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72章:如痴如狂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如痴如狂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寻找紫冰心,需要你穿过九州大地,一路向北,到那北方草原,再穿过草原,前往北海……在北海中,才有希望找到紫冰心!紫冰心一旦采摘,一月不食用就会化成水。这也是为何,几乎没宗派有存货的缘故。”

滕青山猛地一夹马腹。

“娘,爹死了,家没了。我们怎么办?那些贼人是什么人?”那少女咬着嘴唇,脸上满是泪痕。她忘不了,那飞溅的鲜血,那一个个倒下的尸体。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没了!

刀锋的一抹寒光,映『射』在滕青山瞳孔中。

过万人,目光完全聚集在擂台上,那一袭青『色』劲装的滕青山身上。

……

王卿兰这些人,在归元宗内时间也长。他们看得清楚……像滕青山年纪轻轻就是第一统领,又是宗主亲传弟子。以后在归元宗内,成就很难讲。很可能,以后就是归元宗新任宗主。

……

……

“怎么是他?”臧锋脸『色』大变,“我本来就是统领!即使提拔滕青山为统领,最多让他当第四统领。第一统领,应该在我们三人中选!以我实力,第一统领,应该是我才对!”臧锋那双凌厉的双眸眯起。

“弟子愿意。”滕青山躬身道。

原本以为很难,可是现在发现竟然不知不觉中差不多成了。

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越看心底越喜:“心『性』坚韧,不骄不躁,天赋了得,又有毅力!在我细心教导下,十年踏入先天境界,怕是不难。一旦达到先天,就可以神感悟天地,逐步,提高境界……以青山的『性』子,苦修数十年,超越我的成就,并非不可能。甚至于将来我归元宗成为扬州第一宗派。取那青湖岛,而代之!”

到了诸葛元洪他们这层次,更重视的是内在的修炼。而他们这层次想要找一个真正合心的弟子,很难!

自己都提升三万斤力量了,依旧在以恒定速度提高着。

“逞强。”关绿哼了一声,随即命令道,“滕都统已经回来,回营地!”

“我,我死在一个十七岁的青年手上?”司马庆感觉到生机迅速的消散,可他的脑子依旧能思考,他逐渐暗淡的眼神,依旧死死盯着上方那个冷漠的杀神身影,“我司马庆闯『荡』一生,连魏巫崖都没杀死我,这争夺黑火灵果,我只是来玩玩罢了。可谁想到,我却栽在一个十七岁青年手上!对,这次,我就败在自大上。面对任何一个先天强者,我都是悄悄偷袭,偷袭不成就逃跑。面对一个十七岁青年,我自大了。仅仅自大一次,我,‘鬼狐’司马庆,就死了!”

只要他不死,以他先天强者能力,别人还能从他怀里偷东西?所以,他怀里是最安全的藏钱财地方。

司马庆只感觉到双手一麻。

靠灵活『性』,杀死滕青山!

沿着地底隧道不断前进,隧道是斜着往上的,当飞奔了片刻,滕青山亲眼看到那银发老者窜进水中,滕青山毫不犹豫紧跟着也窜进水中。在水底游了一会儿,前方便没路了,只能往上!

银发老者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怎么可能……他,他没死?”此刻滕青山身上的黑『色』劲装破破烂烂,可是,无论是『裸』『露』出来的手臂,还是脸上,竟然都没有一丝伤痕。面对刀光轰击,竟然没一丝伤痕!

“咔嚓!”

“呼!”

“蓬!”

……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陨身法诡异灵活。真正厮杀,二人谁输谁赢,还难说呢。你没看到,那黑白二位长老,联手都没压制地住滕青山。这份手段,啧啧……据说,滕青山才十七岁呢。”

那些远远在外层,看不到岩浆湖发生一切的武者们,还高喊着,试图往前冲。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岩浆河流河岸更远处了。

那秃顶老者脸『色』冰冷喝道:“冀鸿,我跟你好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杜九,就在这明说了,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都是我青湖岛的。你归元宗,一片叶子都别想得到!你如果还纠缠……”

滕青山可不想就这么回头,那黑火灵根他是势在必得:“最好能现在动手,如果冀鸿不同意,那夺取黑火灵根,我只能暗地里进行了。”

“行,行。”乌岱连点头。

“是。”杜洪应命。

“逃,逃!这鬼地方一片漆黑,归元宗的人能找到我才怪了。”精瘦汉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等会儿就得慢慢找,找到出去的路。”就在他心中轻松的时候,忽然——

只是双手能使用兵器,可以将距离凝聚成‘枪尖’,那枪尖一点上,聚集那么可怕冲击力,威力当然大。腿在掌握兵器上,无法跟双手比。可力量上,腿部天生要比手部强的多。

“对,说的对。”滕青虎连点头。

十余丈的高度,厉害的一流武者还是敢跳的,这也不会暴『露』滕青山实力,只会让那些黑甲军军士愈加佩服滕青山。

蜕变的赤鳞兽,鳞甲连先天强者也难攻破。

只是人家,实力似乎比他还强。从一开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据了主动,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极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古世友。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那司马峰,人剑合一,气势压人。一门之主,果真是高手。”那赤脚青年‘燕铁’在人群中观看着这一战,“不过那滕青山,看起来普普通通,感觉不到他有什么特殊,嗯,待会儿看到就知道了,如果他是靠自己实力,击败的孟田。那他和司马峰这一战,将会很精彩。”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的确,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马峰手中重剑被震飞,在无法阻挡情况下,以‘火上浇油’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数万斤力气,都可以将司马峰给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时候,收住枪式。

