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宠不言爱 第55章:杂乱无章

宠不言爱

叫我打漂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0709

    连载(字)

30709位书友共同开启《宠不言爱》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杂乱无章

宠不言爱 叫我打漂亮 30709 2019-09-02

耶律定道:“倒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是来看看沈学士,与沈学士交个朋友,此外,我国国主一直希望沈学士能够代表贵国皇帝出使鄙国,此事已再三向礼部恳求,若是一切顺利,半个月内沈学士便可随鄙人成行了。”

耶律定探了沈傲的口风,不由大喜,道:“沈学士说的没有错,不过眼下西夏欲与金人夹击我大辽,形势已危如累卵,大宋可以出兵相救吗?”

出了一圈牌下来,沈傲心里已经差不多有了底,太后的水平应当是最高的,其次是贤妃,至于安宁完全是凑数的份。沈傲先故意输了两局,先对三人进行观察,这里头又有门道,不同的人,拿了好牌和坏牌的面部表情是迥异的,譬如钦慈太后,若是拿了好牌,眼睛便忍不住眨一眨,这只是最细微的表情,可是认真观察,却能瞧出端倪。

沈傲也笑着道:“岂敢,岂敢,学生佩服还来不及呢,不过我自幼是个孤儿,方才见识到仙人的能耐,便想起了自己的双亲,想托仙人去问问,现在他们在哪里?”

赵佶很『迷』信,这一点沈傲早就知道,其实这几乎是皇帝的通病,作为君王,却跟平常人一样避免不了生老病死,这是何等痛楚的事,所以别看赵佶读的书多,更别看赵佶的艺术造诣多高,一样还是深信这些玩意。

过了片刻又回来道:“县尊请你过去,小子,我丑话说在前头,若你敢冒充县尉,可是要吃板子的。”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士子,出手真够阔绰,一万贯加上一个宅子已足够让沈傲为之心动,至于什么名『妓』,沈傲倒不稀罕的,蓁蓁当初也是名『妓』,惊艳汴京,自己可不能再招惹名『妓』回去,到时候非要被刮掉几层皮不可。

沈傲想起方才刘斌给自己使眼『色』,也觉得那朱展的反应有点不正常,一个前任的县尉见了自己来赴任就好像久旱逢甘霖似的,未免有些古怪。便道:“你说吧。”

“昼兄与我是同僚,我岂能让他们将昼兄带走,他们刚刚走出舱门,我便跳了出去,心中满怀着舍身取义的决心,高声大喝:放开那个书生。然后……然后两个刺客就要对我行凶,诸位看我的颈脖,这便是那些刺客留下的伤口,哎,可惜啊可惜,我力有不殆,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教两个刺客挟持着昼兄跳入了河里,昼兄落入他们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金少文?沈傲对这个人有印象,乃是两浙路宪司提刑官,监管两浙路七八个府的刑狱,说起来,此人还算沈傲上司的上司,蔡京寄一封信给这姓金的,莫非和自己有关?

因而沈傲这边也收拾得快,立即准备了礼物,先去各博士家拜谒,这是尊师,是礼仪,沈傲就是再如何摒弃礼法,这个礼是万万不能摒弃的,到诸博士那里转了一圈,将礼物放下,还要磕头,说恩师教诲,学生永世难忘之类的话。给博士们磕头,沈傲的抗拒心理倒是不大,天地君亲师嘛,这是规矩,别人都能遵守,为什么他不能遵守?难道穿越来的就高人一等,都有王八之气?

马车到了周府,那门前停驻的车马已堵了一条街,心知是不能往正门走了,只好从后门进去,穿过几道牌坊下了车,远远便看到刘胜急匆匆地过来,道:“表少爷,公爷回来了,说你回来了就快去迎客,贺喜的客人太多,已经招呼不过来了。”

唐严喜道:“这个实差不知多少人做梦都难以企及,你有这般的造化,好得很。”起来在杭州我倒有不少的学生,过几日我写几封书信给你,你若是有闲,就去拜谒一下。”

