刘璐也挺开心,回家和父母申请了一下死磨硬泡的让父母点了头。

了,再这么自吹自擂饭要吃不下去了。我叫李天宇。

次,一个比我个高的男孩子仗着劲大欺负我。别的男孩子不敢出声,只有顾春来冲上来把那个高个子拉开,还和他打了个稀里哗啦。

周小云在这头被逗得笑了起来

同学们66续续的来了。教室里的桌子早被拖开到墙边,中间留出一大块空地来。

周小云看到李天宇斜背着一个长长的大包很是奇怪:“刘璐,他背的是什么啊?”怎么那么像某种乐器啊!

周小云今天穿了身浅色运动衣,长长的及腰长被扎成高高的马尾垂在??前,有种少见的亮丽活泼,非常耀眼。

周小云现了,初中里带眼镜的老师比比皆是,看来都是用功苦读才考上的大学啊!呵呵!

这话题立刻引起了共鸣,倪亮也说起了自班的情况。

几人和林波聊了几句后都纷纷安慰林波。

赵玉珍笑着说:“我哪里会取名字,你看我家几个孩子都是随口取的。大宝,小宝,大丫,二丫,再通俗不过了。”

周国强以为要交很多学费很慷慨的说道:“没问题,你想念书就继续念,多少学费爸都替你交。”

然后就是打电话给大宝。怕大宝在那边忙没敢直接打先了个短信过去。不到两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

每天尽是不起眼的小饭店,李天宇一直觉得太委屈周小云了。

这不,短信又来了。

挥过心里那一丝丝黯然,周小云上前替方文超发起了糖。每个孩子两块,最后剩了一把自然归周小云了。

小宝大惊失色,以前所未有的高从床上翻了起来,迅的穿衣洗漱,到楼下买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吃,到校门外刚好吃完。

周小云劝她:“怎么可能找不着回来呢?你看,就沿着路走也没有路口,回来时也就顺着路走不就成了。再说,小霞姐都十岁了,她肯定认识路。”

周小云皱起了眉头,不想理睬那种无聊份子,拉着刘璐就想走。

刘璐忿忿的骂了句,就是这一句惹出祸来了。

那领头的是个头过了耳朵后面的流气男孩子,穿着长长地喇叭裤身上的衣服还有点亮片,一看就是不良分子。

周小云问蒋潇丹道:“这房子买了还得等好长时间才能拿到钥匙,岂不是赶不上宝宝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