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第38章:以毛相马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端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131

    连载(字)

15131位书友共同开启《六界寻情录之牵思》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以毛相马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端璃 15131 2019-09-02

“不知道今天太上皇这么隆重的召集我们,所为何事?不会是想要辅佐绝王上位吧?”另一个大臣,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没死,我明明每次都是等人死了后,再让下人扔出去的,你怎么会没死?”

他对她,完全就是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不管怎么样,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好好感谢你。”上官云端对上她那一脸的假笑,很清楚她此刻的心情,却又故意再次说道。

丞相的双眸一一扫过大厅里的一切,有着太多的不舍,但是他却也明白,比起性命,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离开京城。

“恩?可以什么?”上官云端微愣,一时间没明白过他的话来。

他这话一出,让被他揽在怀里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僵了一下,他此刻这怒气,是对那女子,还是对他自己?

而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个被她送去官府的怀有孩子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岚儿,云儿事先的确不可能看过那本书。”坐在蓝岚身边的皇后也忍不住的说道。

“蓝城的公主不是还答应要捐一百万两吗?皇上就等公主把那一百万两拿来后充入国库吧。”上官云端再次打断了皇上的话。

她刚刚感觉到了那人的靠近,并非是她听到了他脚步声,也并非是她辩出了他的气息,而是她的第六感觉感觉到了他的靠近,如今,他应该是离开了……

不过,再看到凤阑绝望向上官云端时,那一脸的轻柔,一脸的纵容,心知绝王对云儿是认识的,既然如此,绝王自然不会让云儿受到伤害的。

“也对,本公主是气糊涂了,竟然跟你这个傻子生气……”夜如梦心头的怒气这边消了,唇角扯出明显的嘲讽,毫不掩饰的嘲笑着上官云端。

只是,众人再次望向凤阑绝手中那张满了数字的纸时,却再次彻底的惊住,若真是如绝王所说,那些数字相加,那是多么复杂呀,特别是越到后面,那么多的数字相加,那个傻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就写出了答案?

“乱写,你也给本王乱写几个看看。”凤阑绝的眸子微眯,唇角的轻笑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这个女人,竟然一二再的羞辱云儿。

上官云端惊愕,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希儿喊她皇嫂,也就算了,但是,他这句皇嫂,却是让她有些。

看人,首先要看一个人的眼睛,上官云端相信有这样的一双眸子的人,不可能会坏到哪儿,除非是她太过狡猾,隐藏的太深。

上官云端极为‘认真’的看过王府中所有的房间后,在那侍卫装似无意的推荐下,半推半依,装做一副不太情愿的选了一个离夜无痕的房间最远的一处阁院——翠菊院。

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小瓶子,递到了李大人的手中,说道,“你将这个交给皇后,若是皇后相信我的话,就服下吧。”

“本王回去后,会直接将府中所有的女人谴走,包括你。”夜无痕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说出的话,却让秦思柔愣住。

没有人能够明白她的痛。

他正式的提亲,但扯到了凤月国现蓝城的关系,有些事情,便不是她能够随言而为的了。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凤忆希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脸色微沉,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更有着几分紧定。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愕然,蓝魅辰的脸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也快速的漫过那似乎要将人冰结的怒意。那架着她的侍卫便停了下来,只是,却并没有松开她,而是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的命令。

房间内,个个人心慌慌,望向地上那死像极为恐怖的丫头,一个个忍不住轻颤。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而她相信经过刚刚她的推波助澜,一定够她们闹腾了。

皇上大略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下,越讲到后面,脸色越是难看。

“来人,拿些吃的来。”凤阑绝的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夜无痕有些沉重地说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他才犹豫,若真的是凤阑绝的一厢情愿,他早就去抢亲了。

叶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说真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抢过呢,这个女人胆子不小,不过看在她现在心情不好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凤阑绝抱起她时,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唇角多了几分冷意。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竟然都被抓了,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吩咐他们,等凤阑绝成亲之时,暗中行动,他原本以为,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没有一个逃出去的。

二皇子越想越害怕,一时间,身子忍不住的轻颤,脸了也多了几分明显的害怕,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皇上,看到皇上此刻也是一脸的阴沉,眸子中同样的带着几分担心与害怕。

绝王是什么人,他们怎么敢诬陷,只是,他们却都明白二皇子的狠毒,若是他们不按二皇子的意思去做,他们的家人只怕。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不可以,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没事了吗?”夜无痕也在同一时间里,快速的闪到了叶寒的面前,沉声问道,而他望向叶寒的眸子中,却带着几分快要杀人的疯狂。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滚。”夜无痕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寒光猛然的射出,不过,却仍就没有转向凤忆希,而他的身子似乎也再次的轻颤了一下,他那隐在衣袖下的手,也慢慢的握成了拳。

生活的这冷情的皇室中,是他的悲哀。他甚至有些后悔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柔儿回来。

“这就是夜无痕的事情了,上官凌雨伤害了你,不管怎么样的处置,都不为过,本王相信夜无痕会好好的惩治她的。”凤阑绝轻声为她解释着。

原先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侍卫自然是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其它的侍卫看到凤阑锐竟然离开了轮椅,而且还会武功,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回过神后,才急急的跟了上去。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没有想到,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现在,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朕推下去,斩了。”

就算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扯出他的几个人,但是,凤阑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怀疑到他的身上?

有几个朝中的老臣,看到那女子时,顿时的惊的目瞪口呆,而凤阑锐看到她时,整个身子更是完全的僵滞,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轻颤。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他这样的低喊,就连上官云端这个外人听了都有些心酸,有些不忍。

“是呀,雨儿已经死了,雨儿可是你的女儿,你不为雨儿报仇吗?”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那么很明显,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那个男人的身子彻底的僵滞,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明显的难以置信的愤怒,突然怒声道,“小晚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只有老夫人是一脸的愤怒,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那个男人,“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们将军府中,竟然藏着这么一个男人,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他也被那个男人的深情所打动了,身为男人的他,很明白这么多年来,那个男人的痛,所以,他想放过二夫人,成全了那个男人,更何况鸾儿并没有死,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吧。

此刻的夜无痕却一直都没开口,他虽然是答对了,但是此刻受辱的可是夜阑国的大臣甚至包括他的父皇,但是他却似乎事不关己似的。而且正端着一杯酒,慢慢的摇着。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不等众人开口,便再次说道,“绝王不要急着否认,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傻子,这样的问题,连朝中的那些大臣都答不出,试问一个傻子怎么会答的出来。”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但是,刚刚他的确是救了她,想起他刚刚那下意识的保护,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难道传言有假。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话虽然是从凤忆希的口中说出的,但是他却明白,肯定是她的意思,不管她是何用意,他都原意纵容她。

“宫中突然惊变,凤阑绝到现在还没有传出消息来,所以要小心一点。”夜无痕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沉重,他毕竟是皇室中人,这样的事情,他最了解,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对不起,太上皇下旨,只有得到太上皇传招的大臣们才能够进宫,其它的人,一律都不准进宫。”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时,微愣了一下,只是却随即再次一脸冷硬的说道。