沈傲凑近了一些,老人道:“江南那边屡屡闹『乱』子出来,前几年出了方腊,近几年又有道匪作『乱』,陛下想知道,这些匪患到底是如何引起的,陛下亲自给你下的密旨,叫你好生观察,可着从袖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方黄绢,递给沈傲:“你莫小看了这县尉,陛下拳拳爱护之心,便是希望你深入县境,好好磨砺一番,将来振翅冲天、鹏程万里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跑了?”沈傲无语,至于跑吗,皇帝是你的亲兄弟啊。

杨戬自觉失言,竟将后宫的糗事说了出来,连忙噤声,尴尬一笑:“哎,不去管他们,反正陛下那幅画云台山记是断然保不住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把新娘子都安排在一起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沈傲心里暗暗惋惜,道:“我们都坐着,说说话吧。”

抱着一本书,又回到后园,蹑手蹑脚地观望了一会,悄悄去敲唐茉儿的门,唐茉儿刚刚睡下,听到有人敲门,心中一紧,问:“是谁?”

唐茉儿顿时明白,只好拉开门去,沈傲如狐一般钻进去,连忙教唐茉儿合上门,将书抛到一边,笑嘻嘻地道:“我这叫调虎离山,省得让人看见,说我冷落了他们,其实我最疼爱的,自然是茉儿了。”说罢,一把揽住唐茉儿。

沈傲正『色』道:“那么王大人认为金国是礼仪之邦了?”

沈傲坐下,问了些殿前司里的事,周恒也没了睡意,陪沈傲说话,对沈傲道:“这几日都在盛传表哥的事呢,不少进宫里当差的兄弟都说陛下几次在人前提起过你,上一次吏部尚书晋见,还特意问了杭州府那边是否有空缺,听那口气,好像是要将你安排到杭州去。”

他心里忍不住腹诽,却也觉得有些悲哀,自己和吴笔都是幸运的,这幸运的背后,又不知有多少人的心酸。

沈傲危襟正坐,道:“开始我看它时,就已经猜测出它应当是晋时的古物,瞧这样式,应当出于高门大族的用具,当时晋人对铜镜的制式有严格的规定,比如这铜镜,背面雕刻的是‘四叶佛像鸟凤’,由此可见,这菱镜的主人至少也是三公九卿,否则铸造这种铜镜,就属于违禁品了。”

历年的科举批题,宫里都会派个公公来这候着的,有什么好文章,就挑选出来直接送进宫去御览,这是一个姿态,是向天下人说天子崇文,对学子很是重视。

夫人心软,见不得周若那般日渐消瘦憔悴,况且对沈傲,也是喜欢得紧,因而虽觉得不妥,却并不反对。

赵佶面『色』一动,道:“至多不过两年,除非他们横征暴敛,可是眼下他们要抵御金人,更该安抚南院,若是过于残暴,只怕不必金人,各地的民变便可教他们死无葬身。”

杨戬很是为难地想了想,只好叹了口气道:“杂家在外头候着。”随即举步出殿。

沈傲道:“不放,表妹不点头,我非但不放,还要再唱一首歌,叫伤心汴京城。”

周若拘谨羞怯的点了点头,卸除了最后的伪装,那傲气儿便不由黯然了一些,她眼眸一转,落在沈傲的手背上,满是关心的道:“表哥……沈傲,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她不再叫表哥,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角『色』的变幻。

至于第四,则是徐魏,其实徐魏的水平,应当在吴笔之上,这是人所共知的事,许多太学生不由地为徐魏感到惋惜,其实只有沈傲才知道,这徐魏之所以马失前蹄,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此人的好胜心太强,见到自己提前交卷,已是大『乱』方寸,方寸一『乱』,作出来的文章自然大打折扣。

这些信息,对于那些第一次参加科举的考生,弥足珍贵;一时之间,遂雅周刊的发行量大增,竟是足足增加了一倍以上。

这一句话将沈傲吓了一跳,他犹豫了片刻,道:“姨母何出此言?”

