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花是只猫:第49章:杜绝后患

阿花是只猫 作者: 雯晞

他的晃动惹得停在半山腰上的全敞开式索道一直晃动,本来就有些恐高的vivian更是被吓得不轻。

易琛无奈笑得欢,抿了抿唇才去看她的眼睛,“嗯,是啊!现在在你的眼里你只会关心他一个男人,这到真想让我看看,如果哪一天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只看着他一个人。”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且看那两个人的说话动作,每一样都亲密无间得哪里像是玩玩就算的人了?

裴淼心让司机在路边停了车,自己下车后才接到a市分公司这边的电话,说是年前确认的一份订单出了些问题,她才调到分公司来的第一份订单因为与工厂那边没能衔接得上,恐怕在年前无法完成订单。

……

裴淼心慌忙抓过一侧的包包,快步往写字楼奔的时候,赶忙又给设计工厂的同事挂过电话,让他们紧急追单,必须在时间期限内先将戒指的样板做好,等到完整的设计方案确定之后,立马投入生产。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她漫步走了上来,眼睛望着他的眼睛,“我只是想问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已经多久没来看我了?我是因为这段时间太不开心了才会多喝一点,早上起来又遇上堵车……可是你都不来看我了,耀阳。别人说你看上了那位新晋的小明星苏菲,我却以为以着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应该不至于对我……”

更重要的是,那边已经催得很急,芷柔也是再等不得了。

“……我累了,要睡觉!”曲耀阳打破一室的沉默,对着依旧战栗在沙发边的裴淼心开口。

抱着枕头侧过了身,好像真的只有自己的枕头和被子才会让人觉得安心。

其实说这话她心里都没多少底,毕竟曲耀阳经营“宏科”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早就已经被人熟知,他私底下再怎么温和有礼都好,商场上的事情绝对不会手软,每吞并一家公司,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把能换的岗位全部都换成自己的人。

裴淼心沉着声,“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提前放出来的,可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当初你被抓也不是我害的你,而是你自作自受,所以现如今你我之间两清,你再不要来找我了。”

说完了话就起身,大步向客厅大门的方向而去。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她的反抗在他固执的纠缠下渐渐变得无力,虽然心底仍然有些苍凉,可却敌不过身体最深处再度复苏的情愫——她发现他在她身上洒下的惑竟然奇迹般地令她战栗着想要寻求更多,更多的欢愉。

裴淼心拉着手上的小皮箱跟着上前,“也没有什么,只是在想,希望这趟回去以后,那个城市的一切已经再与我无关。”

裴淼心低头看了眼桌上的支票,那上面还真是好多个零,看来曲家这几年确实又赚了不少钱。

“曲耀阳我恨你!”她保持着一边大腿挂在他腰间的姿势,即便被他捂着双唇,仍是痛苦得闭上眼睛。

有举着照相机和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涌而上,纷纷唤她“曲太太”。

“去去去,豪哥平常没少照顾你吗?只是今儿个伴着他的是阿淼不是你,曲总不也怜香惜玉,待你不错么!搁这吃什么飞醋啊!破坏气氛!”susan打趣,赶忙用手肘拐了vivian一下。

她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等到所有人散去,又要归回客栈的房间。

是面色沉静冷凝的曲耀阳,一只大手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另外一只大手便用力将她往一旁的小巷子里推。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她说,这对胸针是夫人的一点心意,感谢他当天的善举,以及重新赠送给自己的宝石项链。当夫人看到这两只胸针同时出现,以着她对珠宝的了解与认识,也看得出来这两只胸针应该是一对。既然那天他送了份这样的大礼给她,而作为主人家,她也想回份礼与人情给他。

她还记得母亲话里的意思,对于这段她与臣羽之间的婚姻,母亲一直是忧心大过于喜悦的。

她下车,付钱,提行李,等到换领完登机牌后才对电话里的苏晓说:“如果这次我再回来,我会先结婚。苏晓,我犯错误了,我跟一个早就应该断得一干二净的男人上床了,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不知道人这一生到底有几次机会跟过去的错误告别,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我也不想再给自己机会回头,因为回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最终只是害人害己罢了。”

