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第112章:秉钧持轴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端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131

    连载(字)

15131位书友共同开启《六界寻情录之牵思》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章:秉钧持轴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端璃 15131 2019-09-02

刚到中南海办公不到两天时间,杨兴国就收到袁世凯北洋军南下的消息。

四更天了!

建文帝的皇陵里,已留好了俞太后的位置。俞太后百年后,便要一同葬进皇陵。

方若梦用力点点头。

盛锦月一见六公主,神色陡然一变。

……

眼前这个痴汉是谁?

只恨她们身为皇子妃,身份显赫,一举一动也格外惹眼。一溜出来,也难免落入人眼。

那一抹晕红,从耳珠上晕染至脸颊。

顾山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过来。

“奴婢愿结草衔环相报。”

俞皇后一言未发,学生们却紧张拘谨起来,捏着棋子思虑再三,落子慎之又慎。顾山长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好笑。索性也起身,巡视观战。

女客们皆被引至内堂,男客们则齐聚在正堂。

数日未曾刮过脸了,盛鸿的唇边冒出了些许胡茬,戳痛了阿萝嫩呼呼的小脸。

不管盛鸿是“六公主”,还是七皇子,她对他都是特别的。

听了盛鸿这番话,谢明曦忍不住笑了起来:“父皇去世,你得守孝三年……”

“父亲,太医还没来吗?”盛渲低声问道。

只要俞皇后肚子一有动静,生下儿子,储君之位便不是他们所能肖想。也因此,前些年,宫中有子的嫔妃俱都提心吊胆。

到时候让谢明曦也跟着沾光!

没曾想,到谢府却吃了闭门羹。

“谢明曦,”李湘如气闷不已地低声怒道:“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可惜,她的身姿再优美,也未能令四皇子动容。

谢明曦一张口,便被六公主打断:“马车上只你我两人,说话随意些便是,别叫我公主殿下了。”

儿媳们不敢顶嘴,心里却不太情愿。

审问时用刑,其实是司空见惯之事。更何况,四皇子早已打定主意让丁主事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自然要往死里用刑。

断尾求生……

学舍里安静了片刻。

引着丁主事去喝花酒的,是兵部另一个主事。引着三个看守库房的人掷骰子赌钱的,也是盛渲安排的人。

谢明曦素来从容自若,有着远胜同龄少女的镇定冷静。难得有这般窘迫的时候。

过了片刻,寝室的门开了,谢明曦迈步而入,到了床榻边。

就这么木然地躺在那儿,动也不动。

“为母则强。做母亲的,稍稍软弱,便护不住自己的孩子。就如当年的六公主,被人推落水池溺毙。为了令盛鸿活下去,梅妃娘娘竟让他穿起女装,扮作自己的孪生姐姐。”

李湘如端了醒酒汤来,柔声道:“这是我亲自下厨煮的醒酒汤,殿下喝上一碗,醒一醒酒吧!”

“谢家的富贵,只能靠谢家儿郎努力而来。”

“元舟堂弟在蜀地,元蔚课业出众,日后考科举入仕不是难事。五弟头脑也颇为聪慧,细心教导,不难成才。”

待淮南王世子说完盛锦月惹祸的始末,素来精明狠辣城府极深的淮南王,霍然变色,破口怒骂:“混账!蠢货!竟做出这等蠢事来!”

谢钧又疼又怒:“盛永宁!”

有个挡箭牌挡在身前,总是一桩好事。

喀嚓一声!

偌大的淮南王府,烟消云散。连报仇的想法,都不能有。

其中一个忍不住张口:“为何不能杀!朝廷的兵已经快杀进来了。我们难道就在这儿眼巴巴地等死不成!倒不如先开了门,将这些朝廷命官全都杀了,然后再出去杀个痛快。”

他们还想苟延残喘,多活个十年二十年,以微末残躯为大齐尽忠!

赵阁老接了话茬:“我们这就去寻其余人,先合拢到一处。”

单独进密室?

谢钧显然很吃这一套,握住丁姨娘的手,轻声道:“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以后,我定会好好补偿你。”

当年谢家穷得家徒四壁,哪里还有银子过定。

宁王忍无可忍,怒而张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一个多月来,她心病难除,一直断断续续地养病,更有退学之意。可惜祖父坚决不允,她能下榻走动,便命她来书院读书。

“都是臣妾的错。”萧语晗低下头认错:“臣妾本该和皇上商议,听取皇上的意见。不该擅自为梅太妃说情。”

淮南王世子妃苦笑一声:“不瞒你说,若不是父王坚持不允,我便随着锦月的性子,让她退学罢了。”

六公主竟想压过四皇子?