狄桑儿见沈傲的一番说辞让安燕折服不已,道:“这酒具我们不卖,你这臭书生满口的铜臭,哼,一看就不像好人。”

狄桑儿愕然,随即道:“只有一种,是最平常的雕花,我爷爷生前,最好喝这种酒,所以祭祀时,只用这种酒的。”

“好啊,原来是你!”狄桑儿已怒不可遏,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提起他的后领,那玉葱葱的手儿攥成拳头,朝着他的后脊砸去,狄桑儿的功夫确实不差,而刘慧敏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狄桑儿,狄桑儿那带着冲击的一拳下去,刘慧敏啊呀一声,便瘫倒在地,惶恐地看了狄桑儿一眼,连忙道:“小『奶』『奶』,小『奶』『奶』饶命啊……那酒具被我藏起来了,小『奶』『奶』若是想寻回酒具,便当小的是个屁,放了如何?”

曾盼儿苦笑道:“是不是怀疑我是那窃贼?”

曾盼儿犹豫了片刻,道:“送走沈公子,酒楼关门之后便睡了。”

沈傲与赵佶坐下,杨戬仍然站着,沈傲便道:“杨……杨先生站着做什么,来,坐下大家一起喝酒。”

待试题发下,沈傲看了卷,试题的名字叫《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始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慊》。

沈傲道:“鄙人沈傲,前来点个卯。”

沈傲也不得不站起来,忙是行礼道:“臣见过陛下。”在外人面前,沈傲还是不敢对皇帝『乱』来的,以免降低了皇帝的威信。

“有人来寻他?是什么人?”沈傲心里猛跳了下,连带着一旁的赵佶也紧张起来。

他拿出陈济的笔记,将灯移近了些,悠悠然地捧读起来。第四百零七章:淘到宝了

沈傲镇定自若地道:“咳咳……桑儿姑娘……”

好不容易将怪人劝住,那怪人又将酒器取出来,这一次,安燕小心翼翼地捧起酒器,左右打量,喃喃道:“果然是木胎涂漆工艺制作的漆制酒具。兄台能不能容我再看看?”

她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道了一声谢,竟朝沈傲福了福身,很是乖巧。

那叫安叔叔的犹豫了一下,又叮嘱她:“小『奶』『奶』切记,可莫要胡闹,我先去记账,你若是乏了,就在这儿歇一歇吧。”随即脚步越来越远,显是去前堂了。

“你……你……你……”小丫头银牙一咬,看到一处角落里湿漉漉的,估计方才沈傲那黄汤,已尽皆淋在了几个盆栽上,她又是心痛,又是生气,连续说了几个你字,气得连口齿都不清了,好半响,才是完整地道出一句:“你过来!”

这时,杨戬撑着油伞过来,靴子踩在积水上噼啪作响,左右看了这些学生一眼,扯着嗓子道:“都回去吧,陛下经过沈学士的劝说,已经回心转意,赈灾的钱粮,即刻解往江南西路。为防沿途运送迟缓,耽误救灾,即以八百里快报发旨苏杭,令造作局、应奉局先行拨付。”

这一番大义凛然,一身正气的训斥,教大家汗颜不已,沈兄的学问已经这么高了,竟还如此孜孜不倦,当真教人佩服。

丫头重重地将酒具放在桌上,眉眼儿一挑,便察觉有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黑漆漆的眸子迎过去,怒道:“看什么看?”

“哦,朕知道了。”赵佶笑了笑,笑得淡然,带着几分生冷。

“今日的雨好大啊。”赵佶慢悠悠地继续道:“去,把窗儿推开,朕想看看雨景。”

今天有一点点小感冒,所以发的有点晚,很快没事了。话说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啊,大家注意身体。

公车上书的事愈演愈激烈,以至于国子监和太学学正都阻挡不及,不过事情虽闹得大,却是铩羽而归,传言禁军已经严正以待,四处驱逐太学生、监生。

这不再是赈灾的事,已经上升到了皇帝威仪的问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竟然有人敢推翻皇帝的决策,是可忍孰不可忍!

沈傲望了汪先生一眼,不『露』声『色』地问:“敢问这位先生是谁?”