那三名武者不由后退一步。

滕青山愈加疑『惑』。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走,冯无血?青山,我们去看看。”冀鸿也笑道。

“如果击败了滕青山,让他败得无话可说,这么多人看到,或许,就能代替他,名列《地榜》呢。”

冀鸿一声令下,八十几号人都上了战马。

卷轴上画着两幅彩图,第一幅彩图,那黑火灵根竟然是银白『色』,可叶子却是诡异的黑『色』,果实仿佛苹果一样近似于圆形,为黑『色』。

“你有何事?”滕青山看了他一眼。

赤鳞幼兽?

“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赤脚青年眼睛眯起来,好像一条孤狼的冷厉眼神。

想到这,这赤脚青年不再犹豫。

呼!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滕青山的《莽牛大力诀》,孕养到如今,第九层大成,内劲也能瞬间爆发六万斤巨力。

想要再提高,‘增加人体潜能’就是一个办法!

“都统!”杜洪问道,“这黑火灵果,对我归元宗关系重大,这事情是否禀报给宗内?”杜洪看着滕青山脸『色』。

对于邻庄的天才‘滕青山’,他当然知道。

在宽敞大厅里,八十多号人齐聚一堂,冀鸿统领高坐主位,在他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关绿统领和滕青山。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如今‘滕青山’这个名字,名气太大,徐阳郡,楚郡这一代都在盛传滕青山击败孟田的事情,滕青山暂时不想麻烦,所以报了假名。

“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这多呆几天!”朱崇石满身酒气,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搂着滕青山肩膀热情道,“我也知道,你们黑甲军平时没事,你也别着急。就当在路上耽搁的,多玩几天!哦……对了,你那些兄弟住处可都有水灵的姑娘呆着,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姑娘,今天晚上好好开心开心,哈哈……”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灰袍男子点头急切道:“可孟田是《地榜》高手啊,他怎么被滕青山击败,还夺了兵器?兵器被夺,十有八九被杀了啊!”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敬退下。

不得已,滕青山选择回去!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如果宰了那头妖兽,剥了它的皮,做一身鳞甲,哈哈……那绝对是宝贝啊。”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

……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滕青山,难道你真的求死!”孟田恼怒喝道。

忽然——

“孟老死了,是被黑甲军都统滕青山所杀,而一百名杀手只有十三名还活着。”那老者说道。

常人怎么敢在炎夏太阳底下,穿着黑『色』重甲?那得活活热死。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掌柜的,快点上菜上酒。”那管家吴潭点了菜肴,便立即吩咐道。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体质越好,就越难中毒。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疯狂的马贼团伙,出现一个,也是正常的。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虽然内劲上远远不如先天,可地榜高手,可都有压箱底的招数。

“五万两银子?你也太瞧不起自己的小命了!”滕青山盯着他,淡漠道,“五十万两银子!你现在拿出来五十万两银子,我饶你『性』命。如若不然……”滕青山一抬轮回枪枪尖,指着大当家的脸。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快点,一盏茶快到了。”滕青山冷漠道,“这里东西,加起来只能算三十三万两银子!”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江宁郡一共九大城,九城的城主,地位和黑甲军都统相近。而主城‘江宁郡城’的郡守,地位则和黑甲军统领差不多。

“小雨,抓稳了。”滕青山低声道,随即高声喝道,“出发!”

“青山兄弟,恭喜啊!”

“我不准,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雨一下,这土路变得泥泞起来,车队前进速度当然更慢。而且被这暴雨砸在身上,也不舒服。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六月十二,就要招收新人,所以过几天,就要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了。青虎大哥,我可是很担心你啊。”诸葛云揶揄笑道,滕青虎却是自信十足,“少宗主,过几天,比试开始,你看着就是!”

诸葛元洪淡笑道:“我那位好友‘朱童’的九儿子,拜托我一件事情。”

朱童做事有个规矩。

冀鸿微微躬身。

而‘火树银花’‘烽火燎原’难度太高,滕青虎只能算是『摸』到边,至于最厉害的‘火尽薪传’,须知就是滕青山,上辈子就懂得黯然之境,也耗费许久,才创出这一招。滕青虎对这一招,是一窍不通。

当时那年轻人的伙伴被杀死,那年轻人一副疯狂的样子去杀白崎,可突然却放出暗器。

……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

“谢城主了。”

“哪来的骑兵?马贼?可就两个啊。”

“李二,见过都统大人。”一名戴着玉扳指,腆着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

这李二,是某大商行的一个小头目,一般滕家庄购买矿石等,都是和李二购买。旁边滕云龙笑道:“青山,这消息还是李二他刚刚告诉我们的,刚才一笔生意,这李二可仅仅收了我们八成银子,其他两成可都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