否则,只凭着董翰林三不五时的骚扰行径,顾山长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开革。

谢明曦神色岿然不动,连眼睛都未眨过。

因为,前世六公主死的那一年,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软弱少女,被嫡母嫡姐牢牢压制,活得卑微又无助。绝无可能知道六公主在宫中的死因。

众人有志一同地默默腹诽。

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连盛锦月都拿下第三,你们总不会不及她吧!”

谢钧为了荣华富贵,甘愿折眉弯腰。谢元亭不愿回谢家,厚颜要留在郡主府。

盛鸿起身,很自然地看向谢明曦。

四皇子在原地僵立了片刻,缓缓用力呼出一口气,大步上前,伸手开门。

颜蓁蓁:“……”

这怎么可能?

盛鸿:“……”

淮南王执掌宗人府多年,是宗亲之首。往日河间王毫不起眼,见了他只有奉承讨好的份。现在倒是抖索起来,有了亲王气派。

淮南王这般看着他,该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淮南王听得不耐,不过,大喜的日子不宜动气翻脸,只得忍耐一回。

六公主压低声音应道:“我是在笑,除了相貌,你和你父亲全然不同。”

罗氏不得不继续挤出“温和慈爱”的笑容:“这算什么辛苦。你岁考考得这般出众,我这个做母亲的也跟着沾光添彩,今日得以在众人面前出头露脸。我心里不知多高兴。”

四皇子有多憋闷,三皇子就有多春风得意,笑着应道:“多谢母后提点。只是,儿臣习惯了每日都来给母后请安。日后住在宫外,便不能时时来请安问候。儿臣一想及此,心中颇为不舍。”

建文帝对她的深情,撑了八年。

盛鸿也留在椒房殿里用了早膳,刚搁了碗筷,陆阁老等人又打发卢公公前来请蜀王商议国朝大事。

谢明曦说不会将昨晚的对话告诉盛鸿,这等话俞太后自不会相信。今日本想试探一二,可盛鸿表现得毫无异样,看不出半分不对劲。

谢钧忙收敛心神,和其余众臣一起拱手行礼:“微臣见过蜀王殿下!”

顾山长并未提及和俞太后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斩钉截铁地表明了和俞太后决裂之意。并且对顾清言明,希望顾家“激流勇退”,和俞家划清界限。如此,她才能和帝后张口求情,保全顾家。

……

直至所有人都以为她的委屈理所当然,她的牺牲天经地义。

谢明曦目光越来越亮,声音越来越冷。

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响彻皇陵内外。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一眼看去,令人心惊胆寒。

只是,他们到底为官多年,俱是阁老重臣。心里再惊惧,面上也得做出镇定的样子来。彼此安慰“被斩杀于此也算为大齐尽忠”,心里各自怒骂不已。

唯有蜀王盛鸿。

连着喝了三杯,杯杯见底!

紧接着,又送杨夫子季夫子等人下楼。

三皇子也是憋屈。和自己弟妹计较吧,有失身为伯兄的风度。不计较吧,又着实气闷。思来想去,只得来找盛鸿了。

盛鸿一脸为难:“明曦和我说过此事了。她的性子你是不清楚。别人待她一分好,她少说也要还一百分。这美人才送第三波,她已经命人到处买人,打算再送几波给皇兄……”

佟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谁也不忍心苛责她。只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安抚佟悦,而是另选合适的人选替佟悦参加比试。

俞三老爷身为俞太后的庶弟,背靠大树自骄自矜,一开始根本没将俞光正放在眼底。

俞光正本人只是闲散官员,可他还有一重身份,他是俞淑妃的亲爹,是建安帝的外祖父。他呈上的御状,盛鸿“不得不”接下。

自己没什么孺慕之情,倒是无所谓。可怜梅妃,满心希冀欢喜还没来得及露于脸上,便被一盆冰水浇得透心凉。

六公主无声轻叹,张口道:“母妃,我陪你用膳。”

李太后这是唯恐她过的舒心愉快,时不时便要刺她一回。

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百无聊赖。

阿萝自小就在众人的娇宠下长大,身边的小伙伴也多让着她几分,一时没察觉到其中的微妙。只觉得堂姐堂兄们都很和善讨喜。

难得看到盛鸿吃瘪的样子,谢明曦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情景更是难得一见。众人笑得颇为开怀。

尹潇潇叹为观止。

说笑一番后,谢明曦笑着问道:“三皇嫂,孩子的名字起了吗?”

儿子一定心存怨怼吧!

谢明曦淡淡道:“我心中自有分寸。”

徐氏喜滋滋地入了座。

只是,她们皆是俞太后的人,明知谢皇后不好惹,也得硬着头皮惹上一惹了!

……

尹潇潇等人对视一眼,各自张口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