商议已定,耶律正德的心情愉悦起来,道:“汪先生大才,以先生的才干,我打算待归国之后,向南院大王举荐先生,南院大王统管燕云南人,正需汪先生这般经天纬地又对我们契丹人忠心耿耿的人才。”

沈傲道:“真正的美景存在于自然,是上天历经万年之久精心雕琢而成,至于这万岁山,虽收集了无数的珍宝,可是在沈傲看来,更像是个娇『揉』造作、胭脂粉底的『妇』人,虽作出百般妖娆,却终究还是落了下乘。”

赵佶招招手,道:“你不必走,就坐在这里。”他似是想了想,将奏疏交给沈傲道:“你来看看。”

国公府刚刚忙完了宴客,又开始准备聘礼,按着商量的意思,现在只是先下定,待秋闱之后,再完婚。不过周家毕竟是大户,就是定亲,也是有许多规矩,那聘礼都由夫人亲自挑选,绸缎用什么的好,礼饼买哪家的,还有请哪个喜事班子,这一宗宗的事,让夫人好几夜都没有睡好,连累得周正几夜也被夫人推醒,早上醒来,已是哈欠连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周恒大叫:“谁,是谁压垮了唐大人的竹篱笆,真是该死……”

沈傲笑了笑,低声对周正道:“姨父,我去敬一圈酒!”

唐严这一次倒是赞同夫人的看法,颌首点头道:“沈傲不是外人,说清楚的好。”

而君子不重则不威,意思是说人不自重,威望威信就没有了。这是一个短句,题目很浅显,破题倒是并不困难,沈傲深望唐茉儿一眼,心里想:“茉儿姑娘这是故意放水吗?”他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放水,这是唐茉儿故意表态,这样容易的题目,沈傲是一定能答出来了,这意思就是说,提亲的事她已经肯了,只是又不好阐明而已。

等到唐严让沈傲说爱慕之词,唐夫人眼眸儿一亮,忍不住道:“来了,来了,不知这沈傲会怎么说。”

这杨府比起唐家占地要多得多,金碧辉煌、雕梁画栋,便是寻常的公侯府邸也比不上这般气派,杨戬穿着件圆领员外衫,一直等着人来回报,一下子有人来道:“新姑爷出府了。”

在杨府门前落了马,看着这座豪华大宅,沈傲不由感慨,那老丈人和这老丈人还真是不一样啊,一个是竹篱笆墙,一个是几进几出的幽深庭院,这一对比,心里便想,杨公公只怕捞得钱不少。

春儿的舅舅倒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见了沈傲穿着绯服进来,顿时有些激动,站又不是,坐又不是,憋了很久才说出一句话:“沈学士……请坐……”第三百四十八章:唐大人嫁女记

唐夫人埋怨道:“你少说两句。”

沈傲连忙道:“不用了,今天我和茉儿姑娘遇到了一件事,是以一直耽误到了半夜。”

唐夫人怒道:“当时是事急从权,可是这件事说了出来,这么多人亲耳听了,传扬出去,茉儿往后该如何做人?”

女儿家最紧要的是名节,唐严岂会不知,虽说沈傲是事急从权,可是这件事传出去,自己这女儿将来还怎么嫁得出去?而且是茉儿亲口承认她是沈傲的未婚妻的,这可棘手了。

高进梗着脖子道:“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本公子洁身自爱,在汴京城里是出了名的柳下惠,怎么?你还有什么说辞,若是不能证明我调戏你家娘子,我要回家睡觉了。”

“哈哈……”赵宗总算感觉心情舒畅了一些,不再理会他们,对沈傲大笑:“沈傲好清闲自在啊!没事儿还来大理寺做客;走吧,本王的车马正在外头等着了。”

唐茉儿从来未见过这等事,若不是沈傲一直保持着笃定从容,她早已吓坏了,此时听说要去大理寺,心里便一松,心里想着衙门总是个讲理的地方。

高俅见状,冷笑一声,却只是抿抿嘴,不说话。

高进听了,连忙道:“对,对,我绝不敢再纠缠你们,请你们高抬贵手……”

周恒人情世故还是懂的,父亲的意思是,他即将入殿前司公干,趁着这个名义先去和诸位上官照照面,将来有个照料,连忙满口答应下来。

周正不怕晋王不来,就怕到时悲剧重演,叫个马夫过来,这脸儿往哪里搁?

