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79章:卖主求荣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卖主求荣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此时的盘古,身躯上环绕着道道可怕的黑色电弧,不断侵蚀,伤口都无法愈合。

至于盘古族,已经和人族彻底融合,成为全新的人族,这是永恒的人族。

她也懒的再跟他在这大殿上争论的,毕竟她是有所顾及的,但是那个男人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

她对着凤阑绝眨眼发电,上官云端可是紧靠着凤阑绝的,就连她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麻了,当然,不是被她电麻的,而是被她恶心的。

看来,她倒是挺紧张她肚子里的孩子。

“王爷,王爷,不好了,太上皇让人来传话,说宫中发生了大事,让王爷等人快速的进宫。”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的声音在门外急急的响起。

“恭喜你呀,就要当父亲了。”他没有问,并不代表着叶寒不会答,叶寒向来都是那种,若是他自己不想说,谁都撬不开他的嘴,若是他想说,谁也堵不住他的嘴的人。

皇兄说来提亲,但是刚刚却劝她放弃凤阑绝,很显然不是为了她来提亲的,那么便是为了皇兄自己了。这个声音正是昨天晚上,她听到的那个轿子里的女人的声音。

凤忆希的唇角再次忍不住暗暗的抽了一下,她这皇嫂还真是够强大,一百万两黄金,就算凤月国的国库没有被盗,只怕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黄金呀。

“不管怎么样,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好好感谢你。”上官云端对上她那一脸的假笑,很清楚她此刻的心情,却又故意再次说道。

“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太上皇也已经准了,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你去告诉絮儿一声,让她也收拾一下。”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恩?可以什么?”上官云端微愣,一时间没明白过他的话来。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迷惑了,越来越不懂,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了?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来这儿,到底是何目的?

她在猜想,她进城后,那么多的事情,只怕都是这个女人策划的。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选书的时候,要尽量的选两人人都没有看过的书,当然,若是选的书恰恰是一方看过的,那就是天意了。”

他那么的爱她,好不容易才将她娶回家,她若是为了一个比试,就轻言离开他的身边?

那侍卫便快速的将手中的书信递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快速的打开,随即一张脸瞬间的阴沉。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那几个人被凤忆希堵的哑口无言,而望向凤忆希时,脸上都多了几分诧异,都有些不敢相信,凤忆希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突然的伸手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然后望向夜无痕,冷声道,“夜无痕,管好你的女人。”

“夜无痕,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竟敢将大门紧闭。”皇上望向一脸冰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夜无痕,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要不要本王告诉你,父王若是娶了你,你会直接升为四哥的什么?”等到皇上也跟着离开后,夜无忧一脸轻笑地望向她,那笑中,带着明显的捉弄。

看来,那侍卫也是极为的讨厌她,刻意的想让她离夜无痕远点。

只是,他的动作却突然顿了一下,望向了地上柳如絮,犹豫了片刻说道,“你为何不把它用在絮儿的身上?”

叶寒微愣了一下,然后拿过瓶子,打开,细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突然抬起了眸子,一脸惊喜地说道,“皇上,你从哪儿得来的这么一件奇宝贝?我以前,倒是在医书上看到过这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宝贝,只是,却一直不太相信,没有想到,今天还真的见到了。”

她们平时,可是从来没有见王爷笑过,更不曾听王爷说过这样的话,而王爷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傻子……

在上官云端的记忆中,自从她的娘亲离开后,一直都是李妈在照顾她。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女儿远嫁,做父母的怎么都放不下这份心。

他的唇忍不住的轻颤,微动了几下,才终于发出了声音,喃喃地低语道,“这,这条链子。”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听到他的解释,秦思柔完全的惊住,一张小嘴也惊的微微的张开,忘记了合上,什么叫做交友不慎,应该说是像他这样的。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那些黑衣人惊颤,其中一个为首的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太上皇,低声道,“回太上皇,我们的确是受人指使的。指使我们的人是,是。”他可能还是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所以,是了半天,却仍就没有说出那人。

毕竟换了是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绝王呀。

叶寒再次的愕然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脑子到底正不正常呀。

上官凌雨有些疯狂的大笑着,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凤阑绝已经找到了上官云端,而且更不知道叶寒已经救了上官云端。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守在外面的侍卫,听到太上皇的命令,也纷纷的向前,围向凤阑锐。

那个侍卫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夜无痕,脸上有着明显的愧疚,唇微动,却并没有吐出一个字来,然后双眸似乎微微的侧了一下,似乎望向了上官云端的方向,但是,此刻他的余光,也可以看到其它的几个女人。

“属下对不起王爷,属下罪该万死,任凭王爷处置。”那侍卫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突然的垂下眸子,双膝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愧疚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绝裂。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没用了,已经没用了,放手吧。”那个男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沉痛地说道,他真的希望,她能够放手,接下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的。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他的意思就算是皇上,今天也躲不过。

“皇上息怒。”坐在一边的皇后轻声安慰着他。

不错,像主子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比的。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来人必报,今日就此别过吧,我……”出了王府,上官云端看到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王府,只怕会有麻烦,王府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情况很复杂。”此刻的叶寒隐去了平时那痞痞的样子,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爹爹带兵多年,手握兵权,皇上心中肯定是担心的。自古以来,手握兵权的重臣都是皇上的心腹大患,更何况上官傲天带兵大多年,深得人心。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