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春色不似相逢好 > 第81章:恭默守静

如此美事,自然要高兴,而且,更高兴的是女娲也成功出世了。

那个侍卫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微微转向凤阑锐,用口语说道,“皇上,房间里有人。”

丞相一脸的愤恨,狠狠的盯着上官云端,但是刚刚李玉已经自己承认了,如今也画了押了,此案便成了定局了。不可能改变了。

“王爷,雨儿已经伤成这样了,不如就先让她下去休息吧。”老夫人自然也明白夜无痕不会那么好心真的为雨儿找婆家,更何况现在雨儿这个样子,只怕也没有人要她呀。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王爷不在府中,你要是找王爷,就等王爷回来后再来吧。”

那个侍卫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便不再犹豫,强行拉着那个女人,将她拖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脸上的隐隐的多了几赞赏,没有想到,凤忆希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蓝魅辰的脸此刻也有些难看,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望向凤忆希望时,有着几分探究,也隐着几分危险。

叶寒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法控制的怒火,还有着几分明显的懊恼,他所说的夜无痕应该珍惜的身边人,应该是指秦思柔。

那马儿受了惊,有些不安的移动着。

其实,以凤阑绝的平时的聪明,睿智,这个时候,听到叶寒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可能是真的乱的,就算他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但是真正的面对此事,他却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

皇后离开时,自然也将房间里其它的宫女都带出去,所以此刻,整个房间里便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唯一提到的这个女人的话,却偏偏是对她的解释,他说跟那个女人绝对没有那种关系,让她相信。

蓝城虽然富裕,也不可能一下子给凤月国捐那么多呀。

不过,此刻上官云端正被人群包围着,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样,没有发觉他们,而那些百姓的高涨的热情,快要把那些她带来记钱,收钱的人挤扁了。

凤阑绝微微的白了她一眼,然后愈加的靠近她,再次低语道,“可以把我们的洞房补上了。”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的。

只爱她一个,只抱她一个,而且,只要她一个?

“你是在自欺欺人吗?你以为,你现在嫁给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他也曾经对我海誓山盟,可是今天……”那个女子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显然也有些意外,看到上官云端想要离开,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

“那你要比什么?”蓝岚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的怒火不受控制的升腾着,她知道上官云端是故意的,抓住她的话,故意想让她出丑。

凤阑绝也有些好奇,他虽然十分的了解她,但是此刻却也猜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依岚儿的意思吧。”皇上似乎有着些许的失望,或者,他的心中,也是想要给上官云端一些惩罚的,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也明白,蓝岚不能再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了,否则只怕会引起众怒了。

蓝岚背到后面,便没有先前背的那么顺利了,有几处错了,不过大体的内容还是对的。

“恩,也好,朕倒要看看你们能从那些百姓的身上筹到多少银子。”皇上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随了凤忆希的意思,随即吩咐人去传负责筹款的人进宫。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不过,对上官云端,她却杀不得,不仅杀不得,还要不得不对她客气一些,毕竟,她现在是凤阑绝的王妃。

就算她仅仅是凤阑绝的王妃,她都不能坐视不管,更何况,她现在真正的身份,还不仅仅是凤阑绝的王妃,而是太上皇的后人。

老夫人听到凤忆希的话,完全的惊住,这丫头竟然是凤月国的公主,那她刚刚。

他那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沉痛。

“他的身边,不是一直都有你吗?你的在他心中的可是最特别的。”上官云端一脸疑惑的望着她,她是真的有些不明白,她为何要跟她说这些。

上官云端却是听的愈加的迷惑,听她的意思心中并不爱夜无痕,既然她不爱夜无痕,又为何一直不明不白的住在王府中呢?

所以,便自己暗中跟着来了。

非常时期,对待非常的人,就只能用非常的手段。更何况,他凤阑绝做事向来只看结果。

不过,偶而还是会抬起头,望一下,只是,走了片刻后,隐却仍就没有让大家停下来的意思,各位大臣的心中,不由的更多了几分疑惑。

“你去安排一下。”皇上转向一边的侍卫,冷声命令,此刻已经没有了面对了夜无痕时的怒意,一脸的冰冷,一脸的威严,话语一出,便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力。

而且这儿是后花院,平时也很少有人过来。

是他让这一切结束的,是他让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的,他现在竟然是副狠不得吃了她的样子,似乎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似的。

“其实王爷什么都用做,我也不需要王爷为我做任何事。”凤忆希此刻的脸上再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与慌乱,似乎完全的平静了下来,红唇微动,一字字冰冷的话语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绝裂。

残忍吗?只怕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了。

凤忆希微怔,唇角突然的扯出一丝轻笑,双眸再次的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你放心,我会让自己尽快的嫁出去,但是我嫁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而悲伤中的秦思柔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那微垂的眸子中悲痛之下,多了几分失落,多了几分黯然。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那一刻,凤阑绝的身子微微的僵滞,难道?“好,知道了。”上官凌雨轻声的应着,然后慢慢的起了身,月儿快速的将喜帕盖在她的头上,扶着她,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就算上官云端饿死在那个洞里,都不会被人发现的,因为,她在上官云端的身上加了一种特别的药粉,就算她死了,也不会那么快腐烂,也不会有臭味传出来的。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只是,微微转眸,望向秦思柔时,对上她那张呆愣的小脸,扫向她那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发紧,口中的笑声,便嘎然止住。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下定了决定,纷纷的保持沉默。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站在他身边的秦思柔,看到他的表情,暗暗的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她知道,这一次,夜无痕只怕是真的想要放手了。

“走就走,谁愿意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凤忆希也是真正的怒了,她好心来看看他,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赶她滚,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

秦思柔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唇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