艺考,原本和国子监无关的,国子监没有书画院,这艺考,他们是一向不关心的;可是谁也想不到,今年的艺考,竟是个监生夺了四个头名,太学生虽有不少人入榜,却个个折戟而返。

“是啊,是啊……这个沈傲便是上次那个沈公子,其实不是我家的亲戚,是唐严的高足。你等着瞧,他这一次考了头名,一定会来拜谒的……”

呆坐了许久,周若兴冲冲地来了,她头戴帷帽,帽檐下是一张红纷纷的瓜子脸蛋儿,嫩黄『色』的绣儒长裙依旧飘逸,脚步盈盈地走进来,语带欣喜地问:“表哥,报喜的人来了吗?”

赵宗看着范志毅等人对沈傲说道:“不知这是什么阵?”

按照沈傲的嘱咐,李铁已站到了最佳的『射』门位置,就等范志毅传球过来,而其他的两个助攻也迅速的冲上去,保护范志毅传球,球落下的位置,已有六七个鞠客扑上,双方互不相让,刚刚开赛,便已精彩至极。

沈傲大感惋惜,这第一场就浪费了一个好球,对于士气的影响是极大的,忍不住拍着大腿叫骂:“范志毅,记着传球!”

吴教头叹了口气,朝沈傲道:“沈公子大才,吴某自叹不如,这些话就不必再说了,吴某人言出必践,愿赌服输。”

赵紫蘅怯怯地叫道:“沈大哥。”

晋王妃道:“这么急做什么?鞠客们也刚刚用过饭,先让他们歇一歇。”

晋王妃深望沈傲一眼,含笑道:“怎么?沈公子也会蹴鞠?”

赵宗也正『色』道:“本王不管这个,若是今日你赢了吴教头,队服的事自然好说,可若是输了,这些队服就退回去,如何?”

沈傲笑道:“能,放心吧,到时候总是亏待不了你。”

沈傲心念一动,笑道:“小虎,我有件事先教你做,从明***,你来替我监督他们跑步如何?”

空定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笑道:“沈公子以为此画如何?”

六个鞠客垂头丧气,逐一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公子,小人叫范志毅。”“我叫李铁。”“小的叫张超。”“我叫王勇。”“鄙人周让。”“我叫邓健。”

沈傲寻了家高档的酒肆,带着六个鞠客进去,包了间厢房,极为豪爽地拍桌道:“店家,寻最好的美酒和吃食上来。”

沈傲见鞠客们看着他的表情都显得很是怪异,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堂堂教头,连蹴鞠赛的规矩都不懂,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好!

最后一个贡生的卷子交上来,赵佶瞥目看了一眼,只看上面写道:觥、礼器,中山国铸。

他朝吴教头发出若有若无的微笑,心中不由地想:“要想镇住这些丘八,唯有先从吴教头身上开刀了。”

这词儿讲的是唐明皇的故事,说的是唐明皇宠爱杨玉环,引来了安禄山,因此仓皇逃命,奔往蜀道。词中颇有隐喻,赵佶一看,心中怫然不悦,心里想,今日是殿试,这贡生做这样的词儿是来警示朕吗?哼,朕又不是唐明皇,要他多什么嘴?眉头一皱,随即将试卷放到一边,不再理会。

赵佶呵呵笑着摆手:“朕……我若是遇到这样的事,只怕也会和你一样,沈公子是我的朋友,怪罪二字休要提了。”

酒酣正热,赵佶突然道:“下午还有殿试,朕先去小憩一会,你就不必出宫了,安宁的病情好转了一些,就让杨公公随你去给她看看。”

杨戬道:“什么游街?”