打完官司的当天,michellepei和曲市长家的大公子就在法院外大吵了一架。

半夜里她清醒过一次,裴淼心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侧时,对上的,是曲臣羽已经熟睡的俊颜,和小家伙几乎半个身子都蜷缩到他跟前的样子。

裴淼心“哦”了一声,正想着住家附近哪里还有比较不错的幼儿园,刚好接到好友苏晓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幼儿园什么的早就帮她找好了,就在涪滨路那附近,那里是a市有名的富人区,建在那里的幼儿园更是本城最贵,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那幼儿园的园长曾经是她们初中时的同班同学。

翟俊楠说:“陆离正好也在里头,吃完了午饭楼上还有牌局,要不你也一起来呗,正好待会他要想找各种理由不带你来,我就当场甩他耳刮子,让他脚踏两条船。”

“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翟俊楠,你问陆离,他该知道,‘建新化工’就是我们家的,而且我敢保证我没结婚也没女朋友。”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周围浅淡的薄荷香充斥,他闭了眸仰靠在那里。今天确实是有些疲倦,昨夜短暂的睡眠加今天一整天的忙碌,似乎待到这刻才是他放心休息的时间。

“你是想在这里继续淋雨吗?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可是你自己,我这可都看见了!”

她记得那天他也在她的家里。

裴母带着保姆已经过了登机口,裴淼心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抬手抚了抚曲婉婉的头顶,“婉婉你还小,所以我不怪你。但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我跟你大哥已经签字离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却因为昨晚……这一切都乱了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就算破碎了自己的心,至少还可以保持一个完整的身子。可是昨晚……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这六年的期盼和喜欢,到头来却是伤我最深,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跟他结婚……”

眼看着曲母跟曲市长一块进了房间,裴淼心仍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定是还发生了一些什么,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东西,所以才不让她到医院里去。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

门前疯狂吻了她的唇又扯开她的内裤,将她所有可能的挣扎或是轻呼尽数泯灭在自己的口里。他用力堵住她的双唇,越吻便越有些不能自已。裴淼心突觉这吻并不像吻,唇上一阵撕扯的疼,他这样的动作,到更像是宣告,他对她的情绪还有身/体拥有着绝对的占/有权。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大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没有你,他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什么!”

“不是,易琛,我没有觉得不快乐,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好,我只是……还在慢慢适应自己现在的生活,你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我没有不说一声,我当时给你留了张纸条,我还给你发了条短信。我以为……我只是以为你选了汤蜜,更何况我没有权利要求你跟我一起离开,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才准备开吃她的面前就多了只酒杯,仰头去看的时候,曲臣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睡衣下楼,手里拿着只红酒,往她面前的酒杯里倒。

她的眼角余光里,客厅里早就没了其他人的身影。

“是。”曲耀阳面色凝重,“这件事情复杂就复杂在,它还牵扯上了子恒,所以更不好处理。”

“……原先我以为她不知,也一直瞒着没说,可是直到不久之前她才向我透露,她其实一直知道这件事情。”

“我是说过要听话的,可是就这一晚不行吗?刚才伯母都没说要赶我出去,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空房间,你让一间给我不就行了么,我又不是要跟你睡,你好小气!”

他皱了眉看她,“时间差不多了,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你去哪里,我送你?”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

“嗯,我既然都已经辞职不干了,那你先前交给我让我重新设计加固的胸针也不用我再设计了,我拿过去还给你。”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曲耀阳又道:“其实这次我去丽江,就是去看看‘宏科’在那修的度假酒店弄成了什么样。我到那儿的时候住的还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客栈,我也碰到了阿坤,他向我问起那个总是表面含笑却眼带伤痛的小姑娘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

厉冥皓却在这当头把他给挡了,也不知道轻声在后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见尤嘉轩的面色苍白眸底也似泛着难堪的心疼。果不其然,他竟然管都不管自己,就这样转身同厉冥皓走掉了。

下意识的一躲,曲臣羽刚一怔忪,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我刚刚才擦了口红,你也想擦一些吗?”