沈傲一听,顿时羞愧得不说话了,古装戏说电视剧害死人啊,脸儿差点丢大了。

随即,赵佶又道了一声可惜,眼眸虽是不舍,却还是发现了画中的弊病,此画虽然别有新意,可是求新的过程中却又有些急躁,梅林画得虽好,可是画的主旨还是梅花二字,偏偏这梅花在梅林之中不够鲜明。若殿试的试题是梅林图,这幅画已是接近完美,可惜画还是偏离了一些主旨。

贡生们纷纷道了一句吾皇万岁,随即鱼贯退出,唯有一个沈傲,满是尴尬,退出去又不是,不退嘛,似乎又有些不妥。

突然,他抓起桌上的砚台,悬在空中……

疯了……疯了……他到底是来作画,还是来捣『乱』的,天子居所,讲武殿上,岂容他这样胡闹?不少人已是暗暗生出了怒火,对沈傲的举动很是愤怒。

赵伯骕这一拳全力而发,原本是以为沈傲会反唇相讥,却见沈傲风淡云清的样子,这感觉就如一拳砸在棉花上,脸上浮出些许怪异。

梁师成进殿复命,不多时,便有内侍高吼道:“宣诸贡生进殿……”

晋王本就是个顽童心思,见沈傲一副爱理不理他的模样,心里便痒痒的,寻常人见了他,都恨不得挤出所有笑容,逢迎讨好自不必说,遇到这么个小辈,算是遇到了他的克星,令他不知采取什么手段令沈傲屈服。

蹴鞠的布阵,其实就和后世足球的教练钻研战术一样,沈傲曾经参与过几次赌假球的诈骗,因而对足球的布置有一些了解,或许能在蹴鞠对战中发挥一些效用。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傲只好点头道:“好,等明日殿试结束,我便来王爷这点卯,只是不知王爷的蹴鞠队叫什么名字?”

晋王妃在旁提醒道:“王爷,时候不早了,该请沈公子赴宴了。”

其实沈傲穿的还不算是绯服,绯服只有四五品的官员才有穿戴的资格,礼部送来的只是八九品官员的碧『色』公服,不过坊间一般如此称呼,因而所有的公服都被叫做绯服了。

悉心打扮,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说这是参加殿试的一条潜规则,须知这是面圣,关系着每个考生的终身,而对于皇帝来说,学问固然重要,可是考生若是长的歪瓜裂枣或者过于邋遢,皇帝心中对考生的评价自然低了几分,所谓人不可貌相,偏偏皇帝老儿最爱的便是以貌取人,你能奈何?历来那些相貌奇丑的考生,若是在排列名次和授官的节骨眼上马失前蹄,也只能呜呼哀哉只怪爹娘不给力了。

走出浴室,天穹处的月儿还未落下,月朗星稀,静籁无声,唯有刘文带着车夫、门丁几个提着灯笼在外头等候。

“嗯……”蓁蓁幽幽地应了一声,而后低声道:“再让奴家弹奏一曲,就当是为沈君送行,愿他一鸣惊人,高中榜首。”

春儿扭捏道:“茉儿姐姐也是帮忙升了火的,应当是我们一起做的才是。”

花匠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沈傲的匠心,情不自禁地道:“这个办法好,不说花儿是否能否痊愈,只这个花棚的设置便已是独具匠心了。可惜……”

晋王妃不去理会,继续道:“沈公子是座上宾,喝几口茶水是应当的,来,随我去厅堂。”

邓龙拍着胸脯道:“沈公子但说无妨。”

邓龙怒道:“那他们一定有不轨企图,我看他们极有可能与方腊有干系,不管他们是不是私藏了赃物,都要带回殿前司去,先打几十军棍,再送交大理寺处置。”

再打。

赵佶晒然一笑,带着几分兴致的意味道:“一份周刊也能教你高兴成这样,你不妨直接告诉朕吧。”

杨戬呵呵笑道:“回禀陛下,并没有。”

沈傲板着脸,冷峻不禁地望着邓龙,咳嗽一声道:“咳咳……施主年轻时是否太过放浪形骸,才致如此?”

邓龙依言坐下,沈傲盘膝抚着邓龙的背喃喃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沈傲低声笑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般病症最引人兴致和关注,好啦,等下这些百姓赠来的钱财,到时分你一成便是,给我坐定了,不需说话。”

邓龙喃喃道:“硬,硬什么?”

清虚眼眸闪过一丝怒意,沈傲的意思便是说要将这些信徒捐献的钱财全部带走了,这人倒是贪心得很,原本清虚还想分他一成打发他,却没想到他竟如此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