宴席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作为主客的曲家自然是八面玲珑,所有人都要照顾周到了。

那人接着又道:“这‘y珠宝’原本是大易先生前妻娘家高氏的生意,后来高家的人相继过世了,这门生意才落到大易先生的头上。四年前这大易先生不是因为重病进了医院吗?哪晓得那一进就没再出来,他过世后,带着他遗嘱的那位律师在前来宣读遗嘱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整辆车爆炸,就连遗嘱都找不到了。”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他看着她好半天没有任何言语,到是曲母更见伤心地道:“算了,我知道自己在你小时候给你了你太多压力和责任,所以这时候你不待见我也正常,只要你能回到咱们这个家来,妈妈就已经知足。”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很快又开了车到他同裴淼心当做婚房的那套别墅跟前,暗夜里边,别墅外的庭园里亮着几盏路灯,将夜色里的芳草萋萋映得晦暗不明。庭园外,深黑色的铁栅栏隐隐有些斑驳的痕迹。

夏芷柔滔滔不绝地说话,包包里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夏芷柔的心下一片荡漾,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肩头,试图从这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

记忆里最辗转反侧的,都是那一年夏天,她穿着白裙披着长发,站在风中含羞带怯说喜欢他的模样。那时候不过一眼,只一眼他就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有人大叫一声,也管不得她乱挥乱甩的马鞭,赶忙奔过去抓住她的鞭子,制止她再打其他姑娘。

裴淼心刚想要解释,苏晓却更加激动地道:“你可别告诉我是什么家人之间的关心,他开始在电话里什么都没有说,沉默了好久才说了句想你!”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他想说的话明明不是那些,也不是为了激怒她或是让她觉得难堪。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眼见着四周无人,曲耀阳这才指着陆离的鼻子轻吼:“你知不知道陆离,我跟裴淼心……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可就因为你那什么破药,害得我跟她分开了才发生这样的关系,你知道刚才她有多恨我多怨我吗?就算这么多年是我辜负了她,可你这家伙还要在最后关头给我来上这么一出,你知道她还是个处/女吗?你知道她有多恨我吗,嗯?”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曲耀阳还记得自己接过那杯茶时的囧态,臣羽那时候还躺在病床上用眼角瞥了一下床边的凳子,示意他坐。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裴淼心早早让陈妈到看守所来接了曲母回去休息,自己又跟曲耀阳一起,跑前跑后找了很多曲市长当年的旧部,可如今时移世易,因为曲市长被双规的事情,很多害怕惹祸上身的旧部,根本就不敢插手眼前的事情。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那你帮我打电话叫她过来吃火锅。”

洛佳一瞬就有些为难地道:“还是不要了吧!你也知道,自从他们家的家族企业被‘摩士集团’收购以后,她已经很少出来露面了。都说曲耀阳在商场上的手段铁腕,收购别人的公司从不手软,可是比起‘摩士集团’的凶狠,曲耀阳又算好得多了,至少他不会干把别人的家族企业打散了拆分,再卖出去的事情。”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她抓准时机,从车子里奔了出来,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裴淼心一记巴掌。大庭广众下的一记巴掌,顿时让街边本来行走的人们停下来,睁眼望着这边的情形。

吴曦媛又道:“可是我总归是看得出来,不管曲总的‘后院’失不失火,他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说会帮你保住‘玉奇’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嗯,你帮我安排时间,不过你招的人,我放心。”

可是她才承诺过别人,不会轻易裁剪掉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那就必须遵守承诺。

“姨姨!”小家伙晃了晃曲婉婉的手,仰起头来看她。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看到裴淼心一直安静靠在窗边没有接话,曲耀阳又道:“可是,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们已无力追回,剩下的日子,我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芽芽赶忙伸手指向窗外。

曲母的心腹陈妈早早守在门口,远远见他们的车子过来了,车库里都还没有停稳,就已经着急奔到了跟前,说:“太太在屋子里就惦记着小小姐,隔着好几天都没见着,实在是把人想得紧。”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